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第一股”來了,水果自由更遠了?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 | 藝馨 永陽

排版 | Cathy

監製 | Yoda

出品 | 不二研究

南百果,北鮮豐,西洪九。“水果銷售第一股”來了!水果自由還有多遠?

9月5日,重慶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洪九果品”,810142.HK)掛牌港交所,“水果銷售第一股”由此誕生。

此次IPO洪九果品發行價為40港元/股,盤中漲幅3%。IPO首日報收40港元/股,與開盤價持平。

上市僅僅6個交易日,截至9月13日港股收盤,洪九果品報收40.00港元/股,對應市值186億港元。

洪九果品是一家中國自有品牌鮮果分銷商,專注於高階進口水果和高品質國產水果的全產業鏈運營,提供核心共49種品類的水果產品組合。

其創始人鄧洪九白手起家,十幾歲在重慶朝天門碼頭闖蕩,成為當時幾萬名“山城棒棒”中的一員,挑著扁擔賣水果開始,用三十多年時間,從一個小小的經銷商,到在重慶市水果批發市場擁有自己的第一個檔口,再到去全國各大原產地採購水果,一路打拼成西南“水果大王”。

▲圖源:洪九果品官網

洪九果品在通過聆聽後更新招股書,其援引灼識諮詢資料稱,按2021年的銷售收入計算,洪九果品為中國領先的榴蓮分銷商,市場份額佔比8.3%;以及火龍果、山竹及龍眼的前五大分銷商,2021年市場份額分別為2.2%、6.1%及2.8%。

「不二研究」據新版招股書發現:洪九果品披露了2022年前5個月業績資料。2022年1-5月,洪九果品營收57.25億元,同比增加25.14%;同期,經調整後的淨利潤為7.4億元,同比增加39.77%。

2019-2021年洪九果品的營收逐年增長,尤其是榴蓮品類,以2021年為例,洪九果品核心水果產品營收59.1億元,其中來自榴蓮的營收為34.8億元,當期營收佔比高達33.9%。

▲圖源:pexels

截至2022年5月31日,洪九果品已在14種水果品類中打造了18個水果品牌,2021年洪九果品自有品牌水果的收入達到總收入的73.3%,遠超34%的行業平均水平。

今年5月的一篇舊文中,我們聚焦於萬億鮮果賽道下,洪九果品等各家隱憂已現。即使搶下“水果第一股”或是登陸資本市場,水果銷售商們的未來之路也還很長。

在資本挾裹之下,水果越來越貴了?“水果自由”也越來越遠嗎?由此,「不二研究」更新了5月舊文的部分資料和圖表,以下Enjoy:

近期,素有“南百國,北鮮豐,西洪九”之稱的水果市場三大“山頭”相繼傳來在IPO的訊息。

5月2日,百果園於港交所提交招股說明書;4月29日,洪九果品更新招股書;鮮豐水果於2021與中信證券中止上市輔導後轉向中信建投,擬繼續衝擊A股。水果賽道三大巨頭爭相沖擊“水果銷售第一股”。

▲圖源:pexels

在「不二研究」看來,資本爭相入局之下,水果三大巨頭已經到了不得不上市的境地,但是在資本化的無序擴張之下,企業逐漸“失控”,隱憂頻現;同時,行業本身供應鏈所存在的供應高損耗,渠道分散的格局也困擾著水果市場的玩家們。

“百果園們”上市坎坷路,水果銷售賽道的蛋糕顯然不是那麼好啃的。

萬億水果賽道,資本裹挾向前

你永遠不許需要懷疑資本的嗅覺。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資料統計,中國的水果銷售市場已由2016年的8273億元增至2021年的12290億元,年複合增長率為8.2%,預計2026年按零售額記,水果市場的市場規模將達17752億元,年複合增長率為7.6%。

萬億級別的賽道自然不會缺少資本的身影,國內水果市場三大巨頭“南百果,北鮮豐,西洪九”都存在著資本的背景。

百果園是最早受到資本關注的水果銷售企業。2015年9月,百果園就獲得天圖資本、廣發信德、前海互興合計4億元的A輪融資。隨後在同年12月,獲得前海母基金等A+輪融資。2017年1月,獲得中金前海發展基金及招商資本的戰略融資,2018年1月,獲得深創投、越秀產業基金、中金公司等15億元的B輪融資,當年度共完成融資4次。

洪九果品則從2018年開始融資之路,截至IPO交表前也進行了6輪融資,絲毫不遜色於百果園。2018年4月,洪九果品獲得中信建投資本等1.8億元A輪融資,2019年獲B輪和C輪融資共記9.9億元,投資方包括CMC資本、深創投、招商資本等。2020年9月,阿里巴巴以股權融資形式進入洪九果品,據招股書顯示,阿里巴巴佔洪九果品股權的8%,為目前洪九果品最大外部股東。

鮮豐水果的融資程序略遜於百果園和洪九果品。據天嚴查資料顯示,鮮豐水果2015-2018年共完成天使輪、A輪、B輪三輪融資,背後的資本包括紅杉中國、九鼎投資等明星資本。

▲圖源:pexels

百果園早在2020年6月便籌劃港交所上市,但卻在5個月後放棄港股,轉戰A股市場,卻再次折戟,如今再回港交所,兩年三闖IPO。洪九果品亦苦IPO久矣,2019年其與東興證券簽署上市輔導協議,擬赴A股市場IPO,但在2021年9月,公司終止了A股上市輔導,轉戰港股,近期再次更新招股書。鮮豐水果則在2019年底鮮豐水果與中信證券簽署上市副主協議後不了了之,2021年轉而選擇中信建投證券成為輔導團隊。

但是,目前三家鮮果銷售商卻都還掙扎在IPO之路上,到底還差了點什麼呢?成功上市後,他們能實現估值飛躍,讓資本獲得超預期收益嗎?

「不二研究」認為並不盡然,以每日優鮮和叮咚買菜為例,兩家生鮮電商第一股和第二股在上市前夕,資本市場分別給到了30億美元和50億美元的高估值。但是上市不足一年,每日優鮮市值僅剩不足1億美元,叮咚買菜被列入“預摘牌”之列。

在資本的加持之下,無序擴張的鮮果銷售商,在搶佔市場的路上營收向上,但是隱患卻不斷出現。以線下為主的鮮果銷售商們,在二級市場投資者的審視下,高估值的可能性存疑。

三巨頭無序擴張,盈利與品控待解

在資本的加持下,“南百果、北鮮豐、西洪九”均加速了他們的擴張之路。

儘管7.6%的年複合增長率對於資本而言並沒有太大的想象力。但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資料顯示,2021年水果銷售行業CR5僅3.6%,其中百果園佔1%;同時,據灼識諮詢資料顯示,2021年水果分銷行業CR5為3.2%。

存量市場有足夠大的空間給行業領頭者們施展。為次,以水果銷售為主的百果園在2016年喊出“2020年開1萬家店、年銷售額達到400億元”的目標,鮮豐水果在2018年B輪融資時提出“百城萬店”戰略。但是在疫情的影響下,線下水果銷售商的日子並沒有那麼好過,截至2021年,百果園僅實現開店5000家,年銷售額100億元的目標,鮮豐水果更遜一籌,門店數為2400家左右。雖然沒有實現計劃,但是百果園和鮮豐水果的擴張亦可謂是非常迅速。

以水果分銷為主的洪九果品則暫無類似計劃,但是洪九果品的營收增長可以明顯看出其近年來的擴張。據其招股書顯示,洪九果品2019年-2021年及2022年前5個月分別實現營收20.78億,57.71億,102.80億和57.25億元分別同比增長69.48%,177.78%,78.12%和25.14%。

洪九果品營收三年間從20億元突破至百億。同時,據百果園招股書顯示,百果園2021年營收達102.89億元,同比增長16.22%,百果園也成功突破營收百億大關。

洪九果品急速增長的營收背後,犧牲的是其盈利能力和現金流。

據洪九果品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及2022年前5個月洪九果品營業成本分別為16.85億,48.14億,86.67億和46.02億元。同期對應毛利為3.93億,9.57億,16.13億和11.23億元,毛利率為18.9%,16.6%,15.7%和19.6%。

同時,洪九果品的現金流和應收賬款也不盡人意。據其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及2022年前5個月洪九果品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淨額分別為 -4.50億,-8.04億,-9.82億和-8.02億元, 洪九果品稱,經營活動現金流出主要由於貿易及其他應收款項大幅增加,為優質水果產品做出預付款項。而貿易及其他應收款項呈跨越式增長,2019-2021年分別為6.44億,15.53億,22.31億和19.31億元,應收款項佔其營收近一半的比例。

除了洪九果品財務出現問題外,百果園的財務問題也逐漸顯露。最大的問題在於百果園的盈利能力,據其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百果園淨利潤為2.48億元,0.46億元,2.26億元,對應淨利率為2.77%,0.52%,2.19%。百果園3年來淨利率均不足3%,盈利能力困境明顯。

另一層隱患在於高速無序擴張帶來的品控問題。百果園曾在2009年推出只要消費者不滿意,可以“無小票、無實物、無理由”退換貨的服務,以此打響百果園品牌。

但近期百果園個別門店被爆出的銷售變質、黴變水果的事件,引發了全網對其品控的質疑。百果園品控不當最根本的原因在於高速擴張帶來的管理不當,為了快速擴張,百果園大部分門店為加盟門店形式。

據其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百果園擁有5249家門店,其中5234家為加盟門店,佔比為99.71%。在龐大的加盟體系下,百果園的品控難度直線攀升。

無獨有偶,鮮豐水果和洪九果品在快速擴張之下,品控問題也被人詬病。在黑貓投訴中關於鮮豐水果售賣變質水果、虛假宣傳相關投訴多達136條。而洪九果品在天眼查上顯示有一條“食品安全”警示,2018年被查出散裝洪九不知火果品丙溴磷含量超標。

在「不二研究」看來,水果銷售商們在資本加持下加速搶佔市場本無可厚非,但無序擴張之下出現的財務和品控問題若難以解決,投資者自然不會買單。

囿於供應鏈困局,能否借勢IPO突圍?

據杜牧的《過華清宮三首·其一》中的“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這一句詩便可知道水果在採摘之後再運輸到全國的家家戶戶中,對於供應鏈的要求非常高。

在無序擴張導致的問題之外,水果銷售行業本身存在的供應鏈難題也困擾著投資者和“百果園們”。

我國地理形態多元化,氣候複雜,生鮮水果產區多分佈於山東、河南地區,供應呈“東密西疏”之勢。

據國金證券研報顯示,從產品屬性角度看,水果為非標準產品,種植端和零售端均較為分散,從果園到零售商可分為採摘、分選、包裝、保鮮、儲存、運輸等多道程式,且大部分分銷商僅能覆蓋一部分程式。因此形成了冗長、高度分散且涉及眾多中間商的行業痛點,漫長的分銷過程不可避免地導致了高損耗率和受限的運輸半徑。

從種植端看,天氣和種植技術都可能影響到水果產品質量,產品無法做到以量定產,水果的產量和質量無法得到保證。

從運輸端看,冷鏈物流是鮮果運輸的解藥,但是我國冷鏈物流佈局仍處於發展期,據中物聯冷鏈委資料顯示,2021年中國國內在果蔬產品上的冷鏈流通率僅為22%,而歐美以達到95%以上,在冷鏈物流上國內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圖源:pinterest

從分銷零售端看,各環節可能涉及多個分銷商,各家品控標準不一,難以形成標準化的標準,不同批次產品都有可能質量不同。

並且,我國水果銷售端競爭激烈,渠道極為分散。據百果園招股書顯示,我國水果銷售主要渠道包括農貿市場、以商超為代表的現代零售、電商渠道及水果專營連鎖及夫妻店,其中佔據主要地位的還是農貿市場和現代零售。

在無比分散的水果銷售市場背景下,供應鏈更顯混亂,產品標準化可謂天方夜譚。但是三大巨頭若想獲取更多市場份額,儘可能標準化的品控又是其繞不過的一環。為了破局,“百果園們”採取的方式大同小異。

百果園、洪九果品、鮮豐水果均試圖從全產業鏈解決這個問題。首先,與當地果農建立深度合作關係,規範催花、疏果、採摘、分級、保鮮等環節,以此降低成本,提升產品標準化;其次,打造自身品牌,以品牌標準進行產品標準化;最後加強數字化建設,使用物聯網及大資料分析可促進採購、配送、倉儲及銷售管理。

▲圖源:pexels

在百果園和洪九果品的IPO資金用途上便可見一斑,百果園和洪九果品對於募集資金用途中不約而同的提到了:與上游果農建立深度合作、擴大采購網路、強化對於物流倉儲的管理能力、打造品牌、加強數字化建設。不同點在於百果園還將加強新零售建設,洪九果品則選擇繼續加強傳統分銷網路。

「不二研究」認為,在供應鏈的困局之下,百果園、鮮豐水果、洪九果品雖然都在努力破局,但要想構建足夠全國擴張的供應鏈,三家企業需要付出的是鉅額成本,他們的路還很長。

水果銷售還是一門好生意嗎?

在資本的裹挾下,“南百果,北鮮豐,西洪九”均欲爭奪“水果銷售第一股”,在資本加持下高速擴張的他們,財務和品控的問題都逐漸暴露。

供應鏈的困局之下,三家企業的擴張之路並不好走,要想在非標準化的市場制定標準,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IPO所募集資金或可暫解目前財務和品控的燃眉之急,但是要真正解決供應鏈之困,他們的路還很長。

存量市場的博弈,“百果園們”的對手是商超、農貿市場、生鮮電商,想要繼續擴張,搶佔市場,上市可能還只是第一步。

本文部分參考資料:

1.《水果連鎖第一股:百果飄香,品牌賦能乘勢而上——百果園招股書梳理》,國金證券

2《洪九果品衝擊“水果零售第一股”:預付款、應收賬款高企 現金流連年告負》,中國網財經

3.《萬億水果市場,為何沒有一家上市公司?》,中國新聞週刊

4.《水果零售生意,只是看起來很美》,駝鹿新零售

不二研究鄭重宣告:文中觀點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平臺就此提出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謹慎理性作出投資決策。

投稿 | 合作 | 侵權  聯絡微信:alvin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