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聯年內股價多次成“妖”,非受限貨幣資金不足10億,債務困局難解 | 中報季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丁一

出品:全球財說

早已陷入泥淖自身難保的 新華聯(000620. SZ) ,居然再一次成為備受關注的熱股前十,年內第三次股價“被炒作”。

2022年內股價多次波動

控股股東質押比例達97.7%

截至9月20日,新華聯最新報收3.99元/股,再一次收穫漲停,這已是連續第五個交易日以漲停告終。

若自9月5日有發動跡象之初開始計算,至今的區間漲幅已經超過80%,雖然多次釋出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但並不影響狂熱的市場炒作。

更加戲劇化的是,新華聯股價在9月19日本已經低開低走,在午後一度跌停,但隨後卻直線拉昇瞬間上演“地天板”,並以12.7萬手封死漲停。

雖然房地產板塊近期異動頻繁,但緣何是新華聯成為了板塊之王?

遊資瞄準新華聯的原因,或還是在於環球影城概念股等旅遊因素。目前,新華聯涉及環球影城概念、京津冀一體化概念、螞蟻金服概念以及旅遊概念,新增商超百貨概念。

只是,9月19日盤後,新華聯在最新的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中表示,公司不涉及環球影城概念,不存在應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項。並且,對媒體表示在通州沒儲備用地也沒在建工程。

極力撇清關係仍未能阻止遊資瘋狂炒作.9月15日起的4個交易日,新華聯均登龍虎榜,遊資接力炒作跡象明顯,上海溧陽路、寧波桑田路、蘇南幫等長三角知名遊資席位均在其列。

但是,若公司業務並未涉及環球影城,那新華聯又為何會被市場冠以環球影城概念?

這還要回溯至2022年1月13日,彼時新華聯曾在投資者互動平臺公開表示,“公司作為註冊和辦公地都位於通州區的文旅企業,緊鄰通州環球影城,公司管理層高度重視環球影城開業的契機”。

並且還表示,旗下旅行社亦將積極拓展環球影城的業務提供旅遊出行服務,增加營收規模。

圖片來源:Wind

劃重點,在互動平臺上已進行了“增加營收規模”的描述,很難不讓人聯想新華聯涉及環球影城概念。

也正是如此,市場為新華聯冠上環球影城概念。更值得一提的是,其股價在1月6日便已發動漲停,概念疊加在1月6日至1月25日的15個交易日中,共收穫了10個漲停,其中不乏“地天板”頻繁上演。

在此期間,新華聯股價由2元/股左右最高漲至4.61元/股。

需要注意的是,進入2022年後新華聯股價波動異常明顯,除1月份股價巨大波動外,3月下旬至4月上旬新華聯還曾迎來一波上漲,此次9月份波動已是年內第三次成“妖”。

由於新華聯作為上市公司,本身業務並無重大改變且不存在應披露而未披露資訊,股價的上漲只能歸於市場行為。

自2020年3月,“15新華聯控MTN001”未能按期足額兌付本息,構成實質性違約起,新華聯控股債務危機持續惡化,作為上市公司新華聯控股股東,新華聯控股所持上市公司新華聯股權也盡數處於被質押狀態。

Wind資料顯示,截至2022年9月20日,新華聯控股未解押股權質押數量佔持有股份比例為97.70%,佔總股本比例為59.77%,加權平均質押起始日參考價為5.71元/股。

即便股價接連收穫了5個漲停,先相較於質押日,新華聯的股價至今仍存有30.17%的巨大跌幅。

9月8日,新華聯控股釋出公告稱,北京一中院已受理債權人湖南富興集團申請其破產重整一案。新華聯控股此前曾預警,如該案被受理,公司將存在因重整失敗而被宣告破產清算的風險。

然而,此次破產重組源於湖南富興集團曾向新華聯控股提供3000萬元借款,創立32年之久的跨領域巨頭如今卻被困於3000萬元。

《全球財說》查詢資料顯示,截至2022年6月末,新華聯控股總資產為1030.7億元,淨資產為207.51億元,貨幣資產82億元,負債合計823.19億元,其中帶息債務390.72億元。

雖然自被申請破產重組後,新華聯控股加速進行資產甩賣,但效果並不明顯,債務重組也顯得杯水車薪。

負債高企可用資金不足10億

地產寒冬、文旅困局難破

雖然,對於控股股東破產重整事項,上市公司新華聯公告表示,公司與新華聯控股為不同主體,具有獨立完整的業務及自主經營能力,在業務、人員、資產、機構、財務等方面與控股股東相互獨立。上述事項不會對公司日常生產經營產生重大影響。

但對於上市公司而言,雖然是控股股東破產重組,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最直接的表現便是業績急劇下滑。2022年上半年,新華聯實現營業收入21.21億元,同比增長10.49%;歸屬淨利潤為-9.93億元,同比下降36.80%;扣非淨利潤為-10.55億元,同比下降41.15%。

自2020年陷入虧損後,2020年、2021年全年新華聯分別虧損12.86億元、38.93億元,疊加2022年上半年,在兩年半時間中累計虧損額已達61.72億元。

新華聯表示,公司作為集文旅景區開發與運營、房地產專案開發建設、施工總承包、商業管理、酒店管理、物業服務、旅遊服務等多項業務為一體、具備多業態綜合開發能力的上市公司,受新冠肺炎疫情多點散發和局地暴發的影響,旅遊業承壓、彈性出遊需求收縮等諸多影響,虧損有所擴大。

目前,新華聯旗下擁有一個國家5A級景區四川新華聯閬中古城,以及三個國家4A級景區長沙新華聯銅官窯古鎮、蕪湖新華聯鳩茲古鎮、西寧新華聯童夢樂園。半年報顯示,其旗下各景區因疫情影響累計閉園67天。

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新華聯4月時表示已開業酒店共計16家,其中景區酒店共計6家,另外公司還有6家自營客棧。

包括上述業務在內的文旅綜合行業,在2022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3.26億元,佔總營收比重為15.37%,較2021年同期同比下降46.98%。

好在2022年上半年,新華聯商品房銷售業務出現回暖,實現營業收入14.79億元,同比增長50.39%。

截至2022年4月資料,新華聯共有27個商品房銷售專案,主要集中在北京、天津等京津冀區域;上海、蕪湖等長三角區域;大灣區的惠州,海南自由貿易港的三亞;以及西寧、銀川、長春等西北和東北省會城市

新華聯在半年報中也表示,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簽約銷售面積6.76萬平方米,銷售金額10.55億元,結算面積13.46萬平方米,結算金額14.79億元,為公司在重大疫情及市場下行的影響下補充了寶貴的現金流。

但即便如此,截至2022年6月30日,新華聯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仍由上年同期的4.27億元劇烈下挫至-1048.28萬元。

負債方面,截至2022年6月30日,新華聯貨幣資金為17.88億元,其中10.68億元為受限資金;短期借款為8.10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106.28億元、長期借款81.85億元。

由此來看,新華聯目前所持資金相較於有息負債,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

並且,新華聯報告期末的實際擔保餘額合計高達170.03億元,實際擔保總額佔公司淨資產比例高達1021.84%。上述擔保額或存在構成表外負債的可能,風險不可估量。

頗為唏噓的是,新華聯控股及上市公司新華聯即便現在如此局面,2020年創始人傅軍還曾以330億元財富居《胡潤全球富豪榜》第524位,成為湖南株洲首富,但至2021年卻一落千丈。

商業地產營收收窄,文旅轉型仍未完成,新華聯文旅在發展上進退兩難。

在大力發力文旅時,疫情等因素讓策略成為牢籠,鉅額投入難以收回。2019年1月1日,新華聯正式接管5A景區閬中古城;6月28日,銅官窯古鎮二期攜三大旅遊新品開放;8月18日,西寧童夢樂園開園;12月8日蕪湖鳩茲古鎮全面開園。僅銅官窯古鎮專案投資便超過100億元。

疊加地產寒冬,將新華聯一步步拖入深淵。截至2022年6月30日,新華聯存貨賬面價值高達175.24億元,包括開發經營過程中為出售或耗用而持有的開發用土地、開發產品、意圖出售而暫時出租的開發產品、週轉房、庫存材料、庫存裝置和低值易耗品等。

其中,開發成本為70.97億元、開發產品為98.48億元,新華聯仍面臨嚴峻的去化壓力。

2020年至今已經過去兩年半時間,新華聯仍未走出困局。如今控股股東破產重組、上市公司業績困局債務危機,何解困局?《全球財說》將持續關注。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