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拿證到手軟,依然沒有安全感

語言: CN / TW / HK

記者:Apple

編輯: 祺然

早上5點38分,和往常一樣,“中年職場人”老葛起床學習了!在今年的規劃中,她要考下三個證:證券從業資格、中級經濟師及二級心理諮詢師。“證券從業資格證7月、中級經濟師10月,心理諮詢師課程看情況選上半年或下半年,但今年這三個證必須考下來。”  

她給自己定的目標是:每年考下“三個證”——通常又按照“一難一中一易”來分配。比如今年,中級經濟師相對難一點,畢竟她是廣告專業出身並沒有財務相關知識,學起來有些吃力,要花費更長的時間。  

而證券從業資格證只有選擇題,吃透知識點,難度不大,很多大學生能保證一次性通過;心理諮詢師則是她自己感興趣,會持續學習,如果能考下證來,會更有動力。  

身處廣告行業,為何要跨界考經濟類和心理學類的證書?提及考證的理由,老葛稱:“35歲之後,職場危機感越來越重,感覺不學習人就廢了,怕自己失業。每次拿到證會有一些安全感,為未來多做一些準備。”  

老葛的經歷其實頗具代表性。隨著就業壓力逐年增加,為提高競爭力獲取更好的就業機會,不少職場人都開啟了“考證模式”,甚至什麼證“含金量”高就考什麼。  

01

職場人的考證熱:“高燒”不退  

“月入7000不如考個消防證,一個人養全家”

“不用坐班,時間自由”

“考個家庭教育規劃師,十年後,你會感謝今天的自己”

“中級經濟師,不光能減稅,還能落戶積分,再不報名就晚了”

……

看著網頁中、短視訊裡不時刷出來的考證廣告,誰能不心動呢?  

剛畢業三年的小夢就心動不已。其實早在大三時,學工商管理的小夢已經拿到了教師資格證(小學)。當時,線上教育還如日中天,一直學習不錯的小夢心想,如果將來找工作難還能去培訓機構當老師,給自己留一條路總是好的。但沒想到。很快,做教育培訓的路就被封上了。  

小夢是如何走上考證之路的呢?進入大學後,輔導員會傳授“考證祕籍”,在各類媒體、公眾號裡也能看到諸如“大學生必考的100個證書”之類的推送文章。  

“身邊同學都在考證,同寢室的同學都約好了要考什麼,如司法考試、教師資格證、證券從業資格證,好像是個證都要拿到手才行。”因為說不上什麼時候就用得上。  

畢業後,小夢並沒有如願從事與她所考證書相關的工作,而是在一家公司做行政的工作。但考證這件事,她從來沒有放棄。“感覺做行政並沒有太大前途,所以學了人力資源、考下了會計證,未來應該會向財務或者HR方向轉型。”  

為了增加就業砝碼,在建築公司做工裝設計的小穎,更是考下一大堆證書:2017年考下二級建造師;2018年考下注冊造價工程師;2019、2020年用兩年的時間拿下一級註冊建造師;隨著孩子的出生,她在2021年被迫中斷了考證之路。  

不過,去年底,她在聽說文物工程師就業前景好且人才供應緊缺後,正準備踏上新的考證之路。  

“有了這些資格證後,我才真正有了一些安全感。”但2021年以來,全國地產公司“爆雷”資訊不斷傳來,恆大、華夏幸福、融創等壞訊息一個接一個。  

“建築行業還能做多久,之前這些證是否還有用武之地,真說不好,可能會考慮其他行業的證書了。”  

02

考試目標各不同 

考證,真的會“人傳人”。  

小楊聽說中級經濟師可以在積分落戶中加分就後開始籌備考試,同時,還把這一訊息告訴了身邊“北漂”的好朋友。於是,在她身邊快速形成一個“考證圈”。  

一直學習力超強的小楊去年也順利地拿到了中級經濟師證書,但她也有一絲擔憂:“現在積分落戶政策來看,(中級職稱)可以加分,但這積分落戶還有很多其他條件,比如學歷、買房年限、社保年限、科研成果等等,中級職稱只是其中一項。但我剛30歲,也許到50歲我才夠分,那時候,這個職稱還能管用嗎?”  

不過,她也表示,能在考證過程中學到一些知識,“教材雖然比較老了,但知識還是比較系統,對於現在的工作有一些幫助。”  

在“考證大軍”中,如果說小楊屬於目標派,那老葛一定是“自我驅動派”。在她看來,考證是一種讓自己保證持續學習的動力,更是一種避免職場焦慮的利器。每當她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她總喜歡去B站、小紅書上看勵志達人們的分享。  

“製作精良的筆記、學習規劃和方法、達人可怕的自律等等,都會讓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投入到新的學習中。”老葛說。  

上班、下班、不累就開啟書本學習,累了就好好休息。為了學習“數字心理學”,老葛還會在加班中偷偷看老師的直播。  

每到週末,老葛還會帶著兒子去爬“野山”、露營。在旁人眼裡,老葛是一個永遠有活力、不知道累的“女戰士”。“但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只有始終保持這種緊張的學習狀態,才會讓自己保持戰鬥力,才不會讓自己在職場的內卷中耗光能量。”  

去年,老葛入坑了數字心理學。為此,花了3萬元報了線下課,“3天3萬,雖然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會肉疼,但感覺對於工作和家庭、親子關係都有很大的幫助,以後再有機會,還是會繼續學習的。”    

03

踩過坑闢過雷,拿到的證書真的有用嗎?

艱難的考證路上,有的人純自學,但更多的人會參加培訓班。說到培訓班,職場人遇到的坑就多了,被當成“韭菜”割的故事也時有耳聞。  

小楊一位“考證圈”的朋友小李,因為備考時間太短,就想找一家機構看看能不能“劃重點”。但在花了近5000元報名參加所謂的“考前集訓”班後,卻真正當了一名“新韭菜”。  

“沒時間看書了,看到招生簡章就報了名。宣傳的時候說得好好的,5天線下課,有經驗的老師會把課程內容串講,再做考點分析,給2套預測卷,還會帶著學員一起背重要的知識點。”  

但事實卻讓小李跌破眼鏡,“線下課換成線上課,招呼都不打,直接被通知;線上課也就算了,老師打著哈欠就來上課,說他認真備課?我是不信的。講課內容更是前言不搭後語。”說起當時的情形,小李就一臉氣憤,“別說帶著我們一起跑,5天的課,簡直就是折磨。”  

據小李說,這是一家在北京規模挺大的職業培訓機構,收費也不低,但真的效果奇差無比,“都不知道從哪裡找來所謂的老師,連基本概念都能講錯。”  

和小李相比,小夢的經歷更慘。剛畢業那年,小夢和同事一起報名了人力資源師的培訓,兩人交完相當於一月薪水的學費後,卻沒了下文。“最開始機構說‘考試包過還包工作’的,但轉眼機構就跑路了。”  

從那之後,但凡把話說太滿的招生資訊,小夢就不再相信。交錢之前,一定會全面考察機構的情況。  

為了考證身心俱疲的職場人,在拿到那麼多證後,真的有用嗎?  

老葛作為考證資深人士,一直堅持“考證有用論”。多位中年職場人士也因為吃到“證書紅利”而表示“有用”。  

比如說,去年老葛花2000多元“拿”下了家庭教育規劃師的證後,還申請了個稅減免。拿到中級會計證的小高也從村裡的水站調到了村支部做起了會計。小穎也憑藉著手裡的若干建築類證書,每年靠“掛證”能增加幾萬元的收入。  

04

職業教育培訓迎來春天?

一邊是職場人為了安全感開始瘋狂考證,另一邊自然是火熱的職業教育賽道。  

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顯示,中國職業教育培訓行業的市場規模以收入計算,從2016年的5167億元增至2020年的7242億元,複合年均增長率為8.8%,預期到2026年將達到11107億元的規模。  

並且,在K12教育全面“熄火”之後,更多的資本開始湧入職業培訓賽道。黑板洞察釋出的教育行業2022年1-2月融資報告資料顯示,教育行業1-2月融資事件細分領域中,職業教育融資資料為12起,居於細分領域榜首。融資金額同樣佔據各細分領域榜首,且佔比高達 58.81%。  

這也意味著,無論是從收入規模還是資本層面,職業培訓已成為接棒K12教育的新秀。行業人士普遍認為,職業教育的前景有目共睹。此前一系列政策的頒佈,為加快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指明瞭方向,也預示著未來至少會有十年的黃金髮展期。  

從賽道的玩家來看,新東方、好未來、高途、有道等學科培訓龍頭,紛紛加碼職業教育,老牌的如尚德、粉筆網等也在持續加碼。  

眼下,隨著今年“考證”季的到來,職場教育賽道的這把火必然越燒越旺。但同時,職場教育賽道的亂象也日益明顯。師資、亂收費、課不對版等現象比較常見。  

此外,一些新興的職業培訓也玩起了新的套路:描繪新職業發展的美好前景、渲染職業證書含金量、虛假承諾拿證後輕鬆找到高薪工作。學員交錢接受培訓,拿到證書後才發現證書並不值錢,還有的是花錢買“證書”,不少學員想靠證書擺脫職場焦慮卻又被職業培訓“套路”。  

近年來,我國一直在清理違規考試、鑑定、培訓、發證等情況,推進解決職業資格過多過濫問題,以此降低就業創業門檻。  

自2013年起,國務院分7批審議通過取消的國務院部門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共434項,其中專業技術人員職業資格154項、技能人員職業資格280項。  

除了極少數“所涉職業(工種)必須關係公共利益或涉及國家安全、公共安全、人身健康、生命財產安全,且必須有法律法規或國務院決定作為依據”的職業要求設定准入類職業資格,從業者需參加資格考試獲得資格證書外,其他的職業,都取消職業資格考試,從業者無需獲得資格證書。對從業者的專業技能評價,改為由用人單位和第三方機構組織,實行社會化的職業技能等級認定。  

因此,職場人在對證書的“盲目崇拜”中,或許是時候看看,你所考的證、學的習,報的班,他們本質上和“買證”是不是一回事。

圖片來源於公開網路,侵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