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謠“黃豆醬中小便”者拘留十日,盤點那些年被謠言毀掉的快消企業

語言: CN / TW / HK

近日,並不太知名的遼寧佐香園熟醬上了熱搜。起因是網友說某佐香園員工,因為廁所離的遠,所以在公司生產的黃豆醬、熟醬裡大小便。為此,遼寧帝華味精已經報警。而官方通報在查核過程中並未發現食品安全問題。

想起前段時間某共享電動車員工劃競品的車座,有網友留言:你以為的商戰是挖員工,斷供應鏈,派“間諜”,而現實的商戰是我劃你車座……時間已經來到2022年,誰能想到謠言依然是這個時代攻擊“競品”的“最好”武器。

世間少有“智者”

中國有句古話,“謠言止於智者”。然而,現實卻是有一群“大聰明”認為“無風不起浪”。比如,這次佐香園事件中,該公司在看到這樣的謠言後除了第一時間報警外,再就是幽默的貼出其儲存黃豆醬等產品的照片,並寫到:發酵罐有3層樓那麼高,你敢蹲上去?

可依然會有些帶節奏的留言:無風不起浪。

其實,這個謠言算相當低階的了,但你在生活中會發現,越是低階的謠言其殺傷力越強,消費者越容易相信。如同那句話所說的、“越高階形式的東西,往往越以最普通的形式出現”。

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記得,曾經有一個火腿品牌叫春都火腿腸。憑藉著在央視投放的、會跳舞的火腿腸一炮而紅。而這個品牌的隕落也與一則謠言有關。

這個謠言說,春都火腿腸裡的肉是火葬場回收的人肉,而燒製火腿腸的油是屍油。就這麼一個現在看起來很“弱智”的謠言,但彼時卻在民間口口相傳。對春都火腿腸的銷量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再加上一些其它的原因,導致春都再也“跳”不起來,於是,漸漸消失。

當年,在讀到這個案例的時候快消君就想:這謠言的形成與傳播與那個時間大家的教育水平有關,未來,隨著國人教育水平的提高,謠言將不會對企業造成傷害。

而這些年,我發現自己當年的想法“太單純”了。此後數年,經歷的每一波謠言,都一次次對我進行著無情打臉。民眾和看熱鬧的人往往相信的是“潛規則”“無奸不商”“無風不起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當然這裡還有一個不可說的臺詞就是“官商勾結”,這個企業為什麼做這麼大,賣這麼多,那都有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別跟我說什麼抓到了風口,別跟我說什麼多少錢的投入,那些都是假象,只有見不得光的東西才是你發家致富的真正原因。而我之所以沒有發財,是因為我太有良心了。

謠言之所以傳播,不是因為教育水平低。隔行如隔山,沒有誰能瞭解全部的行業知識,大家更沒有時間去細緻分析,最最主要的是,謠言抓住了大家的恐懼又愛“裝”的心理。比如,你看到某個認識的人,在消費春都或佐香園,肯定要上去顯示自己比對方瞭解訊息的渠道更多,於是,你說,你還敢吃春都,這傢伙是用人肉做的;你還敢吃佐香園,那裡有員工的便便。看到對方一臉的吃驚,確實挺能讓人有一定“成就感”的。

烏合之眾的盲從心理再配上一些“帶節奏”的人推波助瀾,就形成了謠言的“引爆點”。其實,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從事科譜工作,但這樣的力量對謠言來說,可以說是“螳臂當車”。因為,我們這群人更相信那句古話“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向來讀書人”,你越是無知,造的謠越是簡單,什麼我有哪個朋友,哪個親戚跟我說,這個企業有什麼樣的安全問題,他們公司的人從來不吃自己的產品等,反而會有越多的人相信。這時,如果跳出來一個人問你朋友叫什麼名字,在什麼時間地點,看到的具體情形等問題時,他往往來一句:我是為你好,你愛信不信,就完美地迴應過去了。

對啊,就算是謠言又能怎麼樣,我的出發點不是傷害這個企業,而是為了你著想。至於你信與不信,則與我的傳播沒關係了。你信了謠言,就證明你的水平也不怎麼樣,你不是“智者”;你不信,你分析,那是你偉大,你比我高一層級;別人都信你不信,就你能,如此而己。

我們都笑家庭群裡的長輩,傳播那些低階的謠言。但真到了自己身上,真的能做到不傳播,不相信嗎?不見得吧,相反,新生代的人,因為人人都是自媒體,傳播起來更快。

一句“科技與狠活”,挑動所有神經。

那些著名謠言

我認為排在第一的謠言,是某食用油公司被造謠說是用轉基因大豆製作的豆油,是在執行一個亡國滅種的計劃。因為有這樣一個組織認為,世界上的財富掌握在20%的人手裡,其它80%的人對世界就是個負擔,所以,要把這80%的人消滅掉。而消滅的辦法就是用轉基因產品,而這個食用油公司因為銷量最大,正是因為背靠這樣的組織,是這個組織的“槍手”。想必大家已經知道這個食用油品牌的名字了——金龍魚。

彼時,看到這個新聞時就在想,如果這80%的“底層”人消失了,留下20%的精英,可這20%的精英人群中,也必然財富不公,也必然還有20%的人更有錢,80%的是精英中的底層,那是不是總有80%的人要被消失,未來就是20%的指數函數了。“誰殺了我,我又殺了誰”的結果就是“我殺了我”。

排在第二的謠言則與泡麵有關。就是所謂泡麵不健康,老鼠吃了泡麵半個月不消化。因為泡麵的防腐劑太強了。此前幾乎是每隔幾個月,這個謠言就會傳播一遍。也沒人會關注那個所謂“防腐劑”太強的泡麵其保質期只有6個月。

大家常吃的掛麵等產品其保質期也是在12個月的。泡麵的保質期之所以這麼短的原因在於其是用煮或炸的方式來讓水份消失,在大家泡麵或煮麵的時候,那些混合調料的“水”才會迅速進入麵餅中,讓麵餅更有味道。

如今,隨著“科技與狠活”的普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習慣於看配料表了,希望大家能夠看一看泡麵的配料表中有沒有“山梨酸鉀”這個東西,也關注下泡麵的保質期真的非常的短。

排在第三的謠言則是“塑料制一切”,什麼塑料做的掛麵,塑料做的柴菜,塑料做的大米等等。而這些謠言有一個大的特點就是這些產品,是可以燃燒的。

這與很多人的常識相違背,掛麵等怎麼能燃燒呢,就如同雪燒了變黑,那也一定就是塑料做的——是不是想起某個被燒的雪糕。這裡就不給大家做科譜了,但說一個原則,那就是所有的“科技與狠活”都是為了利潤。但越是大自然存在的東西其成本越低。紫菜、掛麵、大米這種大自然可以生長的東西,其成本是最低的。而塑料是從石油中提取的副產物,本身就是一種化學產品,而你再用提取的塑料去加工成紫菜、掛麵、大米等產品,顯然這個成本要比紫菜、大米等本身成本高得多。

用塑料做這些產品,真可謂是捨本逐末。

至於什麼國產牙膏不含氟、某止血牙膏用西藥、某洗衣液含有瑩光增白劑(把物理現象當成化學現象)、某快線產品晒乾像安全套等謠言也會時不時跳出來。也總有“競品”跳出來高喊“我不含某某物質”,說它是臣服於消費者壓力,更多是謠言的受益者吧。

作為快消行業的人,我們做不到去給消費者“科譜“,但也不要因為自己的企業會成為“謠言”受益者而去成為謠言傳播的幫凶。我也知道這個要求有點高,在利益面前,沒什麼人會把握住自己。所以,在未來很長的時間內,謠言依然會是商戰的第一戰鬥力。

前段時間,我看某個企業蕃茄園的檢測報告,上面顯示除了生產出來的蕃茄要檢驗,還要檢測種蕃茄的土壤是不是達標,澆的水是不是達標,而檢測土壤和水的都不是企業自己,而是我們國家的相關部門。

作為農村出來的我,看到這些有點吃驚,畢竟我們自己家種的西紅柿就是在院子裡刨個土,從地下打點水,施個農家肥和化學肥。自己吃的東西都沒檢測這麼嚴格,但有關部門對工業生產的食品、檢查的其實比我們自己種的東西查的還嚴。

是會有一些食安問題發生,但相信我們的相關部門會把好食品安全這一關吧……

昨晚,綏中縣公安局釋出公告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公安機關依法對劉某某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處罰。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快消”(ID:fbc180) ,作者:歲月,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