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時健:真正的管理者——只管大事

語言: CN / TW / HK

他的人生起起落落,先後經歷了兩次成功的創業人生。他被譽為“中國菸草大王”,85歲重頭創業,後成為了“中國橙王”。他是影響企業家的企業家,他的故事和創業精神鼓舞和影響著很多中國企業家。讓我們重新聆聽褚老的教誨,緬懷褚老的勵志人生。

正文字數丨 5408

預計閱讀丨 8  分鐘

INSPIRE 

THE BEST

01

人生很多事,不是一條直線

人生很多事,不是一條直線

現在社會上太多人想做些可以一蹴而就的事,都想找條直路走。尤其年輕人,大學讀完書進入社會剛幾年,就想搞出名堂,實際不是這樣。 人生很多事,不是一條直線。

我也曾經是年輕人,從新中國成立後到現在,社會變動很大,很多希望都破滅了。尤其是我40來歲的時候,幾乎所有希望都不存在了。當你抱著很大希望的時候,失望很多;當看不到希望之後,希望又好像慢慢看得著一點。

時代不同了,年輕人期望值很高,很多人想一夜暴富,不能承受短期內沒有回報的事。我年輕時,一家三口人從昆明到玉溪,看到修路工人們臨時住的房子,都非常羨慕。當時我們都覺得:“一輩子能住上這樣的房子,這一生就得了!”

現在年輕人的知識面、資訊量比我們那時強多了,但年輕人的特點還是一樣:把事情想得很簡單。

有一次,一個年輕人從福建來找我,說自己大學畢業六七年了,一件事都沒成功。他是性子急了,目標定得很高,想“今年一步、明年一步,步步登高”。我對他說:你才整了六七年,我種果樹10多年了,你急什麼?

跌得越低,反彈力越大

年輕人現在不過二三十歲,人生歷程還很長,也不一定每個人都要做大事業。

困難多,搞好一點,信心就大一點,只有這樣走,一步一步來。比如橙子,只要一公斤能賺一分錢,上萬噸就能賺多了。你想心急,就做不成。

以前有不少人在社會變動的時代抓住機會,一下發了大財,比如搞房地產。還有人靠親戚、靠父母,現在財富很大,我也認識。但現在這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即使是靠機遇、靠父母,我也認為他將來守不住。

很多人說我十二年來種橙子是“觸底反彈”, 跌得越低,反彈力就越大。

種橙子的人不少,但今天可以說,要像這樣種好上千畝的還不多見。有的人來我的果園看了一次,回去就開了八九萬畝的新果園,但我看來,基礎沒打好,後頭要吃虧。

我們碰到過的難關,十幾年沒遇過。連續高溫一個多月,果子都被晒掉了。但你看我們的五條管道從對面大山來,面對高溫,果園有水維持。別的果園如果基礎不好,損失就大。而我們還能保住和去年一樣的產量,就是因為農業基礎打實了。

這個也是年輕人最難理解的。人在年輕時,要先學會吃苦,要實實在在掙錢,才能拿得住。就像搞農業,如果你質量搞不好,經過一個週期,10元資產就變8元了。

INSPIRE 

THE BEST

02

無論做什麼事,都要有敬畏心

種橙這件事,我2002年正式開始搞時,借了1000多萬元錢,到2007年的時候就全部還清了。

前幾年的銷售,全靠朋友幫忙,你幾十噸他幾百噸地團購,慢慢就消化掉了。

我老伴兒那個時候管銷售,帶著橙子到處去參加展銷會,也是受了不少苦。好在前面幾年果樹還幼,我們的技術也不完善,產量不算很大。

2008年之後,我外孫女他們從國外回來幫著我和我老伴兒,開始抓我們自己的銷售。

2009年產量開始飛速增長,銷售也慢慢步入正軌,所以產品還從來沒有積壓庫存過。水果這種生鮮產品,積壓庫存是很大的災難,相當於就是毀掉了。很幸運,我們沒有過這種情況。

2014年以前我們的果園一直是增產,每一年都比上一年增產不少。

所以,我一直說我們是沒有大小年的,的確像我們這樣連續10年都是增產的果園幾乎沒有。但是2014年我們出現了減產,有氣候的關係,也有果樹生長的自然規律:大小年的關係,儘管我們採取了很多措施,挽救了許多產量,但規律就是規律,一定要服從。

無論做什麼事情,人都要有一顆敬畏心,自然規律、市場規律都要遵守。

關於市場

我們現在果園已經擴充套件到幾萬畝。到2020年,我們的果子產量能達到6萬噸。我知道現在我們的橙子在市場上很好賣,聽說有人拿它和當年的紅塔山煙相提並論,都是緊俏商品。

我很高興大家這麼擡舉,但是我思想上不敢輕飄飄。

頭幾年可能大家因為是我種的橙子,因為好奇心都買來吃吃,但是如果果子不好吃,或者只是普通過得去,我相信買了幾次人家就不買了。

我們賣得也不便宜,要是不好吃、品質不高,人家憑什麼真金白銀買你一個老頭子的賬?

所以我一直和孫輩還有作業長們說,不要陶醉人家怎麼誇你怎麼捧你,做好自己的本分,把橙子種好,每年多豐收點,味道更好一點,人家繼續揣著錢等你的橙子,不然,人家的口水等著噴你。

現在整個新平縣種冰糖橙的越來越多,差不多一年的總量要到200萬噸去了。我們規模算大的,品質也算高的。但是,必須要看到,這個橙子過剩是必然會發生的。

供求關係從來都是有鬆有緊,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市場經濟是不留情面的。產品一過剩,首先來的就是降價,降到你的銷售價是成本以下都會有可能。咋辦?到那個時候,還是質量和價格方面的競爭。

我如果質量好,其他人賣不完,我賣得完,另外我成本控制得好,別人虧著本賣,我還能賺到錢。

關於管理

我做事的習慣是,凡是經我的手做的事情, 我只管大事。

這個大事決定了我幹這行能不能成功,其他的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以前我有四五個副廠長,我給他們的權力非常大,每人管一塊,四五個億美金的投資我就讓他們簽了。要委託書的話就給他們寫一份,我就畫一個框框在這兒,讓他照著辦,有什麼錯誤我來承擔。

以前改革開放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瞎指揮,我做那個小菸廠的時候,有13個黨委委員,每天早上8點所有黨委委員都要集中開會,討論的都是雞毛蒜皮的事:這家打架了,那家豬肉不夠吃了等等。

管得了那麼多嗎?所以那些雞毛蒜皮的事就不要管了,有很多事情比這重要的多。

也有看走眼,選錯人的時候。

很多不瞭解我的人都覺得我在工作中比較霸道,其實當時我的目的就是要讓玉溪捲菸廠成功,成為全國最好,做到很多指標跟全國水平差不多。

大的錯誤,我是不會給他機會的。

原來我們菸廠是黨委、工廠、行政和工會,三權分立的,這樣的情況下,黨委書記就沒有辦法。

我一個人忙不過來,當時的黨委系統有很厚的一沓檔案,我也不能隨便籤字說我都看過了,我就找別人來當黨委書記,但這個人一來就胡鬧,到差不多的時候,他就通過活動想當廠長,在這種情況下,我就說他是破壞玉溪捲菸廠的形象。後來報告到省裡,就把那個黨委書記趕走了。

還有另外一個廠長,也是類似這樣的情況,所以人家都認為我很霸道。

INSPIRE 

THE BEST

03

哪有什麼訣竅,

心裡有這事,就有責任心

1942年,日本人轟炸滇越鐵路,父親被轟炸氣浪震傷,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後,撒手人寰。

弟弟妹妹裡,最小的不滿1歲。母親家裡、地裡兩頭忙。當初父親跑運輸,是一家人全部生活的支撐。母親思來想去,叫我到跟前:“家裡的酒坊,往年都是請師傅來烤酒,現在咱們家沒錢了,以後烤酒的事就交給你。”

酒坊並不大,一間房屋,一個灶,發酵的瓦缸120多個。每次要用上700多斤苞谷。對一個手藝熟練的老師傅而言,根本不算什麼。但對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傳統的烤酒,分泡、蒸、發酵、蒸餾、接酒五個步驟。環環相扣,每一步不容有失,要想烤出好酒,更是難上加難。

泡苞谷時,700多斤的苞谷,褚時健得一袋一袋扛到酒缸邊泡好。至此,力氣已損去一大半。

待原材料泡好了,又慢慢蒸,十幾個小時裡,鍋中必須保持有水,糊了,酒就差,爛了,前功盡棄。別人烤酒,怕耽誤事,往往兩人輪流守著,以便精神集中。我卻一個通宵也鬆不得氣,氣鬆了,這缸酒就完了。

從小到大,無論什麼事,總想做到最好。哪怕是下河摸魚玩兒,也要比別人抓得多。

做一件事,力氣花了,要是馬馬虎虎地做,那力氣也就白花了。認認真真地去做,更划算。

一開始,就守在酒缸邊上,一守幾個小時不睡覺。一邊守,一邊觀察酒缸裡苞谷的變化,一一記在心裡。時間久了,就定時眯一會兒,灶上稍有動靜,馬上就能醒過來。

一來二去,再去烤酒,身體就像有了鬧鐘一樣,每次添完水,休息兩個小時左右,必定自己醒來。

三伯家的師傅,來教如何給酒發酵,臨走時,拍拍肩膀,笑道:“你照著我的方法做,保證出酒率比別人家的高。”

我學會了,卻沒有照搬師傅的,自己坐在酒缸邊上琢磨:“夏天和冬天的溫度不一樣,發酵的情況也不同,靠近灶火的發酵箱,發酵程度總是要好一些的。出酒率也更高。”

於是,把灶裡剩下的柴火裝在鐵盆裡,放在離灶火較遠的發酵箱邊上為它們增溫。結果,人家三斤苞谷出一斤酒,我只需要兩斤半。

後來,人家來找我取經:“怎麼你睡著了,總能準點醒過來?有什麼訣竅嗎?”

哪有什麼訣竅啊,大概是因為心裡有這件事,有責任心。

INSPIRE 

THE BEST

04

即使身處黑暗,也要撐住那口心氣

1959年,被送往紅光農場。

當時,很多人被送到農場,立即灰心喪氣,要麼是鬥志全無,要麼是得過且過。同到農場的一個姓田的縣委書記,每天都唉聲嘆氣,覺得委屈、冤枉,我就勸他:“你別生悶氣了,有什麼用?還不如找點事情做。”

可老田依然每天愁眉苦臉。後來,調他去玉溪捲菸廠做黨委書記,他卻選了一個不用承擔什麼責任的小職務。

我覺得,與其給自己背上思想包袱,不如老老實實找點事幹。我跑去山上開了一塊荒地種菜,菜種好了,交給食堂,自己也能悄悄開點小灶,叫大家一起來吃。菜地裡菜渣多,就跟領導申請養鴨子。

蒙受了冤屈,不是不鬱悶,但鬱悶改變不了局面。所以就天天忙農活,種完地養鴨子,把自己忙得片刻不得閒。累了一天,晚上也睡得更好一些。

一個人,別人非要打倒你,你控制不了,但你自己可以做到不把自己打倒。人活著,打擊是正常的,你自己心裡要有股氣。

INSPIRE 

THE BEST

05

我活著是為了什麼?

只想贏,不想輸

這些困難有些是原來想到的,有些是沒有想到的,但我相信我能克服它。很多年以來,不管幹大企業還是小企業,不管幹哪個行當,都會遇到不同的困難,這些困難到最後還是解決了。

所以,人的信心很重要。如果我們接二連三地幹不成事,那就沒有信心了。

我在74、75歲時怎麼想起來搞這個苦差事 (種植褚橙) ,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因為我們的處境,我的生活來源沒有辦法 (保障) ,我只有一條出路,必須要搞成功。

我從小就閒不住,爬高上低的,我這個房子一天上去八回,下去八回,時間還打發不了,總得有點事情做。

這都是我從小養成的習慣,認定了要乾的事,只想贏,不想輸。

不庸庸碌碌地生活

我這個人,願意多做事,不願意多說話。一個人如果庸庸碌碌地活,我相信是不會有什麼人生經驗的。回想這麼多年來,我自己做得最問心無愧的就是:沒有庸庸碌碌地生活。

我十幾歲在家鄉時就幫著母親謀生,從那時起,我就沒有閒下來過,更沒有混過日子。

幾十年來,我扛過槍打過仗,也曾經在政府機關任職,後來則是長期做經營企業的事情;曾經有過人人都羨慕的輝煌,也跌落到人生最低谷過。 不管在什麼階段,在什麼年齡,我都在全心全意地做事,一個人不虛度時光,要對國家對社會有貢獻,人生才有價值。

我這個人,做事講求踏實和認真。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天才。但我一直是個實實在在做事的人,而且我有十分的認真態度,做哪一行就尊重哪一行的規律。

學習多、瞭解多、實踐多,心裡就有足夠的譜氣。無論以前在玉溪捲菸廠還是今天種橙,我取得的一些成績,總有人說“學不會”。其實, 只要你努力掌握事情的規律,並且有認真、精益求精的態度,我覺得完全可以學會。

我覺得我並沒有做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我所做的,都是尊重規律,恪守本分。

曾經有人評價我是這個國家最有爭議的人之一,我的人生的確也起起落落。不過,活到今天,我覺得一切都是經歷,都是財富。

沒有那些得到,沒有那些打擊,就沒有今天的褚時健。我人生裡沒有服過輸的時候,但我都是和自己較勁。我希望我的人生價值都體現在當下,而不是昨天曾經如何。

歲月流逝,不知不覺我也是年近90歲的老人。命運待我很寬厚,讓我在經歷過這個國家和民族半個世紀的跌宕起伏之後,還能看到今天翻天覆地的盛世景象。

今天的年輕一代比我們要幸運很多,我們這一代人,人生中有很多妥協的地方,但今天的年輕人可以更多地做自己。 我不期望別人在說起我的人生時有多少褒揚,我只希望人家說起我時,會說上一句:“褚時健這個人,還是做了一些事。”

INSPIRE 

THE BEST

06

主動去掌握事情,

而不是讓事情反過來掌握你

1963年,35歲的褚時健出任曼蚌糖廠副廠長。當時紅糖是緊俏物資,供銷社有統一的銷路。糖廠每年都是虧損,但也只能硬撐。虧損大,職工們只能拿到5個月的工資,為了維持生計,有人去扛木材,有人去蓋房子,能找點兒事幹就找點兒事幹,否則連溫飽都難以維持。

聽說廠裡新來了副廠長,大家都很好奇。跑去褚時健家裡一看,那窮的,只剩被褥和硬板床,連像樣的凳子都沒有。頭幾天,褚時健在廠裡轉來轉去,四處巡視。眾人沒抱什麼期望。

第二天,褚時健召集榨糖點負責人開會,開門見山地指出了問題:“咱們100斤甘蔗才出9斤糖,一斤糖燃料要6斤,加上人工、機器損耗和運輸的費用,還有不虧的道理?”

負責人說:“道理我們都懂,有什麼辦法呢?我們也想少花錢多辦事,但成本降不下來。”

褚時健很快就做出了調整計劃。

“首先,你們把鍋都給我敲了。”職工們傻了:“敲鍋做什麼?”

“常年熬糖,鍋底都是硬殼,最後只有一小圈兒受熱,不把鍋垢除了,怎麼熬糖?”

大家聽了,覺得很有道理,覺得這廠長能抓住這麼小的細節,恐怕不簡單。

接著是燃料。本來木柴很理想,可是能耗太大,山上的樹不能砍,廠裡也沒錢去市面上買,一直只能用褐煤做燃燒。褐煤的煤化程度很低,結構太鬆,至少有一半都浪費了。褚時健說:“這樣燒下去,哪兒有利潤啊?”

大家問:“那燒什麼?”

褚時健一笑,“所以你們要動腦筋,我們是榨糖廠,天然的燃料多得是。”隨即往廠房外厚厚的甘蔗渣一指:“那不就是燃料。”

工人們說:“這都潮乎乎的,怎麼燒?”

“好辦,你們把甘蔗渣堆起來,一層壓住一層,不出半個月,就能拿來燒。”照著褚時健說的辦法一試,神了,一點就能燃。

很快,成本就降了下來。褚時健馬上又讓廠裡增加榨糖機的滾筒,從3個加到6個,從6個加到9個。原來,褚時健注意到附近總有孩子跑到榨糖廠來撿甘蔗渣吃,自己拾起一嚼,果然沒榨乾淨。可這些細節,從來沒有人注意。

照褚時健的辦法做出改變一年後,年年虧損的糖廠首次盈利,純利潤就高達11.7萬元。這下,各個負責人對褚時健佩服得五體投地。

後來,褚時健笑笑說:“其實要做到這一點並不難,是他們從來沒過想往前一步,沒想過怎麼把事情往好了做。要想做好,就得下功夫鑽研,這跟我當初烤酒是一個道理。”

褚時健愛鑽研,做什麼事,都肯摸出個門道。無論是早年烤酒,還是後來榨糖、做煙、種橙,他都願意花心思。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滾筒加9個後,再怎麼也榨不出更多糖來了。褚時健想來想去,就跑去白糖廠參觀,見工人會往甘蔗渣裡噴溫水,然後再榨一次。回廠後,他照搬照學,果然還能提高榨糖率。

真正肯做事、會做事的人,永遠想的都是如何讓手上的工作變得更精準、更高效,是去主動掌握事情,而不是讓事情反過來掌握你。

作者: 褚時健,雲南紅塔集團有限公司和玉溪紅塔菸草有限責任公司原董事長,褚橙創始人

來源: 領導者筆記(ID:GoToLead)

排編:潘欣怡

責編: 陸遠

對領教工坊 “私人董事會” 感興趣的企業家朋友可通過下方 “閱讀原文” 提交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