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拉西扯:前北大教授陳博士這檔子事

語言: CN / TW / HK

陳春花已經辭任北大教授,北大表示接受,所以是前北大教授。但陳春花那個愛爾蘭歐洲大學的博士學歷本身不假,她沒有偽造這個證件(含金量如何是另外一碼事),所以依然可以叫一聲陳博士。梅蘭芳沒讀過一天博士,拿了榮譽博士之後,就一直被梅博士梅博士的叫了。東拉西扯的意思就是扯閒篇,沒有太聚焦的主題。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扯氮集(ID:weiwuhui_com) ,作者:魏武揮二世,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前北大管理學教授陳春花的學歷問題,使得愛爾蘭歐洲大學忽然就有了極其顯赫的名聲。

與當年唐駿的西太平洋大學儼然齊了個名。

唐駿的事,也就是唐駿自己的事。陳春花的事,不僅牽動了北大,還牽扯出她嘴上的恩師蘇東水教授,再加上蘇教授是復旦教授,於是又牽動了復旦。

我的一位號稱公號年更的朋友,寫了一篇其實是扒蘇教授的文章。按照她的説法,妄議是不敢的,只是“原味資料、公開報道,用時間表串一遍”。

偶爾加點旁白而已。

讀完這篇文章,我想起了一個人——曾仕強。

這個人與蘇教授一樣,都已仙逝。也頂着博士的頭銜,偶爾也會頂教授的頭銜——不過我至今不知道他是哪裏的博士,何處的教授——同樣也是講中國人的管理學。我依稀記得是所謂“華人管理”。

也許我孤陋寡聞吧,但就大眾層面而言,我相信曾仕強的名氣比蘇東水大得多。畢竟曾老就是靠賣講座賣演講吃飯的,大眾名聲是核心競爭力。

我二十多歲那會兒,還蠻愛看曾仕強的視頻。這位老先生的確有幽默感,與其説是在講管理學,不如説是在講相聲。當然,也會植入一些其實後來想想也不過如此的管理學。

曾仕強至今擁躉眾多,不過其粉絲一般都是上了點年紀的人。

沒聽説過曾仕強辦過學——我指的是給學歷的那種辦學,不是什麼課程班的辦學。

網上有人説,曾老先生仙逝前,準確地預言了新冠這個“大瘟疫”。

我可以每個月都説下個月會有股災,然後把説準的那個月到處散發:準確地預言了股災——哦,不大好,現在得唱多才是。

我在香港讀書的時候,發現一個很有趣的地方:那些教授們,喜歡別人叫ta張博士、李博士,而不是張教授、李教授。在他們的PPT上,通常也是署名Dr.Zhang、Dr.Li,而不是Prof Zhang、Prof Li。

我一開始不大懂。後來問了一嘴,才曉得是這麼個緣故:

教授是一個飯碗,今天你在職,你就是教授。明兒你辭職不幹了,你最多就是個前教授。但博士不是。你哪怕沿街乞討,也可以説是乞丐張博士。

鐵打的博士,流水的教授。相當於某男性總裁,大部分情況下,鐵打的先生。只要退休了,也只能説前總裁了。

所以香港學者們,把博士看的比教授重得多——順便説一句,大陸的學者們喜歡加個博導,意思是博導+教授比教授值錢。但海外的確不是。我在香港讀書的時候,assistant prof也可以是博導,只要有人願意讀ta的博士。

這種把博士看得比教授重的,這些年大陸也有這種感覺了。很多教授似乎也prefer博士頭銜。除非這個教授沒讀過博士——這在老一輩學者中,並不罕見。

扯得有點遠了,説回陳春花教授。

我從沒有看過她的文章,印象中連隻言片語都沒瞅過。所以,我不好斷言説,陳春花的專業水平到底怎麼樣。

我有一個做投資的朋友,非常推崇她。考慮到我這個朋友,投資專業還是有兩下子的,所以可以推斷,陳春花不見得就是方鴻漸那般純粹唬人。

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她的專業水準,而在於這個學歷。

我感覺陳春花自己都未必瞧得上這個學歷,你看她從來是頂着“陳春花教授”而不是頂着“陳春花博士”,對於這張博士證書,自家門清:水得很。

相形之下,北大教授可值錢得多。

但北大教授這個職位,和這張野雞博士學位,有沒有什麼關係呢?

這是一道邏輯題。

查公開信息可知,陳春花是2016年被聘入北大的。

這個時間點,高校進個教職,就已經很嚴了。已經是非博士不進,985這種一般還得要求名校海歸什麼的。我是運氣好,2006年就混進交大了。

有人可能會認為,陳原來就做過高校老師,比如2000年至2003年,是華南理工大學的教授,工商管理學院的副院長,2006年到2008年則是該學校的經濟與貿易學院執行院長。從華南理工大學的教授,去北大做教授,有何不可?

其實,是有點難的。

難就難在,陳春花是脱離過體制的。比如2013年到2016年,她在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做聯席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這家公司是民企,體制外的。

脱離過體制再回體制,當然是可以的。但體制要求的門檻,通常情況下,應該按新門檻辦。比如我2006年混進交大的時候,還沒説一定要博士門檻。但如果我中間跑了,2016年又想回去了,得,可不能因為你是前交大員工就給你網開一面吧。

2016年陳春花再回體制,進入北大,這個博士學位就是邏輯問題裏的必要條件。而高校對博士的看法,可不是哪裏的博士都算博士。

陳春花自己寫文章説,我向北大有關方面説過,我這個博士學位拿得早,沒有認證過的。北大説行,沒問題。如果她説的屬實——特別是她提到在北大人事系統中,學位認證材料是新加坡國立大學碩士,這點我覺得應該不假——其實倒也沒什麼。特殊人才可以把必要條件都給ignore,也不是不行,前提大概就是得靜悄悄的。

一旦公開化熱搜化,北大就得接受陳春花的請辭了。

還是對當年表示沒問題這個態度,缺乏自信嘛。

2001年陳春花獲得愛爾蘭國際大學這個工商管理博士的學位,我相信她倒沒指望這個博士學位去申教授。因為本世紀初被評為教授的非博士,多了去。她自己就是先被華南理工大學聘為教授後去拿這個博士學位。

我自己主觀的猜測還是想圖個虛名。

2003年,學歷學位認證相關規定出台,就對自己有所影響了。但影響應該很小,因為教授早就拿到了,法不溯既往嘛。

如果這輩子就一直在華南理工這麼待着,其實沒啥問題。就算上了熱搜,也不是不能説清。

壞就壞在中間兜兜轉轉進進出出了。

這個DBA (扯開説一句,DBA這個東西,9成9是個氪金貨) 對她進入北大,不可能一點幫助都沒有——請注意,她只是稱學位沒認證過。但最終,還是跌倒在這張文憑上。

江湖上有對陳春花出任國發院的商學院院長的小道原因。

但由於我也沒啥了不得的鐵證,所以就不公開説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扯氮集(ID:weiwuhui_com) ,作者:魏武揮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