如果你不叫“李一男”,就別造車

語言: CN / TW / HK

天才的名字,就值5億美元。

作者丨潘磊

編輯丨子鉞

圖源丨NIUTRON自遊家官方公眾號 

“我起起伏伏的人生,如同過山車一樣。”

李一男曾如此感慨自己的過往,並得出結論:年輕就要努力做好想做的事,而不論結果是什麼樣。

在李一男身上,集中了絕大多數人窮其一生都難以獲得的標籤——少年得志、科技鬼才、27歲的華為副總裁、連續創業者、投資人、內幕交易者,等等。

當他以創業者身份進入一個行業時,往往被視為最為危險的遊戲規則改變者。

30歲時李一男離開華為創立“港灣科技”,被華為視為心腹大患,最終被其收購。

2015年,他創立“牛電科技”,推出“小牛”電動車,被認為是電動兩輪車領域的“新勢力”。僅用3年時間,牛電科技就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

他是投資人眼中的“武林宗師”。投資人李明評價,李一男是贏過多次、站在頂峰的人,這種人會不斷地想去贏下一場,不斷地證明自己,“投資機構追捧的就是這種風格”。

李一男的最新創業專案是造車,自稱造車“沒有一天缺過錢”。

2021年底,IDG資本和Coatue Management領投了李一男的造車主體牛創新能源,而且一出手就是5億美元。

與電動兩輪車領域面對的那些對手不同,造 車領域雲集了中國最為頂級的創業者。 這一次,李一男能再次上演奇蹟嗎?

投資人士和汽車技術專家對此有不同看法。在投資人士看來,投資機構之所以看好李一男,是因為他們在早期更青睞那些“連續創業者”,更準確的說是“連續成功者”。

汽車行業人士則認為,李一男的確有光環,但他造出來的車,“最大的亮點就是沒有亮點”。

投資機構偏愛的“連續成功者”

按照李一男的說法,2014年他就已經想過造車,但“當時判斷融不到30億美元來做這個事”,而現在大概率能夠融到,所以才決定2018年進軍造車,開啟第三次創業。

曾在一線投資機構做投資人的李明認為,類似於李一男這樣的“連續成功者”,正是投資機構想要的那種理想型創業者。

“李一男已經充分證明了他的創業能力”,李明稱,“投資機構投的正是這種自帶光環的人”。

他具體解釋稱,李一男是名滿天下的“武林宗師”,在他願意挑戰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並像雷軍那樣押上自己積累的半生名望時,投資機構也完全相信他能把造車這個專案做成。

他認為,造車就不是普通人能夠做的專案。“如果普通人造車,怎麼吸引人才?只能靠支付更高的薪水。但因為你是普通人,融不到更多的錢,同時造車又是資金密集型專案,所以這成了一個死迴圈。”

李一男則不同。

“像李一男這種級別的人物,有四通八達的人脈、更優秀的圈子,也就更容易招到優秀人才”,他表示,造車需要大量頂級人才,而李一男的號召力顯然能夠吸引這些人才。

他還強調了“圈子”的重要性。

“已經創業成功過的人,再次創業的成功率要遠遠高於普通人”,他表示,因為他們手中的資源要比普通人多得多。曾經創業成功的那些人,已經和機構建立了信任關係,有的人自己也成為了LP。所以選擇再次創業時,他們和VC的關係是普通創業者難以企及的。

看上去,在得到投資機構的支援、拿到足夠多的錢,招募到人才之後(去年底核心研發人員就達到千人),李一男的牛創新能源應該推出一款足夠驚豔的產品,以便從完成市場教育的“蔚小理”,以及傳統車企手裡搶走一些市場份額。

但事實上,李一男的造車路並非一帆風順,推出的新車受到了一些質疑。

一款“沒有亮點”的車?

“這款車最大的亮點,就是沒有亮點。”

在談到牛創新能源推出的第一款車型“自遊家NV”時,供職於一家頭部“造車新勢力”的技術專家張林,如是評價對這款新車的印象。官方資料顯示,“自遊家NV”是一款定位高階的中大型SUV,動力方面有增程式和純電動兩個版本,包括價格等資訊尚未公佈。

“這是一款帶有濃厚山寨氣息的車”,張林具體解釋稱,(設計風格上)自遊家NV第一眼看上去就是“前臉路虎,側面福特,內飾蔚來”。

他指出,牛創的生產線租賃於大乘汽車,後者與“山寨之王”眾泰汽車有著密切關係——眾泰曾經推出過模仿保時捷的車型,由此被稱為“保時泰”。

公開資料顯示,曾擔任眾泰汽車董事長的吳建中,是大乘汽車創始人吳瀟之父。

眾泰汽車旗下的“大邁”系列車型,由位於江蘇常熟金壇的基地生產——這個基地後來從眾泰剝離後,成為大乘汽車的生產基地。

另外張林還認為,迄今為止牛創新能源並未展示出“核心技術”,“很可能就是一個組裝廠”。

但他提醒,這並不意味著牛創新能源不會取得成功。

“汽車並不是一個贏者通吃的領域,每個企業只要踏踏實實幹,都能獲得一定的市場份額。”

他還稱讚了牛創新能源的進度。“早前聽說他們的一款車已經開模,也就是到了VB階段(Verification Build,驗證樣車製造),只要一切試驗順利推進,最快9個月左右就能實現量產下線。”

根據牛創新能源今年3月份發出的一份媒體邀請函,“自遊家NV”原定於3月31日釋出,但後來因為疫情取消。

自遊家官方App顯示,北京望京凱德Mall已經出現了自遊家的體驗店,且有一輛展車,但同樣未公佈價格。

張林稱,牛創到底能做成什麼樣,“就看怎麼定價”。

按照李一男的表態,“自遊家NV”是一款定位高階的中大型SUV,這意味著價格很可能並不便宜。

李一男已經看淡成敗?

到目前為止,除了去年年底品牌釋出時的一次採訪,李一男很少面對媒體,也沒有通過個人影響力去推廣牛創新能源。

這不僅與擅用社交媒體的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不同,也與經常爆出金句的李斌、何小鵬和李想大相徑庭。

他甚至不想借光之前的成功創業經歷。對於上一次創業的小牛電動和牛創的關係,他直言“這是兩家公司、兩個品牌,完全是兩碼事”。

在被問到A輪融資之前的資金投入時,他的回答是“肯定不會分享”。對於牛創產品的差異化優勢,他直言“說不上來”。

不過有些問題,他還是願意給出觀點。

比如,他不認為自己造車晚了,“本田也比豐田和日產晚了30年”。

對於造車的進度,他的形容是“沒有一天偷懶”。

但即便如此,牛創新能源的第一輛車還是和多數新造車企業一樣,無法按照既定進度推進。

牛創新能源去年底宣佈的規劃是,首款產品自遊家NV今年上半年上市並接受預訂,於9月份啟動交付。但到目前為止,自遊家NV還沒有正式開啟預訂。

原博郡總裁助理徐禮德認為,對於那些成立時間不長的新造車企業而言,關鍵是起點。

如果牛創新能源有車型平臺,至少可以節省2年時間。但如果沒有,新車量產的時間將遠遠大於成熟車企。“新車完成設計後要經歷定點、招標、穩定量產等過程,成熟車企因為供應鏈穩定,不會花費太長時間。”

他指出,所有車企的汽車設計都是以今天的眼光預見3年後的產品形態,誰能把這款3年後的產品提前推出,將會獲得最好的銷售視窗期。“這個視窗期內,你的產品、效能、科技、價效比都遠遠大於競爭對手”。

基於此,產品推遲上市帶來的負面效應將會相當糟糕。

不過看上去,李一男已經看淡了成敗。“如果輸了,我也不會自殺,就把供應商的錢還清,再把員工遣散費安置好。”

但對投資機構而言,這種平和的心態反而可能是加分項。

“創業越早期,人的因素越重要”,李明說,李一男是一個贏過多次、站在頂峰的人,這種人會不斷地想去贏下一場,不斷地證明自己,“投資機構追捧的就是這種風格”。

事實也的確如此——領投牛創新能源A輪的IDG資本,同樣參與了李一男上一個創業專案“小牛電動”的A輪融資。

(注:文中李明、張林等均為化名)

【這裡是創業邦汽車。我們關注大出行、自動駕駛、動力電池、中國汽車“出海”等領域,可加微信A10010A123交流】

找靠譜商機,關注創業邦視訊號!

今日互動:你看好李一男造車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