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忙牛散”呂強“隱藏”重倉股曝光!與葛衛東、章建平偏好一致,與徐開東聯手重倉

語言: CN / TW / HK

本刊編輯部 | 王飛

他是與葛衛東、章建平、徐開東等齊名的“中國十大牛散”,曾挖掘多隻牛股實現超額收益。他的最新持倉市值已超過10億元,最近三個季度通過單票浮盈3000萬,是A股市場眾多牛散中當之無愧的“頂流”。他就是呂強。

與其他牛散不同的是,呂強操作上偏愛“快進快出”。頻繁操作背後是呂強優秀的“單兵作戰”能力,“忙碌”的他每個季度末的重倉股都會發生較大變化,卻少與其他牛散“協同作戰”。

各中巧合的是,呂強與徐開東曾共同重倉同一只股但由於過早出局錯失了更大的收益。最新持倉資料顯示,如今呂強再次和徐開東同時出現在同一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這次是否會有不一樣的結果呢?

壓中聚氨酯龍頭淨賺超2000萬

最新持倉這些

從過往投資經歷來看,被稱為“最忙牛散”的呂強的戰績可圈可點。

典型的如對聚氨酯龍頭紅寶麗的投資,儘管公司前十大股東名單顯示,呂強的持股市值從去年三季度末進入時的0.95億元,降至今年二季度末的0.64億元(期間呂強並未減持,相反增持了58.80萬股),浮虧0.31億元。但實際上,呂強是以定增的方式介入紅寶麗的。據紅寶麗公告顯示,公司當時的發行股票價格是3.82元/股,募集資金總額是5.09億元,呂強獲配約5000萬元。也就是說,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在不考慮呂強期間增持的資金(下同),呂強應該是浮盈1400萬。

而今年三季度以來,紅寶麗股價開始震盪走高,截至9月16日收盤(下同),報5.52元/股。對比發行價來說,漲幅為44.50%,假設呂強在此期間並未減持紅寶麗,呂強5000萬的投資本金已增至7225萬。

查閱呂強最新持倉, 截至二季度末,共現身於18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合計持股市值達10.3 億元。 其中,輕工製造企業哈爾斯、電子領域福日電子和風華高科是其重倉市值的前3名,佔據其較大倉位,其餘個股則較為分散。

表1:呂強今年二季度末持倉公司情況

資料來源:Wind(不排除同名的情況,下同)

作為A股市場投資規模最大的一批個人投資者,多數牛散都比較喜歡在科技股裡掘金。 如葛衛東今年二季度末持倉的5家上市公司均是科技板塊中的細分領域龍頭,包括儲存晶片概念股兆易創新、智慧語音及語言技術研究公司科大訊飛和ERP軟體用友網路等;再如趙建平,其同期新進入及增持的科技股包括賽微微電、奕東電子、瑞德智慧、概倫電子、東芯股份、國芯科技等。

與葛衛東、趙建平的偏好類似,呂強也是科技股的擁躉者。除了上述提及的福日電子、風華高科,呂強持倉多數公司屬於電子、計算機、通訊和電力裝置等科技板塊。

又一個喜歡“折價”的牛散

首選“安全墊高、彈性大”股

根據《紅週刊》對牛散系列文章梳理髮現,市場中不少牛散對於定增報以較大熱情 。 分析呂強的最新持倉可以發現,他也對以“折價”方式(定增)投資上市公司尤為喜愛。 點選回顧>

除了上述提及參與的紅寶麗“定增”之外,呂強還參與了主營為數控車床的日發精機的定增。據日發精機公告顯示,公司在去年三季度期間新增發行了股票,發行股票價格是6.50 元/股,募集資金總額是6.99億元,呂強獲配約0.4億元。

但不同於紅寶麗,日發精機股價自去年第四季度創下近幾年階段高點以來便持續走低,截至目前,日發精機報6.20元/股(見圖1)。這意味著,呂強在日發精機的投資或處於浮虧的狀態。

圖1:日發精機日線圖

圖片來源:Wind

並且據日發精機前十大股東名單顯示,呂強在今年一季度期間增持了322.98萬股公司股份,在二季度期間又再次減持322.98萬股,這波“高吸低拋”也再次拉高了呂強的持倉成本。對比發行股票價格來看,呂強目前浮虧的幅度大概率在4.62%以上。

此外,呂強以定增方式參與投資的上市公司還有福日電子、會暢通訊等,結合這些公司當時的發行股票價格與目前的收盤價來看,呂強的持倉成本普遍要高一些。 與此同時,呂強最新的持倉在三季度以來也多有浮虧的情形。

但相對而言,這點浮虧對呂強超10億元的身家來說並不高。因為梳理顯示,呂強的持倉普遍具備“安全墊高、彈性大”(小市值、低價股)的特點。如目前持有的18只股票,總市值和股價最高的均是風華高科,但風華高科目前的市值不足200億元,股價遠未達到20元/股。其餘17只股票目前的市值更是均在100億元以下,股價也均在20元/股以下。

“快進快出”錯過安煤大漲

堅守的徐開東賺得鉢滿盆滿

呂強持倉的另一大特點就是喜歡“快進快出”。 如在今年二季度末的持倉中,呂強新進入了13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佔比在七成以上。在今年一季度和去年第四季度也是如此,呂強新進入的公司佔總持倉公司數量的比重分別為55.56%和60.00%,均在一半以上。

這樣的高頻換手,與葛衛東、章建平、徐開東等知名牛散形成明顯反差。 也是因此,呂強最終與多隻牛股擦肩而過。

典型的如2020年三季度末,呂強和徐開東同時出現在安源煤業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當時兩人分別為安源煤業的第8大流通股東和第6大流通股東。但到了當年的第四季度末,呂強隨即退出了安源煤業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徐開東則選擇一股不賣至今,並在去年第一季度和今年第二季度期間大手筆增持。

從市場表現來看,安源煤業在2020年三季度期間累計收漲25.11%,但在當年三季度初至今,安源煤業累計收漲53.42%。粗略以股價漲跌幅測算,徐開東比呂強多賺將近一倍(見圖2)。

圖2: 安源煤業日線圖

圖片來源:Wind

與此同時, 《紅週刊》梳理髮現,呂強與徐開東新一輪的較量已再次開啟。 最新財報資料顯示,呂強和徐開東再次同時出現在了雙林股份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中。呂強的持股市值是0.20億元,暫列雙林股份的第6大流通股東;徐開東的持股市值是0.39億元,暫列第4大流通股東。

不同的是,呂強是在今年二季度期間新進入雙林股份的前十大流通股東的,徐開東的建倉時間則是在2020年二季度期間,而在2020年第二季度初至今年二季度末,雙林股份的股價已實現翻倍。在此期間,徐開東更是增持多減持少(見圖3),這表明,徐開東的收益已跑在了呂強的前面。

圖3: 徐開東持有雙林股份明細

圖片來源:Wind

與牛散李紅“同進同出”

拓邦股份等或為呂強隱形重倉

徐開東只是偶爾會和呂強聯手搶籌,李紅則是一位常伴呂強左右的牛散。 其不僅與呂強同時出現在多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上,且配合度極高。如智光電氣今年二季度末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顯示,呂強持有公司802.71萬股,持股市值為0.68億元,新進為第3大流通股東;李紅持有公司491.73萬股,持股市值為0.42億元,新進為第5大流通股東。

不僅如此,在今年二季度期間呂強新建倉山東威達和減持日發精機的同時,李紅也同樣在兩家公司的大股東名單中出現,並且與呂強的增減持步調基本保持一致。不同的是,對於日發精機,兩者都是在今年一季度完成了建倉,而對山東威達,李紅的建倉時間則相對更早,同樣是在今年一季度。

李紅的持倉風格也與呂強相似。如今年二季度末李紅共出現在11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其中包括拓邦股份和智光電氣等多家科技公司,且多為小市值的低價股。此外, 李紅在同期新進入了6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佔比同樣在一半以上,與呂強“快進快出”的特點如出一轍。

種種跡象表明,李紅與呂強或有一定的關聯關係,其最新持倉或也有可能是呂強的隱形持倉(見表2)。

表2:李紅今年二季度末持倉公司情況

資料來源:Wind

- 證券市場紅週刊 原創 -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摘編、複製及映象

如需轉載請向本公眾號申請並獲得授權

點個 "在看” 每天收到最新資訊!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