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與遊戲“前傳”能救HBO max嗎?

語言: CN / TW / HK

8月下旬,備受期待的“權遊”前傳劇《龍之家族》開播,以近千萬觀眾重新整理HBO劇集的峰值。《龍之家族》改編自喬治·馬丁的《血與火》,設定在美劇《權力的遊戲》200年之前,聚焦被稱為“血龍狂舞”的坦格利安家族內戰。

在《權力的遊戲》最終季以低迷風評完結三年後,《龍之家族》宣告喬治·馬丁的奇幻世界重灌歸來;這對經歷收購震盪的HBO Max可謂久違的好訊息,也突顯出流媒體增長困境中優質內容的重要性。

“權遊”前傳盛大開播,正面口碑驅散疑慮

自8月21日首播後,《龍之家族》於週日晚間在有線電視和HBO Max上共吸引了998.6萬美國使用者觀看,創HBO歷史上原創劇集的最高紀錄。

從口碑來看,《龍之家族》在主流媒體間收穫普遍好評,粉絲評價也趨於正面。截至29日,《龍之家族》的爛蕃茄新鮮度為83%,表徵觀眾喜好度的爆米花指數則為85%。同時《龍之家族》也在網路上引發粉絲的廣泛討論,佔據Twitter熱門話題榜長達14個小時。

三年前,《權力的遊戲》最終季曾引起廣泛爭議,讓為數眾多的系列擁躉備感失望;此番《龍之家族》迴歸贏得收視率首仗,這對合併案後遭遇連續震盪的HBO Max可謂久旱逢甘霖。

自從去年AT&T宣佈將旗下的華納兄弟資產出售予探索頻道後,包括HBO Max在內的整個華納兄弟經歷了動盪不安的陣痛期,包括影業集團主席託比·艾默裡奇、華納傳媒CEO傑森·基拉爾等多位高管紛紛卸任或離職。

8月初,華納兄弟探索(以下簡稱WBD)剛釋出了第二季度財報,這也是自4月初探索頻道宣佈與華納傳媒完成合並後的首份季報,讓外界得以一窺這樁涉資逾4百億美元交易的更多內幕。

據披露,WBD當季總營收為98.27億美元,按可比基準較去年同期下降1%,低於分析師預測的118.4億美元;與此同時,WBD錄得高達34.18億美元的季度虧損,包含20億美元攤銷、10億美元重組和9.83億美元交易等費用。由於新財報的各項指標均缺乏亮點,WBD股價在盤後交易中下行3.6%。

在直接面向消費者業務上,兩大流媒體HBO Max和Discovery+共計9210萬訂閱使用者,較一前一季度末的9040萬新增170萬。另外WBD對使用者定義進行了修正,排除了約1千萬的Discovery非核心訂戶及未啟用的原AT&T移動使用者。

除領頭羊Netflix和Disney+外,HBO Max和Discovery+的合計使用者數迫近1億關口,讓WBD繼續穩居流媒體第二梯隊的前列。相比之下,Paramount+、蘋果TV+和Peacock的訂戶數分別為4330萬、2500萬和1300萬。

這也突顯出流媒體領域競爭之激烈。據廣告資料公司SMI統計,6月美國廣告開支出現今年首度下滑,此前則連續15個月錄得正增長。尤其在通脹壓力下,消費者對非必要服務的態度趨於謹慎,間接助推美國流媒體取消率升至37%的高點。

流媒體轉向減成本,華納專案接連被砍

與前任管理層全力押注HBO Max相反,WBD強調不會再以犧牲華納影片票房來刺激訂戶增長,轉而表示流媒體只是公司若干業務線的其中之一。

在第二季度中,WBD對流媒體大刀闊斧的改革早已展開。4月底,即探索頻道與華納傳媒完成合並的當月,WBD便宣佈將上線僅一個月的CNN+關停,此前投入的3億美元就此打了水漂。

為了進一步節省內容開支,WBD還取消了此前HBO Max規劃的大量中高成本專案,包括J·J·艾布拉姆斯開發的科幻劇集《半上流社會》、獨家動畫《史酷比:聖誕節大冒險》和已基本完工的DC電影《蝙蝠女》,不惜在第二季度中計入高達8.25億美元的財務減值。

其中《蝙蝠女》被砍尤為引人注目:影片耗資9千萬美元製作,原定今年內於HBO Max上線,由萊斯利·格雷絲主演並計劃迎回邁克爾·基頓再飾蝙蝠俠;但在試映遭遇差評並需返工重拍後,WBD決定不再追加預算而選擇將其雪藏,成為近年來被大片廠遺棄的最昂貴專案。

而原DC宇宙的動盪也遠未結束。上週,《海王2:失落的王國》公映日期從明年3月再度推遲至年末“聖誕檔”,而影片最早曾計劃於今年12月與《阿凡達2:水之道》同臺競技;《雷霆沙贊!眾神之怒》則從12月順延至明年3月,而定檔6月的《閃電俠》更處於狀態不明的窘境中。另一方面,同樣由J·J·艾布拉姆斯參與的動畫劇集《蝙蝠俠:披風戰士》也被HBO Max放棄,將與《聖誕快樂小蝙蝠俠》等專案被一起兜售。

在與探索頻道業務重疊的電視領域,例如HBO Max真人秀節目《渣男島》和《炒作》,也被WBD列入淘汰的名單中。

同時,WBD減少了對兒童與家庭內容的投入,《小艾倫》和多季《芝麻街》都從HBO Max上被移除。這也不可避免凸顯出原有人員的冗餘,為此HBO和HBO Max裁撤了相關部門14%的員工。

這一系列舉措都體現了CEO大衛·扎斯拉夫對原華納業務的再審視,以兌現在併購案完成後關於削減30億美元成本的承諾。在這一過程中,華納影片前主席阿蘭·霍恩還被聘為顧問,以協助對相關影視專案的評估。

值得一提的是,HBO Max已暫停了在印度登陸的安排,並預計將在明年和Discovery+合併為統一的流媒體平臺,然後在2024年初於歐洲和亞太主要市場上線,以加強兩項服務間的協同效應。此外WBD也在考慮推出免費帶廣告版的訂閱套餐,以更好地利用華納龐大的經典片庫,但最終決定尚未做出。

這在經歷增長困境的流媒體行業並非特例。在第一季度通報首次訂戶下滑後,Netflix便率先舉起開源節流的“鍘刀”,宣佈取消《火翼》和《珍珠》等動畫專案。即便Disney+仍在維持上升勢頭,迪士尼也未雨綢繆進行開支縮編,將2022年的預算削減了10億美元。而康卡斯特旗下的NBC環球一直對Peacock採取“佛系”支援的策略,連積極鼓吹Paramount+的派拉蒙也坦承線下票房收入的重要性。

在過去兩年間流媒體迎來井噴期,各大傳媒公司均斥巨資推出自家平臺,迪士尼更在內容開發上投入300億美元而實現“超車”Netflix。但隨著行業紅利消退和巨集觀環境轉差,好萊塢巨頭再度收縮戰線聚焦傳統業務,合併完成未久的WBD自然也在其列,而對HBO Max的調整遠未扺達終點。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毒眸”(ID:DomoreDumou) ,作者:陳鑌,編輯:張友發,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