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京東雲:劉強東的野心距離AWS和阿里雲有多遠?

語言: CN / TW / HK

◎懂財帝 (ID:znfinance) | 嘉逸

劉強東從來不會掩飾他對亞馬遜的崇拜,以及對“宿敵”阿里的警惕。

京東高管們都知道,在多次京東SEC(戰略執行委員會)上,東哥都會對比,亞馬遜有什麼,阿里有什麼,我們有什麼。

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從零售電商到金融支付,再到網際網路健康、物流供應鏈等領域,京東一直都是佼佼者。

截至6月24日美股收盤,京東美股市值為996.9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667.44億元,是中國第二大電商平臺。

同日,京東旗下京東健康、京東物流、達達總市值分別為人民幣1613.2億元、955.77億元、153.88億元。

然而,進入到產業數字化新階段,劉強東與京東的跟隨式策略卻逐漸失效。

2021年,亞馬遜旗下AWS雲端計算業務營業收入高達622.02億美元,同比增長37.1%。2022財年(截至2022年3月31日),阿里旗下阿里雲業務營收為1001.8億元,同比增長21%。

而目前,京東尚未在財報中披露過京東雲的相關業績資料。

市場份額方面,IDC諮詢與Gartner統計資料均顯示,2021年,亞馬遜在全球雲端計算IaaS市場中穩居第一位,阿里雲依然是國內雲端計算IaaS市場中的絕對王者。

與兩大雲巨頭相比,京東雲明顯處於國內第二梯隊。

據Gartner相關研究報告,去年,京東雲在中國公有云IaaS市場中的市佔率為6.6%,排在阿里雲、華為雲、騰訊雲之後,位居行業第四。

不過,按照IDC諮詢的統計口徑,京東雲在中國公有云IaaS與IaaS+PaaS領域均被列為“其他玩家”。

“雲”流湧動,產業變革風暴加速聚集,雲端計算或將是網際網路公司通向數字中國新時代的最後一張“站臺票”。

儘管京東雲已經是“遲到者”,但仍在掌控大局的劉強東絕不會放棄任何一個能登上數字列車的機遇。

向死而生,劉強東與京東雲正奮力突出重圍。

京東雲的坎坷身世

“我們做電商這麼多年還不賺錢,這個網盤業務又受歡迎、增長又快,我們試試好不好?”2011年,劉強東在福布斯雜誌上看到創辦僅4年的Dropbox已狂攬5000萬用戶,估值極高,隨即冒出了做個人雲盤的想法。

個人雲盤,其實就是京東雲的雛形,何剛是首任掌舵者。

有意思的是,何剛曾是亞馬遜雲端計算專案的負責人,與劉強東的“亞馬遜情結”正好契合。

但何剛並不想把自己侷限在雲盤這項小業務上。恰好當時,京東的技術架構體系已極為臃腫,每逢購物節大促幾乎都處於崩潰邊緣。

一位京東高管在接受雷鋒網採訪時透露,劉強東本人也希望何剛能承擔更重要的職責,“他這時候已經是過河卒子,想不做也不行了。”

據悉,何剛對於京東雲的發展是非常清晰、超前的。他早在2014年就提出了“三步走方針”:第一步是內部私有云化,第二步是當雲端計算具有商業價值後,賣公有云,第三步是整合社會、企業資源,形成大社會化平臺。

按照今天的話來概括,這就是“私有云+公有云+雲端計算技術與商業生態”的模式。可以說,在戰略規劃層面上,當時的京東雲甚至超過了阿里雲、騰訊雲、華為雲。

但令人惋惜,情商不高、崇尚高壓式管理、在劉強東面前不得勢的何剛終究沒能成為“王堅式”的奠基性人物,只能黯然離開京東雲。

外圓內方性格的申元慶是京東雲第二任艦長,於2017年9月上任。公開顯示,他曾擔任微軟亞太研發集團營運長、微軟雲端計算與企業事業部總經理等職務,是一位既懂技術又懂商業化的“內行”。

在他帶領下,不到一年時間,京東雲便攻城略地,迎來了第一段高光時刻。

調研機構Forrester在2018年7月釋出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全棧公有云開發平臺廠商評測》報告中,將京東雲被評為“卓越表現者”。而在2016Q4,京東雲還只是“挑戰者”。

但京東雲迅猛崛起的同時,中國雲端計算行業也在發生著驚天鉅變。

大環境方面,產業數字化轉型浪潮激盪向前,阿里雲、騰訊雲、華為雲三大雲巨頭都紛紛all in產業網際網路。

阿里雲方面,張建鋒正式擔任阿里智慧雲事業群總裁,開始醞釀雲釘一體戰略與開放式雲端計算生態。

騰訊掀起“930變革”,首次組建大的To B業務單元——CSIG(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

華為旗下通訊業務、消費者業務持續遭遇美國製裁,以華為云為核心的企業服務板塊開始成為“全村的希望”。

劉強東深知,京東雲無論在技術研發還是商業化等領域,都難以與之抗衡對壘。

為了實現彎道超車,劉強東“暗度陳倉”,聯合雷軍、李彥巨集悄悄制定了一項極為隱祕的計劃,即謀劃將京東雲、金山雲、百度雲合併。

據報道,彼時,劉強東與雷軍已經溝通過多次,京東雲與金山雲的談判進度甚至已經到了簽約前夜,並且,在此期間已經得到了百度雲的積極迴應。

然而,掌控欲極強的劉強東卻一直躊躇徘徊,最終未能在檔案上籤下名字,中國雲計算曆史上最大的一次資源整合就此告吹。

主導京東雲獨立分拆以及與金山雲、百度雲合併的申元慶也因此失去了劉強東的信任,於2020年5月毅然離開了京東雲。

當然,精明的劉強東手裡還握著“B計劃”底牌——打包上市。

2020年12月30日,京東集團宣佈將旗下雲與AI業務整合到已遞交IPO招股書的京東數科。3個月後,京東又將京東智聯雲業務以及部分資產,以157億元的對價轉讓給京東數科。

但後來由於政策因素,京東數科撤回了IPO申請,並更名為京東科技,陳生強的CEO職位也由原京東首席合規官李婭雲接任。

作為京東科技的“子集”,京東雲上市亦就此擱置了下來。

“成敗”劉強東

從京東個人雲盤誕生到京東雲蝶變崛起,再到與金山雲、百度雲合併失敗、IPO擱淺,京東雲的每一次重大決策都帶著濃厚的“劉強東烙印”。

這無疑是一把“雙刃劍”。

好的一面,例如劉強東喜歡對標亞馬遜,對比阿里,“後起之秀”京東雲當然也會參考借鑑學習AWS與阿里雲的成功經驗。

據懂財帝觀察,京東雲目前已經具備包含IaaS、PaaS、SaaS在內的全棧式雲端計算服務能力。

在IaaS雲端計算底層,京東雲已能提供彈性計算、儲存、資料庫、網路與CDN等相關產品與服務。

PaaS方面,京東雲雄心壯志,於去年7月釋出了PaaS生態“雲築計劃”,希望打造出一個雲端計算領域的“安卓系統”。

在SaaS前端領域,京東雲基於零售、交通物流、金融、製造、能源、智慧城市等行業已經推出了多款SaaS產品及解決方案。

據此,我們能清晰地看到,京東雲的落地、應用場景與京東商業生態體系有著極為緊密的聯絡。

京東商業生態以零售為底座,零售的上游是能源與製造,下游是金融,中間的橋樑是交通物流,而如今,所有的行業都值得用數字化重做一遍。

這不僅符合劉強東“十節甘蔗理論”的商業邏輯,與AWS、阿里雲的成長邏輯也有著相似之處。

令人擔憂的一面, 基於業績、市場份額等資料結果來看,劉強東的個人商業思維與極強的控制慾卻也成為了京東雲衝擊頭部雲廠商難以逾越的障礙。

據媒體報道,成立之初的幾年間,京東在科技研發領域就一直處於欠費狀態。直到上市之後,“彈藥充足”的京東才開始在雲技術上大筆燒錢。

但技術上的滯後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填補。反映在IaaS層,目前,京東雲的產品、解決方案豐富度遠遜於頭部雲廠商。

另外,阿里雲、騰訊雲、華為雲均已對外發布了雲端計算晶片,而京東雲在這一方面尚處於空白狀態。

還值得注意的是,劉強東最開始做雲端計算還有著提升公司業績與估值的考量——後來京東把京東雲與AI整合進入京東數科體現得最為直接。

而現實中,管理層的思維往往會迅速傳導至銷售端,導致京東雲更傾向於佈局集團內部的商業資源,因為這樣業績提升最快。

京東雲官網顯示,京東產業雲目前主要聚焦零售、交通物流、金融、製造、能源、智慧城市六大領域。

與之對比,去年,阿里雲已經模仿ICT企業組建了18個行業部門。華為雲CEO張平安更是直接表示,華為每成立一個行業軍團,華為雲就會成立一個專項小組……頭部玩家們都在新賽道開闢更大的商業增量。

除了上述因素之外,可以說,劉強東的強勢性格與控制慾望對京東雲造成的影響最大。

其一是管理者,從何剛到申元慶,再到如今的新掌舵者高禮強,京東雲仍然未能湧現出像阿里雲張建鋒、騰訊雲湯道生那樣的“靈魂人物”。

其二則是上文提到的京東雲與金山雲、百度雲的合併事件。

簡單來看,若京東雲與二者成功合併,便能輕鬆打通金山雲在協同辦公、遊戲領域的能力,同時還能順勢打通百度雲在搜尋、智慧駕駛等領域的能力。

並且據悉,彼時,雷軍甚至已經預設京東雲與金山雲合併後,劉強東將擁有更強的話事權。

對此,雷鋒網援引相關人士的表述稱,如果三家雲廠商能合併成功,這將是一次1+1+1>3的合作,新合併的“百京金”將立刻成為中國公有云的前三甚至可以挑戰市場規模第二位。

但這終究只是假設,劉強東最終還是沒能邁過自己心裡的那一道關,屢次錯過機遇的京東雲也只能暫居國內雲端計算第二梯隊。

“遲到者”能否逆襲?

高禮強曾擔任甲骨文中國區銷售副總裁,他知道,技術與商業生態稍遜一籌的京東雲如果要完成逆襲,進而躋身國內雲端計算第一梯隊,就必須實行差異化競爭的策略。

因此,2020年末,京東雲內部召開了一次討論會,核心議題是:京東雲和其他雲有何不同?

最後的結論是,京東雲應該在產業服務上做文章——“如果說中國要有懂產業的雲,那京東就要去做那朵最懂產業的、最開放的雲。”

對於這一目標,高禮強在去年的京東雲峰會上表示,“我們希望用三年時間,打造最經得起考驗的產業雲。”

高禮強的底氣在於京東雲正在做的混合雲模式。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阿里雲、騰訊雲、電信天翼雲等廠商主要聚焦公有云模式,華為雲此前依靠私有云模式起家,如今也正在發力公有云模式。

而艾媒諮詢在研究報告中認為,未來,混合雲模式將更好地適應企業、政府對IT的多元化需求。

獨立雲科技分析機構Futuriom表示,我們正邁入一個混合、多雲的時代。 截至目前,可口可樂、寶馬集團、沃爾瑪等全球數字化領先企業已成功轉向混合雲和多雲架構。

除了踩對雲端計算產業發展趨勢,京東雲還在技術與產品層面加速進擊,於去年正式釋出了行業首個混合雲作業系統“雲艦”與行業首個全面開放的PaaS生態“雲築計劃”。

京東雲豪言,將致力於打造雲端計算領域的“安卓系統”。

對此,有合作伙伴認為,京東雲未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能否真的打造出一個混合雲生態,還需要時間來驗證。

不可否認,京東雲如今正航行在最具有發展潛力的雲端計算藍海,但商戰永遠暗潮洶湧。據悉,阿里雲、騰訊雲、華為雲等廠商均在加碼佈局混合雲模式與解決方案。

可以預見,繼電商賽道之後,京東、阿里、騰訊三位“老冤家”或將圍繞雲端計算戰場再度激戰。

而這一次的產業網際網路戰爭,位於雲端計算第二梯隊的京東雲勢必將面臨更為嚴峻、更多維度的挑戰。

畢竟後來者逆襲的故事大多隻會出現在理想狀態,現實中,後發先至、彎道超車者永遠都是少數。

參考資料:

1 | 財新網,《京東集團拆分雲及AI業務 作價157億元注入京東數科》

2 | AI財經社,鄭亞紅、牛耕,《京東雲敞開“朋友圈”,最懂產業的雲長啥樣?》

3 | 雷鋒網,胡喆,《截殺阿里騰訊的「雲」巨頭們:密謀合併、艱難蛻變》

說明:資料來源於公開披露,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BATH「雲」暗流湧動:增速減緩、遭遇勁敵、易帥重整

雲端計算大廠的無限戰爭:華為雲「狼性」進攻,位元組雲「補課」

手握AT半條命:張建鋒與湯道生穿越雲端計算風暴

HAT十年暗戰雲夢

- F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