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造車再生波瀾:FF百餘名員工請願罷免董事會主席

語言: CN / TW / HK

來源:直通IPO,文/王非

遠在大洋彼岸造車的賈躍亭,一舉一動總能引發大眾廣泛關注。

自2021年7月22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以來,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來,下稱:FF)遭遇了被做空、股價暴跌、財報難產、股票面臨退市、內部高層動盪等連續“負面”事件。

FF剛剛於8月15日釋出融資公告,新的擔保票據工具提供5200萬美元的承諾資金,潛在最高達6億美元總資金。

然而,8月26日,證券日報援引外媒報道稱,FF全球140多名員工集體實名,向董事會和全球股東發出請願書,請願罷免Sue Swenson的執行董事長、董事會主席兩大職務,並要求召開股東大會罷免其董事職務。

好訊息與壞訊息前後腳到來,外界出現了賈躍亭“樂極生悲”的聲音,也為FF 91的交付,增添了一分不確定性。

畢竟,FF 91量產交付一再延期。從7月底,到第三季度,變成了如今的“第三季度末或第四季度”。

內鬥升級,超140名員工要求罷免執行董事長、董事會主席

“內鬥”的開端,或許要追溯至2019年。彼時的賈躍亭雖已辭去FF的CEO職務,轉任CPUO(首席產品&使用者體驗官)。

但是,2021年10月,做空機構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投資諮詢公司)釋出的報告稱,賈躍亭或許仍然通過直接控股,擔任職務、聘用親屬等方式掌握對FF的控制權,時任FF全球資本市場副總裁的王佳偉,正是賈躍亭的外甥。

隨後,FF成立“獨立董事特別委員會”進行內部調查,而結果與做空報告相差不大。於是在今年1月底,FF新設立董事會執行主席一職,由FF前董事會成員之一的Susan Swenson出任,畢福康(Carsten Breitfeld)和賈躍亭都向其彙報,與此同時賈躍亭及畢福康被削減25%的工資。其餘高管也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清洗:Brian Krolicki被強制卸任FF董事會主席和董事長的職務,成為董事會審計和薪酬委員會的成員;被視為賈躍亭親信的王佳偉,則是遭遇了立即無薪停職處理······

至此,FF董事會完成了去“賈”化,奪權也取得了初步成功。然而,大權旁落的賈躍亭自然不甘於此,似乎也才有了近期一系列“內鬥升級”事件。

據雷峰網報道,今年6月份,就有網友在社交平臺上發文稱,FF內鬥實錘,賈總的FF Top Holding LLC(FF大股東,下稱:FF Top)發力,要求替換掉去年任命的董事會主席BrianKrolicki,這個人是PIPE投資人選出來擔任董事會主席來監督管理層的。而替換者是賈總的律師,接下來一步一步替換掉Susan Swenson等其他董事會成員。

8月26日訊息,據美通社報道,FF Top 在美國當地時間週二致信該公司,要求其提供部分賬簿和記錄。並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了一份13D檔案,要求FF提供一份股東名單儘快召開股東大會,再次敦促FF董事會作出行動,將董事和前董事長Brian Krolicki從董事會中除名。

FF Top認為:“在過去一年中,公司的經營業績一直未能達到公司在公開檔案中設定的目標,而且這種情況沒有改善。我們認為,這種糟糕的表現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Brian Krolicki以及與他結盟的董事會成員的的失敗。”

據瞭解,Brian Krolicki被逐出董事會後,FF TOP也已經提名前國際知名律師事務所O’Melveny&Myers合夥人韓麗為FF董事會獨立董事。

幾乎在同一時間,FF6名員工代表全球140多名員工聯合上書,要求董事會解除Susan Swenson的執行董事長和董事會主席兩大職務。

簡歷顯示,Susan Swenson自2021年7月起被FF聘任為董事會成員,承擔董事會審計和薪酬委員會的職務。在此之前,她在技術相關行業擁有數十年的運營經驗,包括無線電信、視訊技術、數字媒體、遠端資訊處理和小型企業軟體領域。而自今年1月31日正式擔任FF董事會執行主席後,她將有權獲得每月10萬美元的基本工資。同時,她還獲得了一定數量的股票期權。以1月31日收盤價計算,這些股票的價值等於300萬美元。

請願書稱,Susan Swenson作為FF董事會和運營決策的第一責任人,也是公司的第一法律責任人,應該對FF上市一年來的各種疏忽、瀆職、違反盡職義務、不當行為、錯誤行為、不當得利,甚至可能違反法律的行為負責。同時對股東和員工利益巨大損失、公司聲譽嚴重受損、訂單使用者失去信心、核心人才不斷流失,預算嚴重超支,成本嚴重失控,公司資金嚴重浪費,FF 91產品交付不斷延遲、融資遲遲不能落實等一系列災難性經營結果負責。

上述FF員工還表示,Sue Swenson對公司及核心高管進行了一系列不公正和不當的調查和整改。

至此,從FF Top要求BrianKrolicki離開董事會,到員工請願罷免Susan Swenson,外界終於得以窺見FF內部,董事會與管理層之間,內鬥不斷的冰山一角。

累計虧損32億美元,FF 91改口為“第三季度末第四季度”量產

作為一家豪華電動汽車公司,由賈躍亭於2014年創立的FF曾在2021年7月上市後,迎接過一段短暫的“高光時刻”。

FF股價的最高曾在20美元附近,此後,受做空報告、內部鬥爭等一系列事件影響,其股價已跌去90%左右。截至8月26日收盤,FF報1.5美元/股,總市值為4.92億美元。

虧損,是縈繞在FF頭上,經久不散的頑疾。

FF公佈的2021年年報、2022年一季報、二季報顯示,公司2021年淨虧損5.17億美元,全年運營費用高達3.54億美元;公司第一季度淨虧損約1.53億美元,去年同期則為7600萬美元;公司第二季度淨虧損約1.42億美元,去年同期則為5300萬美元。

對於第二季度業績虧損,FF稱,主要是由於工程、設計和測試(“ED&T”)服務的增加,因為公司重新聘請供應商併為ED&T服務進行了大量採購以推進 FF 91的開發,以及員工人數和員工相關費用等所致。

據統計,FF目前累計虧損已達32億美元。FF指出,公司預計在可預見的未來將繼續產生重大經營虧損,因為公司在產生有意義的收入之前會繼續產生費用。

截至2022年8月9日,FF的現金餘額為5220萬美元,限制現金為160萬美元。

與虧損相對應,自然是融資。

今年6月16日,據路透社報道,當地時間週三,法拉第未來執行長畢福康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公司無需額外資金也能推出FF91電動汽車。但他也補充說,該公司將需要在今年下半年進行融資。

在兩個月後,畢福康口中的“下半年融資”迎來了官宣。8月15日,FF釋出相關融資公告稱,根據新的融資機制,可轉換擔保票據結構的潛在資金總額高達6億美元,法拉第未來將獲得初始5200萬美元的承諾資金。該交易由美國機構投資者ATW Partners管理的基金牽頭。

畢福康則表示:“我很高興擁有這一重要的新承諾資本和框架,以獲得大量額外資金。我們正在努力完成此次融資過程,以籌集足夠的新資金來推出FF 91。在成功完成融資過程的前提下,我相信我們可以在第三季度末或第四季度向客戶交付汽車。”

畢福康稱,“我們最近更名為‘FF ieFactory California’的漢福德製造工廠即將完工。我們在現場擁有開始生產所需的所有裝置,並且正處於安裝的最後階段。FF ieFactory California已經生產了十多輛量產車。”

在延遲交付的緊要關頭,新融資到賬和工廠接近完工,無疑將加速FF 91的量產上市。只是,“第三季度末或第四季度”,這一日期還會不會延遲,誰也無法保證。

分析師表示,FF全球員工要求撤換執行董事長的請願,可能是這家電動車製造商克服困難、進行重組的轉折點,這也意味著大股東FF Top重組董事會的要求得到了FF全球員工的大力支援。分析人士表示,一旦實現FF董事會重組的目標,這家美國電動汽車初創公司在後續融資中將不再面臨太多的障礙,也將成功交付FF 91。

只是,伴隨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第100萬輛整車下線,蔚小理、哪吒、零跑的奮起直追,以及小米華為等大廠的高調入局,留給賈躍亭的時間真的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