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靜默期”裡的陽謀

語言: CN / TW / HK

文丨地產三哥

週三(8月10日) ,龍湖集團股價下跌 16.4%

這件事情很蹊蹺,蹊蹺在於相關的事情發生時間上的巧合。

1

826 日,是龍湖釋出中期業績報告的時間。

按照香港聯交所規定,業績釋出前 30 天是“業績靜默期”。

什麼是“業績靜默期”?

上市公司在以下較早日期 審批年度、半年度、季度等業績報告的董事會議日期; 上市公司規定的相關業績最後釋出期限) 的前一個月,注意不得進行下述三種行為:

不得回購股份,不得融資,不得授予期權。

上市規則第 10.06(2)(e) 規定: 上市公司不得在靜默期回購股份。

上市規則附錄十中,禁止董事在靜默期間增持 / 減持所屬上市公司股份,包括通過二級市場交易、協議轉讓等方式。

上市規則對上市公司控股股東遵守靜默期並無明文規定。

從控股股東的角度來看,其主要限制來源於香港《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內幕交易規則:即控股股東應當避免在掌握上市公司未公開的內幕訊息的任何時間,交易上市公司的股份,否則都存在《證券及期貨條例》下內幕交易的風險。

因此,控股股東一般都儘量避開業績刊發前的靜默期交易上市公司股票,以避免內幕交易的嫌疑。

也就是說,上市公司、董事、控股股東均不能在靜默期內交易公司股份。

靜默期的作用,根本在於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利益。避免上市公司和相關人士利用未公開資訊進行內幕交易,同時也減少了上市公司利用資訊差的優勢進行融資活動的情況。

但同樣的,因為處於靜默期內的上市公司、公司董事、控股股東都不能回購股份,這就給了空頭機會。

“只能被打,還不能還手。”

2

行業蕭索。

但龍湖的評級與一干央國企類似:投資級, 在行業中屬 堅挺類, 一直以來具備相對較高的估值,做空的“潛力”似乎比較大。

而且它是民營企業。

這是大背景。

於是,有條件要做空;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做空。

於是,一份瑞銀的看空民營龍頭房企的報告流傳出來,配合一則商票逾期的謠言,幾乎同步亮相。

瑞銀,是某種程度上的專業機構。

商票逾期,是去年以來房企先兆暴雷的標配。

有專業、有預兆,再配合整個市場持續一年多的雷聲、陰鬱、恐慌。

關鍵是,這些“恰巧”發生在“業績靜默期”。

對空頭來說,這簡直是天時地利人和。

於是一場靜默期裡的陽謀上演。

這屬於薅中小投資者羊毛、幹一票就走的行為。

以上,是對龍湖集團股價急挫的推測。

3

週三 下午六點,龍湖召開投資者交流會, 20 分鐘。

主要是:

1 、商票總額小,逾期是謠言,準備追訴。

2 、經營正常,拿地正常。

3 、對市場和調控的判斷的分享。

4 、龍湖的高管們都要考慮五年的策略和打算。

5、因為靜默期,不便出手回購。

週三晚間,上海票據交易所的公告打破了龍湖商票逾期的謠言。

4

今天房地產行業遭遇的極端情形,在 20 多年前,龍湖決定建設第一座商場——重慶觀音橋北城天街之前,已經被預想到,並以一種長期主義的方式應對。

20 多年後,這一長期主義的成果之一是:

位於一二線城市的 50 多座、 700 多萬平方米的龍湖天街。

與現實的成果相比,更加可貴的是長期主義的戰略和知道做到的執行力。

該人家成功。

至於空頭,這次做空,有點弄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