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句話,讓B站花了20億!

語言: CN / TW / HK

鬼畜、番劇、二次元、最大學習網站、優秀內容聚集地……

現在,我們已經很難用一個單純的詞語界定B站, 那個記憶中個性鮮明的“小破站”似乎活成了我們不認識的模樣。

B站,活得越來越“抖音”?

2009年,一個專注搞ACG(動畫、漫畫、遊戲)內容的視訊網站橫空出世,取名“Mikufans”,意為“初音未來的粉絲”,聽名字就是個純粹的小眾二次元粉絲根據地。

然而,13年過去了,B站開拓的業務線越來越多,囊括的創作內容也越來越廣,自然而然地,B站身上的標籤詞也愈加模糊化。

近幾年來,眾多B站使用者發現, B站在整花活方面,越來越會玩了。 只不過,這畫風?怎麼說呢,越走越偏,B站這是,打算把自己玩成了一個妥妥滴“抖音系”?

2021年年底,B站上線了“Story Mode”——一個專注於利用豎屏展示“彈幕”短視訊的內容分割槽。對此,不少B站老使用者紛紛在彈幕上打出:“???”、“陳睿,你沒有心!”、“B站已經變質了!”、“B站背叛了大家!”……

一時間,不解、質疑、謾罵,不絕於耳,甚囂塵上。

大家一致劍指B站:這種“抖音化”的發展模式,正拉低著B站的內容格調,吞噬著優質內容的創作空間, B站遲早會因為“抖音化”, 親手把自己送入深淵。

誠然,B站“抖音化”對於B站固有的使用者生態、社群氛圍、創作土壤造成了一定衝擊,但是,“抖音化”這步棋真的下錯了嗎?

9月8日,B站釋出了第二季度的財報。

emmm……這營業狀況,有點子慘淡。雖然營收49.1億元,同比增長9%,但淨 虧損達到了20.1億,同比擴大了接近一倍。 在一年時間的洗滌後,B站虧損的洞已經爛成了大坑。

難道說,冬天了,起風了,“小破站”也要瀕臨破產了?

躲在角落瑟瑟發抖的B站,看著這個日益擴大的坑,陷入了沉思,於是大手一揮,B站必須要學會:窮則思變!多元化內容創作不可缺,視訊形態迭代不可少,“Story Mode”短視訊必須搞!

畢竟,當資本虧損的壓力已經實打實地給到了B站時,“小破站”再不有所動作,就晚了。

在此情景之下,也成就了陳睿說這一番話的名場面: “面對第二季度的巨集觀挑戰,我們持續為使用者提供多場景的優質內容,以Story-Mode豎屏視訊為代表的新內容形式,有效地滿足了使用者碎片化的使用需求,進一步促進了社群活躍度的提升。”

一言蔽之, 對於B站,“Story Mode”豎屏短視訊不會放棄,也不能放棄。

結合前面提到的B站虧損現狀,其把“StoryMode” 視作“潛力股”、“救命稻草”、“扭虧為盈的關鍵點”,這份心情,其實也可以理解。

B站的野心

只不過,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著急的B站能走穩“Story Mode”這步棋嗎?

現在的B站擁有大約3億的月活使用者,平均每天在線上活躍的也有 8350萬人 ,也就是一天上線的使用者數量即可繞北京、上海、廣州、深圳走一圈。

但是面對如此龐大的使用者量,B站仍舊不是很滿足。使用者和流量始終是所有網際網路產業的爭奪高地,“吃不飽”的B站,自然也不會放過攤一張更大的餅,B站的新目標是在2023年底,月均使用者活躍數達到4億。

4億使用者,是個什麼概念呢?

現在我國所有的青年數量大約在4億,所以B站這是打算把中國所有的年輕人都給包圓嘍。

這野心吶,不可謂不大。

圖片源自廣發證券

而往往實現從3億到4億的過程會比從0到1億的過程更加艱難,畢竟現在平臺已經相對塑形穩定了,擠海綿式發展也榨不出來多少油水。 因此,處於瓶頸期的B站急需找一個突破口—— Story Mode

B站想把Story Mode打造成吸引那1億人的新引擎,結果那群3億人的老使用者卻不樂意了。問題嘛,接踵而至。

首先來講,B站想要擴張圈地,想要成為頭部視訊網站的最大攔路虎,其實是“二次元”。 什麼叫成也二次元,敗也二次元,說的就是B站。

以二次元發家,以二次元築牆,內容小眾、垂直度高的二次元,是B站和初代使用者的粘合劑。

二次元在引起平臺和使用者的雙重共鳴下,成功地讓大家為愛雙向奔赴了。所以,一個為愛發電的B站,怎麼可以容忍過度商業化下的“Story Mode”呢?

但是,二次元搞錢的能力越來越弱,B站二季度手遊業務的盈利僅僅10.5億元,同比下滑15%。

嗨,太難了!

可以說,二次元這堵牆,是B站親手建起來的,但現在的B站卻又要化身拆遷大隊,再親手拆了這堵牆,emmmm……

看出來了,當年建的時候,著實是用的真情實感,真材實料,所以現在這麼難拆。

再說說B站的推薦演算法機制,B站獲得使用者粘性的辦法是不斷提高原創中長視訊的內容質量,以質量取勝。

作為一個依靠豐富內容資源的視訊網站,B站在個性化推薦上略有延遲。

黑馬試過,在B站搜尋過一個“李佳琦直播視訊”後,發現在個人推薦裡仍然沒有出現太多相關視訊,這反應速度,emmm……些許遲鈍。

要換作是在抖音,多刷幾個相關視訊之後,就能成功直接淪陷“李佳琦的世界”。

B站的推薦主要以興趣標籤為區分, 獵奇的、搞笑的、勵志的,或者有深度的, B站主要調的是眾口之味。

因為大家的興趣共鳴區域基本在一個頻道上,這也養成了B站濃濃的社群氛圍,所以在個性化定位上就有點不夠看了。

此外,B站的戰略目標一直是 對標Youtube ,作為UGC模式家族出身的“老男孩”,B站也明白,多元化、主流化才是笑到最後的王牌。所以,B站搞起了生活區、影視區、紀錄片、直播節,學了這麼多,搞了這麼多,B站也確實提升了不少。

但是,包羅永珍的B站還是沒能成功摘掉身上的特色標籤,以至於在一線和二線的視訊平臺地位上反覆橫跳。

林林總總的問題,倒逼了B站一把,也造就了現在B站開始向“抖音化”學習的局面。

以“Story Mode”為砸向“二次元”的大輪錘,以“Story Mode”為開啟使用者個性化習慣的排頭兵。

諸多問題下,“Story Mode”這步棋走不穩也得硬著頭皮走下去。

但好在“StoryMode”確實挺爭氣,上線不足一年,DAU滲透就已超過了20%,而且在使用者點讚的比例上也達到了30%。

同時,黑馬在B站的第二季度財報裡看見了鉅額虧損,也看見了“StoryMode”的潛力。

現在的B站“StoryMode”播放量已經增長了4倍,大概接近於全站總播放量的1/4。

B站,為何一定要“抖音化”?

在第二季度,陳睿著重強調的兩個詞: 社群生態、商業化。

U1S1,雖然天天吐槽B站商業化嚴重,但把這頭騾子拉出去溜溜,會發現B站的商業化發展問題,真算得上“老大難”。

在最擅長的二次元領域,B站也表現出了一種商業疲態,搞錢的能力越來越弱,二季度手遊業務的盈利僅僅 10.5億元 ,同比下滑15%。嗨,太難了!

雖然資本催促著B站在追求利潤目標的路上快馬加鞭 但是B站的社群生態、平臺調性已然定性,各大UP主和粉絲形成了B站的基本盤, 稍有不慎,那就是滿盤皆輸。

兩頭為難下,B站又必須向資本市場交差,那就只能另尋新的群體增長點—— “Story Mode”豎屏短視訊

但為何新的增長點一定是被大家吐槽最多的抖音化產品——“Story Mode”。

答案很簡單, 在全民短視訊潮流之下,安有完全只做中長視訊的平臺呢?

“中長視訊+短視訊”的融合模式,才有可能為B站構築一個刀劍不侵的“安樂窩”,無論是中長視訊,還是短視訊,在正常的商業防禦體系裡,都是萬萬少不得的。

這把刀可以不鋒利,但這把刀必須得在手上,秉承著這樣的想法, B站不做“Story Mode”,才怪。

莫說B站了,微信,這個專搞社交的聊天軟體,都整出了微信視訊號。

據Quest Mobile《2022中國移動網際網路半年報告》稱,2022年6月,微信視訊號月活規模突破8億,抖音為6.8億,快手3.9億。微信視訊號已然位列榜首。

啊這?是不是摳破腦殼都想不到, 微信居然在視訊號上悶聲搶使用者,賺大錢。

微信,聰明著呢。

再說說B站對標的Youtube,Youtube正靠著廣告收益賺得盆滿鉢滿的時候,B站正在為那個2014年許下的承諾: 正版新番永遠不加貼片廣告,拍斷大腿。

據統計,Youtube母公司谷歌獨攬全球數字廣告市場近30%份額,其中Youtube貢獻了13%。

另外,根據福布斯估計, YouTube 每千次廣告觀看可以帶來 3-5 美元的收益。這意味著,一個百萬播放的視訊單靠貼片廣告就可以賺到 5000 美元以上。

圖片源自遠川研究所

於是乎,看看Youtube,再看看自己,B站想著嘩啦啦流出去的小錢錢,淚灑黃浦江,直呼: “錯億啊!錯億!”

不論是從加速商業化,還是從商業化防禦的佈局來講,“抖音化”就“抖音化”吧,反正B站必須得把“Story Mode”裝進來。

除此而外,B站的野心可是想要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做到4億使用者的小目標在前面吊著, B站得學會把使用者搶過來,留下來。

圖片源自市界

“Story Mode”填補了B站短視訊領域空白的同時,也給大家提供了換換新鮮口味的機會。長視訊看累了,看會短視訊調節一下,再正常不過。

各大視訊平臺的爭奪核心,說白了就是 使用者時間 ,B站已經成功拿下了大家10分鐘以上的優先選擇權,但那些碎片時間呢?

“1分鐘+1分鐘=N分鐘”,這些碎片時間累積起來還是相當可觀。

讓抖音、快手、微博平白截留了,那可不行,節儉可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美德,肥水不流外人田,B站中長視訊的流量還得再過一波短視訊,長短互補,才能讓人放心。

圖片源自市界

而且呢,B站的算盤打得是真的響。

UGC模式下的B站靠的就是優質原創內容資源。有了“Story Mode”以後,創作者們不論是做長視訊,還是做短視訊,都可以上傳B站。

多個分發網站,多個搞流量的機會, 也就意味著鈔票進賬也能多點,對於原創創作者而言,何樂而不為呢?

所以嘛,B站上的優質內容又能迎來井噴式增長,又能讓在其他平臺的優秀創作者有機會被成功招安,說不定就在B站安了家,順利轉化為B站UP主了。

不得不說,妙啊!

大家都以為是“抖音化”, 實際上“Story Mode”真是B站社群生態和商業模式平衡的一塊重量級砝碼。

“抖音化”,實則未傷大雅!

有很多B站使用者,包括黑馬,最最最擔心的事情就是, B站被小錢錢迷了眼 ,在“抖音化”的路上,直接不回頭了,呀喂!

但其實,B站頭腦清醒著呢。除了添加了“Story Mode”板塊以外,其他部分的社群氛圍、視訊質量、平臺調性有改變嗎?

7月份B站爆火的《二舅》視訊告訴了我們, B站還是那個B站,還沒變質呢。

黑馬敢說,但凡把《二舅》放在其他視訊平臺,它都不會有機會爆火。

一段長達11分28秒的視訊,在抖音的話,不得拆分成支零破碎的7、8段來放,還會有內味兒嗎?還能治好我們的精神內耗嗎?

或者說,壓根就不會有人看完,在角落裡積灰大概會是《二舅》視訊在抖音、快手等平臺的最終宿命。

B站上面的年輕人們,關心熱血二次元,也關心歲月填山海,既追隨潮流,又常含悲憫之心,對於優質的視訊內容始終歡迎。

在不那麼浮躁的B站上,我們才可以看見生活的底色。慶幸的是,B站還沒有把這塊底色搞得亂七八糟。

B站在中長視訊領域的優勢照舊明顯, 在內容價值輸出上照舊保質保量 在Z世代少年群體裡照舊具有強效的響應號召力。

對於B站“抖音化”現象,大家也不必過於擔心。顯而易見,“抖音化內容”只是B站生態大廈的一塊磚,承擔的是B站維護使用者增長和使用者使用時長的一步棋,並未動搖B 站根本。

“Story Mode”終究是在延續B站的故事, 所以莫慌,容我繼續在B站衝一會兒浪。

參考資料:

遠川研究所《B站UP主的苦日子還在後頭呢》

微訊號《B站視訊號,乾杯!》

AI財經社《B站沒有豁免權》

字母榜《B站做短視訊,學抖音死,學YouTube生?》

品牌頭版《燒光20億,B站要“破”了》

頭牌觀點《B站正逐漸媒體化?牌友:B站再變也不會變成抖音、微博》

文娛價值官《B站加速“抖音化”》

如果喜歡我們的內容

真誠推薦你關注走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