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不了代碼,我還可以去送快遞

語言: CN / TW / HK

接着上一個話題,繼續聊一聊大齡程序員遇到裁員怎麼辦。

小朋友:舅,據我這段時間的觀察,發現您的日子過得好滋潤啊!

我:為什麼這麼説?

小朋友:您除了上班,就是騎行、跑步、書法、畫畫、攝影 。。。感覺您好閒啊!

我:生活本來就是這樣啊,下了班自然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你看我參加了各種跑步羣、騎行羣、攝影羣,很多人就是這樣。可能我的興趣愛好多了一點,但這有什麼問題呢?

小朋友:我看網上很多吐槽的帖子,都是説程序員是如何如何辛苦。

我:會不會是過得差的人喜歡上網吐槽,而過得好的人不發聲呢?比如説,你老在網上曬美食,是不是經常有人來噴:“一個學生,不把精力放在學習上,整天曬吃的,不務正業。” 久而久之,你也難得發帖了。中國有句古話,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本來負面的消息就傳播得快。

小朋友:我覺得不像,就拿我現在實習的公司來説,我看周圍的人還是經常加班的。

我:嗯,年輕時候多加加班,對成長有好處。我剛畢業那會,也是整天泡在公司,但並沒有覺得辛苦啊。那個時候,剛走入社會,再加上不是科班出身,感覺要學的東西特別多,所以呆在公司,實際上是利用公司的資源。比如電腦,那時電腦相當貴,個人買不起,而且公司有網,以前上網有多貴,你可能沒概念,而且公司有空調,有晚飯。那段時間感覺特別充實,成長也最快,怎麼會去吐槽公司的不好呢?

小朋友:舅,時代不一樣了,現在公司都是強制加班,和您説的自願加班是兩碼事。每天忙工作的事情都忙不過來,哪來時間去學習新的東西。

我:公司有明文規定嗎?

小朋友:現在公司狡猾得很,怕留下把柄,不提強制加班的事,但活依然那麼多,既規避了加班費,也讓大家加了班。

我:理解,不過這個階段,也是你們收入蹭蹭蹭往上漲的時候。雖然明面上沒有加班費,但算上績效、年終獎,還有自己的成長,有付出,有回報,也不是很虧吧。再説,如果對公司不滿,可以跳槽找到更好的。

小朋友:您老是強調成長,那您在家也沒鑽研新的技術啊,是已經失去了對技術的興趣了嗎?

我:人在不同的階段,追求有所不同。比如你現在,更多的應該追求成長。等你到了三十多歲,成家之後,照顧好家人,資金有了一定的積累,那時你也可以躺平。

到了我這個年齡,開始慢慢明白了,人活着就是追求快樂。我在之前寫過一篇文章《 你有你的計劃,世界另有計劃 》,裏面就談到了提升快樂的兩種方法:

(1)追求多樣性,新奇的、不一樣的刺激會讓我們快樂。

(2)追求間隔性,哪怕是以前經歷過的刺激,如果間隔一段時間再出現,我們還是會感到快樂的。

我現在也關注新技術,在工作中,在公司裏,我會抽出時間來了解最新的技術,但這不是我唯一追求的方向。騎行、跑步、書法、繪畫等等都會給我帶來不同的體驗。而且我發現,成就感才是最高級的快樂。

小朋友:成就感可以從工作中找啊。

我:你説的沒錯,比如像雷軍、任正非這樣的人物,早就實現了財務自由,但他們仍然在努力工作,不斷挑戰新的領域。這是追求多樣性的高級玩法,用“精”度提升多樣性,也就是要追求比較“深”的東西。搞學問,我們可以挖掘學科的深度,每進一步都有新的刺激。如果放到工作或事業上,制定一個遠大的目標,每次完成遠大目標的一步,同時又面臨着新的挑戰。這樣你不僅收穫了快樂,同時還能獲得事業上的成功。

所以説,對有使命感的人來説,工作才是最大的快樂。

但我不是這樣的人,無法持續從工作中獲得成就感,也沒有那個勇氣去開創新的事業。所以我選擇新的方向,畢竟在新的領域更容易獲得成就感。就拿跑步來説吧,讀大學的時候,最怕的是 1500 米長跑,跑個一兩公里,對我來説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開始練習跑步之後,發現跑個 4、5 公里其實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後來慢慢可以跑上 10 公里、半馬,最後甚至能跑一個全馬。每前進一小步,每達成一個小目標,都是滿滿的成就感。更為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收穫了健康。

小朋友:那你不擔心裁員嗎?

我:偶爾也會想到這個問題,但不是很擔心,畢竟現在 IT 人才缺口很大。你的同齡人,應該有一些人,本身也不是學習計算機的,去外面的培訓機構學習個半年一年的,就能轉行到 IT 行業。相比這些人,我還是更加專業一些吧?

小朋友:年輕人有年齡優勢啊,有很多崗位不是要求 35 歲以下嗎,你現在出去找工作,會有人要嗎?

我:你還真説對了,我去年就嘗試過投遞簡歷,結果連面試機會都沒有幾個。

小朋友:這幾年受疫情影響,連大廠都裁員,更別提很多小公司了。難道您已經財務自由了,所以一點都不擔心?

我:哪有這麼容易財務自由的。我後來反思了一下,是求職的姿勢不對。到了三十多歲出去找工作,簡歷篩選這一關就過不了,所以需要想辦法越過簡歷篩選 這一步

小朋友:怎麼跳過這一步?

我:不能按照常規的方式去投簡歷,而應該動用自己的人脈,通過內推、朋友介紹,將簡歷送到招聘崗位的部門負責人那裏。實際上,這些年,經常有朋友向我推薦工作機會。 可見即使在最困難的時期,也還是有機會。 我以前也招過人,其實招一個合適的人,並不是那麼容易。 很多公司,推薦人員入職,都有好幾千元的獎勵。 此外,和獵頭保持聯繫,雖然現在獵頭也越做越氾濫,但比較高級一點的崗位,獵頭那邊的渠道更寬廣一些。 獵頭向企業的收費一般和員工拿到的月薪掛鈎,所以也會有動力推薦更好的崗位。

小朋友:我不愛和人打交道,沒有人脈怎麼辦?

我:我説的人脈,並不是指找關係,走後門,而是靠平時積累。在日常工作中認真負責,主動解決問題,同事或朋友在談論到你這個人時,都覺得人靠譜。這樣,如果同事或朋友去了別的公司,遇到好機會,可能就會第一時間想到你。或者你需要尋找新的工作機會時,向前同事或朋友求助時,別人願意推薦。另外,在互聯網虛擬世界中,如果能幫上別人,也儘量提供幫助,有些機會可能來自素不相識的網友。當然,最重要的是你得有能力,這樣機會來臨時,才能拿住。

小朋友:萬一碰到確實沒有機會的時候呢?比如説現在,大廠減員,小廠保命,就是不招人。

我:我可以去送外賣啊。

小朋友:舅,您是認真的嗎?

我:真的,我還真考慮過這個選項。前段時間,我讀過一本書《中國外賣》,一部真實反映外賣小哥生存現狀的調查報告。

另外給你看一個數據,據美團研究院《2020上半年騎手就業報告》,在外賣大軍中,身兼數職的“斜槓青年”,正成為就業新趨勢。

2020上半年,美團平台上近四成騎手有其他工作,其中8.8%的騎手擁有不止一份靈活就業的工作。除了騎手身份,他們還同時是公司白領、小微創業者、律師、攝影師、廚師……

《中國外賣》這本書的作者採訪了外賣小哥近百人,給我印象最深的有單腿外賣小哥、腦癱患者阿龍,還有一名外賣詩人,另外還有數量不少的女性“外賣小哥”。

小朋友:送外賣是個體力活兒,也是吃青春飯的吧?

我:你看那些身體有殘疾的人能做,女性也能跑外賣,我沒有理由做不到啊,無非是多吃些苦。論到吃苦,這個應該難不倒我。前段時間武漢四十度的高温,我一樣騎行七八十公里去梁子湖。前年還連續跑四個半小時,完成馬拉松。送外賣一般都是小件商品,所以也不需要很大的力氣,只要耐力足夠就行。我平時登山、徒步,走的路還少嗎?爬的台階還少嗎?

小朋友:那收入會下降不少吧?

我:這麼多年輕人寧可不去工廠,也要送外賣,收入應該不會很少。具體能拿多少還不好説,不過我看數據,只要足夠勤快,拿個月薪上萬沒問題吧。

小朋友:那也比您現在的收入少很多啊。

我:這只是最後的選擇。人也不能一直和過去進行比較,就像魯迅小説裏的"祖上也曾闊過",有什麼意義呢?人最重要的是生存下去,這個時候還管什麼錢少呢?

小朋友:送外賣我可做不來。

我:電影《侏羅紀公園》裏有句台詞我印象深刻: 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在中國這樣的環境下,有手有腳,人總會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你也一樣。有了這樣的信心之後,你才不會被一些 35 歲中年危機給嚇着,從容的按照自己的節奏,一步一個腳印。等你踏踏實實的走下去的時候,可能會發現路越走越寬。如果在門口就顧慮重重,或者在行走中左顧右盼,反而會走到岔路上。

小朋友:哈哈,咱們零零後選擇直接躺平。

我:你可以躺平,無所事事,或者看花看鳥,關鍵是你自己能情緒自洽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