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知興 X 郝景芳:在今天為什麼我們要強調博雅教育

語言: CN / TW / HK

日前,領教工坊學術委員會主席,致極學院創辦人肖知興與童行書院創始人,科幻作家郝景芳,一起分享《在今天為什麼我們要強調博雅教育》。他們希望通過博雅教育的推廣,能幫助更多孩子培養完整的人格並有可能成為未來的創新、創業人才。

正文字數丨 3333

預計閱讀丨 5  分鐘

INSPIRE 

THE BEST

01

博雅教育就是要培養“元能力”

肖知興: 其實從博雅教育的英文的原名liberal arts,就能看到一些端倪:它是自由人的學問。古希臘時期,不僅有自由民,而且有奴隸,博雅教育是培養自由人的學問。現在, 這是一種公民自治、自我管理的學問,所以它是現代文明的基石,是一切的基礎。

和博雅教育相對的是工具教育,培養出來的人可能就沒有自治能力,沒有真正去打造一個美好社會的能力。

我這些年在思考,如何在做一種博雅教育,打通文科、理科和藝術的界線。

我現在五十多了,慢慢有一種感覺,那就是 博雅教育本質上培養的是科學人文和藝術背後的那種通用的一種能力,或者說是一種元能力,用中國古代的話來講就叫“通天人之際”。 用西方人的話來講,就是尋找萬事萬物背後上帝創造的同一理性的秩序。當然也可以說是大自然創造的理性的秩序。

近代數學、近代科學的發展背後,其實很大程度上是源於這種去想辦法去理解和發展自然創造的奇蹟的這麼一種衝動。

前兩天,楊振寧和李政道非常難得地虛擬同臺,紀念他們的老師吳健雄。吳健雄出生在蘇州太倉六合鎮,一個還蠻漂亮的女孩子,成為了美國科學院院士、美國物理學會的會長,其實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民國那一代的博雅教育做得好。胡適當過吳健雄的老師,他一輩子以吳健雄為傲,說:“我這一生到處撒花種子,絕大多數都撒在石頭上了,其中有一粒撒在膏腴的土地裡,長出了一個吳健雄,我也可以萬分欣慰了。 ”足見胡適對吳健雄的認可。

吳健雄留學美國伯克利時,胡適叮囑吳健雄:“多讀一些文史類的書籍,多讀一些其他的科學,從而開闊你的眼界,讓你的見解出彩,做一個博學的人。所有一流的科學家都是極其淵博的人。”

胡適(左)與吳健雄(右)

所以我覺得那一代人的博雅教育,某種意義上是做到了“通天人之際”的,找到了科學、人文和藝術背後的共通的東西。我覺得好的教育永遠是去找這樣的共通點、交匯點,這個東西就是通貨,就是“元能力”,相當於你去全世界旅遊帶著美元,到了巴西就換巴西貨幣,到了土耳其就換土耳其貨幣,到哪裡都有用。

INSPIRE 

THE BEST

02

博雅教育就是先發散後收斂的過程

博雅教育應該有讓孩子找到內驅力的空間。其實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有的人就是喜歡演話劇,有的人就是喜歡琢磨手衝咖啡,但是如果沒有一個發現的過程、一個廣泛涉獵的過程,人就會不知道原來我的內驅力可以被話劇誘匯出來,我的熱愛是做手衝咖啡。所以我覺得博雅教育首先是一個發散的過程,讓孩子廣泛地涉獵,什麼東西都要淺嘗一下。

有的孩子高中就確定了自己的方向,然後就開始收斂,一輩子30年、50年就做一件事。我覺得沒有這麼一個發散的過程,廣泛的涉獵的過程,“博雅”的過程,孩子找到自己的內驅力的概率是很小的。

我前兩天看了一本有關手藝的書,說的是一個臺灣人,到了義大利一個特別小的小城學習傳統小提琴製作藝術。現在他是臺灣甚至整個華人音樂圈最貴的修琴師傅。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不僅掙得到錢,而且找到了自己一輩子的熱愛。

所以我覺得沒有博雅教育,是很難發現孩子的內驅力的。我們的孩子就苦於沒有這樣的途徑。有一個數據說,40%去美國留學的孩子都是學金融,我聽說中國過半的高考狀元去學了經濟學、金融學。

郝景芳: 對,我自己其實也是在從小到大這些業餘愛好中,逐漸發現自己的興趣,發現自己的擅長,所以我還是很認同 多讓孩子廣泛去接觸各種各樣的事情,慢慢增強自我認知,去發現自己真正熱愛的東西。

所以我在做童行書院的時候,想要打造的課程體系,是在4~8、9歲這個階段給孩子拓展知識面,讓他領略各種科學藝術,開啟他的知識面,然後9歲之後,我們就想給孩子做更多專業性的專案嘗試,像少年建築師專案、少年遊戲設計師專案、少年天文學家專案,未來還有少年文學家專案、少年動畫師專案、少年導演專案等。其實就是希望孩子能夠由廣、由發散、由通慢慢地去收斂到相對窄並且專精。

▲郝景芳,科幻作家,童行書院創始人

那麼其實你沒有就像剛才肖老師講的, 如果最開始沒有一個發散的過程,其實孩子就很難找到自己要去收斂的方向, 因為可能大部分方向都沒接觸過,大部分行業大部分的領域崗位,你根本就不知道是在幹什麼,這種情況下所謂的收斂,在高考畢業的時候去報專業,更多的是“盲報”。

那其實他們就沒有機會去了解一下這個音樂領域,比如幕後音樂人是做什麼的,像您剛才說的修琴師,其實就算是一個幕後音樂人。像這樣的一些事情,孩子可能在他的業餘愛好裡面才有可能發現,平時天天上學是不可能發現自己在這些方面的能力和興趣的。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一方面可以讓孩子有一定的自由,另一方面給他們一些體驗的機會,讓他們去做一做專案,很多孩子慢慢的就會找到自己的能力之所向。這個也確實是一個我自己很希望在未來的這些年裡不斷給孩子們搭建出來的一個體系。

在孩子五六歲、六七歲實踐和思考能力還不是那麼強的時候,我們會給他很多知識性的學習,比如讓他們瞭解一下文藝復興時期的佛羅倫薩,瞭解春秋戰國諸子百家,瞭解古希臘的哲人,他們的觀點怎樣的,說過什麼,他們心目中的良好社會是怎樣的。其實很多東西學了之後孩子並不能馬上用上,或者並沒有真正懂,但是當他長大的時候,他能夠更好調動起他以前學過的這些東西。由廣到專精這樣的一個課程體系。

肖知興: 是, 童階段就是要廣泛的涉獵,什麼東西都要嘗一嘗,什麼東西都要看一看,什麼東西都要了解。 其實我覺得有一件事,郝老師是最適合將來去牽頭做的,就是找到360行的代表人物,其實何止360行,3600行、36,000行都行,每個人拍5分鐘的小視訊,講一講我這個行業的喜怒哀樂,我最喜歡的事情,我最開心的事情,我最驕傲的事情……應該給年輕的一代是一個巨大的幫助,不至於讓大家最後都全部去學金融。

郝景芳: 對,其實我今年做的這一系列直播,景芳時空這一系列直播,我就已經請到了各行各業活得很精彩的人。我自己在直播間就經常問:能不能給我講一下你們這個行業的日常工作是怎樣的,然後在這裡面做這個行業有哪些特點?其中就有考古學家、城市規劃師,獨立音樂人、動畫製片人、時尚設計師、虛擬偶像的廠牌打造等等,有很多尤其是新興行業的從業者,在直播間分享他們那個行業做什麼。

還有科技的創新者等等,然後確實像您講的,可能我之前的這個問題在於說每次都是在直播間裡面聊,就會聊得比較發散,而且其實在能跟上直播的觀眾畢竟是有限的,我後面可以再讓這些朋友每人錄一個命題的小視訊,我給到他們三五個問題,然後他們就是錄個兩分鐘的小視訊,我把這100個行業,就真的是360行每一個人去講述一下自己這行是在做什麼,然後是怎樣的工作,其實就挺希望能夠給孩子去開啟一些這樣的眼界和見識的。

肖知興: 對,每看一個視訊就開啟新的一扇窗。所以我覺得這個是蠻值得的一件事。

郝景芳: 對,我當時其實覺得很多企業家的二代,他們也並不一定是說生下來的時候,就有什麼特別的天賦。但是他們在跟隨家長的成長的過程中,有很多機會見識到各個領域不同的人,甚至見到其他的企業家,見到這個企業上下游接觸到的各種各樣的人,那麼在這種見識,實際上就讓他們長大的過程當中,無論是為人處事、待人接物,還是做出自己的選擇去做管理,都有了很多潛移默化的經驗。

甚至父母並不一定非要是那麼極端成功的企業家,家族企業有上百億資產,有的父母就是做小生意的,他們的孩子其實長大以後,與人打交道的能力都會比較強。這也是我之前觀察到的一個有意思的現象。

他們並不一定在學校裡成績是最好的,但是因為他們家裡是做生意的,天然就有一種認知,會很知道如何去與人打交道。這其實就是一種潛移默化的見識的力量。不可能每個孩子的家庭都是科學家出身,都是工程師出身,都是企業家出身,那麼如何能夠讓全國更多的孩子,本身也能夠有開啟視野,有更多的見識瞭解到更多的人,並且有機會去鍛鍊和實踐自己?

而且很多人並不是沒有能力,而是不敢做。因為家裡人可能也是在一個固定的崗位做了一輩子,對於邁出去做有風險的事兒都會比較害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培育孩子創新的精神、創新的能力,給予他們實踐的機會,這個是我希望能夠做的事情。

作者: 肖知興,領教工坊學術委員會主席,致極學院創辦人;郝景芳,童行書院創始人,科幻作家

來源: 致極學院(ID:AreteCollege)

排編:潘欣怡

責編: 陸遠

對領教工坊 “私人董事會” 感興趣的企業家朋友可通過下方 “閱讀原文” 提交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