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馬虧損遠超“蔚小理”!創始人卻掙12億

語言: CN / TW / HK

“賺的是自己的,虧的是公司的”?

威馬汽車披露的招股書引發熱議,原因是在公司在2021年虧損82億元的情況下,創始人沈暉總薪酬達到12億元。

這要從6月份威馬汽車在港交所披露的招股書說起。

招股書顯示,沈暉僅2021年酬金總計就高達12.6億元。中新經緯注意到,同年威馬汽車向董事及監事支付的酬金總額為17.46億元,沈暉一人的薪資就佔據了主要管理層薪資的72%。

這引發了網友的熱議。有網友評論稱“賺的是自己的,虧的是公司的。”

此話並非空穴來風,威馬汽車在2019-2021年間虧損額持續增加。

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年,威馬汽車收入分別為17.62億元、26.71億元和47.43億元;年內虧損分別達到41.45億元、50.84億元和82.06億元,近3年虧損累計174.35億元;經調整淨利潤分別虧損40.44億元、42.25億元和53.63億元;同一時期,毛損率分別達到58.3%、43.5%和41.1%。

財務資料顯示,威馬每年銷售成本開支較大,並且增長速度顯著。2019年至2021年,分別達到27.89億元、38.35億元、66.9億元。對此,威馬汽車解釋稱,主要是因為電動汽車銷量增加。

有網友對12億元的薪酬提出疑問:“這年薪是稅前還是稅後呢?”

12.6億元的總酬金大概率不是沈暉實際到手的薪酬數額。目前沈暉的薪資由薪金花紅與受限制股份兩部分組成。其中薪金花紅為201萬。

讓我們尚且拋開“12億元”和“201萬元”,橫向來看,威馬與新勢力“蔚小理”相比,業績和創始人的薪酬處於行業的什麼水平。

“蔚小理”業績一覽表

業績方面,上述三企業同樣面臨連年虧損的窘境。2021年,“蔚小理”分別淨虧損40.16億元、48.63元和3.21億元,而威馬汽車虧損82.06億元,遠超三家數額。

而就在同年,李想、何小鵬的薪酬分別為150.4萬元和135.2萬元,低於沈暉的薪金花紅,蔚來未公佈李斌薪酬。此外,李、何二人的薪酬分別佔董事薪酬的1.63%和9.06%。

(文中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封面、導語圖來源威馬汽車官網

作者 |吳曉薇 萬可義

編輯 | 董湘依

審校 | 賈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