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諾安基金:“多事之秋”背後的股東博弈

語言: CN / TW / HK

出品|大摩財經

諾安基金最近進入了多事之秋。明星基金經理蔡嵩松“失聯”傳聞剛被闢謠是“休假”,已被免職近三年的原總經理奧成文遭調查的訊息又傳來。

9月25日,“廉潔深圳”釋出訊息: 諾安基金前總經理奧成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國中化控股紀檢監察組紀律審查和深圳市龍華區監察委員會監察調查。

奧成文現年54歲,早年曾在中國中化集團下屬對外經貿信託投資公司任職,是諾安基金的創始元老之一, 在諾安基金任職長達17年,擔任總經理近13年 。2019年8月,奧成文被停職,當年11月被免去諾安基金總經理之職,至今已離開諾安基金近三年。

奧成文2019年被免職以及此次被調查,疑與其在任時的基金銷售利益輸送相關。

大摩財經注意到,2021年初的一份法院民事裁定書顯示,諾安基金與南京天華匯富投資諮詢公司曾簽訂基金銷售服務協議,奧成文離職後雙方起糾紛,諾安基金主張前總經理奧成文、員工周鵬飛等人在其中涉嫌職務侵佔。該裁定書披露,彼時奧成文、周鵬飛涉嫌職務侵佔案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就在奧成文最新被調查訊息公佈的前一天,諾安基金在9月24日還發布終止乾道基金銷售公司代銷業務的公告。2016年8月,乾道基金銷售公司成為諾安基金的代銷機構,累計共代銷諾安48只基金。2022年7月,乾道基金銷售因在內控和風險隔離等事項上存在問題,被北京證監局處以“暫停辦理相關業務3個月”的行政監管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諾安基金的團隊在奧成文事發後陸續換血。2019年8月,奧成文事發時,諾安基金副總經理曹園被免職。2021年5月,時任諾安基金督察長馬巨集離職,2021月6月,長期擔任諾安基金董事長的秦維舟換屆離職——事後被曝出當時捲入“重婚案”。

目前,諾安基金的董事長、總經理分別由中化集團派駐的李強、齊斌出任,諾安基金督察長則由曾任職於證監會辦公廳的李學軍擔任。不過,秦維舟之子秦文傑依然擔任諾安基金副董事長。

奧成文在出事時隔近三年被調查,中化集團為核心的經營管理團隊,是否會掀起對合規問題突出的諾安基金的再度整頓,引起外界高度關注。更值得關注的是,諾安基金今年還面臨著絕對控股權之爭。

誰的諾安

諾安基金成立於2003年底,發起股東分別為對外經貿信託投資公司、中國新紀元有限公司和科學城建設公司,持股比例分別是40%、40%和20%,其中對外經貿信託是中國中化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中國新紀元、科學城建設都屬於昔日資本市場赫赫有名的“新紀元系”,曾任職於新紀元的秦維舟逐步成為諾安基金的董事長。

“新紀元系”通過中國新紀元、科學城建設持有的40%、20%股權曾經歷了系列股權騰挪。其中,新紀元持有的40%股權在2007年被轉讓給深圳捷隆投資,捷隆投資的主要股東則為秦維舟——秦維舟曾一度以香港人秦昌澤之名實控捷隆投資,直到2021年秦維舟重婚案事發,其“分身術”才被原配妻子婁琴揭破,婁琴也曾為捷隆投資的股東之一。工商資料顯示,捷隆投資目前為諾安控股的全資孫公司,諾安控股的董事長為秦維舟。

科學城建設持有的20%股權後易手給同屬新紀元系的大恆科技——資本大鱷徐翔在2014年入主大恆科技,大恆科技現持股29.75%的第一大股東鄭素貞即為徐翔的母親。

長期以來,中化系、新紀元系在諾安基金的核心團隊中保持微妙的平衡。首任董事長劉德樹為中化系,總經理姜永凱則為新紀元高管;此後新紀元系的秦維舟、中化系的奧成文分別接替董事長、總經理。直到近年來,奧成文出事、秦維舟卸任,中化系高管才同時擔任了諾安基金董事長、總經理。

與此同時,徐翔入主大恆科技後,諾安基金的股權平衡出現了重大變化。

2022年6月,大恆科技公告欲以不低於10億元出售所持諾安基金20%股權。據媒體報道,分別持有諾安基金40%股權的對外經貿信託公司和捷隆投資均購買意向強烈,目標主要在諾安基金的絕對控股權上。

這也意味著,國資的中化集團與秦維舟(或其背後勢力),均不想輕易放棄諾安基金。

諾安的煩惱

諾安基金近年來因明星基金經理蔡嵩松名聲大噪,但最近一年蔡嵩松的業績大幅下滑也讓諾安基金焦頭爛額。

Wind資料顯示,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諾安基金的基金資產淨值為1441億元,在管基金60只,基金公司排名第38位。其中,非貨幣基金資產660億元,蔡嵩松管理的諾安成長、諾安和鑫、諾安創新驅動三隻基金合計規模達306億元,佔比近半。

蔡嵩松在2017年加入諾安基金擔任研究員,2019年2月出任諾安成長基金經理,此後豪賭半導體賽道,藉助此後兩年的半導體高成長週期一舉成為“頂流”。

不過,2019年蔡嵩松的諾安成長基金規模大爆發,同年諾安基金的業績也出現大幅下滑。大恆科技公告顯示,2016年至2021年,諾安基金的營業收入分別為9.36億元、9.65億元、9.09億元、7.21億元、9.82億元、11.24億元,淨利潤分別為2.6億元、2.77億元、3.12億元、1.9億元、2.74億元、3億元。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種偏差,與奧成文通過代銷渠道獲得利益輸送之間是否存在某種聯絡,有待進一步調查。日前,蔡嵩松陷入“失聯”傳聞,雖然以“休假”闢謠,但業界依然浮想聯翩。

諾安基金這兩年還曝出了前基金經理鄒翔一案。鄒翔在擔任諾安基金投資部執行總監兼基金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將未公開資訊透露給其弟非法獲利約2355萬元。甚至為謀求撤銷案件或較輕處理,鄒翔還行賄國家工作人員350萬元。2021年9月,重慶市一中院對該案做出一審判決,判定鄒翔有期徒刑11年。

此外,2022年7月,諾安基金和中信證券、光大證券等5家券商一起,因境外業務整改後仍未達標被監管層點名。

具體來看,諾安基金主要存在兩個問題:一是境外子公司股權架構不簡明清晰,在只有1家持牌子公司的情況下,設有2層控股平臺,層級較為冗餘;二是諾安基金的工作程式與整改態度存在問題,其境外子公司並與上報證監會的設立方案不一致,並非其全資子公司,而且諾安基金未就設立方案的調整向監管層報告,後期亦未能如期完成該子公司的登出或者全資收購工作。

多事之秋,諾安基金業績也出現下滑。今年上半年,諾安基金雖然營收同比增長7.24%至5億元,但淨利僅有1.28億元,同比下滑42%。諾安成長基金的規模也已從去年末的巔峰328億元下滑至今年半年報的266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