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唯一盈利仍不滿足,騰訊音樂回港二次上市

語言: CN / TW / HK

文/吳辰光

編輯/大風

9月15日,鋅財經獲悉,騰訊音樂已獲得在港交所主機板二次上市的原則性批准,並已釋出相關上市檔案。此次騰訊音樂採用介紹上市方式,不涉及新股發行與資金募集,計劃於2022年9月21日開始掛牌交易,股票程式碼為“1698”。

眾所周知,赴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最大目的就是規避美國監管帶來的風險。而目前來看,採用介紹上市的中概股大致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是不差錢,一種是時機不好。

騰訊音樂屬於不差錢的,現金流充裕且又是全球唯一盈利的流媒體平臺,此次赴港二次上市的目的就是要給投資者足夠的信心。更重要的是,隨著加大力度與影片號等騰訊大生態的聯動,騰訊音樂在商業模式的探索上,又有了新故事可講。

給投資者信心

在今年3月釋出2021年全年財報時,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執行董事長彭迦信就曾表示,為了在不斷變化的監管環境中為股東提供更大流動性與更多保護,計劃以介紹形式於港交所主機板二次上市。

介紹形式上市不涉及融資,不發行新股,是希望股東能夠在股權不稀釋的情況下享受額外市場上市的好處。

第三方研究、諮詢機構透鏡公司創始人況玉清向鋅財經表示,目前採用介紹形式上市的中概股大致分為兩種情況,其中介紹上市的各方面程式都非常便捷靈活,本身不缺錢的企業都會選擇這種方式。另一種是缺錢的卻又沒有好時機的企業,因為在低位融資不合適也不划算,不如先熬著,等股價回升、市場回暖了再去想辦法。

騰訊音樂是不差錢的,根據提交的檔案顯示,其收入在2019-2021年分別為:254億元、292億元、312億元;淨利潤分別為:40億元、42億元、32億元。

另據騰訊音樂前不久剛釋出的2022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總收入69.1億元,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下(Non-IFRS)淨利潤10.7億元。截至2022年6月30日,該公司持有現金、現金等價物、定期存款、短期投資為258億元。

現金流充裕,同時,又是目前全球唯一一家盈利的流媒體平臺,騰訊音樂的大盤表現很穩。

據艾瑞諮詢報告顯示,按照月活躍使用者數計算,騰訊音樂是中國最大的線上音樂娛樂平臺。2022年一季度,騰訊音樂的線上音樂移動端月活躍使用者數為6.04億,社交娛樂移動端月活躍使用者數為1.62億。

騰訊音樂運營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和全民K歌四大產品品牌,提供線上音樂和社交娛樂服務,以滿足中國廣大使用者群體多元化的音樂娛樂需求。截至2022年3月31日,按曲目數量計算,騰訊音樂擁有中國最大的音樂內容庫。

騰訊音樂認為,擁有一站式的線上音樂娛樂平臺、充滿凝聚力的內容生態系統、已被證明的變現能力、創新的技術以及優秀的管理團隊等,使其可以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未來,騰訊音樂的戰略仍將聚焦在持續產品創新、豐富內容上,來不斷增強變現能力。

艾媒諮詢CEO張毅表示,其實回港二次上市對騰訊音樂的最大意義在於,將美國監管帶來的風險降到最低,不僅有利於自身的發展,也是給投資者足夠的信心。

核心優勢依舊不減

根據騰訊音樂提交的檔案顯示,多年來,隨著不斷改進線上音樂服務的內容庫、產品功能及使用者體驗,騰訊音樂線上音樂服務的付費率及收入均持續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與更發達的市場相比,中國使用者過往對線上音樂服務的付費意願相對較低,而騰訊音樂通過提供有吸引力的音樂內容和功能,逐步培養出使用者長期的付費習慣及意願。

據騰訊音樂二季度財報顯示,線上音樂付費使用者達8270萬,再創新高,同比增長24.9%。環比增長了250萬。付費使用者數的增長帶動了音樂訂閱收入的增長,音樂訂閱收入21.1億元,同比增長17.6%。付費率為13.9%,同比環比均增長,去年同期為10.6%,今年一季度為13.3%。

作為線上音樂平臺的兩個重要衡量指標,從付費使用者數和付費率的雙增長可以看出,騰訊音樂使用者的忠誠度很高,這些不僅是該公司長遠發展的基石,同時也是投資機構紛紛看好的原因。其中,CICC中金公司維持“買入”評級,中信證券和光大證券維持“增持”評級。

不過,在提交的檔案中,騰訊音樂也客觀指出一些資料下降的情況,包括線上音樂服務收入下降、社交娛樂服務收入下降、移動端月活下降等,主要原因是受到巨集觀環境、相關政策監管、競爭加劇等方面的影響。

但根據艾瑞諮詢的意見,一般來說,當一個線上平臺達到一定龐大的規模,由於平臺競爭的日益加劇,部分使用者可能不時被線上音樂及娛樂的其他形式、內容及服務所吸引。除了平臺之間不斷變化的競爭態勢外,大平臺的使用者流失是中國線上音樂市場所有主要參與者面臨的普遍現象。

有專家指出,無論在巨集觀經濟以及相關政策監管方面,各平臺受到的限制是一樣的,在平等條件下,使用者的忠誠度將起決定作用。目前來看,騰訊音樂8270萬的線上音樂付費使用者數遠遠超過行業中的競爭對手。

而對於業界關注的版權問題,騰訊音樂雖然再無獨家優勢,但多年來積累的巨大版權庫,不是競爭對手馬上就能跟上的。正如張毅曾對鋅財經所說,騰訊音樂多年的江湖地位不會因為版權的開放而衰落。而增加版權採購,對其他平臺是機會但也可能是負擔。

商業探索有了新故事

無論是此次提交的檔案,還是在過往的財報中,騰訊音樂都承認行業競爭正在加劇。

從實際來看,短影片平臺的衝擊最為明顯。據QuestMobile釋出的《2021中國移動網際網路年度大報告》顯示,2021年,短影片使用時長已超越即時通訊,成為佔據人們網路時間最長的行業,佔總時長的25.7%,即時通訊佔比為21.2%。

除了侵佔使用者的使用時長,自去年開始,短影片平臺還紛紛上線音樂APP,大有與線上音樂老玩家直接交鋒的架勢。

雖然勢頭很猛,但仔細想想,短影片平臺也有短板。

首先,大部分使用者對短影片平臺的認知都停留在“15秒快餐文化”中,但要聽完整歌曲,仍會選擇去長音訊平臺。

而“15秒快餐文化”也曾招來專業人士的吐槽,有音樂人士曾告訴鋅財經,自己曾拒絕了短影片平臺的邀請。“只做副歌,其他靠拼湊,快速取悅受眾的做法,既不專業,也不會長久。”

產業時評人張書樂認為,神曲模式創造了短影片原創音樂的紅火,或者說副歌部分的紅火,本質上大多數使用者對流行歌曲的認知就是15秒副歌,因此這讓短影片成為了原創音樂的新窪地。依託在自身平臺火爆的原創音樂去收羅小眾垂直使用者,逐步破圈,不比拼音樂庫存,才是短影片背景的線上音樂平臺的打法,即只蠶食、不鯨吞。

再說短影片的音樂APP,短期內想有大作為也不太現實。從版權購買到使用者沉澱再到收入提升,長音訊平臺走過的路、踩過的坑,或許都需要短影片平臺不可避免地再來一遍。

而現在,騰訊音樂已經開始新的探索了。

自去年年底以來,微信影片號商業化探索開始加速,借微信影片號的“東風”,騰訊音樂在音樂營銷上也開始發力。

截至目前,騰訊音樂已上線了包括周杰倫等多個知名音樂人的演唱會、音樂會等,並多次進行商業植入,合作商包括百事可樂、雪碧、海藍之謎、奧迪、北京現代等。顯然,通過音樂營銷展現出商業模式已成為今年的一個趨勢。

也有人會說,線上演唱會的模式誰不會複製。但騰訊生態的力量不可小覷,尤其是微信影片號的快速發展,其更是被視為移動網際網路最後的紅利。從騰訊今年一季度財報首次被提及以來,影片號的重要性愈發明顯。未來,作為騰訊大家庭的一員,騰訊音樂與騰訊生態的融合無疑會越來越緊密。

在張毅看來,與影片號聯動的線上演唱會模式無疑是個看點,未來無論是贊助商冠名,還是會員觀看等,都是非常好的商業機會。同時,除了真人明星外,虛擬偶像也有可能是一個方向。此外,企業的商演、商業釋出會等也都可以探索。騰訊音樂未來的商業模式在C端、B端都可以覆蓋。

可見,當其他平臺還在思考該如何盈利的時候,唯一盈利的騰訊音樂已開始講述新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