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90後深漂,花13萬買二手房車當「家」

語言: CN / TW / HK

“你為什麼住車上?”

“這是一種生活方式,跟你說不明白。”

這是1999年賀歲片《不見不散》中劉元與李清的一段對話。這部電影是一部分人對於房車(旅居車)的*印象。

葛優飾演的“老美漂”劉元在美國生活了十多年,沒有買房,而是購買了一輛二手房車,將車停靠在某個露營地,每天就住在一輛白鐵皮拖掛式房車裡面,生活雖艱苦,但那種自由隨性的生活令人豔羨。

現如今,在戶外運動及露營風潮的帶動下,房車產業熱度不斷攀升,得到不少人的關注與追捧,房車生活也逐漸成為一些人嚮往的旅行方式。

乘聯會資料顯示,中國房車市場近幾年增長速度較快,銷量從2017年的5000輛增長到2021年的12582輛。

購買房車的人群中,“90後”深漂張希就是其中的一員,不過他並沒有把房車當做旅行的工具,而是把它當做了“家”。

為了減輕房租壓力、縮短通勤時間,今年6月底,張希和女友胡安媛住進了房車——這是一個面積不到10平方米的空間,但燃氣灶、抽油煙機、洗衣機、烘乾機、家用空調等家用設施一應俱全。

住在房車裡的這100來天,他們工作日把車停在公司附近,週末則開著房車去周邊旅遊。張希把自己的房車生活分享在社交媒體上,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

一些人對此好奇,或者羨慕,還有一些人提出質疑,認為是“擺拍”,甚至因為他們活動面積小,每到一個停車場就需要找水找電,而嘲諷他們為“停車場乞丐”。

房車代替租房,真的靠譜嗎?

誰在買房車?

在購買房車的群體中,有錢有閒的退休人群是*的主力軍。他們有大把可供支配的自由時間,還有較為豐富的物質積累和退休保障,所以他們往往選擇購買房車。

但房車並不專屬於這部分人群,房車生活也吸引了不少年輕人關注。越來越多的自媒體人、房車旅遊主播等年輕人選擇購買房車,以房車旅行為視覺賣點,通過直播、短影片獲取收入,邊旅行邊工作。

這其中,還有一部分人由此受到啟發,改變了生活軌跡,萌生出用房車代替租房的想法,張希就是其中一員。

張希今年29歲,他在湖北讀完大學,回老家十堰找了份月薪四五千的工作。2020年,他和胡安媛戀愛,在小城裡的生活朝九晚六,常見的話題無外乎哪裡開了新飯店,誰家又出了新款包包,但這樣的生活“總是覺得人沒有幹勁兒”。

想著自己還年輕,可以再奮鬥一下,張希有了離開了老家、提升自己能力的想法。2021年7月,他在深圳找到了一份工作,月薪8000元。女朋友胡安媛也跟著他一起到了深圳。

來到深圳後,他們最早落腳的地方,是龍華區城中村內一間9平米的公寓,每個月房租2500元。由於距離上班地點較遠,張希每天6:20起床,單程通勤一個多小時,8:30準時到上班地點打卡簽到。

在張希看來,住在城中村,除通勤時間長之外,其他都能適應,譬如樓下有像飯堂一樣的餐館,14元一碗麵。但是,由於房東對於公寓內的裝飾有嚴格要求,不能隨便移動傢俱位置,漸漸地讓他們覺得公寓生活沒有歸屬感。

有了這個想法,張希開始瞭解房車的型別、功能、價效比等相關問題。等做足功課後,今年年初,他在湖北找到一個房車賣家,花費13萬購入了一臺二手自行式房車。

根據他的回憶,從湖北開回深圳,一路上很平穩,兩個人都很欣喜,在加油站停車場睡了一覺,當時覺得自己也終於是有房車、有家的人了。

每月花銷節省3000多元

想象中的房車生活是怎麼樣的?

在都市夜晚聽著爵士樂,搖晃著紅酒杯,充滿著浪漫情調,又或者開著房車到處跑,看看大理的蒼山洱海、甘肅定西的滿山紅葉、香格里拉的大雪。

對於張希和胡安媛而言,房車裡的生活和往常並沒有很大的區別。但是也給他們帶來了許多便利,例如縮短了通勤時間、每個月不用交房租,這恰恰是他們目前生活中,最需要的兩點。

時代週報記者瞭解到,目前房車主要分為拖掛式和自行式兩大類,兩者持有成本稍有差異。拖掛式便宜些,售價在10萬-30萬元,進口的在50萬-80萬元;自行式房車貴一點,國產的房車20萬元起步,涉及到進口底盤則上不封頂,數百萬都常見。

由於張希的積蓄有限,再考慮到拖掛式房車的佔地面積較大,如果在深圳購買拖掛式房車,就需要面積足夠大的房車營地來停放車輛,市區內尋找營地較為困難,因此他花費13萬元購入一臺二手的自行式房車。

購買房車以後,他們先入住體驗了一下車況,包括空間動線,隔音隔熱等,從而評判到底適不適合兩個人生活。

張希向時代週報記者介紹到,很多房車的佈局構造是適合出行去玩,短暫居住的。但常住的話,廚具、家電都需要滿足日常生活需要。

因此,他們又花費了3.5萬元進行房車改裝,最後在車上添置了燃氣灶、抽油煙機、洗衣機、烘乾機、家用空調等家用設施。

除了購買、改裝房車的費用以外,住在房車裡主要的開銷是水電費和油費。張希告訴時代週報記者,現在房車就停在公司門口,不出行的時候停車費基本不用繳納。因為平均每兩週才出行一次,油費每月的開銷500元就足夠使用,水、電費的開銷分別為30元/月、70元/月。

張希為時代週報記者算了一筆賬,之前住深圳龍華區,城中村的房租是2500元/月,加上兩人的通勤費,花銷大概在總共3300元左右。去除水電費、生活費等必要支出以外,這樣算下來,每個月住房車就能省3300元,那麼住五年就可以回本,與租房相比,成本大大降低。

房車並不是長久之計

房車生活不止表面看見的自由和划算,真正住過後難免會存在各種瑣碎的問題。

張希的房車停在公司停車場,附近接水、充電比較方便,但他認識的有相似經歷的房車車主,就需要想辦法解決水和充電的難題。還有房車的噪音問題,車子本身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睡覺時會受到各種噪音的困擾。

除此之外,房車生活還有一個麻煩,就是要清理黑水箱。洗漱、洗菜等產生的廢水,可以接到桶裡然後倒進下水道,衛生間用水可以拿到停車場附近的公廁清理。在這些日常瑣事與麻煩面前,張希認為這些都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並不會給他們帶來壓力和焦慮。

在張希看來,其實住在房車沒有太多所謂“曲折”的故事,房車帶給他們的快樂和舒適度還是比較多的。

“我們選擇房車生活從來不是頭腦一熱開始的,而是我們做了很多準備,最後才下定決心做,所有事情都是這樣,包括來深圳生活也是如此。”

在房車裡面吃火鍋 受訪者供圖

按照張希的規劃,五年內,他們還是會留在深圳工作攢錢,在房車裡生活。他們把五年視作一個對自己的考驗期,等這五年過去,期望是可以留在深圳,買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但關鍵還是要看自己有沒能留下來的能力、能不能賺到足夠多的錢。

如果不能繼續留在深圳,這些年積累的工作經驗、攢下來的錢,也可以去二線城市去買個房,或者是回老家,自己蓋個房子,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房車生活只是在未來幾年裡會給我們提供一個溫暖的庇護所,但是如果說這輩子就靠房車,其實還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有父母,將來也會有小孩,我們兩個人可以自私一段時間,但不能一直那麼自私。”張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