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在談論陳春花和華為時,我們到底在討論什麼?

語言: CN / TW / HK

幾乎沒人能抗拒這樣戲劇性的一幕:

中國最大民營企業之一的華為與其傳奇創始人任正非,近期發出一則宣告,“矛頭”直指國內知名學者陳春花,表示: 與陳春花教授無任何關係。陳春花則表示:華為僅為學術研究案例之一。

雙方看似完全對立的表述,讓這一話題娛樂性和衝突感拉滿,各大社交平臺陷入了陣陣狂歡。

圍繞著雙方誰在說謊,人們第一時間則聚焦在華為與陳春花糾葛,但所提的種種看法和分析,卻往往抓不住核心。借用知乎體所言: 當我們在談論陳春花與華為時,我們到底在討論什麼?

必須指出,這一場輿論的狂歡,不僅是一場事實的“消亡”。最可怕的是,我們對此早已習以為常,卻渾不自知

01

重複、斷言、選擇性披露事實:

為什麼我們變成“烏合之眾”而不自知?

事件的核心矛盾,需要回到近年來一些自媒體以早年陳春花到華為拜訪,進而衍生出的一系列誇張文章的標題和毫無底線的內容上。

比如:“任正非親自當司機接送陳春花”,“華為軍師陳春花到底有多厲害”,“陳春花究竟有什麼樣的魔力,竟讓任正非心甘情願為她做司機”......

任正非和陳春花是誰,不必多說,而圍繞兩者更誇張的標題和內容,也不勝列舉:但兩位知名大咖以如此不體面的方式被各路自媒體平臺輪番戲謔,所造成的影響已經難以量化。

2022年7月初,事件持續醞釀終至爆發。

但吃瓜盛宴不會停,儘管華為已於近期明確表示這是一場誤會,但一個雙輸局面已經無可避免的造成:華為的品牌與陳春花的社會人格,都已同步造成了傷害。

大鬧一場,最後剩下一地雞毛——這也是近年來輿論場上,一個又一個無比熟悉的橋段:從疫情政策的片面解讀,到防疫新聞的曲解,從公眾人物的“八卦”,到知名公司的種種“黑料”,在這個傳播加速時代,謠言正以難以想象的速度與力度,擊穿著脆弱的現實。

正如《大加速》一書所討論的那樣:當下世界在科技、生活、情感、藝術、新聞、政治、金融儘管迎來了全面加速且利大於弊,但加速引發的弊端則更具急劇性與破壞性,人們生活節奏的加快更在助長招搖與膚淺,而享受這一場加速帶來的“快感”,整個社會都將付出越來越難以預測的代價。

代價的其中之一,便是當下的輿論似乎離真相越來越遠,離“謠言”越來越近,最後的最後,熱衷於吃瓜的我們卻渾不自知,甚至自我感覺良好。

正如勒龐在《烏合之眾》中所言: “我們以為自己是理性的,我們以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是有其道理的。但事實上,我們的絕大多數日常行為,都是一些我們自己根本無法瞭解的隱蔽動機的結果。”

更重要的是,這個傳播大加速時代,則更容易被“有心”的傳播者利用。

一個段子曾這樣講到:一個官員出差,下飛機後,記者問他:你怎麼看這個地方的“三陪女”問題?官員回答:這個地方有“三陪女”嗎?隨後,第二天新聞頭版則變成了:xx政要下飛機後,第一句話是這個地方有“三陪女”嗎?

官員又去出差,下了飛機後,記者繼續問他:你怎麼看這個地方的“三陪女”問題?這次,官員選擇了沉默。結果,第二天新聞變成了:關於“三陪女”問題,記者再三追問,xx政要避而不答。

事實上,諸如此類曲解、歪曲、斷章取義的傳播,往往有著更強的殺傷力和破壞力。《烏合之眾》一書中,就強調了三種傳播上最有“殺傷力”的傳播手段:斷言、重複、渲染。

而在當下輿論環境中,不少自媒體人更將這三條路上持續“進化”,路子走得更野: 他們選擇性地披露事實,甚至是扭曲事實,並按照最有衝突色彩的排列組合,不斷重複與渲染,以達成最“驚悚”、最勁爆的傳播效果。

從這一點上,陳春花與華為此次事件,僅僅只是該“趨勢”下中槍的典型代表。

而在這場鬧劇中持續吃瓜的我們,往往會隨著傳播者被設計好的路徑,義憤填膺,熱淚盈眶,甚至於人心盲動,最終被利用 。 

02

誰在利用搞臭“華為”和“陳春花”悄悄牟利?

支撐這一切的,是利益。

仍以陳春花與華為事件為例:近年來網路上出現的誇大陳春花與華為關係的文章和短視訊四處可見,不獨為獲取流量,在這背後早已形成了一種灰色、乃至黑色產業鏈。

例如,在知乎上,一些作者釋出內容,文章標題大意為“任正非堅決要親自當司機接送陳春花”,可在這篇文章的末尾則開始推薦相關書籍,表示陳春花將十多年的研究理論都融合在了《價值共生》29套全集中,並附上了《價值共生》的連結。

更誇張、更悚然聽聞的傳播方式,則出現在短視訊平臺:“陳春花究竟有什麼樣的魔力,竟讓任正非心甘情願為她做司機”、“華為軍師陳春花到底有多厲害”類似的標題,頻頻出現。但釋出這些內容雷同的賬號的櫥窗裡,則有著一堆帶貨書籍。

而值得警惕的是,此類賬號售賣的書籍內容往往粗製濫造,售價低廉,絕大多數都是盜版書籍。

不獨如此,此前據澎湃新聞報道,在短視訊平臺上搜索:“書苑”“個體書店”“圖書進貨”等關鍵詞,能發現大量售賣盜版書籍的商家。其中,許多經典名著類書籍以5.9元、8.8元等低價售賣。

而翻看買家評論:圖書缺頁、印刷質量差、看不清內容等差評不斷,不少使用者更是直言“這肯定是盜版”。

更令人感到憤怒的是,這些賬號營銷圖書的方式中,存在著通過虛構一些不存在的“名人名言”,並製作成短視訊進行傳播,並和圖書捆綁銷售。而短視訊的主角,往往是知名作家、商業巨頭、勵志偶像等話題流量人物。

比如,這些賬號一度杜撰張愛玲語錄:“活的認真、笑得放肆、擡頭遇見的都是柔情”。

而種種事實表明,不管是無中生有、扭曲事實的短視訊,以及達人們誇張直播等,其水下卻潛藏的“盜版書營銷產業鏈”:他們無一例外,都靠“誇大宣傳”獲得流量,靠“賣盜版書”獲得利潤。

據媒體披露,當下眾多盜版書商不僅運營大量的短視訊賬號,並且與達人們密切捆綁合作。並且,這些盜版書的門檻極低,只要有出版物原件和印刷機器就能批量生產,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正因如此,雖然售價極低,但盜版書商和達人們都能吃到很高的利潤。

先前,澎湃新聞記者曾聯絡到一家盜版書供應廠家,後者表示:盜版書都是走批量渠道,賣的越多,賺得越多,一般成本價為2.5元的圖書,賣出的售價將會定為10元一本包郵。而憑著短視訊營銷和達人出貨,每天能到2萬單,盜版書商的單日收入甚至能達到五位數,月入百萬也不在話下。

然而,根據《出版管理條例》第三十六條顯示:通過網際網路等資訊網路從事出版物發行業務的單位或者個體工商戶,應當依照條例規定取得《出版物經營許可證》;提供網路交易平臺服務的經營者應當對申請通過網路交易平臺從事出版物發行業務的單位或者個體工商戶的經營主體身份進行審查,驗證其《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但令人感到詫異的是,大部分盜版書商家未獲得出版物經營許可的資質卻通過平臺稽核——相關報道顯示,如今甚至連代辦網際網路平臺《出版物經營許可證》也成為產業鏈的一環:“有心人”往往只需要付出幾千元的價格,並只需要提供身份證等資訊,即可在5-7天內拿到證件,在網上開店售書。

正因如此,盜版產業鏈憑著粗製濫造、損害版權、虛假拿證、忽悠平臺,最終實現了主播與運營者利益分配,形成了一整套黑色利益產業鏈。

然而,維權成本與維權難度的居高不下,也在客觀上讓這一“黑色利益鏈條”資深幹仗。 可最終傷害的,卻是當事人與企業。被矇蔽雙眼並上當受騙的,卻是無數使用者

03

清朗與法制必不可少

但我們更要學會獨立思考

但從積極角度來說,陳春花與華為事件或將成為網路輿論場一個標誌性與轉折性事件。

事實上,近年來在謠言、惡搞、暴力、炒作,以及飯圈的作用下,娛樂至死,“負能量”滿滿,網路空間的種種惡濁已經到了令人無法忍受的地步。

從這一點上說,營造清朗的網路空間早已成為民心所向、發展所需。而近年來網信辦大力開展的網路“清朗行動”,已經在樹立網路輿論文明中做出了重大且積極的嘗試。

例如,2022年網信辦“清朗·打擊網路謠言”專項行動中,就“謠言傳播者”明確指出:全面清理涉及政治經濟、文化歷史和民生科普等領域的謠言資訊,打上標籤、做出明示。壓實網站平臺主體責任,對敏感領域、敏感事件產生的各種資訊加強識別;對影響大、傳播廣的無權威來源的資訊及時查證。建立溯源機制,對首發、多發、情節嚴重的平臺和賬號,嚴肅追究相關責任。建立健全治理網路謠言工作機制。

而對任由“謠言”滋生暗長卻試圖“矇混過關”的相關平臺方而言,“清朗·規範網路傳播秩序”專項行動更是明確強調:面向網上新聞資訊重點生產、傳播平臺,分階段開展規範網路傳播秩序專項整治。加大網上新聞資訊傳播源頭治理,把牢導向關。嚴打重點傳播平臺違規採編、超範圍轉載、篡改新聞標題、違規PUSH彈窗推送等行為。深化“自媒體”涉新聞資訊網路傳播亂象治理,集中清理違規賬號和資訊。聚焦解決手機瀏覽器、網址導航、主流工具類應用擾亂新聞資訊網路傳播秩序突出問題。

此外,《反不正當競爭法》第9條明確規定:經營者不得利用廣告和其他方法,對商品的質量、製作成分、效能、用途、生產者、有效期限、產地等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 廣告的經營者不得在明知或者應知的情況下,代理、設計、製作、釋出虛假廣告。

正因如此,隨著近年來在直播帶貨行業全面的法律法規出臺,與各部門的補充性條款持續發出,靠著“盜版書”掙得盆滿鉢滿的盜版書商與達人主播們,或許: “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而對於廣大吃瓜群眾來說,今後再面對這類危言聳聽、選擇性地表達事實、精心排列組合後的“八卦”與“祕史”,我們應該多追問一句:事實,果真如此?

只因事實一定經得起質疑,科學一定經得起證偽。

從另一方面來說,華為與陳春花事件,留給人們的思考是深遠的:事實上,從1800年法國提出企業家精神開始,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來企業家精神與商業文明的建立,無疑是來之不易、且歷經艱難險阻的。

而多年來將企業管理理論與管理實踐相結合的學者,也是傳播中國企業家精神的代表人物之一的陳春花,以及這一類持續推動中國企業家精神發展與商業文明構建的群體,他們所做的積極嘗試與功績,絕不應該在一次次謠言左右的鬧劇中,一筆勾銷。

或許,大眾語境下破壞一切很容易,但要重建價值卻萬分艱難。但對中國商業文明的持續發展而言,我們一定要多些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