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夫妻檔”高雅萍、蔣仕波以及背後的神祕“乾瞻系”:偏愛“馬拉松”式持股,最新建倉了“它”

語言: CN / TW / HK

本刊編輯部 | 齊永超

丈夫蔣仕波是期貨大亨,妻子高雅萍一度舉牌金石亞藥、潛伏美利雲而知名,該牛散“夫妻檔”廣泛涉獵產業投資、一二級市場。

此外,高雅萍、蔣仕波夫妻背後的神祕“乾瞻系”值得一提,其 “馬拉松”式的持倉特點,總能精準押中牛股。

在最近某上市公司的一項定增中,高雅萍的名字再度出現,這又將會引發怎樣的“連鎖反應”呢?

高雅萍“現身”定增

標的股“應聲”開啟逆市上漲

作為“超級牛散”,高雅萍近日建倉泰坦科技的動作引發市場關注。

據泰坦科技8月23日釋出的定增結果顯示,該次定增以131.61元/股的發行價格發行了762.5萬股股份,總募資10.04億元,鎖定期為6個月。《紅週刊》注意到,在最終確定的17家發行物件中,有3位個人投資者參與,其中一位即為高雅萍。

不過,高雅萍的購入資金量是其中最小的,其共獲配7.23萬股,僅是第一名(廣發證券)獲配數量的4.7%,耗資也不足千萬元,約為951.33萬元(見表1)。

表1:高雅萍定增泰坦科技

資料來源:Wind

從歷史資料來看,高雅萍通過定增方式進行股票投資的案例並不多見,除了近期參與的泰坦科技,能夠查詢到的更早的案例還是其於2019年參與的大港股份的定增。

但高雅萍選中了牛股,但卻未能跟隨牛股一同“起飛”。

Wind資料顯示,高雅萍參與認購了大港股份627.32萬股股份,並於2019年5月31日迎來了解禁。但從後續的持倉來看,高雅萍在解禁後即開啟了減倉模式,如截至2019中報的前十大流通股股東持倉顯示,高雅萍的持股數量已降至213.75萬股。2019年三季報則退出了前十流通股股東名單。但在數年以後,大港股份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匹超級大黑馬,如其於2022年5月-8月,因“搭上”當時熱門的Chiplet(芯粒)概念而被熱炒,短期內股價實現了高達3倍的漲幅(見圖1)。

圖1:高雅萍參與大港股份定增後股價表現

資料來源:Wind

不過,高雅萍的“定增效應”似乎也在泰坦科技發生了。

在8月23日完成定增之後,泰坦科技股價開始止跌,並逆市上漲。截至9月14日,累計漲幅達到了9.30%,同期科創50指數則下跌了6.86%。另外,若以定增131.61元的發行價格對比153.79元的收盤價來看,收益率約16.85%,浮盈約160萬元。

喜歡“馬拉松”式持倉

最長持股週期長達9年

高雅萍近十年持續活躍在資本市場上,並且早已名聲在外。具有關資料顯示,高雅萍的現住址為杭州,僅從公開持有的股票市值來看,其身價已有近二十億。其丈夫蔣仕波也絕非等閒之輩,蔣仕波有中國超級牛散、期貨大亨的稱號,同時也是股市牛人。

從高雅萍、蔣仕波的歷史持倉風格來看,其對於絕大多數標的均給予了“馬鬆式”的超長期對待。

從最新披露的上市公司二季度股東持倉來看,高雅萍共出現在8只股票的十大流通股東中,合計持倉為19.03 億元。在其所持倉個股中,除小幅減倉海蘭信一家公司之外,對於金石亞藥、科力遠、錢江摩托、美利雲等其餘7只個股均“無變動”式持有。

與高雅萍的風格基本一致,從今年二季度的持倉來看,蔣仕波共出現在7只股票的十大流通股東中,合計持倉市值約為 9.13 億元。在其持倉個股中,除小幅增倉了廣譽遠,持倉的美利雲、鄭煤機等其餘6只個股股數均未發生變化(見表2)。

表2:高雅萍、蔣仕波二季度持倉

資料來源:Wind

與夏重陽、張素芬等其他牛散“夫妻檔”持股週期較短不同 (點選回顧《 牛散“夫妻檔”夏重陽、張素芬撰寫“捕牛者說” 》) ,高雅萍、蔣仕波的持股週期明顯偏長, 3年是“起步持倉時間”,很多個股持倉超過5年。

如高雅萍持倉的科力遠,其自2013年年報即新進成為了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東,至2022年中報一直持倉,連續持倉達35個季度,接近9年。另外,其持有的錢江摩托、美利雲、萬訊自控也多是在2015年-2016年期間新進成為前十大流通股股東的,至今持倉同樣超過5年,其於2018年中報新進成為前十大流通股股東的金石亞藥,至今持倉也超過了4年(見表3)。蔣仕波持有的不少個股也是在2015年或2016年即新進成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東的,至今仍在長期持有,如美利雲等。

表3:高雅萍長期持倉股(部分)

資料來源:Wind

高雅萍、蔣仕波“合作”股

多迎來“連板”大漲

不過,長期持倉的結果也並非是全部獲取了超額收益,不少個股的表現也是參差不齊的。《紅週刊》注意到,高雅萍、蔣仕波長期持有的標的中,有的持倉數年但股價坐了一輪“過山車”,有的則處於被套牢狀態,另有“極端”的情況是,對部分公司“越跌越買”,最終買成了大股東。不過,兩人“合作”佈局的個股則是出現了幾波亮眼的表現……

操盤錢江摩托“賠了時間又折兵”。

Wind資料顯示,高雅萍曾於2016年中報即以新進姿態成為了錢江摩托第四大流通股股東,當時持倉348.22萬股,此後於2016三季報-2017年三季報持續加倉至1392.81萬股。2017年四季度-2022年中報,持股數量整體未變,而錢江摩托股價在2020年6月-10月出現了一輪兩倍漲幅後,又回到原點,高雅萍2017三季度的持倉市值為2.4億元,今年二季度末仍為2.4億元。

也有追高被套牢的案例。如萬訊自控,高雅萍在2015年二季度的牛市高點新進成為公司第二大流通股股東,當時持倉602.23萬股,持倉市值為1.33億元。萬訊自控當時的股價也同樣處於歷史高位,此後至2022二季度的28個季度期間,公司股價“腰斬”,高雅萍一路“無變動式”持倉,持倉市值縮水至0.61億元。

金石亞藥則是高雅萍連續加倉買成第一大股東的案例。今年二季度末,高雅萍持倉10087.89萬股,持倉市值為9.94億元,佔總股本比例為25.11%,位居第一大股東。值得一提的是,不同於在二級市場直接買入的其他標的,從起初建倉開始,高雅萍即與金石亞藥的控股股東“直接對接”,高雅萍2018年以來多次以轉讓協議的形式受讓控股股東等人的所持股份。

目前來看,金石亞藥是高雅萍第一大重倉股以及持倉佔比最高的公司,那麼,高雅萍不停的“買買買”,還“如願上位”,其目的是什麼呢? 這或與其對醫藥股的“偏執”有關。《紅週刊》注意到,高雅萍不僅直接持有醫藥上市公司股份,還擁有多家非上市醫藥公司的股權。有分析人士表示,此舉正是為其他醫藥公司上市做鋪路。

從最新二季度的持倉來看,高雅萍、蔣仕波也同時持有多隻個股,如海特生物、美利雲、浙海德曼等。“巧合”的是,在高雅萍、蔣仕波“入駐”後,多家公司迎來了股價的“連板”表現。

圖2:蔣仕波新進海特生物後股價表現

資料來源:Wind

蔣仕波是在2019年中報新進成為海特生物前十大流通股股東的,當時持倉206.7萬股,持倉市值為0.62億元;2020年一季度,高雅萍新進成為了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東,持倉103.30萬股。2020年一季度,海特生物股價迎來暴漲,如在2月28日至3月12日,股價更是收出10連板,區間漲幅達到了160.2%(見圖2)。

背後的神祕“乾瞻系”動作頻繁

最新已“鎖定”多個“目標”

事實上,高雅萍、蔣仕波不僅活躍在二級市場,還廣泛涉獵產業投資、一級市場等領域 ,而以兩人為核心,背後更是隱藏了強大的神祕力量——“乾瞻系”。

不得不提的是,此前,有媒體質疑某上市公司被“乾瞻系”操縱股價,一度引起監管層的關注。但帶有“乾瞻”二字的機構很少直接出現在上市公司股東名單中,而是以“乾瞻系”背後的“神祕人”的形式出現,由於關聯關係錯綜複雜,難免自帶一種“神祕”的色調。

目前高雅萍是浙江乾瞻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乾瞻投資”)的第一大股東、核心人物,法人則為葉茂楊。另外,以蔣仕波、高雅萍夫婦為核心,設立了多家帶有“乾瞻”二字的投資公司。

《紅週刊》不完全梳理,以截至今年二季度來看,高雅萍、蔣仕波以及與“乾瞻系”相關的其他人員如葉茂楊、沈祥龍(上海乾瞻資產法人)、劉藝超(上海乾瞻資產高管)等,同時出現在浙海德曼、錢江摩托、科力遠等多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名單中。

那麼,作為高雅萍、蔣仕波背後的——“乾瞻系”,其最近又有哪些新的動作呢?

《紅週刊》注意到,從今年以來,“乾瞻系”在上市公司的機構調研中卻變得異常活躍……

據Wind資料不完全統計顯示,今年以來,浙江乾瞻投資共出現在10家公司的調研名單中,“10家公司”看似不多,但這卻是其近年來調研的最多家數。對比來看,2019年-2021年,浙江乾瞻投資調研的家數僅分別為1家(美的集團)、1家(邁瑞醫療)與5家(合興股份、科思科技、洽洽食品、海洋王、中控技術)。

從浙江乾瞻投資的調研標的來看,醫療保健與汽車零部件是其“最愛”。如其調研的10只個股中,兩隻屬於醫療保健行業,如樂普醫療、愛博醫療;約有3家為汽車零部件概念股,如科博達、華陽集團、雙環傳動等(見表3)。

表3:浙江乾瞻投資年內調研情況

資料來源:Wind,資料截至9月16日

此外,“乾瞻系”另一家公司上海乾瞻資產也在今年增加了調研頻次。Wind資料顯示,上海乾瞻資產年內已經調研了33家(次)上市公司,其中,醫藥公司是其最愛(見表4)。

表4:上海乾瞻資產年內調研情況

資料來源:Wind,資料截至9月16日

很顯然,“乾瞻系”積極尋找投資標的的背後,也正是高雅萍、蔣仕波進行佈局的“前期工作”。那麼,哪些公司會成為兩人的重倉標的呢?《紅週刊》願意與投資者一起關注見證。

(文中提及個股僅為舉例分析,不做買賣推薦。)

- 證券市場紅週刊 原創 -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摘編、複製及映象

如需轉載請向本公眾號申請並獲得授權

點個 "在看” 每天收到最新資訊!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