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的 TCP 擁塞控制假設

語言: CN / TW / HK

自從 BBR 被提出,人們普遍接受了 pacing,集體抵制 burst。人們認為 burst 是擁塞以及 bufferbloat 的根源。這基本算為了適合皮鞋而削了腳了。

就問一句,如果業務本身就是短突發模式呢?

錯誤的假設在於,如今幾乎所有擁塞控制演算法均假設資料在一條長連線上進行勻速傳輸。這個模式是如此簡單,以至於擁塞控制演算法可以全權接管所有傳輸細節。但這並不符合現實。

pacing 和 burst 是交換機看到且感受到的,burst 是統計複用的必然現象,問題是交換機能容忍多少 burst。因此控量而不是控速,這才是控制擁塞的關鍵,在此基礎上,按照業務的需求,儘量 pacing 傳送。

TCP 漕河涇演算法中,在使能資料包守恆模式時,我嘗試控量不控速來處理丟包恢復,妥妥的。

浙江溫州皮鞋溼,下雨進水不會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