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央行齊加息,一意孤行將把全球經濟拖入衰退

語言: CN / TW / HK

有跡象表明,美國、中國和歐元區這三個主要增長引擎正在放緩,全球經濟將因此急劇下滑。通常情況下,經濟政策決策者可以採取一些補救措施,例如通過降息、增加公共支出和減稅來刺激增長,但這一次擺在他們面前的任務非常棘手。

在通貨膨脹加劇的情況下,決策者別無選擇,只能積極收緊貨幣政策以穩定物價,同時減少財政刺激。美聯儲近日連續第三次採取了幅度為75個基點的加息行動,除了美聯儲,實際上全球各主要央行都在加息。

可以說目前是過去50年來全球央行收緊貨幣和財政政策最同步的時期之一。在收緊貨幣政策方面,今年下半年全球央行的加息次數開始增多,在7月份達到了歷史新高,預計這種同步收緊政策的局面將持續到明年。

財政支援的退出也異常迅速。由於許多國家的財政政策空間有限,預計短期內這種情況將繼續下去。預計到明年,收緊財政政策的國家比例將達到至少199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這些政策行動將抑制需求增長,有助於緩解價格壓力,但也可能加劇經濟下行風險,引發一場全球範圍內的經濟衰退。

上一次全球經濟衰退發生在2020年,主要由新冠疫情引發,現在距離上一次全球經濟衰退只過去了兩年時間,但這樣的全球性經濟衰退相對罕見,過去50年裡只發生過5次:1975年、1982年、1991年、2009年和2020年。

各國決策者應該謹慎行事。如今的情況與20世紀70年代的滯脹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當時全球各地通脹持續高企,經濟增長乏力,央行紛紛通過貨幣政策予以應對,結果引發了1982年的全球經濟衰退,也標誌著許多發展中經濟體長達十年的債務危機的開端。

如今,全球經濟已經經歷了比早期全球衰退之前更為嚴重的放緩,全球消費者信心遭遇了更嚴重的下滑,全球資產價格大幅下跌。自2022年初以來,俄烏衝突和供應鏈持續中斷導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被大幅下調,就目前而言,這些預測並不意味著全球經濟衰退將在短期內發生。

不過,除非供應中斷和勞動力市場壓力有所緩解,否則目前的加息軌跡可能不足以將全球通脹降至與各國央行目標一致的水平,各國央行將不得不把穩定物價作為比應對全球經濟急劇下滑更重要的任務。

如果連續幾輪的同步收緊政策給發展中經濟體的金融系統帶來嚴重壓力,那麼全球經濟將在2023年滑向衰退,經濟增長率將放緩至0.5%,人均GPD將收縮0.4%,符合對全球經濟衰退的技術定義。

如果全球全球陷入衰退,2023年全球通脹將以更快的速度下降,但所有國家都會感受到痛苦。發達經濟體GDP明年將萎縮0.6%,發展中經濟體的增長率將下降到1.8%,失業、貧困和飢餓將影響到數千萬人。

全球金融狀況的急劇收緊尤其會給擁有鉅額經常賬戶赤字和高額短期債務或外幣債務的發展中經濟體帶來威脅。

決策者如何才能避免陷入如此嚴峻的局面?首先,發達經濟體的央行在做決策時應考慮其他國家央行的政策動向。與此同時,發展中經濟體的央行須隨時準備好應對全球央行同步收緊貨幣政策帶來的潛在溢位效應。

在財政政策方面,決策者須謹慎調整財政支援措施的退出,同時確保與貨幣政策目標的一致性。他們還應制定可靠的中期財政計劃,並向弱勢群體提供有針對性的援助。

此外,決策者還應採取行動增加全球供應,以緩解通脹壓力。具體來說,他們應採取措施增加能源供應、緩解勞動力市場供應短缺問題以及加強貿易網路等。

通貨膨脹必須得到控制,物價必須恢復穩定,但決策者在這一困難時期的行動必須謹慎。未來一兩年,每個國家的經濟決策帶來的影響可能都會遠遠超出自己的國界,決策者應在可靠的框架內清晰傳達其政策決定,同時也要考慮到自己的決策對其他國家的影響。

本文作者M·艾漢·科斯是世界銀行負責公平增長、金融和機構的代理副行長,賈斯丁·D·格內特是世界銀行Prospects Group的高階經濟學家。

(本文內容僅供參考,投資建議不代表《巴倫週刊》傾向;市場有風險,投資須謹慎。)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巴倫週刊”(ID:barronschina) ,作者:M·艾漢·科斯(M. Ayhan Kose)、賈斯丁·D·格內特(Justin D. Guenette),編輯:郭力群,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