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萊特歷史增資出資屢現懸案,關聯交易頻頻輸送利益

語言: CN / TW / HK

點選藍字 關注我們

本文由【萬點】原創

作者/天璇

編輯/成宇

卡萊特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卡萊特)是一家以視訊處理演算法為核心、硬體裝置為載體,為客戶提供視訊影象領域專業化顯示控制產品的高科技公司。公司主營產品可以分為三大類:LED顯示控制系統、視訊處理裝置、雲聯網播放器

報告期內,公司業績出現較大幅度的增長,分別為3.29億(2019年)、3.94億(2020年)、5.82億(2021年)。業績的增長帶來了利潤的增加,報告期內,公司淨利潤分別為6278萬元、6378萬元和1.07億元。與此同時因為各種開支增加,淨利率有所下降。

根據卡萊特ipo招股書顯示,本次上市,計劃募集83106.65萬元,並公開發行不超過25%的股權。以此推算,如果本次上市募整合功,卡萊特估值將達到33億。 這就意味著相較於 2020 8 月,短短兩年時間,在主營收入僅僅增加 32% 的,且利潤率還出現下滑的情況下,公司估值增長近 4 倍。

到底是什麼樣的資本魔法,讓卡萊特具備了超越經營基本面的增值。

突擊上市

就創業公司而言,技術實力是增加企業利潤率的重要手段,而技術的核心在於專利壁壘的構建。卡萊特在IPO招股書中寫道,其擁有各種專利86項。但在查閱專利申請時間後發現,專利申請呈現出一種非常明顯的上市突擊傾向。其專利數量與申請時間分別為3項(2022年)、35項(2021年)、36項(2020年)、12項(2013年-2019年)。在2013年-2019年期間,平均一年申請專利僅僅只有2項,而等到上市階段,2020年-2021年,平均一年申請專利35.5項。其專利申請數量,為平時的12倍還多。

也就是說, 86% 的專利( 74 項)是在最近三年內申請的。由此可見,其技術儲備和專利壁壘,存在一定的水分 這必將 影響公司的市場競爭力。

與此同時,為了確保上市之前公司估值增加,2020年6月卡萊特實控人周錦志創立三涵邦泰,股東鄧玲玲建立安華創聯,股東何志民創立佳和睿信。三家公司既無員工社保,也無實際經營,甚至連公司郵箱都為189****8879@163.com的同一地址。在成立一個月後,三家公司總計向卡萊特增資1900萬,將卡萊特的資本總額從100萬擡到了2000萬元。

蹊蹺的是, 增資通過後,當天就發放分紅,此 數月內再次分紅,兩次分紅總計高達 9000 萬元。 根據首輪問詢回覆,股東鄧玲玲,7月份增資285萬元,總計獲得分紅1,350萬元,其中330萬分紅用於歸還對同爾科技的借款。而同爾科技是卡萊特全資子公司。子公司借款給公司股東,股東出錢增資,增資完成後再用分紅歸還借款,這個過程怎麼看都有一股詭異的味道在裡面。

蹊蹺的資產

卡萊特分紅之後,公司賬面資金僅剩300萬元。2020年10月,卡萊特密集引進了包括保薦人中金集團旗下子公司“中金祺智”在內的一系列私募基金(東極創渝源、中金祺智、達晨創鴻、利鑫合夥、俊鵬金石、深圳高新投和財智創贏)增資入場,總計投資2億元,並將卡萊特的估值擡到了16億元。

資本的介入讓卡萊特身價倍增,在營業收入相比上一年僅增加6500萬的情況下,資產總計卻從2019年的2.45億增加到2020年的6.23億。一年時間資產總計增長3.8億左右,暴漲兩倍多。

然而,查閱財報後發現,卡萊特這期間內的資產增加,僅僅體現在財報上,並沒有在業務上過多體現。其中貨幣資金相比與2019年多了1.87億,應收款項三項總計多了0.96億,再加上存貨多出的0.83億。總計流動性資產多了3.67億。由此可見資產總額增加,基本上就是來自這幾項。

而此時,卡萊特現金流卻不斷流失,卡萊特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分別為379.98萬元、520.2萬元、-1233.26萬元、-5748.28萬元,報告期內合計約為-6100萬元。主營收入不斷增加的情況下,卡萊特現金流卻不停的失血。

同時,我們注意到,卡萊特存貨開始以異常比例增加,僅2020年一年多了8300萬存貨,直接導致當年存貨餘額翻了一倍還多。而卡萊特表示,存貨準備是為後續業務做考慮,然而報告期內,卡萊特存貨未結轉金額分別為41.05萬元、129.55萬元、547.01萬元及7,421.79萬元。之前卡萊特尚且能做到存貨的快進快出,避免倉庫積壓產生的存貨減值,在上市前夕反而丟掉自身優勢,這個反常行徑不得不讓人產生懷疑。

在資產總額達6億,增長近三倍的情況下,2020年卡萊特的固定資產卻只有區區800多萬。2021年,固定資產才剛剛突破千萬。其中絕大多數集中在電子裝置和運輸工具中,兩相比較之下,器固定資產可謂寒酸。他們寧可將兩億現金存入銀行,也不買一點固定資產讓投資者心安。

卡萊特的募資專案中,為流動資金準備了1.5億。 在卡萊特手握 2 億資金沒處花,存入銀行吃利息的情況下,卡萊特募資成功後居然還要補充 1.5 億流動資金。這不得不讓人懷疑投資卡萊特的 2 億是拿來做為公司正常經營的,還僅僅是擡轎子的。

客戶依賴與關聯交易

在銷售端,卡萊特對於大客戶強力巨彩的依賴度進一步增加。2019年、2020年、2021年第一季度,發行人向強力巨彩的銷售佔比分別為10.70%、35.14%、41.45%。2019年-2020年間,強力巨彩對卡萊特的採購量增加了1億元。

在公司經營過程中,為了留住大客戶巨力強彩,卡萊特讓出了其絕大部分利潤。而與其他客戶相比,巨力強彩的採購單價之低,甚至讓人懷疑這些交易有失公允。根據第一輪質詢函的回覆我們可以得知,強力巨彩從卡萊特採購各項裝置均比其他客戶低,部分產品單價甚至能做到其他客戶採購價格的60%左右。

與此同時,根據毛利率我們得出了卡萊特其單位產品的成本價格,結合向強力巨彩的銷售單價,計算了其銷售毛利率。我們發現,在向強力巨彩銷售過程中,毛利率出現了大幅度下降。結合之前的資料, 如沒有強力巨彩在 2020 年的鉅額採購增加額,那麼 2020 年當年,卡萊特的營業收入甚至會出現負增長。而與強力巨彩的合作,一定程度上壓縮了卡萊特的利潤率,如果所有客戶都按照強力巨彩的毛利率採購,那麼卡萊特當年將虧損。

為了促進銷售,僅 2020 年一年,卡萊特就向強力巨彩額外支付了 514.08 萬元的返利。 雖然卡萊特已經讓出了鉅額利潤,但是在應收賬款一項中依舊能看到強力巨彩的身影。該專案2020年為6,321.84萬元,佔卡萊特當年應收賬款的48.24%。

卡萊特在與強力巨彩的合作中,身段極低。不但大幅讓出自身利潤,還給與其鉅額返利和非正常的賬期待遇。這就帶來了一個風險,其他客戶在知曉其採購價差如此離譜之後,是否還會繼續合作。而且這種合作方式如果在上市後繼續保持,勢必會對公司發展,造成一定影響。

總之,卡萊特能走到今天有太多的“人為操作”,資本青睞及2億現金的及時注入穩定了其現金流。而不惜代價與強力巨彩合作確保了其營業收入的增加。事實上如果除開這這些外部因素,僅僅從卡萊特的業務表現出發,無力支撐當前估值。只希望卡萊特能在上市後襬脫依賴,不然其發展潛力將會非常渺茫。

本文由萬點原創。如需轉載、內容合作請聯絡

17768467979

往期回顧

中淳高科存多處財務包裝可疑跡象,鉅額經營性現金流扭虧為盈只用“一個季度”

科沃斯告別好日子

寒氣向半導體行業襲來?佰維儲存注水業績,謀求風口最後起飛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