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調查:EOS 這五年發生了什麼?Block.one 為何出局?

語言: CN / TW / HK

2017年Block.One 開啟了 EOS 區塊鏈的開發,並創紀錄的在 IXO 中籌集了40億美刀。轉眼5年時間過去,而今EOS終於由EOS基金會(簡稱ENF)成員接管,實現在去中心化道路上的落地。

2021年11 月某個週三的早上, EOS 區塊鏈社群成員, 也是現在ENF領導之一的 Yves La Rose 在 中國使用者的虛擬聚會 上說: “就目前而言,EOS是失敗的”。

Block.one (一家基於開曼群島的公司)採用開源技術建立了最初的EOS。白皮書顯示當時的EOS承諾將實現比其他任何加密網路效率都高的區塊鏈技術革新。

在 2018 年 6 月 EOS上線前,Block.one 在有史以來最大的代幣發行中,籌集了超過40億美元的資金。(IXO 是一種讓初創公司以還未建成區塊鏈平臺的加密代幣為交換,籌到鉅額資金的方式。) Yves La Rose 當時就致力於 EOS,一度承擔管理EOS Nation “區塊生產者” -- 一種負責驗證區塊鏈上所發生交易的數字裁判的重任。

在2018年6月之後的四年中EOS 發展急轉直下。它的使用者群正在萎縮,它只支援極少數流行的應用程式,它的主要開發人員正在離開,而它代幣(也稱 EOS)的價值也從 2018 年 6 月的 10 美元暴跌至 2021 年末的 4.40 美元。在去年秋天的虛擬會議上 , La Rose作為EOS支持者的中堅力量選擇站出來,他直白的表明他和社群中的其他人都成為了Block.one的犧牲品,Block.one這個企業從他們的工作中獲利,卻讓他們一無所有。

“Block.one 蓄意弱化他們能力對EOS發展的影響”,這位 39 歲的加拿大企業家在會議上說: “這相當於過失和欺詐。”

時至今日La Rose 仍然相信 EOS 的潛力。他的不滿是針對 Block.one的,他與大多數支持者都認為 Block.one 把EOS專案搞砸了。本著對EOS的執著,在La Rose不懈努力下,他提出了一個拯救 EOS 的計劃:成立了一個名為 EOS 網路基金會 (ENF) 的組織,旨在讓區塊鏈去中心化生態恢復生機,並讓Block.one為EOS專案的衰敗付出代價。

他希望 Block.one 離開EOS,並讓Block.one返還曾經以EOS為名義募集的部分資金。

Block.one 無意滿足他的要求。2021 年 5 月,Block.one宣佈將成立 Bullish加密貨幣交易所,該交易所的流動性資金大部分來自 EOS的 IXO收益。 Block.one在 開曼群島註冊 Bullish ,在開曼群島和對加密貨幣友好的司法管轄區設立子公司,其中包括特拉華州、香港、新加坡和英國直布羅陀海外領地,並計劃於2022年3月8日前將Bullish與一家名為Far Peak acquisition Corp的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合併,以 90億美元的註冊資本進行上市 。在兩次延期之後, 目前上市截止日期 為 2022 年 7 月 8 日。

Bullish是 Block.one 和 EOS 社群之間矛盾的爆發點。雖然支援 EOS IXO合法的 法律檔案 稱 Block.one 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IXO募集資金,但眾所周知Block.one並未完成當初承諾,其中 2017 年 12 月 ,Block.one 執行長 Brendan Blumer 公開承諾將通過名為 EOS VC 的投資部門,將IXO募資中的 10 億美元,用於發展支援 EOS 的區塊鏈技術和培養為其構建應用程式的初創公司。但最終Block.one並未實現該承諾 La Rose 表示,該公司將大部分資金投資用途未知,完全將對EOS社群曾今的承諾拋之腦後。所以La Rose 在成立ENF時表示將代表社群對Block.one追責到底。

從 Block.one 成立到 2021 年 2 月都在 Block.one 擔任高階職務的Tama Churchouse爆料:“他們一直在私下計劃開設新交易所,這個工作計劃從2019 年初就開始了。”

ENF也在技術更新上發現了Block.one對EOS心猿意馬的端倪,2021 年初開始 EOS 的程式碼質量輸出就一直在下降。 這種情況在2021年1 月份首席技術官 Daniel Larimer 和其他高階開發人員離職後更是雪上加霜。Larimer 在離職不久後接受 Cryptonomist 採訪 時抱怨說 “Block.one 已經不在關注於構建和推廣讓人們獲得自由的技術。” (雖然這次Larimer拒絕了連線雜誌的採訪請求。)

綜上這一切都表明 Block.one 缺乏實現承諾的信譽。

2021 年 11 月,La Rose 演講後不久,以ENF 名義向 Block.one 發出最後通牒:重新投資EOS 區塊鏈,並將 EOS 區塊鏈技術的智慧財產權授予 ENF。 否則,區塊生產者將停止原計劃在 10 年內贈予 Block.one 1 億EOS 的代幣“釋放”過程。 獲得社群各大節點支援的ENF對區塊鏈程式碼做了一個微調,目前 Block.one已不能獲取贈予代幣。

在給《連線》雜誌(WIRED)的一封電子郵件中,Block.one 發言人 Abby Kuhanez 指出了與 Bullish、ERC-20 代幣銷售條款、以及“廣泛支援”使用其技術的社群相關的公開檔案,連同2019 年由 Clifford Chance 律師事務所和專業服務公司 PWC 共同執行的代幣銷售審計報告。 Kuhanez說“本篇報道中的“許多斷言”似乎是從向 Block.One 訴訟中的索賠中找出來的問題”,但他沒有迴應我們要求他做詳細說明的請求。

“Block.one 應為EOS衰敗負主要責任,Block.one 基本上毀了EOS社群所有人的一切。 他們是壞蛋,” La Rose說。

前 Block.one 內部人士也描述了Block.one不為人知的另一面:一家因法律問題陷入癱瘓,無法完成任何專案的、徹底失敗的公司,除了因市場上行給予其數十億美元的加密利潤。

Block.one 是2016年由 Brendan Blumer的香港房地產公司 ii5 、加密貨幣技術專家和部分加密領域大V成立,並於 2017 年在紐約舉行的行業會議 Consensus  上進行了首次宣傳。

隨後,該團隊開始了全球路演,在為期341天的線上拍賣中銷售名為EOS的代幣 —一種不久後可轉換成在 EOS 鏈(當時還是假想)上使用的ERC20代幣。在後面幾年中,這種拍賣吸引了監管機構和學術界的密切關注。 2021 年 8 月,得克薩斯大學金融學教授John Griffin釋出了 一項研究 ,聲稱 EOS ICO 顯示出“沖銷交易”技術的跡象。他聲稱 21 個賬戶似乎行動一致,它們大量購買 EOS 代幣,卻在一小時內將其出售,Griffin認為這種做法會擡高其他買家的代幣價格。

Griffin說,這些賬戶的所有者們在每次買賣之間通過在多個錢包之間傳遞代幣來隱藏他們的行為。Block.one 在一篇博文中表示 並沒有協調 ,並指出 2019 年的審計也沒有發現串通的證據。但Griffin指出,審計只查了 Block.one 擁有的賬戶,沒查與公司高管個人相關的賬戶。無論如何,揭開賬戶所有者的面紗需要他們所用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合作。 “這隻能做成這樣了,” Griffin說。美國司法部沒有證實或否認正在進行調查。                                                    

Block.one 某前高管表示,由於EOS聯合創始人之一Brock Pierce ( Brock同時也是加密貨幣投資者、 童星初露頭角的政治家 ) 引領和安排 EOS 營銷活動的積極,使Block.one 從IXO中募集到了超乎他們預期的資金。該高管還表示,公司董事長 Kokuei Yuan一開始就明確表示,Block.one 是一個進行“銷售代幣的營銷組織:我們需要儘量少的表明與其關聯性,然後在合理時間退出。” 另一名熟悉公司情況的人士也證實了這一說法。(由於保密協議或害怕報復,Block.one 的大多數前員工要求匿名發言。)“40 億美元的鉅額財富是引起了人們注意EOS的關鍵原因。曾經我們對EOS都有美好的預期,我們可以做到更多,而不僅僅是售賣代幣,然後減少與EOS關聯性,最後離開。”這位前高管說。

目前EOS現行方案為Larimer 團隊建立的一個初級公鏈,很多IXO前承諾的功能並沒有實現。例如,該公司 放棄 實現代幣銷售 9個月後 每秒處理數百萬筆加密貨幣交易 的功能。該高管還說,即使在確定宣傳該技術特點後,Block.one 的領導層也不曾思考如何完成其確定的開發願景。

Block.one 的高管包括首席戰略官 Andrew Lewis,他是 Blumer 的兒時好友; Blumer 的妹妹 Abby,負責溝通;執行主席Kokuei Yuan也與 Blumer 關係密切,他倆2015年辦了 第一家合資公司 Okay.com。“Blumer真的喜歡被那些對他非常溫和、不會挑戰他、只會吹捧他的人圍繞” ,這位前高管說。 “但執行長的工作是做出決定。”該前高管表示,公司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來考慮在哪裡開設美國辦事處,到 2018 年 10 月才選定弗吉尼亞州的布萊克斯堡——一個只有 40,000 多人口的, 除了Larimer之外技術人才並不出眾的小鎮

一位前員工講述了他們在被要求制定商業計劃時產生的挫敗感,他花了數百個小時做的計劃,沒有任何解釋就被放棄了。 “他們看起來在做某些只有他們感興趣的事”,該員工說。我們在 Glassdoor上看到的幾篇 評論 也反映了Block.one員工的這種經歷。

另一位Block.one 香港辦事處(Blumer 自2020 年放棄了美國公民身份後就在那)的前員工說,Blumer 雖然是一位有天賦的銷售,但他似乎並不喜歡擔任 CEO 角色。“他很少在辦公室,他不會坐在那瞭解問題是什麼以及如何解決這些問題。他很快就對這些失去興趣。”這種態度最終將很多責任委託給了公司的法律團隊。“Block.one 制定的很多計劃只是 Brendan的想法,所以我們一直在試圖弄清楚如何執行它們。”

鑑於加密行業敏感的監管環境,導致了法律團隊對每一項業務決策又過於謹慎。 2017 年至 2019 年期間,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一心要起訴組織 IXO 的公司。由於Block.one過多地參與執行EOS募資工作,這些代幣銷售可被視為發行未註冊的證券。所以Block.one從一開始也只是為其股東(包括 PayPal 創始人 Peter Thiel 和投資者 Mike Novogratz),而不是 EOS 代幣持有者負責。

彭博社(Bloomberg)在2019 年 5 月的一份報告 中引用了 Block.one 致股東的一封信,顯示早期投資者在回購期間獲得了高達 6,567% 的回報,並且 Block.one 的大部分資金已重新投資於政府債券和比特幣。投資者關係表示,截至 2021 年 7 月,Bullish 擁有 141,951 個比特幣,價值約 60 億美元。

喜劇演員John Oliver在《上週今夜秀》(Last Week Tonight)上挖空心思的techno-hippie表演 後,Pierce也於2018 年初離開了公司,Voice(Voice是耗資1.5 億美元、旨在在 EOS 區塊鏈上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社交網路的計劃)的失敗雖然大家早有預期,但作為Voice曾今主導者之一的Pierce將失敗歸咎於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由於合規和法律要求,Block.one對Voice專案的推進舉步維艱。Block.one曾於2019年5月大張旗鼓地啟動Voice計劃。但是 SEC 不允許它推出代幣,致使 Voice 只能在2022年轉向銷售 NFT 。”

Block.one 竭力避免任何法律困境的努力失敗了,但這無關緊要。 2019 年,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表示, Block.one 並沒有努力阻止美國人蔘與代幣銷售,於是將其視為未註冊的證券,這引發了一個長達一年多才解決的案例。而最後的和解結果 — 與 40 億美元的 IXO 相比微不足道的 2400 萬美元的罰款 則震驚了密切關注此事的整個行業。 “夥計們,他們的律師很強。”加密貨幣投資者 Katherine Wu 當時這 樣寫道 。作為和解的一部分,該公司未承認有不當行為。

La Rose 認為,雖然監管風險是真實存在的,但 Block.one 可能將其用作了不作為的藉口。 “Block.one 用SEC 監管來逃避它做出的承諾”La Rose說。他特別指出, EOS VC 投資 的幾家公司——例如 NFT 平臺  Immutable 和遊戲公司  FortePlayable Worlds ——最終都使用了其他區塊鏈。更令人痛心的是,Block.one 投資的專案幾乎不促進 EOS 系統,包括比特幣挖礦公司 Northern Data 和Pierce 自 2018 年以來居住 的美屬波多黎各度假酒店 LoopLand。

Pierce 說 Block.one 只是為其 VC 計劃選錯了領導層。但 2018 年至 2020 年期間擔任 EOS VC 執行長的香港投資銀行家Michael Alexander確這樣說“普通合夥人和來監督EOS VC的人實際上更多是交易員,而風險投資是一項非常難的業務,Block.one從來沒有將足夠的資金投入正確的組織中。”

Block.one 的 EOS VC 通過 與其他投資者合作 部署資金,投資者包括 Novogratz 的 Galaxy Digital Firm、亞洲投資者 Michael Cao 和 Winnie Liu、倫敦基金 SVK Crypto 和德國公司 FinLab。這位前香港員工表示,這種方式是將任務“外包”給合作伙伴,而不是花時間尋找使用支援 EOS 技術的公司。據該員工稱,Blumer 認為這會“分散工作注意力”。

“在加密領域,使用 EOS 的都是小公司,Brendan對做這些小型風險投資並不真正感興趣。”

Crunchbase 資料和 Block.one 自己的新聞稿顯示,Block.one 向合作伙伴關係注入了約 6.75 億美元 。但其中有些資金的去向尚不清楚:根據 PitchBook 的資料, 除了投資加密交易初創公司LogoBlock的75萬美元外,和 TomorrowBC (Eric Schmidt 的 Tomorrow Ventures 常務董事 Derek Rundell 經營的一家公司)合作投資的 5000 萬美元截至 2022 年尚未使用。Rundell 和 Schmidt沒有回覆我們多次的評論請求。

在ENF 發出最後通牒後,11 月 10 日,Blumer 和 Pierce 飛往加拿大與 La Rose 會面。在 一篇博文 中,La Rose說他一直要求將部分 IXO 收益給 ENF,但他的要求“每次都被迅速拒絕”。

就在會議召開前, Block.one 已將 4,500 萬個 EOS 代幣(當時價值 2.16 億美元)轉給 Pierce ,以換取他在 Block.one 的股份。Pierce 在 11 月告訴《WIRED》雜誌“我不再是 [Block.one] 股東,這意味著我沒有任何限制,在這點上,我可以自由地做任何我覺得生態系統需要的事情。”Pierce 在 Twitter 上建議通過成立一家名為 Helios 的、將被賦予新獲得的代幣的投資公司來 拯救 EOS

然而,他的狀態很快成為了談判中的問題。大多數用來買斷 Pierce 的代幣仍處在釋放過程中。 “網路認為這些代幣是網路的,而 Block.one 認為代幣是Block.one的。”La Rose 說。

經過數週無效的談判,12 月 7 日,EOS 的區塊生產者執行了一個指令碼,停止了Block.one 的代幣釋放,包括那些已賣給 Pierce 的代幣,有效地阻止了他的買斷。在做出決定之前,Pierce告訴《WIRED》,這樣的舉動將對 EOS 生態系統內的“信任產生非常負面的影響”,因此他希望該行動會被取消。

La Rose認為Pierce並沒有好好地做出最終決定,且在這件事上情緒不穩定。“他顯然不開心,他很生氣,他對我發出死亡威脅。”La Rose表示。但Pierce 在12月下旬接受一個波多黎各俱樂部接受區塊鏈新聞網站 Bywire News 採訪時,他 確在迪斯科音樂的背景中 說他不記得曾威脅過La Rose,如果事實他將道歉。

“從 Block.one 的角度來說,這次分離是相當乾淨的,現在他們再也無需擔心網路輿論了,他們並不真正關心EOS,他們覺的那是在浪費時間。”Larimer 和其他高階開發人員如今已在ENF的領導下再次開始編寫 EOS 程式碼。該基金會宣佈向為其網路建立應用程式的公司提供資助。

在 La Rose 看來,推出Bullish 是 Block.one 的小聰明。“這是他們基本上拿走了90億美元,的其中一種合法方式。”

2 月 10 日, ENF Medium 上的一篇帖子 宣佈,它已經聘請了一家律師事務所,目標是讓 Block.one 對其過去的行為和違背承諾的行為負責。 La Rose 隨附的一條推文強調了這一概念。“檢視所有可能的追索權來索賠 41億美元,讓我們一起努力! #4BillionDAO 來了。”

“我們是受害者,社群正在逐步拿回EOS的控制權。”La Rose對正在復甦的EOS社群充滿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