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天速成接單:手辦課收割“二次元”

語言: CN / TW / HK

“你要悄悄學制作手辦,然後驚豔所有人,現在0元搶16節課。”

就像鋅刻度之前關注過的配音、後期剪輯、碳排放管理師等培訓課一樣,如今培訓機構又為0基礎小白們點亮了一項新的副業:手辦。

作為穩步增長的小眾市場,2020年的手辦市場規模為37億元。艾瑞諮詢認為隨着國潮手辦的興起和潮玩市場整體的帶動,未來幾年中國手辦市場依然保持穩定增長的態勢,預計2023年中國手辦市場規模將突破90億元達91.2億元。

瞄準這個看似即將爆發的行業,按照培訓機構的説法,他們只收取幾千元的費用,就能將大量新手培訓成為手辦達人。不過鋅刻度發現,在黑貓投訴平台、人民網的領導留言板,甚至連手辦培訓廣告的評論區,都有越來越多的學員發出不滿的聲音,勸退言論不絕於耳。

幾千元是能“致富”還是交了“智商税”?面對網絡上的廣泛質疑,鋅刻度親身體驗了一番。

體驗:“可分配兼職”成勸人報課一大利器

刷到大鵬教育旗下成人手辦培訓班的廣告時,“0基礎”“0元試聽”“副業”等關鍵詞瞬間激起了鋅刻度的好奇心。

順着廣告留下聯繫方式、加了培訓老師的微信、進入開班活動福利羣......一系列操作已經非常熟悉。值得注意的是,加上好友沒多久,簡單地寒暄了幾句過後,培訓老師林晚就單刀直入,點出了很多人都非常關注的問題,“你是想學習了當個興趣愛好還是當個副業啥的呀?”

這還是鋅刻度第一次不用上課,就能體驗到被老師火速推薦報正式班的感覺。

鋅刻度隨即就“副業”提問,得到的回覆是這樣的:“現在手辦市場這麼火熱,你從大街小巷裏的盲盒扭蛋機就能看出來,包括很多商場裏面都是有專門售賣手辦的店,但是其實會的人並不多,咱們好好學好之後接個訂製單子還是很吃香的。而且兼職都是老師給你分配的,不需要你自己去找。”

在林晚口中,“可分配兼職”可謂是勸人報課的一大利器。根據她的解釋,0基礎的學員,學20天左右即可完成萌物食玩的學習,然後就能先做如小的冰淇淋、雪糕、蛋糕、水果之類的小玩意的兼職,每個月50~100單,一單30~100塊錢,多勞多得。

“一接單客户會給20%的定金,做完單子之後在交給客户之前,拍照發過來讓老師來指導你做最後的精修,然後再交給客户。”林晚表示,因為他們不僅要保證客户的利益,也要保證學員可以掙到錢。

按照林晚的説法,到了學習後期,隨着學員專業技能的提升,就會接觸Q版、正比、真人轉,一個300~800元不等,真人轉和正比一單600~800元以上,都是微信、支付寶結算,“這一些佣金就比較高,每個月賺個4000以上完全不是問題。”説到這裏她還再一次強調,“兼職都是老師推薦給你,不需要你自己去找。”

此外, 林晚還給鋅刻度發送了多位學員的接單賺錢聊天截圖,以及來自不同渠道的訂單需求截圖 ,“每天我們羣裏會發單,然後你想接多少,直接找老師登記就可以了,訂單都是來自於我們合作的供公司,還有一些電商平台、短視頻平台等等,現在我們公司也是和抖音、微視、淘寶天貓等有合作的。”

學員接單案例以及渠道接單需求

在該培訓課的“手辦學院兼職班開班福利活動羣”中,鋅刻度還看到班主任黎洪對兼職收入下定了結論,“正式課兼職班保底收入4000+”這樣的承諾幾乎等同於告訴學員報班就能回本。因為五六個月左右就能全部學完的高階課程,減去各種優惠力度後的付費價格是4599元。

當然,如“我們每天都有單子,你隨時可以找我接”這樣的口頭承諾,可能沒有那麼穩妥,鋅刻度也詢問了林晚是否有合同等保障措施。林晚表示,他們有學籍簽約,並且有90天的退款期,“這90天你完全能感受到自己能不能學會,還有咱們兼職能不能接到了。我們這麼大的機構,這麼多學員在咱們這裏報名,如果連這點兼職都沒辦法保證的話,那早就倒閉了。”

勸退:“千萬別交錢!我都後悔死了”

“大鵬教育就是騙子,報名前什麼都是可以的,交完費之後就不兑現承諾,簡直都是假的,寫進合同裏也不會兑現的,就是騙你報名的!”抱着“自己淋過雨所以不想讓別人再受騙”的想法,張悦在大鵬教育的某則短視頻廣告評論區留下了這樣一段話。

張悦告訴鋅刻度,她之前就是信了老師如上述“半個多月就能開始接單賺錢”之類的説法才繳費報了名,可現實卻很快將她的信心擊垮,“半個月了沒動靜,説再等等,結果兩個月了還沒動靜,之後就不搭理我了。然後我才發現受騙了,可讓退費又各種理由不給退。”

按照張悦的説法, 不僅此前老師描繪的“錢景”難以實現,就連曾視為最後保障的協議也沒用 ,“協議都是對人家有利的,而且協議都是兼職不保證,沒用説賺不了錢就退款。”

根據張悦發來的協議條款截圖,鋅刻度看到確實有這樣一則被標紅的特別説明,“我們僅在官網展示相關合作的就業渠道,但不承諾為您提供相關全職或兼職的就業崗位,更不會承諾全職或兼職的就業崗位薪酬。”

協議規定與老師的承諾相悖

聯想到老師賣課時承諾的“兼職都是老師推薦給你,不需要你自己去找”“我們每天都有單子,你隨時可以找我接”等話語,再對比原本可以拿來維權的協議裏提到的“不承諾為您提供相關全職或兼職的就業崗位”, 或許兩者間的巨大落差才是張悦覺得自己被騙的根本原因。

正如張悦所説,“之前籤協議都是盲目籤,就聽老師説得能賺錢了,後來才發現都是坑,籤協議可能也是為了防止我們找麻煩。”

實際上,在該廣告的評論區裏,除了張悦的控訴之外,鋅刻度還發現不少用户也在講述自己的類似遭遇。如“大鵬教育就是騙子,報名前什麼都是可以的,交完費之後就不兑現承諾,兼職都是假的,寫進合同裏也不會兑現”等。

另外,黑貓投訴平台也有部分用户發言聲討:“説學了20天左右就能做兼職,還能邊做兼職邊還學費,還有額外收入,什麼月收入1000到2000元,學了一個月了才發現他説的都是騙人的,一個月小白根本不可以做到兼職”等。

甚至就連人民網旗下的領導留言板也不乏多位學員求助,稱其“違約”“霸王條款”“不給退費”等。

為此,鋅刻度曾試圖就上述情況聯繫大鵬教育,但其官網上顯示的“週一至週日24小時在線”的客服熱線一直未能接通。

不過值得留意的是,和鋅刻度同期的某位學員,曾因大鵬教育在網絡上的諸多負面消息在開班福利羣中提出過質疑,“搜了一下名聲差得可以,都説是騙子公司”,但隨後就被羣裏的老師以“你是隔壁XX教育的吧”反懟了回去。

有學員發出質疑,老師回懟表示其來自隔壁競品公司

到底孰是孰非我們並不清楚,但 大量用户投訴的存在正敗壞着大鵬教育的口碑,卻是不爭的事實。

現實:手辦市場的未來由IP和原創定義

其實對培訓班精準打擊的很多“0基礎”成年人用户而言,他們或許此前並不知道,手辦是個舶來品,本意是指沒有塗裝的模型套件。在二次元文化的風行下,才逐步演變成通過樹脂、聚氯乙烯、乙烯基苯等材料開模製作,以及塗裝等工序後製成的人物模型。

更重要的是, 雖然該行業正從小眾市場邁向穩步增長狀態,可這並不意味着消費者不挑。

從實際情況來看,由於手辦本身製作難度大,高人力投入的特點,其單價相對小高。作為手辦的主要消費羣體,Z世代在這一市場上的花費金額向來不低。相關數據顯示,2020年Z世代手辦年度花費金額較高,人均年度手辦開銷為2022元,人均購買手辦約8個。

此前,日系手辦無論是IP還是廠商在中國市場都佔據先導優勢,深受Z世代的喜愛和追捧。而隨着越來越多精美的遊戲、國漫等IP誕生,以及國內手辦行業在設計、工藝以及銷售平台上的不斷創新和拓展,國創IP手辦的市場銷售潛力盡顯。

對手辦行業相關從業者而言,研究Z世代喜好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據《中國Z世代手辦消費趨勢研究報告》顯示,Z世代選擇手辦的在線購買平台的主要考慮因素還是手辦商品的真偽性,即自己是否購買的是正品手辦,以及手辦商品的豐富度,比如是否覆蓋熱門動漫IP以及在播動畫。

內容據公開資料整理 圖源:華經情報網

即是説,除了傳統的經典動漫角色IP衍生手辦、遊戲和國漫等IP對應的手辦產品、脱離原作IP情感聯結的純原創手辦,以及利用新技術與二次元受眾進行交互的虛擬主播的衍生周邊,才是市場消費主力軍的審美趨向(願意花錢購買的對象)。

而這些對應的是,有IP周邊產品生產授權、高超的製作技藝與獨特風格,或者有大熱原型師背書。再來看將“副業接單賺錢”掛在嘴邊的培訓班,其幾個月速成的學員裏有幾個人有條件實現這樣的目標?這就難怪有學員會抱怨手辦培訓課是個騙局了。

那些被培訓班的話術和承諾吸引購課的學員,是時候跳出被“美化”過的行業未來了。

(林晚、黎洪、張悦為化名。)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鋅刻度”(ID:znkedu) ,作者:孟會緣,編輯:温之周,36氪經授權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