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裁員、改名、轉型,網際網路安全行業何去何從?

語言: CN / TW / HK

忽然之間,360似乎走到了至暗時刻,負面訊息一個接一個擺到了公眾面前:安防業務被爆裁員50%,華南大區首當其衝;戰略調整也在同步進行,360政企官宣更名360數字安全集團;創始人周鴻禕在9月22日釋出內部全員信,宣佈全面轉型,部分崗位未來要競聘上崗。

在網際網路寒冬之下,花了一生時間來“護你我周全”的360,反倒沒能保護好自己。

雖然一次出現那麼多壞訊息令不少圍觀網友感到吃驚,但只要你用心觀察就會發現,360勢衰早有預兆——上半年出現迴歸A股以來首次虧損,就是直接的證據。

在財報剛出爐時,很多人將360的鉅虧歸咎於過於燒錢的投資業務。儘管周鴻禕本人將針對新能源行業的投資稱為“戰略性虧損”,投資者和分析師對這種說法也並不完全買賬。

如今,在改名、裁員和全面戰略調整等一系列動作之下,360用實際動作向外界表明,它們的問題絕不是投資虧損那麼簡單。

(圖片來自360集團官方微博)

安防業務大調整,360加速轉型

對於360內部的員工來說,危機可能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

在介面新聞等媒體的爆料中,不少內部人士表示華南區安防業務部門的裁員在“今年上半年就經歷了幾輪,現在整個安防業務基本上是停擺的。”報道指出,360廣州安防業務部幾乎全軍覆沒,深圳也僅保留少數幾個崗位,包括開發、銷售、售前、交付、業務經理等崗位都未能倖免。

而在職場人匯聚的脈脈上面,“360裁員”、“360大調整”“傳360人員變動”等詞條也輪番登上站內熱搜。

不少認證為360員工的脈脈使用者現身說法,“整個部門都沒了”、“從4月份開始一直在裁員”等傳聞也得到印證。除了媒體曝出的重災區華南大區之外,也有360員工在脈脈上表示,裁員涉及到了更多區域的業務,“武漢其實也沒逃過,很多條產品線直接沒了”。

(圖片來自脈脈)

雖然針對上述傳聞,360沒有一一作出官方迴應,但很多答案都可以在周鴻禕22日釋出的那封內部信中找到。

在信中,周鴻禕重點提及了幾個問題。

第一是更名——360政企集團更名為360數字安全集團,發展戰略也改為“著力解決數字文明時代的新問題”。第二是關於人員任免的新原則:關鍵崗位改為競聘上崗,通過組織架構調整保持創新和活力。第三是有關集團其他業務的規劃,包括成立城市產業群、繼續為中小微企業提供免費的SaaS服務等。

在談到人員問題時,周鴻禕用了這樣一句話:創業公司不能變成酒仙橋養老院,要保持飢餓、保持戰鬥力。這番話,加上上面提及的三個核心戰略,基本上坐實了360的轉型計劃,以及裁員的舉措。

在這一次戰略調整中成為主角的,無疑是面向B端的政企安全業務,尤其是由360政企集團改名而來的360數字安全集團。那麼相對應地,針對C端使用者的網際網路業務,就極有可能成為犧牲品。

梳理上述所有有關裁員的傳聞也可以發現,C端安防業務員工的上鏡率的確遠高於B端。 這或許意味著,在未來的發展路線上,360終於在To B還是To C中作出了選擇。

事實上,這個決定並非沒有預兆。 從上個月釋出的財報中,我們就可以看到C端業務的頹勢以及B端的潛力。

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360實現營收48.24億元,同比下跌14.16%;歸母淨利潤則錄得-3.98億元,同比暴跌169.63%。這半年,是360迴歸A股以來首次出現虧損,營收也跌至歷史低谷,甚至低於2020年上半年疫情最嚴重的時期。

從營收結構來看,360的收入主要來自三個板塊:網際網路商業化及增值服務、智慧硬體業務和安全業務,網際網路業務佔比最高。但在今年上半年,網際網路和智慧硬體這兩個主營業務的表現實在糟糕。

資料顯示,網際網路商業化及增值服務上半年實現收入為28.49億元,同比下降了21.96%。其中,佔比最高的網際網路廣告業務收入同比下跌24.52%至23.09億元。

這部分收入,主要就來自以360安全衛士、360手機衛士、360清理大師和360安全瀏覽器為主的一批面向C端的產品。從全面下滑的收入中,足以看到360 C端業務的萎縮。

同樣立足C端的智慧硬體業務,雖然在上半年推出了可視門鈴雙攝5Max、兒童電話手錶10X等新品,但收入同樣在倒退。根據財報資料,360的智慧硬體業務上半年實現收入9.12億元,同比下跌13%。

相比之下,主要面向B端的安全業務雖然收入只有10.38億,但是保持了13.78%的同比增長,是360唯一一個實現正增長的業務板塊。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即便市場大環境確實不樂觀,360曾經利潤豐厚、躺著數錢的網際網路業務也不可能一下子從雲端跌到谷底。很多問題,其實一早就出現苗頭: 比如使用者對廣告的不滿,監管規則的變動,以及網路安全行業的固步自封。

作為行業龍頭,360的遭遇某程度上也是整個網路安全行業的縮影。需要改變的,也遠不止360自己。

天下網民苦安防軟體久矣

今年7月份,在被曝出未經允許私自刪除使用者本地檔案的訊息後,為了平息眾怒,WPS連續釋出了多份宣告進行澄清。其中,在官方公眾號的一份宣告下方,有使用者評論道“除了安全之外,能不能也減少點廣告?”

WPS的公關人員巧妙捕捉到了這個機會,用一條回覆為自己轉移戰火,分散評論區網友的注意力——“老闆已經說了,最遲明年徹底關閉廣告。”

這番話,CEO章慶元真的說過。而在章慶元的迴應中,除了WPS之外,金山軟體旗下的另外幾款知名軟體,比如獵豹移動瀏覽器、金山毒霸,都在“徹底關閉廣告”的考慮範疇內。

在金山軟體率先作出表態之際,網友再次將質疑、不滿的目光齊刷刷投向360。本來也是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章慶元,就這樣將戰火燒到了周鴻禕家的後院,完美地為自己轉移了許多壓力。

不怪輿論如此苛刻。廣告太多、捆綁軟體氾濫成災,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成為了網路安全軟體的固有標籤,或者說主要爭議。

引入廣告模式,固然為這些企業帶來了實打實的收益,但也導致和使用者的關係破裂。如今收入下降了,已經撕裂的信任卻很難修復,廣告成為了360、金山毒霸們現代版“飲鴆止渴”寓言裡的毒藥。

“現在誰沒事會主動下載防毒軟體?捆綁下載和廣告彈窗真的太噁心了。”95後的子晗(化名)告訴價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他身邊大多數同齡的朋友、同事都有一樣的看法。

即便是存著不少重要檔案的辦公電腦,這一批年輕使用者都不再信任各種防毒和安全軟體。如果真想多加一層保險的話,他們會寧願將檔案儲存雲盤或者用USB進行備份。“網路攻擊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的,但是彈窗每時每刻都會有”,子晗如此抱怨道。

在知乎上有一個熱門問題“360衛士真的有那麼不堪嗎?”,聚集了超過600個回答。前面的高贊回答,幾乎無一例外給出了肯定答案。答主“白雞夢遊中”就毫不客氣地表示,如果說其他廠商的安全軟體全是小流氓的話,那麼“360就是大流氓。”

“不否認,360本質的防毒能力很強,但各種全家桶把口碑搞壞了。如果你對電腦一概不知啥也不懂,那你可以用360。”

這一個主觀傾向極為明顯甚至帶有個人情緒的回答,獲得了超過800個贊和近百條評論,說出了很多使用者的心聲。

事實上,當初360通過免費防毒軟體撬走金山毒霸、可牛、卡巴斯基等競爭對手大量使用者的時候,就應該明白命運的饋贈從一開始就暗中標好了價格。當年急著保護電腦安全的使用者,可以忍受廣告和捆綁軟體換取免費的防毒軟體,但這一套模式不會永遠行之有效。

消費者的需求、態度一直在變,沒有跟上潮流的360,自然會被無情地拍在沙灘上。從這個角度講,主動轉型,或許真的是必然。

值得注意的是,周鴻禕等集團高層近段時間的發言中,越來越多地透露出對B端業務的重視。

周鴻禕就在上半年表示,360全面轉型數字化安全公司之後,核心目標是為政府、城市和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的數字化保駕護航。

“4000萬中小微企業能否成功實現數字化轉型,直接關係著國家數字化戰略的成敗。”

一場由To C向To B,由廣告向數字安全的全面轉型正在360上演。對於360以及其代表的網路安全行業來說,這也是一場輸不起的自救運動。

數字安全,畫大餅還是真出路?

從去年的戰略釋出會開始,周鴻禕已經有意識地摘掉360身上的網路安全標籤。 取而代之的,是涉及範圍更大、前景也更廣闊的“數字安全”概念。

“網路風險已經從虛擬空間溢位到現實世界,遠超傳統網路安全的範疇。在強大的需求下,網路安全也該隨著升級為數字安全。”

必須承認,周鴻禕對行業發展脈絡依然有著清晰的認知和足夠的前瞻性。

和網路安全相比,所謂數字安全行業涵蓋的範圍更廣:從底層基礎軟硬體到上層各類應用、系統,都在保護範圍內。根據官方規劃,2022年是新一輪數字經濟建設週期的開局之年,全國數以萬計的大中小企業都在主動擁抱數字化浪潮。

在國外,數字安全行業的起步更早,規模也更加可觀。早在2018年,歐盟就出臺了通用資料保護條例GDPR,強制執行隱私保護條例,對企業在資料安全、儲存、保護等環節的工作提出了全新要求,也迫使後者加大對數字安全的投入。甚至畢馬威、德勤等機構的數字安全諮詢業務量,也因為該條例的出臺而大幅增長。

在此背景下,數字安全早已不再是空中樓閣,而是十分現實的需求。 尤其是在B端,需求爆發趨勢十分明顯。 根據普華永道釋出的最新報告,69%的受訪企業表示會在2022年增加數字安全方面的支出,26%的企業甚至表示支出增幅將達到10%以上。

基於上述企業的調研資料,普華永道預計,2022年全球企業的資訊保安和數字風險管理支出總額約為1720億美元,較此前兩年的1550億美元和1370億美元進一步增長。

當然,360在這條賽道上的征程不會一帆風順,競爭對手也並非等閒。市值突破千億的深信服,還有近年來增長趨勢喜人的奇安信、中孚資訊、雲湧科技、衛士通、國盾量子、迪普科技等企業,共同推動了中國數字安全行業的繁榮,也將行業內卷推到了一個新層次。

橫向對比這幾家頭部企業的經營資料,360沒有優勢可言,要補的功課也不少。數世諮詢統計的資料顯示,深信服和奇安信是數字安全這條賽道上的頭部玩家,營收規模、市場份額、使用者心智和研發支出都處於領先位置。

上一財年,奇安信實現營收58.09億元,同比增長39.6%,過去五年的複合增長率更是高達63.08%;深信服2021財年總營收則錄得68.05億元,同比增長了24.29%。而根據數世諮詢統計的使用者心智佔有率,奇安信以超過8.5的成績獨自領跑,遠超6.9左右的行業平均值,品牌影響力毋庸置疑。

要比總營收,360當然和這些企業不在一個量級。但如果單獨把安全業務拎出來,那就是另一番境況了。

不過相比營收增速,深信服和奇安信在營收和利潤兩項資料上的分化,更加值得360警惕:數字安全是一個標準的“雙高”行業,成本和收入一樣高企。資料顯示,上一財年深信服淨利潤同比暴跌66.29%至2.73億元。研發投入和維護成本的增長,持續壓榨利潤空間。

360的安全業務起步時間並不長,面向B端的政企安全服務,直到2019年才為集團提供穩定收入。在價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來,作為插班生,360要想在數字安全行業站穩腳跟乃至彎道超車,首先要好好吸取這些前輩的經驗教訓。

寫在最後

讓我們再次將時間軸拉回到去年年底。

12月28日,360召開“2022年數字戰略釋出會”,周鴻禕親自站臺向外界描繪了360的成長藍圖。在發言中,周鴻禕將360的業務與當時大熱的元宇宙概念結合在一起,斷言未來幾年將是數字安全行業的爆發機會。

“元宇宙的挑戰本質上也是數字安全的挑戰,在元宇宙的強大需求下,網路安全也應該隨之升級為數字安全。”

表面上看,當時的360還是一派王者風範。誰能想到,叱吒風雲多年的網路安防巨頭內部已是風雨飄搖。如今,元宇宙風口日漸凋零,360更是走到全面轉型的關鍵節點。等待周鴻禕的,或許將是一場比從前任何時候都更加艱難的苦戰。

誠然,網路安全也好,數字安全也罷,其市場需求都是客觀存在的。但對手和競爭者,同樣一直都在。使用者已經丟失了對360,以及很多老牌網安企業的信心與信任。怎麼重建雙方的關係,是擺在360面前的首道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