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從“好看的皮囊”到“獨特的靈魂”

語言: CN / TW / HK

來源: 《中國婦女報》2022年9月23日第7版

作者:中國婦女報全媒體見習記者 田夢迪

導語:從初代平面二次元形象,到以虛擬主播為代表的2.0時代、虛擬偶像3.0時代,從“數字員工”到“正能量偶像”,隨著理論和技術日益成熟,數字人不斷更新迭代、應用範圍不斷擴大

2022北京冬奧會期間,她曾作為《和平精英》冰雪運動推廣大使,讓更多年輕群體瞭解冰雪文化、感受冰雪運動的魅力;今年5月,她亮相央視五四晚會,與青年演員和高校學子們一同唱響青春;在生日當天,她還受邀出席聯合國婦女署活動,發表開場致辭,以自己的親身經歷,鼓勵大家打破陳規、追求夢想……她的名字叫吉莉,雖然擁有如此生動豐富的人生經歷,但她的真實身份是一名虛擬的數字人。

吉莉

數字人是指具有數字化外形的虛擬人物,利用資訊科學的方法對人體在不同水平的形態和功能進行虛擬模擬。從初代平面二次元形象,到以虛擬主播為代表的2.0時代,數字人不斷更新迭代。

2021年“元宇宙”爆火後,“數字人”也隨之進入公眾視野,在知識圖譜和人工智慧技術的加持下,如今的數字人擁有獨特的外形、人設和經歷,他們基於視訊、音訊、文字等真人行為資訊,利用機器學習的方式進行海量資料的訓練,從而表現得更像真人。

數字員工推動企業提質增效

數字人之間有什麼區別?小冰公司CEO李笛認為,從功能角度分類,可以將數字人分為可自驅和不可自驅兩種,“前者具備知識與技能,在互動中實現自驅動,其價值在於擔任工作、生成內容或完成特定任務;後者具有數字肢體、表情與聲音,需要依靠人力去操縱,主要呈現為人類使用者在數字世界的替身或作用於影視動畫作品。”

前者也是百度數字人與機器人業務負責人李士巖口中的服務型數字人,包括數字員工、虛擬員工、虛擬業務員等,可以幫助運營商或政府以及金融、零售等行業提供基於數字人的新一代客戶服務能力,解決排隊長、迴應慢、人力成本大等問題,並能夠依託擬人化的數字人形象提供更加親切更具科技感的客戶體驗。

據介紹,浦發銀行聯手百度智慧雲在2019年打造的首個銀行數字員工“小浦”,如今已經化身理財專員,每月可以為46萬人提供更有溫度的金融服務。不僅如此,文件稽核數字員工可提供相當於200~300人員/年的生產力;數字人客服的撥出量可達人工座席的30倍。

隨著技術的發展,越來越多外形與真人無異的數字員工進入人們的視野:天貓超級品牌日數字主理人AYAYI,2021年萬科總部最佳新人獎得主數字員工崔筱盼,網際網路上市公司網龍首個數字人輪值CEO唐鈺……他們不僅可以不拿工資、全年無休,還能大幅提升工作效率,降低出錯率。

據介紹,在網龍內部以唐鈺為代表的“AI員工”團隊,可以負責各類單據的審批、專案智慧跟蹤和管理、員工績效考評和獎懲、公司制度和文化的培訓等,審批表單超過30萬人次,發出的事務提醒和預警近50萬人次,完成的內部獎懲1288人次,對員工進行知識和技能的陪練每年超過4萬人次。

專家表示,隨著數字人理論和技術日益成熟,數字員工的應用範圍不斷擴大,產業正在逐步形成、不斷豐富,相應的商業模式也在持續演進和多元化發展。

人格化與故事核心賦予數字人精神價值

如果說可自驅的數字人主要價值是依靠特定技能和知識儲備不知疲倦完成任務、提升效率,那麼不可自驅的數字人則在由他們的創造者們通過數字肢體、表情與聲音等手段,實現其精神層面的價值。

亮相冬奧會及央視五四晚會的吉莉原是《和平精英》“明星四人小隊-吉莉戰隊”的組建人,脫胎於戰術競技遊戲的她,有著細膩的人物故事:爸爸在執行維和任務時意外犧牲,這讓吉莉產生嚴重的應激心理陰影,而在經歷有人為了保護自己而犧牲後,吉莉決定重振勇氣、保護他人。

在聯合國婦女署主辦的一場直播活動中,圍繞“遊戲中的女性角色”話題,吉莉做了一段近景主題演講:如果你問我,什麼是“實力” ,我更想把它解讀成一種能力,一種敢於以不同姿態探索世界的能力。吉莉還在演講中分享了自己的使命:去影響和激勵更多人,勇敢自信,永懷冒險精神,不懼失敗和挑戰,敢於打破陳規,追求夢想。

人格化成為數字人爆火的新的發展方向,在“好看的皮囊”上精心打磨的同時,生產者更希望數字人擁有“獨特的靈魂”,讓使用者感受到人格化數字人身上的情感力量。

文夭夭

唐代花鈿妝容,雙髻丸子頭,著一襲淡雅長裙,腰繫唐朝花鳥鏤空香薰球——今年的國際博物館日,由中國文物交流中心、極幕科技聯合百度智慧雲曦靈共同打造的首個文博界虛擬宣推官文夭夭正式上崗。文夭夭之名取自“桃之夭夭,灼灼其華”,“00後”的她憑藉國風大氣的形象和傳統盛世底蘊吸引更多年輕人瞭解中國文化,打卡博物館。

文夭夭不僅現身央視公益宣傳片,邀請全民“打卡博物館”;還與十餘位博物館館長連麥互動,解說鎮館之寶背後的故事。據介紹,未來,文夭夭還將作為虛擬文物大使,跟隨國家文物局、多家博物館赴國外出訪交流,助力中國文化輸出。

為IP引關圈粉的同時助力傳播社會正能量

近年來,越來越多數字人開始參與公共事務,助力傳播社會正能量。

科大訊飛虛擬人愛加曾化身合肥市公安局虛擬警務播報員,依託合肥警方新媒體平臺,開展防範電信網路詐騙等預警防範宣傳;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召開之際,愛加公益大使以“為恐龍配音”的方式參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發起的全球倡議行動,呼籲大家關注氣候變化,踐行低碳環保。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最近釋出的《2022虛擬數字人綜合評估指數報告》指出,從功能上看,虛擬偶像發展至3.0時代,在迎合Z世代喜好實現商業價值的同時,在主流媒體和網際網路大廠的引導下,一方面積極發揮自己的流量優勢,另一方面藉助公共事務實現“話題搭車”,實現為IP引關圈粉的同時助力傳播社會正能量、推動公益年輕化的雙贏局面。

提到數字人未來的發展趨勢,清華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瀋陽指出,對於IP類數字人來說,想要進一步挖掘其IP價值和衍生能力,從眾多數字人中脫穎而出,核心在於其自身的人設打造和讓虛擬人富有“生命”的全新故事核心。和真人一樣,豐富的故事引發受眾的情感投射,以流行文化解碼年輕潮流,需要虛擬人孵化平臺出色的運營能力,嘗試差異化打法,讓更多虛擬偶像大放異彩。

中國傳媒大學媒體融合與傳播國家重點實驗室大資料中心首席科學家沈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未來,隨著技術的不斷髮展,虛擬人的製作成本會逐漸降低。在元宇宙中,每個人都可以擁有自己的虛擬化身,人們通過上傳自我資料,不斷迭代虛擬化身,構造元宇宙中的自己。

目前各大廠商都在探索麵向個人使用者的超寫實數字人以及聲音克隆的技術路線,但是在發展過程中,也存在一定風險和一系列倫理道德問題——比如已經離世的人是否可以被數字化重建?是否任何人都可以無條件申請重建數字人?這些問題都需要在發展中一一解答。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