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夫妻檔”夏重陽、張素芬撰寫“捕牛者說”,一隻牛股暴賺1500萬,還看中了一家“殼公司”

語言: CN / TW / HK

本刊編輯部 | 齊永超

牛散隊伍中,不少人都是喜歡“聯合作戰”,由此也誕生了多組“夫妻檔”,夏重陽、張素芬就是一對典型代表。

回顧兩者的歷史持倉,低價股、小盤股以及具有重組概念的標的是其最愛。從上市公司剛剛披露完不久的二季度大股東持倉來看,兩者新進入了多家公司的大股東名單,合計持倉市值超過11億元,以往炒“低”、炒“小”、炒重組的投資風格仍在延續。

偏愛低價、小盤股

精準捕捉一隻光伏題材大牛股

夏重陽和張素芬,據說是溫州幫的主要成員,二人攜幾十萬進入股市,經常同步進出於一家上市公司,在二級市場賺的盆滿鉢滿。

兩人十分偏愛低價、小盤甚至有重組題材的標的,歷來有著“抄底二人組”的稱號。

今年二季度,夫妻兩人投資風格依舊,據Wind統計,夏重陽共出現在13只個股的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持倉總市值達5.41億元。《紅週刊》注意到,幾乎所有的標的都符合了“低價+小盤股”的特徵。

其持有的13只個股,12只股價不足10元,8只股價低於5元(截至9月9日收盤,下同)如吉視傳媒,最新收盤價僅為1.94元。另外,從市值角度來看,除中色股份超過百億元,其餘公司均在百億元以下,13只個股的市值均值僅51.93億元。其中,50億元以下的公司多達6家,如ST巨集達僅為12.89億元(見表1)。

表1:夏重陽二季度持倉

資料來源:Wind

相較於夏重陽,張素芬二季度的建倉力度更大。

Wind資料顯示,張素芬二季度同時出現在了21 只個股的前十大流通股東中,其中,新進的家數多達15只,總持倉市值由一季度的5 億元增至6.32 億元。

即便持股數量眾多,但張素芬二季度的持倉也幾乎全部符合了“低價+小市值”的特點。 如其持倉的21只股票價格也均在16元以下,這一點與夏重陽的持倉完全相同,21只股票的股價均價為5.16元,而5元以下的個股多達14只,如大東方、中國出版、安妮股份等。另外,除其持有的同方股份、陝國投A兩隻個股市值超過百億,其餘19只個股的市值均在百億以下,50億市值以下的個股有9只,如三木集團僅為21.09億元(見表2)。

表2:張素芬二季度持倉

資料來源:Wind

進一步觀察來看,除了偏愛低價、小市值股,兩者的持倉還有以下特點,如 對於絕大部分個股的持股週期均較短 ,以夏重陽持倉的華映科技為例,今年一季度其新進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後,二季度便開始減倉。 另外就是 更為青睞於在股價的低位階段——“黃金坑”位置佈局 。今年4月,隨著市場調整,不少個股股價快速下跌,之後觸底回升。從張素芬的二季度新進的個股來看,其中有不少都在其間出現過股價大幅調整,甚至連續跌停的現象,如同方股份、華電重工、恆銀科技、安妮股份等。

可以清晰的看出,夏重陽、張素芬的操盤風格帶有“賭運氣”的成分,但與此同時,也確實挖掘了不少大牛股。

如夏重陽佈局的光伏概念股日出東方,今年二季度,其新進成為第6大流通股股東(注,夏重陽還曾於2019年中報、2021三季報同樣新進成為日出東方前十大流通股股東)持倉351萬股,持倉市值0.16億元,。4月底股價創新低後持續反彈,而受市場光伏題材不斷升溫,公司股價在三季度以來累計上漲95.01%,而若以截至8月23日的高點測算,漲幅則達到了139.05%。值得一提的是,在4月底股價開始上漲前,公司股票價格僅為5元左右。若未減倉,夏重陽將浮盈達1500萬元(見圖1)。

圖1:夏重陽加倉日出東方及股價表現

資料來源:Wind

最新持倉股多隻有重組動作

還有一隻股“被借殼”

善於捕捉有重組題材的個股是夏重陽和張素芬的另一個操盤特點。

從二季度的持倉來看,兩人扎堆佈局低價、小盤股,除了部分公司能夠沾上當下的熱門概念,其餘多數均屬於非熱門概念,甚至是非常冷門的概念股。那麼,夏重陽和張素芬兩人如此操作的目的又是什麼呢?這背後,或與資產重組這一關鍵詞有關。

或許是巧合,或許是敏銳的洞察力,《紅週刊》注意到,在兩人二季度佈局的個股中,有不少都擁有資產重組、股權轉讓等資本運作的動作,甚至有的個股已被市場看成“被借殼”的物件來炒作。

如冰山冷熱9月2日釋出了關於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的進展公告。而早在8月4日,公司已經發布了關於籌劃重大資產重組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稱,擬以支付現金方式購買多家公司股權,公司股價受此訊息刺激當天實現漲停,截至9月9日,已累計上漲近30%。

從冰山冷熱披露的二季度股東持倉來看,張素芬新進成為公司大股東,持倉430萬股,持倉市值為0.2億元,。但看似巧合的行為卻是經過了此前的長期“潛伏”,查閱歷史持倉來看,張素芬還曾於2019年中報至2021三季報其間持續持倉冰山冷熱。

此外,《紅週刊》注意到, 除了冰山冷熱,張素芬二季度新進的個股中,大東方、同方股份、海南瑞澤等也均存在收購或轉讓股權等相關資本運作的動作 (見表3)。

表3:張素芬二季度持股涉及資本運作的個股(部分)

資料來源:Wind

值得一提的是,張素芬新進的保利聯合則已被市場當做殼資源炒作。

近日,貴州茅臺酒廠(集團)習酒有限責任公司股權再度發生變更,原本由貴州省國資委持股82%的股權,變更為習酒投資集團持股57%,黔晟國資持股25%。由此,關於習酒借殼上市事件被市場熱炒,而黔晟國資持有保利久聯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49%股權,後者正是保利聯合的大股東。

一時間,保利聯合被市場看做“被借殼”物件,7月以來,公司股價累計大漲超60%。有投資人向保利聯合丟擲“市場傳聞習酒借殼上市保利聯合是否屬實”的相關問題,但保利聯合方面表示,於2022年7月25日釋出了《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已對“酒企借殼、重組”等傳聞不屬實進行了說明。

雖然“借殼事件”被澄清,但《紅週刊》注意到,公司尚存在控股股東旗下保利民爆等資產注入預期。保利聯合近期表示,“保利民爆下屬爆破企業盈利能力較好,公司將會督促控股股東根據實際情況分批分步注入上市公司,實現對資本市場的承諾。”

“聯合作戰”有時一致有時分歧

既會“踩雷”也能選中牛股

作為牛散“夫妻檔”,“聯合作戰”是少不了的,不過, 從兩人共同持倉的標的來看,“操盤”態度也會時而保持一致,時而出現分歧。

即便共同作戰,兩人也有“運氣差”的時候,當一家公司的基本面發生鉅變的時候,兩者則會同步減倉止損。

據ST國安(原中信國安)披露的二季度股東持倉顯示,夏重陽、張素芬的名字已同時從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退出,而回看歷史持倉,夏重陽最早曾於2020年中報新進成為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今年一季度加倉323萬股至1850萬股,持倉市值為0.42億元;張素芬則於2020一季報新進,今年一季度減倉670萬股至1680.00萬股,持倉市值降至0.38億元。

而ST國安最新已被裁定重整,另外曾在5月份,公司收到問詢函,因存在部分債務已逾期、連續四年扣非後淨利潤為負值等,公司2021年財務報告被出具帶持續經營重大不確定性段落的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夏重陽、張素芬聯手減倉,或與此不無關聯。而自2020年以來,ST國安股價持續震盪下跌,兩人的操盤可謂鎩羽而歸。

相較於同時撤退ST國安,兩人在中央商場的操作則存在分歧。據中央商場披露的二季度股東持倉顯示,張素芬新進成為公司第5大流通股股東,持倉660萬股,持倉市值0.16億元。而夏重陽則在二季度退出了中央商場前十大流通股股東的名單。

除上述提及的公司,兩人還曾共同現身精倫電子、安陽鋼鐵、新集能源等公司。 而在兩人的共同加持下,不少個股也搖身一變成為了大牛股。

如新集能源,夏重陽曾於2019年中報新進成為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東,此後於2019三季報、2019年年報、2020一季報連續持倉;張素芬同樣於2019年中報新進成為新集能源的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巧合”的是,在兩人新進建倉不久,新集能源股價即開啟了連續上漲模式,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9月高點,累計漲幅高達2倍(見圖2)。

圖2:夏重陽、張素芬操盤新集能源

資料來源:Wind

若以此來看,對於兩人此後同時現身個股的未來市場表現,投資者不妨與《紅週刊》一起拭目以待。

《紅週刊》對 葛衛東、趙建平、陳發樹等超級牛散的投資故事以及持倉動向 有長期跟蹤報道。讀者此前留言關注的 王富濟 ,本週已撰寫發文。大家還想了解哪位投資人?留言區告訴我們吧!

- 證券市場紅週刊 原創 -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摘編、複製及映象

如需轉載請向本公眾號申請並獲得授權

點個 "在看” 每天收到最新資訊!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