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盲水印”風波背後:季虧損擴大122% 知名股東紛紛減持

語言: CN / TW / HK

日前,知乎被曝出在APP與網頁端的使用者截圖中嵌入“盲水印”,且並未主動告知使用者。有網友發現知乎的盲水印中可能包含著使用者的UID(使用者身份證明)資訊。2022年年初,豆瓣也曾被曝出在頁面中嵌入盲水印。知乎迴應稱該功能在短時間測試後已經下線。

知乎釋出的2022年第二季度財務報告顯示,公司正處於增收不增利的狀態,營收8.26億元,同比增長31%,但淨虧損4.44億元,同比擴大122%。股價較2021年3月登陸美股時已經跌去近90%。今日資本、創新工場等原始股東相繼減持。

雖然在第二季度,知乎的付費會員收入增長了75.1%,首度超過廣告成為公司第一大業務。從知識視訊化再到故事內容IP創造,知乎一直在為商業化變現尋找出路。從第二季度的業績表現看,知乎在商業化的同時,仍需在成本控制上下功夫。

使用者知情權如何保護?·

此次被曝出的盲水印,內容疑似使用者的UID資訊,當用戶在知乎頁面使用截圖功能時,會將圖片和盲水印一起截到圖片中。

知乎在使用者頁面新增盲水印並非開行業先例,2022年年初,豆瓣就被曝出在使用者頁面嵌入盲水印。豆瓣嵌入的不光包括使用者的UID、TID(接入終端)等資訊,還含有時區和完整的時間資訊。

對於新增盲水印,豆瓣解釋稱這是平臺“小組內容防搬運功能”的一部分。該功能在開啟後,在已登入的使用者擷取的圖片中,盲水印將包含使用者的UID資訊。如果沒有登入,盲水印中則會包含TID以及時間、時區等資訊。

此前,阿里巴巴追查“月餅事件”中用指令碼秒殺月餅的技術人員,這一過程中,盲水印就發揮了重要作用。

(豆瓣的盲水印內容)

不同於肉眼可見的“顯水印”,盲水印的特點是隱蔽且抗干擾。一位網際網路行業人士告訴《投資者網》,知乎、豆瓣等平臺在網頁端新增的盲水印尚屬於較為初級的形態,程式設計師可以通過檢視程式碼的方式找出。使用者也可以通過如FotoForensics這樣提供圖片分析功能的軟體,較為容易地識別出自己的圖片是否被嵌入了盲水印。甚至,使用者可以通過攝屏的方式規避這種較為初級的盲水印。

盲水印較為高階的形態,通常被稱為“數字密寫”,這種方式多被用於各類企業的內部檔案、影象中,用以防止洩密、追查洩密源。

(數字密寫的基本流程)

經過這種技術處理後,嵌入圖片中的盲水印可以抵禦網路傳播過程中的各種壓縮,甚至在經過裁剪、變色等後期處理後仍可以留存。

與豆瓣不同的是,知乎此次被曝出插入盲水印,事先並未讓使用者知曉。而豆瓣會在帖子下方對使用盲水印的情況向用戶說明,小組組長也可以選擇開啟或關閉防搬運功能。

作為內容平臺,採取一定的防搬運措施有助於保護優質內容、保護原創作者,在維持內容獨佔性的同時強化平臺自身對使用者的吸引力。但作為一種有可能洩露使用者隱私的功能,平臺也應保護使用者對盲水印使用情況的知情權。

對此,知乎方面迴應稱,站方只是在小範圍內測試該功能,目前,該功能已經下線。

成本難降

盲水印風波帶來的輿論壓力,與知乎當下面臨的業績壓力難以相提並論。知乎公佈的2022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上半年知乎營收為16億元,較2021年同期的11億元增長41.4%。其中第二季度總營收為8.36億元,較2021年同期的6.38億元增長31%。

從業務上看,第二季度知乎的廣告收入出現了少許下滑,為2.38億元,同比減少4.3%。其他業務的收入均保持增勢。其中,付費會員收入增長明顯,為2.71億元,同比增長75.1%。平均月付費會員數量達到850萬人,較2021年同期增長了78.3%;內容商業化解決方案收入2.41億元,同比增長15.9%。

從以上資料上不難看出,在網際網路廣告行業疲軟的大背景下,知乎的廣告收入承受了較大的壓力。但使用者付費數量較去年同期增長明顯,能夠說明使用者對平臺中的內容更加認可。內容商業化業務也逐漸扛起大旗,從2019年0.1%的收入佔比增至32.9%。目前,知乎的三大業務處於“並駕齊驅”的狀態。

但在收入增長的同時,知乎的虧損也在擴大。第二季度當季,基於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的淨虧損為4.44億元,同比擴大122%。

知乎的收入仍在增長,但虧得更多了。原因很簡單,第二季度知乎的營業成本增速超過了營收增速。財報顯示,2022年第二季度公司的營業成本為4.36億元,較2021年同期的2.62億元增長了67%。

知乎67%的營業成本同比增速是知乎2020年Q3以來的最高,而與之相對的,31%的收入增速也是2020年Q3以來的新低。此消彼長,虧損自然也就擴大了。

實際上,知乎的營收增速在2021年第一季度達到154%後便開始進入下跌區間,並在2021年第四季度跌破100%。

在財報中,知乎表示公司難以扭虧的主要障礙在於內容成本過高。CFO孫偉表示:“我們將持續致力於提升商業化能力,並長期推動股東價值。”

股東去哪了?

但知乎的股東,恐怕並沒有孫偉的耐心。

2017年,今日資本曾參與了知乎1億美元的D輪融資,今日資本總裁徐新曾表示自己遺憾地錯過了知乎的C輪,終於得到了參與D輪融資的機會。一年後,今日資本又參與了知乎的E輪融資。

但在E輪之後的融資中,再未能找到今日資本的身影。

轉眼2022年4月11日,知乎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以實現雙重主要上市,計劃發行的2600萬股A類普通股全部來自早期投資者。

2021年3月知乎登陸美股之前,今日資本在知乎的持股數量為1629.44萬股。港股IPO前,其持有1533.19萬股。而在港股成功上市後,今日資本的持股數量銳減至333.19萬股,約為港股上市前的22%。

除今日資本外,創新工場、啟明創投、賽富三位股東也有減持跡象,分別減持了750萬股、316.58萬股、325.02萬股。

目前,知乎的美股股價較上市之初已經跌去近90%,仍堅定站在知乎身後的股東,大多為阿里巴巴、騰訊等網際網路公司。其中,騰訊持股比例為12.02%,甚至超過創始人周源的11.64%。

知乎11歲了,還在虧損。為優質內容找到更多的商業化方向,知乎仍在路上。(思維財經出品)《投資者網》侯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