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吃緊,深圳大賣發出“資產抵債協議”

語言: CN / TW / HK

大賣的貨款糾紛不斷。

不久前,深圳一頭部大賣告知供應商要用庫存抵貨款。近日,億恩從多個廠家處得知,該賣家給出一份協議,詳細説明了就庫存抵債一事。部分廠家簽下協議後收到了貨物,也有公司因貨款金額較大拒絕接受,已經提起訴訟。

大賣發出“資產抵債協議”

2021年3月,深圳某頭部大賣與義烏一家工廠簽訂了供貨合同,約定後者為其生產寵物用品,貨物到倉30天后付款。不同於尋常供貨,除貨物賬期外,這次該供應商還需要先承擔採購配件等費用。

“有一個配件是需要我們外採的,他們提供供應商我們去幫他付款,之後算到賬期裏。我們全權採購配件,運費也是這樣操作的。”供應商相關負責人何旭説,原本談好了由賣家出運費,後來對方以延期交貨為由,讓自己公司負責發貨並把運費一併算入賬期, “等於 説整整一批貨,他一分錢都沒有出。

但貨物交付後,這個大客户並沒有按期付貨款。

“3月底下單,我們四月底給他們發貨,按照合同流程,應該五月底就給我們回款,但是一直沒有給。9月和11月份各給了一次,也就一萬多塊錢。”而大賣拿的是十幾萬的貨物,每次收到催款,便換一個同事來對接,回款週期因此不斷延長。第一次合作就嚴重拖欠回款,何旭公司拒絕再為其供貨。

很快封號潮爆發,該賣家數百個賬號被封,隨着其銷量萎縮,何旭公司拿到回款更加無望。他考慮過走法律途徑,但公司是與賣家香港主體公司簽訂的合同,起訴費用高昂,打完官司可能沒有餘款回到自己手裏,只能暫時按下。

直到今年8月底,該公司收到大賣員工的通知,表示要拿庫存抵貨款,併發來一份“資產抵債協議”。但這份強勢的協議讓何旭心裏打鼓,“合同有幾條霸王條款,我們都不敢籤,擔心他不給發貨,簽了也拿不到貨。”

簽訂協議後,甲方(賣家)對乙方(供應商)負有的債務視為全部清償完畢,乙方不得再向甲方主張任何債務包括利息、違約金等,否則乙方應當向甲方支付抵債貨物貨值的20%作為違約金。

此外,貨物以現存狀態交付,該賣家對其質量不負保障義務;抵債貨物由供應商自行提取、運輸並承擔費用,後者需要在接到賣家通知後前往取貨,超過約定期限7日的,因此產生的倉儲費用由乙方承擔。

何旭很清楚,按照該賣家目前的形勢,錢肯定是拿不回來了,還不如拿一些貨回來,自己消耗掉也能回一點本,不至於全虧,“不拿點貨來,萬一哪天徹底倒閉了就啥也沒有了。”但被拖款一年多的經歷讓他很沒有安全感,難以判斷這是不是一份“靠譜”的方案,於是他開始多方打聽。

在何旭之前,一些供應商已經接到了通知,其中有廠家被拖欠金額較大,且沒有合適的產品可選、沒有二次銷售渠道,只能走法律途徑,與之對簿公堂。

近一年來,該大賣已面臨數起買賣合同糾紛。例如今年5月底,義烏市某電子有限公司起訴該大賣的子公司於2021年1月13日、1月29日、2月20日(兩次)、4月7日向其訂購電筒若干,貨值分別為12320元、15246元、83875元、83875元、133056元。雙方約定貨款月結。但賣家在支付貨款42320元后,至今未支付剩餘貨款。

考慮到起訴的性價比,一些供應商只能接受抵款提議。王瑩公司有6萬多貨款未結,她準備拿些杯子之類的庫存用作員工福利。“有東西抵好過沒有,他們價格標得高,拿不了多少。”另一位供應商還有幾千元貨款,便換了一批口罩回來。

雖然可以挑選想要的抵償產品,但可選的種類並不多。最終何旭選了與自身產品線較接近的庫存,現已收到貨,公司會把這些庫存在國內市場零售或放到B端銷往海外,能值回貨款的七八成。

為降低風險,供應商“ 查崗 ”賣家店鋪

近兩年,供應商被拖欠貨款的事件屢見不鮮。特別是今年以來,這類事件更加頻繁。受封號潮衝擊,一些行業頭部大賣驟然降低了貨物需求,且因為資金週轉問題,大賣很難如期結清供應商貨款。

一些頭部大賣因為經營困難,拖欠供應商貨款的時間也在不斷拉長。前不久,東莞庫珀發出的停業通知中提到的,停產的具體原因之一為:被多家跨境電商大賣拖欠貨款,大量成品積壓在倉,造成惡性循環。

拖欠庫珀貨款的為多個跨境電商賣家,其中就包括業內大賣澤寶。澤寶拖欠庫珀貨款發生不久之後,其母公司星徽精密又因拖欠貨款,被另一供應商雅富電子索賠5000多萬。

耳機巨頭廠家被拖貨款的同時,還有千千萬萬像何旭這樣的供應商正在經歷同樣的事情,他們也許並未引起關注,但在暴風雨來臨的時候也被裹挾其中,負重前行。

由於暴雷事件頻出,各大供應商紛紛謹慎起來,開始短縮跨境賣家的賬期。此前,業內供應商一般會給賣家1-3個月的賬期,如今,供應商們很少會給這樣的賬期。

何旭直言,作為供應商我們目前只適當給老客户一些賬期,在給跨境新賣家合作的時候,基本不會給賬期,合作過1-2次之後,再考慮是否給賬期問題。

賬期問題之外,為了降低風險,何旭也會去“關注”合作的跨境賣家。他會去查看賣家的店鋪,瞭解他們的經營情況。在供應商短縮賬期,或者不給賬期之後,部分中小賣家拿貨難度將可能增加。

無論是供應商被拖欠貨款的遭遇,還是目前跨境賣家的拿貨處境,或許都與亞馬遜封號潮有一定的關聯。這一場在業內掀起巨浪的整頓行動,顯然已經傷到了賣家的筋骨,也扯到了供應商的皮肉。

end

·

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形式進行轉載

轉載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ennews8889


推薦閲讀

>> 單日爆賣2萬台,賣家產品長期霸榜亞馬遜BSR

>> 瀏覽量高達45億次!又一熱賣品“炸”火全球

>> 半年銷售額超千億元,SHEIN還想更“快”

>> 亞馬遜已關閉66個倉庫,影響波及整個美國

>> 拼多多Temu衝進購物類APP TOP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