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經熱評|美聯儲“暴力”加息為全球帶來兩大風險

語言: CN / TW / HK

每經評論員 杜恆峯

當地時間週三,美聯儲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75個基點至3%~3.25%,這是美聯儲年內第五次加息,也是連續第三次加息75個基點。由於美國8月CPI增幅仍高達8.3%,保持在接近40年峯值的高位,無論是現實需要還是美聯儲官員的表態,都預示着美國的加息節奏仍將維持。但在當下的全球經濟環境下,美聯儲如此高密度、大幅度的“暴力”加息,可能帶來兩大風險。

一是全球經濟衰退的風險。加息導致的總需求下降不可避免會造成部分工作崗位流失,部分企業經營情況變差。出於自身控物價和美聯儲加息等多重因素,全球央行加息已成浪潮,截至目前至少已有42家央行累計加息上百次。但這種集體的理性行為可能異化為“合成謬誤”,即集體的緊縮可能導致整體更大幅度的緊縮,甚至是衰退。比如,世界銀行行長戴維·馬爾帕斯就表示,全球經濟的勢頭正在下滑,越來越多的國家已經陷入衰退,這些趨勢將持續下去,對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人們造成毀滅性的長期後果。

實際上,發達經濟體也難以獨善其身,比如2年/10年期美債收益率利差已倒掛51個基點,5年/30年期美債收益率利差倒掛24個基點,德國5年/30年期國債收益率曲線出現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倒掛。收益率倒掛往往被視為經濟衰退的一個重要指標;在更微觀具體的層面,我們也能找到衰退的跡象,比如全球空運物流龍頭聯邦快遞上週發佈財報時稱,由於宏觀經濟趨勢明顯惡化,全球運量下降,近三個月業績大幅低於預期,公司將關閉辦公室、凍結招聘並停飛飛機,以應對包裹運輸量的下降。海運同樣如此,比如上海集裝箱運價指數上週跌幅達9.74%,已連續14周下跌,較去年同期下跌50%,航運需求大幅萎縮是運價指數下跌的主要原因。

二是部分國家的匯率風險。在美聯儲本輪加息週期中,歐盟和英國面臨俄烏衝突帶來的嚴重供應衝擊,日本堅持超寬鬆的貨幣政策,這直接導致美元指數飆漲至110點附近,一些本身基本面健康的貨幣也被動貶值。對美國來説,當下的強勢美元可以降低進口商品價格,對控制其國內通脹有利,但其他國家將為強勢美元付出極高的代價。無論是歐元還是韓元或是英鎊,加息本來是為了控制通脹,但因為自身貨幣的大幅貶值導致進口商品價格大幅上升,輸入的通脹壓力大幅抵消了加息所帶來的效果,這在外向型國家當中體現得尤為明顯。

以“全球經濟金絲雀”韓國為例,今年韓國央行已累計5次加息150個基點,但在9月22日,韓元兑美元還是跌破1400這一敏感位置,而自俄烏衝突以來,韓元對美元匯率的累計跌幅已經接近15%。為此,韓國政府開始加大對匯率的干預,比如韓國央行開始要求各大銀行每小時報告一次美元交易等外匯數據,而在之前一天只需報告三次。由於匯率貶值、全球半導體需求不振,韓國連續5個月出現貿易逆差,1~8月累計逆差達247億美元,超過1996年創下的年度最高水平。逆差和股市下跌,韓國外匯儲備累計縮水了近300億美元,市場一度傳出韓國向美國提出貨幣互換獲取美元(後被韓國政府否認)。強勢美元-本幣貶值-貿易逆差(外需不振疊加進口商品漲價),這樣的負循環不僅出現在韓國,在德國、日本同樣存在,而相對發達國家,一些發展中國家貨幣貶值更多,外匯儲備、經濟基礎更薄弱,面對的匯率風險也就更大。

這輪全球通脹,有新冠疫情對全球供應鏈衝擊的影響,但這種影響已大為降低,發達國家央行和財政部門撒錢過度、部分國家不負責任地對現有國際貿易格局的粗暴干預,早已為這輪通脹埋下了種子,而俄烏衝突及之後西方的嚴厲制裁導致的供應衝擊,讓全球通脹加速至難以控制的地步。全球央行加息只是解決了部分問題,若供應問題仍在,通脹壓力也就無法消除,滯脹的噩夢隨時可能變為現實。要解決供應問題,各國在梳理各自內部供應瓶頸的同時,更需要增加互信,修補被破壞的國際貿易關係,努力增加投資以重振全球需求,提升全球供應能力。如此,才是長策。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