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的長期大賭注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胡泳(ID:beingdigital) ,作者:胡泳,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2021年10月,Facebook下大決心改名為Meta,既是對自身成堆問題與醜聞的一種方便的轉移,也反映了每個科技從業者對錯過下一個大事件的恐慌。元宇宙是矽谷一長串流行語當中最新的一個,用來描述某種沉浸式的、持續的虛擬世界,儘管還沒有人能夠100%說清它是什麼。

對Facebook來說,這意味著一個大的戰略轉型。Facebook顯示出增長乏力的跡象,因為它在社交領域面臨著來自TikTok、Snapchat、Twitter和其他社交媒體平臺的競爭對手。它不得不引領潮流,以再次吸引投資者。

扎克伯格在2014年收購基於虛擬現實的公司Oculus時,首次顯示了他對元宇宙概念的興趣。如果說從2021年10月的Facebook Connect大會主題演講中可以看出什麼,那就是Facebook的理念並沒有改變:通過技術連線人們。

然而,正如扎克伯格所指出的,公司的戰略方向轉向了元宇宙,即移動網際網路的繼承者。Meta仍然專注於利用其令人上癮的社交產品和網路效應,通過新增新的硬體來實現,最終目標是在VR/AR領域建立一個綜合的虛擬現實體驗。

除了名稱上的變化,Facebook的戰略轉型還體現在其他一系列事件上。“現實實驗室” (Reality Labs,Facebook旗下專事生產VR/AR硬體與軟體的部門) 的負責人安德魯·博斯沃思 (Andrew Bosworth) 已成為Meta的首席技術官。

公司目前擁有6萬餘名員工,引人注目的是,其中近1萬屬於現實實驗室,約佔16%。考慮到新的方向,現實實驗室將在可預見的未來吸收更多的人才。Meta宣佈,從2022年第一季度開始,將單獨披露現實實驗室的財務指標,這將為其發展和業績提供更大的可見性,也支援了對這一部門的優先考慮。

資本支出和研發的大規模增長對公司的轉型至關重要。管理層宣佈,在2022年,資本支出將接近290-340億美元的歷史高額,在資料中心、伺服器、網路基礎設施和辦公設施方面進行大量投資。此外,Meta將把資本支出預算的很大一部分分配給AI和機器學習能力,以改善使用者體驗、產品、資訊流、視訊和廣告的效能。

對於內部會議,Meta在2020年開始使用Horizon工作間,提供了一種比目前的視訊電話會議更具沉浸性的溝通方式。它使使用者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能看到面部表情,在3D表現中互動,並展開其他提升互動水平的活動。

2021年秋季釋出的雷朋智慧眼鏡 (Facebook與雷朋共同研發) 向AR邁進了一步。即使目前的版本沒有嵌入AR功能,它們仍然為使用者熟悉新硬體的功能奠定了基礎。其定位是299美元起步的太陽鏡,由Facebook的技術驅動,可以用佩戴者視角進行錄影,每次長達30秒。當然,這款眼鏡還具有接聽電話以及聽音樂的功能。

FB計劃在2022年10月釋出Project Cambria 這一最先進的頭盔,以加強在虛擬世界中的社交,同時與Oculus Quest 2相容。具體而言,這個更高階的Oculus版本將加強擴充套件現實 (XR) 的體驗,它結合了VR、AR和混合現實 (MR) 的功能。此外,新的XR硬體將支援面部追蹤,以獲得更真實的體驗。

最後,Meta公司開發了“臨場感平臺”,旨在通過內容置入、環境理解、語音和手部互動,滿足現實臨場感承諾。此外,公司還開發了一個名為“互動SKD ”的庫,它由模組化元件組成,以完善手部互動。有理由期待Meta釋出更廣泛的產品,以低廉的價格提供功能更強的硬體,使裝置更容易被大眾所接受。

2021年,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的全球月活躍使用者總和已經超過36億。考慮到網路效應和正在開發的元宇宙的深度沉浸式體驗,Meta處在一個優越的位置上,有能力利用這一新的技術突破,實現其元宇宙觸達10億人的目標。在未來兩到三年內,預計它將集中精力建立基礎,並通過改進硬體和其他相關解決方案建立生態系統。

全球VR/AR市場規模預計將在未來三年內增長10倍,表明有巨大的機會擺在面前。這些數字也可能被低估了,因為元宇宙越是展開,創作者和開發者的能見度就越高,更多的機會和想法就會誕生,這將把市場總量推得更高。

Meta目前正處於拐點上,力圖為其未來構建基本的基石。毫無疑問,在Meta最終開始用商業上可行的解決方案來利用元宇宙之前,需要若干技術上的突破。硬體本身未必能推動Meta的未來收益,但在建立了鎖定使用者的生態系統之後,向替代品的高轉換成本和強大的網路效應將增強Meta的經濟護城河,為該公司的貨幣化和ARPU值擴張提供持久的競爭優勢。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胡泳(ID:beingdigital) ,作者:胡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