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一年再度“炮轟”騰訊音樂,網易雲的增長焦慮已經藏不住了

語言: CN / TW / HK

*文/黑桃與長劍

網易雲和TME(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間的撕逼大戰,於今日翻開了新的篇章。

4月27日,網易雲音樂在微信公眾號發文稱, TME旗下QQ音樂、酷我音樂、酷狗音樂、全民K歌等產品通過非法盜播無授權歌曲、批量化冒名洗歌、跟隨式抄襲產品創新、逃避甚至對抗監管等方式侵犯著作權,故對其正式提起司法訴訟程式。

雖然一口氣聲討了TME如此之多的“罪狀”,但網易雲明顯更加在意後者 “惡意侵犯歌曲著作權”,且“涉嫌對抗整改”的行為 ,這點從網易雲將其列在文章第一段就能看出來。

網易雲提到,TME旗下QQ音樂屢次在未獲授權的情況下上架網易雲熱門作品,包括《世間美好與你環環相扣》(柏鬆)、《像我這樣的人》(毛不易)、《晚安》(顏人中)等。網易雲提起維權後,QQ音樂會在網易雲監測力度較大的地區將這些歌曲下架,但在天津、山東濟南、山西太原等地區,這些音樂均可以正常播放。

網易雲還指控稱,QQ音樂通過開放歌單鏈接再匯入功能,實現無授權音樂的重新播放與下載。它列舉的例子是《錯位時空(艾辰)》,這首歌曲在QQ音樂中搜索顯示“無音源”,但從網易雲複製歌單鏈接再匯入QQ音樂,便可實現歌曲的正常播放和下載。

除此之外,批量化洗歌也是網易雲重點批評的物件。

網易雲宣稱,QQ音樂、酷狗音樂等平臺自2020年以來推出大量假冒同名歌曲,甚至“有組織,有目的”地盜播原版歌曲。按照網易雲給出的資料,TME旗下各大平臺至少有5000餘首歌曲的副歌部分與原歌曲相同或近似,例如《刪了吧》,就有所謂“新版”、“抖音熱搜煙嗓版”等。此外,網易雲還指控酷狗音樂等平臺部分音樂人冒充原創歌手,違規上架相關作品。

緊接在內容侵權指控之後的,是網易雲對 TME產品抄襲自家功能和GUI(圖形使用者介面)的指控 ——這基本上可以視作去年那場“狗化”大戲的延續。

去年2月初,網易雲曾在微博釋出長文稱,騰訊旗下酷狗音樂成立“山寨辦”,死盯網易雲音樂多項新功能並將其“狗化”(指酷狗化)。這其中包括網易雲的“一起聽”、“雲貝推歌”功能、頭像及耳機的展示形式、等待K歌夥伴加入時的動畫、點選結束時的路徑和文案等。

在文章最後,網易雲還為自己的競爭對手留下了一句祝福作為結尾——“狗年快樂”。

在本次新發布的“討賊檄文”中,網易雲又更新了抄襲名單,將指控物件擴大到了QQ音樂和酷我音樂身上。它認為,QQ音樂去年2月更新的“音樂房間·一起聽”功能也涉嫌抄襲網易雲的一起聽功能;另外,網易雲還稱TME旗下所有平臺均抄襲了自家黑膠播放介面。

在國內,App的GUI專利侵權是否可以獲得專利保護一直是企業之間激烈爭論的問題,此前網路安全巨頭360就曾因GUI專利侵權將江民科技告上法庭,但該訴請並沒有獲得法院支援。

一位法律界人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提到,GUI是否能得到專利保護,主要區分是否有顯著辨識度和商標屬性,由此引發的訴訟並不多。

有意思的是,去年1月初蝦米音樂宣佈關閉當日,QQ音樂曾為蝦米音樂使用者推出一鍵遷移功能,隨後網易雲也推出類似功能。當時,騰訊曾對此頗有微詞,認為網易雲該功能相關文案和設計涉嫌抄襲自家已推出內容,但出於未知原因,騰訊並沒有公開指責或起訴網易雲。

或許正因如此,網易雲去年才沒有急著提起訴訟,而是另行收集了TME侵犯著作權的證據後再行起訴。不過,在侵犯著作權這件事上,網易雲自己或許也並不是完全的無辜者。

有牛財經在網易雲搜尋歌曲發現, 其中未授權歌曲的翻唱、混音版本並不在少數,典型的例如周杰倫的《青花瓷》等。

此外,也有一些曾位列騰訊音樂人原創榜上的歌曲被“搬運”而來。例如《1022-比爾的歌》,該歌曲曾拿下2020年12月騰訊音樂人原創榜冠軍,作者Bomb比爾顯然也並非網易雲旗下音樂人,但網易雲上仍能搜到正太音版、翻唱版、“DJ正式版”等版本。

繼續順藤摸瓜搜尋還能發現, 有註冊為網易音樂人的使用者批量搬運“下架系列”歌曲。

當然,在雙方真正對簿公堂之前,僅憑一些蛛絲馬跡幾乎不可能推匯出兩家巨頭之間互挖牆腳行動的全貌。但 網易雲炮轟TME這件事,倒是折射出了前者對於增長前景的空前焦慮。

曾經,網易雲將自身獨有的“雲村”作為對外宣傳的依仗,但時至今日,TME旗下音樂平臺均開始跟進社群化。除了被網易雲音樂重點diss的“跟聽”功能外,酷狗還在去年密集上線了“一鍵派對”、“我要唱”、鬥歌等社交內容,劍鋒直指網易雲;QQ音樂去年更新了“撲通”社群,此前還曾與藝術展、藝術對談等活動展開跨界合作;早就在社群領域有所建樹的酷我音樂,則在2020年7月上線沉浸式彈幕功能,目標是打造使用者的“聽覺朋友圈”。

既然最核心的競爭力之一—— 社群也即將被TME趕上,那麼如今的網易雲還有什麼是TME不可替代的? 這個問題,或許就連網易掌門人丁磊自己也難以給出答案。

在版權領域,網易雲處於弱勢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即便在解除獨家版權令頒佈後,迴歸網易雲的唱片公司也只有摩登天空、英皇娛樂、中國唱片、樂華娛樂和風華秋實,它們旗下的歌手固然有自己的忠實聽眾,但並不足以像周杰倫、五月天等頭部歌手那樣形成核心競爭力。

內容的持續性匱乏,也讓網易雲的賺錢能力和增長速度不及往年。

網易雲線上音樂服務月活使用者年增幅曾在2019年達到421萬人,但在2021年,其月活使用者僅增長了210萬人;另一方面,雖然其付費會員增長到了2890萬,但人均付費額也從2019年的9.3元下降到了2021年的6.7元。

線上音樂服務這一核心業務也不斷失速,2019-2021年,該業務營收同比增速分別為73.2%、47.6%和25.4%,呈現明顯下滑趨勢;同期社交娛樂業務增速為343.4%、320.1%、63.1%,同樣處於下滑區間。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網易雲的支出倒是一直在增長,2021年全年,其包括銷售市場、研發、一般及管理在內的費用支出總和為15.64億,遠高於毛利潤總額。

對於如今的網易雲而言,唯一能夠讓它“彎道超車”打贏TME的關鍵在於培養獨立音樂人,建立自己的原創內容庫,這也是為什麼它對TME侵犯音樂人著作權如此在意的原因。

但培養優秀音樂人並不是一蹴而就的簡單事。 雖然網易云為了提高音樂人數量,已經將加入門檻設定得非常低,但這也帶來了濫竽充數的問題 ,就比如我們在文章中提到過的“搬運型”音樂人——這顯然與網易雲打造優質原創內容的初衷相背離。這種情況下,網易雲究竟何時能否靠自家原創音樂人趕上TME,恐怕仍然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圖片來自Yandex、App截圖以及網易雲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