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llPack兩位創始人將離職,亞馬遜醫療健康業務佈局“屢敗屢戰”

語言: CN / TW / HK

近日,亞馬遜旗下處方藥初創公司PillPack聯合創始人TJ Parker在LinkedIn發帖稱,將和公司另一位聯合創始人Elliot Cohen於本月底離開亞馬遜。

亞馬遜自2017年宣佈進入醫療以來,其所有舉動都被市場認為是即將顛覆美國醫療市場頑疾的可能探索,並引發了二級市場多次股價波動。然而,即使是在商業化程度相對較高的美國市場,在醫療領域進行商業模式的突破依舊困難重重。

1、PillPack“英雄末路”

PillPack是亞馬遜的獨立運營子公司,於2018年被後者收購。PillPack聯合創始人兼CEO TJ Parker是一名藥劑師的兒子,從小就在父親的藥房裡幫忙。十幾歲的時候,他幫助父親給那些無法離家外出的病人送藥。但是,Parker並不喜歡藥房行業的現狀。他認為,在利用網際網路把藥物打包寄送的構想推廣給大眾方面,存在著更大的潛力。

後來他前往馬薩諸塞,就讀於波士頓的藥學院。在完成藥學院學習期間,TJ通過麻省理工學院的Hacking Medicine結識了Elliot Cohen。Hacking Medicine是一項專為初創醫療公司服務的程式設計馬拉松活動。2012年,Parker和Cohen有了PillPack的想法,並在這項程式設計馬拉松比賽中獲勝。此後不久,他們就共同創立了PillPack。

PillPack旨在為管理多種藥物的人提供服務。每個月,客戶都會收到一卷個性化的預先分類的藥物,以及一個方便的分配器和任何其他不能放入包裝中的藥物,如液體和吸入器。每批貨物都包含一個藥物標籤,上面有每顆藥丸的圖片和如何服用的說明。該服務對那些同時服用多種慢性病藥物的患者很有吸引力。

2015年,TJ Parker被福布斯評為醫療保健領域的“30位30歲以下”,並在2016年被《公司》雜誌評為“30位30歲以下”的“美國最具活力的年輕CEO”之一。彼時,PillPack已經在4輪風險投資中獲得了1.18億美元的資金。

為了進入醫療保健產業,亞馬遜於2018年以約7.5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PillPack。2年後亞馬遜推出Pharmacy,將PillPack與零售網站深度整合,Pharmacy服務用到了PillPack提供的實體和數字基礎設施。據Axios報道,Parker和Cohen一直擔任藥房副總裁,直到最近他們才轉為諮詢角色。

雖然此次收購讓醫療保健行業的老牌企業感到不安,但分析師表示,亞馬遜在龐大的處方藥市場上只取得了微不足道的進展。按照JD Power的估計,亞馬遜只佔全美郵購藥品銷售市場的1.8%。

事實上,PillPack在擴大國內業務方面遇到了一系列挑戰。一方面是因為美國市場的競爭非常激烈,且已高度複雜化。在被亞馬遜收購之前,PillPack已與一些藥店福利經理(pharmacy benefits managers)展開了鬥爭,其中包括保險公司信諾旗下的Express Scripts,這幾乎導致PillPack失去了與這家公司的大量保險客戶的聯絡。

另一方面,處方藥品是個統一且高度監管的行業。2019年8月,老牌科技公司Surescripts指控亞馬遜旗下郵購藥店子公司PillPack違規獲取病人資料,並將此事轉交給FBI。2022年5月,美國司法部宣佈,亞馬遜旗下的線上藥店PillPack將向美國政府和各州支付579萬美元,以解決與其胰島素分銷行為有關的欺詐訴訟。這些舉措使得亞馬遜進入處方藥市場的難度進一步加大。

2、亞馬遜“屢敗屢戰”

分析人士稱,亞馬遜擅長C端業務,在醫療這一B端市場缺乏優勢,這也是所有網際網路公司進入醫療的主要挑戰。收購PillPack,亞馬遜實質是想從PBM切入醫藥健康產業。

PBM(Pharmacy benefit management)即藥品福利管理,是為藥品支付方(比如醫保、商業保險)提供服務和管理的機構。在與廠商、保險公司、零售藥店的關係網路中,BM機構擁有較多的話語權。

從商業模式角度看,Pillpack的主要收入來自PBM,PBM採購這類服務主要是為了保證使用者依從性以穩定藥品銷售並未使用者提供更好的體驗。由於慢病人群往往需要服用多種藥物,病人對藥品服用的依從性相對會較差,Pillpack的包裝有助於使用者簡單明瞭的知道自己如何服藥。

亞馬遜當時的戰略意圖是,其手頭積累了海量使用者/流量資源,而其自身強大的網際網路技術以及電商基因能為其處方稽核、郵寄配送、支付方案優化這幾個能力提供有力保障和發展潛能。

但是,美國PBM行業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已經相當成熟,行業集中度很高。因此,亞馬遜在這個時間節點想攻入醫藥健康領域並不容易。亞馬遜也意識到了這一問題,開始主打面向企業端的服務模式。2021年,亞馬遜在醫療領域推出了線上醫療服務——Amazon Care,亞馬遜通過為企業僱員提供影片問診和入家問診服務來切入醫療服務。

雖然Amazon Care在亞馬遜內部運營一段時間後已經初見成效,但要在全國市場逐步站穩腳跟並持續擴充套件並不容易。而且,線上醫療服務的拓展速度不可能很快,也不能帶動處方藥零售的規模化。Amazon Care曾試圖讓其他僱主提供這項服務,收效甚微。幾周前,該公司宣佈計劃在今年年底關閉其Amazon Care遠端醫療服務。

儘管亞馬遜在醫療保健領域的嘗試都沒有取得顯著成功,公司仍在該領域投入大量資金和資源。2022年7月,亞馬遜宣佈在Jassy擔任CEO期間進行首次重大收購,斥資39億美元收購One Medical,這是一家遍佈全國的初級保健診所連鎖店。

One Medical總部位於舊金山,運營著一個由188個醫療辦公室組成的網路,主要位於大城市,並提供虛擬醫療服務,患者每年只需199美元即可獲得會員資格。去年,它斥資21億美元收購了Iora Health,該公司為參加Medicare的老年人提供護理服務。

分析師表示,One Medical的虛擬訪問次數大約是面對面預約的五倍,這很可能使其對亞馬遜具有吸引力。該公司還擁有亞馬遜非常重視的東西:資料。One Medical建立了自己的電子病歷系統,它擁有亞馬遜可以利用的15年的醫療和健康系統資料。

“雖然個人患者記錄通常受到聯邦健康隱私法的保護,但推動亞馬遜成功的大資料專業知識在醫療保健領域可能非常強大——用於預測成本、有針對性的干預措施以及開發產品和治療。”

事實上,Parker和Cohen的離開只是亞馬遜醫療保健業務的最新重組。去年12月,CNBC報道稱,亞馬遜提升了其前Prime總裁Neil Lindsay以監督其健康工作。此前曾擔任亞馬遜Alexa部門副總裁的John Love在1月份被任命為Pharmacy和PillPack副總裁。

資料來源:

https://www.pillpack.com/press

https://www.kuajingyan.com/article/7547

https://www.cnbc.com/2022/09/19/amazon-loses-pillpack-founders-four-years-after-acquisition-.html

https://www.seattletimes.com/business/amazon-pillpack-founders-to-leave-in-latest-health-care-shake-up/

https://www.engadget.com/amazon-pillpack-doj-insulin-suit-settlement-184000351.html

https://www.justice.gov/usao-sdny/pr/us-attorney-announces-settlement-fraud-lawsuit-against-online-pharmacy-overdispensing

https://investor.onemedical.com/node/8641/html

https://press.aboutamazon.com/news-releases/news-release-details/amazon-and-one-medical-sign-agreement-amazon-acquire-one-medical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