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 | 融360 CEO葉大清:華人全球創新紅利正在釋放

語言: CN / TW / HK

來源 | 志象網(ID:passagegroup)

作者 | 王曉寒

編輯 | 謝維平

\ 本文共3895字,預計閱讀10分鐘 /

7月底,墨西哥金融科技初創公司Stori完成1.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億元)的C2輪融資,估值達到1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81億元),躋身墨西哥獨角獸俱樂部。

Stori成立於2018年,依賴自有風控技術,向墨西哥沒有信用記錄的人提供從1000到10000墨西哥比索(48-483美元)的信貸額度。從全球金融科技的發展情況來看,由於各地區轉型和發展速度的不均衡,拉美、東南亞和中東等地區都有巨大的市場潛力。正是看好區域性金融科技產品的發展,成立11年的中國網際網路金融企業融360很早投資Stori,是其天使投資人。

融360聯合創始人、CEO葉大清認為,當下,大量金融機構和金融科技公司都在面向消費者研發新的金融服務產品,多個細分市場賽道充滿爆發式增長的機會。

過去幾年,融360在海外金融科技業務和創新等方面持續發力,Stori的投資是融360海外佈局的一個縮影。為全面瞭解融360的全球佈局及當下中國金融企業海外創業前景,志象網與葉大清進行了一次深入對話。

華人全球創新創業紅利正在釋放

志象網:請您介紹一下自己的創業經歷吧?

葉大清: 我可以說是網際網路1.0和傳統銀行的老人,在中國、美國和新興市場國家有二十五年網際網路、金融科技和銀行業行業經驗。在創立融360之前,我在有170餘年歷史的傳統銀行、信用卡巨頭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美國排名前列的零售銀行美國第一資本銀行(Capital One)和網際網路1.0的頭部企業美國線上 (AOL)、 全球支付平臺PayPal擔任風險戰略分析、信用管理和數字營銷等方面的管理職位。

2009年我回到中國,2011年底創立融360,經歷了web2.0移動網際網路完整的發展週期。隨著這個週期進入尾聲,目前我們也在思考web3.0時代的發展方向。

數字化轉型不光是中國的機會,也是全世界的機會,華人在全球的創新創業正在釋放巨大的紅利,像Stori這樣的故事只是一個開端。

志象網:在創業的過程中,您覺得國內的金融科技市場有什麼變化嗎?

葉大清: 十多年前,我們幾個創始人想打造一個360度的金融平臺,所以叫“融360”,使命和願景是“讓金融更簡單,成為每個人的金融夥伴”。我們很好地把握住了時機,運氣也不錯,正好趕上了中國移動網際網路的崛起,零售金融也在那個時間段興起,產生了大量數字化業務需求,2017年我們的一部分業務就上市了。

在這個過程中,中國金融科技市場發展的機會點有三個:

第一點是消費的興起。2011年的時候,我們覺得中國的消費能力肯定會隨著人均GDP的增長而崛起,消費崛起就會帶來消費金融,或者說零售金融的巨大增長空間。這是我們在美國的經濟發展過程中已經看到的歷史規律,美國零售金融的興起是在七、八十年代,那時候美國人均GDP約1萬美金,與過去幾年的中國差不多。第二點是移動網際網路的崛起;第三點是消費金融進入老百姓和小微企業主的日常生活。

過去幾年,疫情推動了數字化轉型,未來,元宇宙、web 3.0和區塊鏈等技術會推動數字經濟、金融科技的發展。就國內金融科技賽道而言,真正的下一步創新才剛剛開始。這裡會產生很多需求,包括基礎設施的建設需求,銀行、消費金融公司數智化轉型中產生的數字化營銷、數字化風控、數字化運營以及監管合規等需求,從而給to C業務,to B業務還有平臺帶來很多機會。

我們的定位是一家科技公司,最早立足的行業是金融行業,但從成立第一天開始,我們就著眼於金融科技創新,目前也在結合電商科技做一些新的嘗試。

企業出海要緊跟國家戰略

志象網:您是怎麼看待中國企業出海的路線的?

葉大清: 中國公司出海,第一要跟著國家的戰略走,比如東盟是中國最大的貿易伙伴之一,也是“一帶一路”的橋頭堡,所以我們可以多關注東南亞;第二要選對當地的合作伙伴;第三要想想中國公司的優勢是什麼?我們的工程師紅利,中國的工程師數量超過印度和美國的總和;我們的產品、技術和運營,我們的一些C端產品服務過幾千萬乃至上億的使用者,從使用者量級來說,去到其他國家很有優勢。此外,一些美國沒有、中國創新的模式,在東南亞、中東地區也是有機會的。

從落地層面來說,要做實地考察和調研,重點是兩個方面:一是看“土壤”,看當地市場的經濟增長、人口結構,有沒有人口紅利,有沒有好的監管環境或者政策的支援,當地的整個政局和金融系統是不是相對比較穩定、成熟。二是看一些基礎資料,比如移動網際網路的普及率以及相應生態的搭建,比如電商生態、金融科技生態、物流等基礎設施的發展情況。

從這個角度來觀察,印度是一個地緣政治極複雜,既非常內卷又非常外卷的國家;而另外一些國家,例如印尼、新加坡、泰國、菲律賓等,在這些國家,華裔取得了世世代代的商業成功,這可能會給我們一些啟示:美國、英國和新加坡等國家的公司在印度都鮮有成功商業案例,中國公司在印度怎麼能取得成功呢?

志象網:過去中國有很多金融科技企業走向海外,但從去年開始整個全球的監管環境都越來越嚴,您怎麼看待中國這些金融公司在海外的前景?

葉大清: 無論是在國內還是海外,合規是底線,也是生命線。

Stori走的路線就是科技驅動,它有很強的風控能力。Stori的成功得益於很多因素:國際化的專業團隊,很高的本土化程度,與當地夥伴合作、獲得當地的牌照、強大的投資人和資本的支援,以及最重要的——堅持持牌合規經營,有一個可持續、合規、高增長的商業模式,有好的使用者體驗和健康的品牌形象。

目前,各國跨境監管正在與時俱進,也在加強跨境合作,這是一件好事,中國企業在海外開展業務更有章可循,更能夠可持續、穩健發展。

從市場角度來看,印尼、新加坡、泰國、越南都有很好的機會,歐洲也有機會,像是英國、法國的支付系統也亟待數字化迭代。web 3.0時代的原住民是Z世代,他們出生於後移動端時代,天生就是接受全球化產品的。web 1.0、web 2.0的產品都是從一個國家開始,然後再擴大到全世界,但web 3.0的很多產品一開始就要立足全球。

全球各國對於合規的思路和標準差異化很大,美國、歐盟、新加坡、迪拜在數字銀行、資料隱私保護方面,在支付、理財或者交易所方面都很不一樣,各國家、地區和中國之間都有學習和借鑑的機會。

“下一個10億使用者”一定是全球的機會

志象網:你們在海外已經有了很多的投資專案,比如Stori,想請教下你們的投資邏輯是什麼樣的?

葉大清: 一開始我們並不是抱著投資的目的,而是支援創業者,一起孵化專案。就拿Stori來舉例,我們先看好的是拉美和拉丁裔人群市場。我在美國生活過十幾年,看到美國的拉丁裔的人口基數越來越大、人口占比越來越高,經濟、政治地位越來越高。並且巴西是金磚五國之一,所以我一直很看好拉丁人群和拉美市場。

然後看行業和商業模式,我之前在PayPal工作,PayPal的跨境支付業務做的很好,我很看好跨境的機會。Stori想做金融科技和小額信貸,這種模式在美國和中國都已經取得了成功,我們認為在拉美也有機會。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看團隊。Stori團隊技術能力、風控經驗、國際化程度都很強,CEO也很值得信賴。

天使投資在美國有個俚語叫“3F”,即Family,Friends,Fools(家人、好友、傻瓜),意思是支援一個創業專案的第一撥人往往是家人、好友和傻瓜。投Stori其實我們也是看好團隊,我們是多年的同事。我們投熟不投生,投認知範圍內的事,熟就是我們熟悉的市場、熟悉的商業模式、熟悉的創始團隊,再加上一些運氣,這樣才更有可能取得成功。

跨界、跨業、跨圈或者跨國其實是非常難的,這是多個維度的突破,更多的是認知的突破。我們為什麼要從金融科技起步,為什麼投泛金融的電商科技,都是因為有相通的認知——從底層來看,都是資料、演算法、風控、使用者運營和產品。

志象網:中國企業出海有兩種不同的路徑,一種是把中國的模式直接搬到海外去,還有一種發現當地的機會,再直接去做一個當地的模式,您怎麼看待這兩種不同的路徑?

葉大清: Copy from中國和美國到海外是不可持續、不能成功的,我們更加認可的是這樣一種模式:主要依靠當地的團隊,短期內對中國已成功的模式進行本土化的改造創新,後續則依靠當地運營人員進行本土化的迭代更新。在這個過程中,中國方面可能更多的是提供產品、技術、人才和其他專業經驗。

我們最近有一個專案,其商業模式很不錯,專案創始人和主要核心團隊來自瑞士和法國,他們熟悉當地的政府關係、監管合規,對市場和客戶也比較瞭解,我們的優勢是開發技術平臺、產品運營和人才。出海一定要找到了解當地市場、瞭解當地客戶、瞭解監管合規要求、瞭解政商媒體關係和當地人才的合作伙伴。跨境專案找好合作夥伴很重要,能夠發揮各自優勢。

全球很多成功的公司的創始團隊是移民,其中也有不少華人和華裔,這也是值得我們深思的一個現象。移民尤其是華裔在全球創新創業有很多機會。

志象網:剛剛您提到在看市場的時候會跟著國家大的政策方向,還有哪些地區你覺得可能會存在增長點?

葉大清: 東南亞的印尼、新加坡、泰國、越南,毫無疑問有機會;中東的土耳其、沙特也有機會,以及非洲、拉美等也是廣闊天地。

過去20年,中國使10億人成為移動網際網路使用者,“下一個10億使用者”的機會肯定是全球的機會,Web 3.0的機會。海外還有很多人是首次成為網際網路使用者,成為數字化的原住民,會產生社交電商、遊戲、金融、數字資產的需求。儘管歐洲現在老齡化比較嚴重,實際上我們也看到很多創新點出現,主要是在電商、金融科技賽道,機會很多。

志象網:您比較瞭解印尼,想問一下從Fintech的角度去看,疫情持續的這大概兩年半的時間裡,Fintech行業在印尼有哪些大的變化?

葉大清: 印尼的金融科技創新和銀行數字化剛開始,它的一些基礎設施像數字徵信、支付系統、保險、基金可能是有機會的。電商領域,包括快遞和物流行業發展也很快。其實跟消費品相關的都有發展前景。印尼人有一點跟中國人不一樣,印尼人的儲蓄意識不高,消費意識超前,月光族比較多,這是風險也是機會。

今年11月,G20峰會即將在印尼舉行。這次峰會在一定意義上是印尼的“成人禮”,將開啟印尼和東南亞的經濟高速度、高質量發展的新起點,未來在金融、科技、web3.0等方面都會有很多機會。

©本文為志象網原創,如需轉載請聯絡小助手授權

點選文末 閱讀原文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