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DAO:去中心化“史記”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HistoryDAO

9 月 15 日,以太坊順利完成了合併,其 PoW 的最後一個區塊被 Vanity Block 鑄造成了 NFT,即整個區塊只包含一個用於鑄造 Vanity Block NFT 的交易,成本為 30 ETH。在最後的區塊中,Vanity Blocks 引用了美國民族植物學家特倫斯·麥肯納的名言寫下寄語:「只要勇於做出承諾,世界自會助你剷除不可逾越之阻礙。去完成未竟之夢想,宇宙絕不會抑制你前進的步伐。這即是奧義所在。」

Vanity Block 通過區塊,記錄了以太坊生命歷程中最重要的一次升級。以太坊此次合併事件也成為了加密世界的重要回憶。

回憶,是對於人類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在遠古,人類通過壁畫、繩結來記錄回憶。在組成小型部落、氏族後,過去的故事通過語言口口相傳。後來,文字成為了回憶和歷史的載體。歷史和故事就被史官們記載了下來。

而到了信息時代,互聯網成為了歷史記錄的載體。如今,用不可篡改的區塊記錄回憶成了加密世界中最流行的事情。

這是信息時代和區塊鏈技術所帶來的便利,但它們又為歷史記錄加了一層新的詛咒。

歷史記錄的詛咒是什麼?

中心化的歷史記錄:從古至今,記錄歷史的權力被掌握在中心化實體手中,且不可挑戰。而野史和民間記錄,也大多來自古代貴族。即使到了信息時代,這種局面仍未被打破,強大的中心化實體擁有記錄歷史的權力。而在加密世界,用區塊記錄的權力也被掌握在礦工手中。

信息太過龐雜:信息時代所帶來海量數據也導致真實歷史難以被記錄,尤其是對於沒有任何聲量的普通人,他們難以記錄關於自己的歷史。或許在未來,就像我們對自己先祖的過往一無所知一樣,最後能為後人保留下來的,也只有一張照片。

去中心化歷史記錄解決方案 HistoryDAO 希望通過 Web3&區塊鏈技術解決以上兩個詛咒。

用區塊承載歷史

希羅多德在流放期間,以自己的視角寫下了《Ἱστορίαι(歷史)》一書,把他在旅行中的所聞所見,以及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國的歷史記錄了下來。這是西方史上第一部完整流傳下來的歷史記錄。羅馬演説家西塞羅評價他為“歷史之父”。

不過,客觀的記錄往往會受到記錄者主觀的影響,最後讓歷史記錄失去公允性。

這在人類史上常有發生。就像那句名言所提到的: 歷史由勝利者書寫,但事實真相只有親歷者才曉得。 在史料蒐集和對因果分析方面保有嚴謹態度的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斯底德也指出: 不要偶然聽到一個故事就寫下來,甚至也不單憑我自己的一般印象作為根據——我所描述的事件,不是我親自看見的,就是我從那些親自看見這些事情的人那裏聽到後,經過我仔細考核過了的。

如何讓事實真相的親歷者低門檻地記錄無法被篡改的歷史?這個問題一直在困擾着追求真實歷史的人們。

幸運的是,如今區塊鏈技術讓它成為了可能。

就像比特幣將鑄幣權去中心化一樣,HistoryDAO 去中心化了歷史記錄的權力。

得益於區塊鏈技術,HistoryDAO 允許用户在以太坊和 BNB Chain 上發行、查詢和交易 NFT:

  • HistoryDAO 支持各類數據格式的歷史記錄形式,允許用户進行多維度的信息記錄;
  • HistoryDAO 擁有一個允許用户有效地發現、評估、交易和管理的 NFT 二級市場;
  • HistoryDAO 完全由社區擁有並管理,DAO 的發展完全由社區議程推動;

簡而言之,HistoryDAO 是一個由 DAO,也就是由去中心化社區組織驅動的NFT平台。

HistoryDAO 在為個體提供記錄歷史的服務的同時,也有由 DAO 組織記錄已經達成共識的歷史——社區負責記錄每週、每月和每年的歷史人物、歷史進程、歷史專輯和重大歷史事件。

HistoryDAO 如何架構產品和商業化?

接下來,我們將從三個方面深入探索 HistoryDAO 的功能和服務。

鑄造歷史 NFT 和二級交易市場

就像上文所提及的,HistoryDAO 支持用户進行多元的歷史信息記錄,這些內容都將以 NFT 的形式保留在用户的區塊鏈錢包中,公開透明,別人無法強制篡改和轉移該 NFT。

更有想象力一點,用户所記錄的數據可以是任何信息,包括生活的點點滴滴、與好友愛人的美好回憶、遊戲中的精彩瞬間等等。或許,未來的人類也會像我們通過研究清明上河圖來複現古人生活一樣,通過研究 HistoryDAO 的歷史 NFT 來複現我們當代人的生活圖景。

其中,在 NFT 鑄造時,用户需要支付 0.01 ETH 的服務費用和 Gas 費用。對應的服務費用將直接轉入由 DAO 控制的市場流動性儲備,也就是 DAO 國庫。

同時,歷史和回憶是由全人類共同擁有的。因此,用户所鑄造的歷史 NFT 也可以在二級市場中流通和交易。HistoryDAO 市場會收取 2%的佣金,這部分費用也會被轉移到 DAO 國庫。

而 HistoryDAO 市場也會對各類歷史 NFT 進行排序,排序將參考對應 NFT 的上市時間、瀏覽量、受喜愛數量等多個維度。為了確保每個歷史 NFT 的曝光率儘可能的公平,每一個新的算法變化都需要在 DAO 中提案並獲得社區支持。

INO

為了讓歷史記錄變得更有效率,HistoryDAO 引入了“Initial NFT Offering”,即 INO 的概念。任何用户都可以為 NFT 集合提供一個主題,且這個通過與其他社區成員來共建該 NFT 集合。

為了方便理解,我們可以拿一些體育賽事來舉例。

以 NBA 為例,在一個賽季中,我們可以為每一場比賽創立 NFT,並隨着賽季的進行,通過圖片、視頻剪輯和球員數據等信息記錄每一場比賽的詳情。理所當然的是,一場精彩比賽的 NFT 要比普通比賽的 NFT 更具收藏價值,決賽 NFT 要比正常輪次的比賽更具收藏價值。或者,我們也可以發揮想象力,在賽季結束後,選取 1000 場比賽的精彩時刻鑄造 NFT 發行。對於品牌方而言,INO 活動是對之前事件影響力的再利用,極具性價比。

當然,這只是一個例子。由 HistoryDAO 推出的 INO 活動擁有極強的可擴展性,也不會僅限於體育賽事。

只要品牌營銷團隊擁有創新式的營銷思路,便可以通過 HistoryDAO 記錄任何活動和事件,便進行營銷——毫無疑問,這要比純粹的撒錢營銷活動要更具吸引力。在INO活動之後,品牌方也可以圍繞此次事件鑄造的NFT進行後續賦能。

DAO 和 Token

與其他 NFT 平台不同,HistoryDAO 更注重社區互動和社區力量。本質上,HistoryDAO 是記錄歷史的工具平台,而非 NFT 交易市場。因此,HistoryDAO 在產品設計上,更注重社區活躍度的算法設計,希望構建出像 Reddit 那樣強大的社區產品。

增強社區力量目的在於規避監管對於社區歷史記錄和言論自由的壓力,去中心化社區可以抵抗強大的利益集團對於歷史記錄的審查,並且會提升人們對於去中心化歷史記錄的積極性,也會提升 HistoryDAO 歷史 NFT 的價值。

而 HistoryDAO 的治理將由其原生 Token $HAO 完成。持有$HAO 是 DAO 的准入門檻。進入 DAO 之後,社區成員可以進行提交提案、評論和投票等治理行為。

除了治理外,$HAO 還將被應用於 HistoryDAO 產品的方方面面,比如在市場進行 NFT 交易時,若用$HAO 進行支付,則市場只會收取 1.5%的佣金。

從見證到書寫:HistoryDAO 如何賦能 Web3?

毫無疑問,歷史對於人類整體和每個人類個體有着特殊的意義。就像唐太宗李世民所言,“以銅為鑑,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鑑,可以知得失,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

歷史是我們向前邁步的基礎。

但相關的利益集團不管是出於掩蓋相關醜聞或者達成某一種目的,往往會修改歷史記錄。其次,歷史記錄往往會被主觀情緒引導,失去原本的公允性。

而如今,HistoryDAO 正在通過區塊鏈和 NFT 技術扭轉歷史記錄的缺陷。就像比特幣將鑄幣權去中心化一樣,HistoryDAO 將歷史記錄的權力分散了。

去中心化且無法篡改的歷史記錄將從多角度記錄歷史,追求歷史記錄的公平和真實。

這正是 Web3 所倡導之精神的體現——Web3倡導個人主權,倡導個體價值,歷史不再由勝利者書寫,全人類平等參與。

作為與現實話題緊密連接的 NFT 在鑄造後,也會增強 Web3 在外界的話題度,吸引更多人主動了解 Web3 世界。而通過真實歷史記錄來賦能 NFT 採用,也會推動 Web3 世界的進一步發展,變得更加成熟。

除此之外,由 HistoryDAO 主導的 INO 活動也能為各類品牌提供強有力的營銷支持。

Web2 品牌通過 Web3 手段營銷已經成為了趨勢。

Tiffany 推出 CryptoPunks 定製 NFT 和星巴克推出 Starbucks Odyssey 計劃便是很好的例子。

其實,隨着 Web3 世界的影響力與日俱增,更多的 Web2 品牌將思考如何通過 Web3 進行營銷活動和社區增長。對於人生地不熟的 Web2 品牌而言,一個簡單直觀的 Web3 營銷方案是剛需。

而由 HistoryDAO 推出的 INO 活動恰好能夠滿足這一需求。可以認為,這類需求將會成為 HistoryDAO 未來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

以前是石頭,後來是文字,現在是區塊

最後,讓我們回到 HistoryDAO 的初心——讓所有人都可以低門檻地記錄歷史。拋開我們基於產品做出的思維拓展,HistoryDAO 的本質是允許將歷史記錄的權力去中心化。

這無疑是開創性的,也是對 Web3 精神的一次解構——Web3 不止是去中心化金融,還包含了更多層面的思考和應用。憑藉着區塊鏈技術所賦予的去中心化歷史記錄的權力,這個世界的所有人,都將有機會像凱撒一樣,豪氣干雲地説出:我來,我見,我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