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出海:海上生明月,天涯共雲時

語言: CN / TW / HK

文 / 零度

出品 / 節點財經

2022年的出海行業,正呈現出一副前所未見的變革趨勢。

2月,騰訊雲推出了針對跨境電商推出“輕量化”解決方案;一個月後,華為雲釋出全球業務Boosting解決方案;5月,阿里雲宣佈啟用德國法蘭克福、泰國兩座資料中心,為當地發展企業及本土使用者提供雲端計算服務。

這場出海的較量越演越烈。

9月15日,華為雲聯合業界7家VC機構啟動了華為雲加速器,全發展週期賦能全球初創企業。就在同一天,2022阿里雲國際出海峰會召開,分享了加速海外市場佈局的故事和經驗。

助力跨境點企業出海,尋求新的市場增長點,在這兩大目標的助推下,這場出海的戰役,已經吹響了號角。

出海風大:雲業務出海,蔚然成風

國內流量紅利見頂,海外市場快速崛起,全球競爭逐漸加劇,相伴而生的,是新興產業佈局海外市場。數字化的發展之下,眾多傳統行業開始在新技術的助力之下煥發新生。幫助中國本土企業出海上雲的需求,打開了雲服務商出海的機會視窗。

中橋諮詢調研資料顯示,後疫情時代,超過60%的出海企業海外業務涉及三個以上大洲,東南亞、歐洲和北美依然佔據著中國企業出海目的地的首選。

可以說,企業出海的迫切需求,促進雲端計算廠商紛紛出海。跟著中國企業的需求進行出海,這是一條邏輯較為清晰的業務出海圖。

當前,雲服務出海,主要有兩條路徑:其一為國內中小企業提供上雲服務;其二,與海外本土雲服務商同臺競爭,為外海企業提供雲服務。不同於後者,為中國商家提供出海上雲的服務,溝通、思維模式、商業談判上,中國雲服務商都更有優勢。

從跨境企業看,近幾年,跨境專案經歷了數次大起大落式發展。

2020年,跨境電商為首的企業快速崛起,當時,業內曾有一句戲言“深圳灣買豪宅的都是跨境電商企業。”

轉過年,亞馬遜等平臺打擊之下,不少在過去一年賺了大錢的商家,加倍賠了出去。原因在於,2020年暴發疫情後,中國供應鏈率先恢復了正常,這為中國跨境商家提供了極大的機會。但是由於單邊主義冒頭以及商家不合規等問題,這個行業又經歷了一次血洗式打擊。前一年備貨充足的不少商家都在次年的亞馬遜打擊中破產倒閉。

“海外市場,也沒那麼好做。”業內,一位做跨境服務的供應商直言。今年,對於跨境電商行業而言,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年份。因疫情停工停產、物流停運;俄烏戰爭引發市場切斷;美元加息等一些列問題,讓出海更加困難。

對於跨境專案而言,理想的雲端計算是隨用隨取的IT基礎設施,跨境電商的業務開往哪個國家和地區,雲端計算就應當在那個區域提供支撐,可現實情況是,沒有一家雲廠商能夠做到全球範圍內同樣的算力覆蓋。

做一朵全球雲,成了每一家雲服務商的夢想。幫助跨境企業出海上雲,很顯然是一個明顯趨勢:既能抓住行業性機會,又能抓住新市場的機會。

追溯根本,到新的海外市場去,收割下一個未來,對於雲服務商而言,新的市場往往意味著新的增長。

出海風大的另一面,是國內雲服務焦灼的競爭格局。

canalys報告指出,阿里雲、華為雲、騰訊雲和百度智慧雲依然保持了它們在中國雲端計算市場的領導地位。前四家供應商佔中國總支出的 79%,但與過去幾個季度相比,這四家的增長率都有所下降。

阿里雲本季度市場份額佔比 34%,同比增長了約 10%,與上一季度相比市佔率下降了 2% 左右;華為雲作為第二大雲廠商,在本季度同比增長 11%,佔整體市場的 19%;騰訊雲排名第三,佔中國雲端計算市場的 17%。6 月,騰訊雲宣佈其所有內部業務(包括 QQ 和微信)已經完全遷移到雲端,此舉大大降低了其內部 IT 成本。

國內市場上,儘管三巨頭們佔據主要份額,但是面對不斷湧現的競爭者們,行業內卷愈演愈烈,市場份額和利潤的爭奪更加白熱化。

除了三強外,還有不少追趕者在,如百度雲、天翼雲、京東雲等。以百度智慧云為例,佔據了 9% 的市場,同比增長 25%。除此之外,近一兩年,抖音和快手這“短視訊雙雄”也加入了雲端計算市場的爭奪。

整個中國雲市場的格局正在改變。

Canalys 最新報告顯示,中國大陸的雲基礎設施服務支出同比增長 11%,在 2022 年第二季度達到 73 億美元,佔全球整體雲支出的 12%。與全球雲服務市場 33% 的高增長勢頭相比,中國市場增長明顯放緩,首次跌破 20%。

中國市場的擁擠,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劇了雲服務商出海的腳步。

出海全球化:從東南亞到歐洲

2021年埃森哲中國獨角獸研究顯示,45%的獨角獸企業認為海外拓展至關重要,其中,82%的企業計劃24個月內就進軍海外。

亞馬遜雲科技中國區商用市場事業部總經理李曉芒描述了企服行業的出海路徑,“有些企業是隨客戶出海而一起出海,甚至專門針對出海企業所需來打造服務,還有一部分直接瞄準海外,服務於國外和全球企業。”

中國雲服務商亦是如此。

阿里雲可能是中國市場上最早一批出海的雲服務商之一。從某種角度看,這有與其主業所服務的電商企業發展相關。從2015年開始,就已經有不少中小電商賣家開始將目光轉向更大的全球市場。作為中國最大的電商服務平臺,阿里顯然沒有錯過這個機會。

今年來在蔣凡的帶領下,阿里跨境業務進行了重新整合,近日又公佈了OKKI“獨立站”解決方案。雲服務,伴隨著阿里平臺上企業出海的節奏,也開始建立起雲服務出海的新戰略。

在外界看來,阿里雲出海的起點是始於2015年,當年3月,阿里雲宣佈美國矽谷資料中心投入試運營,向北美乃至全球使用者提供雲服務。同時,阿里雲計劃在北美、歐洲、日本、中東等全球各地選址建立資料中心。

在2016年的雲棲大會,阿里雲正式釋出出海計劃,公佈海外資料中心開服等多項計劃,並把國際化戰略列為一大主題。

除了2014年在香港成立的節點以外,從2014年到正式釋出出海計劃的三年中,阿里雲還開拓了七個海外節點,分別為:美國東部、美國西部、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亞、中東、歐洲,其中後四者均是在2016年年底成立。

早在2017年,阿里雲副總裁孫炯曾對外界表示,阿里雲進入海外市場並不容易, “客戶最初對阿里雲並不信任,別人武裝到牙齒我們還是穿雙草鞋。” 為了更好的服務不同地域的客戶, 阿里雲對於不同市場,也有著不同策略。

比如, 美國作為“雲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也最為開放,更看重合作夥伴提供的產品和服務, 但另一方面,亞馬遜、微軟等“雲巨頭”在美國已經有相對穩固且成熟的市場份額,阿里雲作為後來者想要攻下市場面臨不小的挑戰。

在較為封閉的中東和日本市場,阿里雲通過在當地成立合資公司的方式開啟海外市場。 2015年10月,阿里雲和Meraas集團在迪拜建立合資公司Yvolve。2016年5月,阿里巴巴與軟體銀行集團在日本成立SB Cloud Corporation”(簡稱:SB Cloud )的雲端計算公司,軟銀持有合資公司60%的股份,阿里巴巴持40%的股份。

今年8月,在阿里雲國際出海峰會上,阿里雲智慧國際事業部總裁袁千表示,阿里雲將加大力度支援出海企業,並在技術、解決方案和生態上提供全方位支援,希望未來三年能夠助力100家出海企業在海外營收過億。

“阿里雲希望能把自身的經驗和能力輸出給更多出海企業,我們不僅是一家全球佈局的雲端計算服務商,更是中國出海企業的同路人。” 阿里雲智慧國際事業部總裁袁千說。

去年年底的阿里巴巴投資者日上,阿里雲智慧總裁張建鋒表示,阿里雲正在加速拓展海外市場,東南亞市場的營收增長超60%。通過採取不同的策略,阿里雲在全球28個地域運營著85個可用區,是全球第三、亞太第一的雲服務商,擁有亞洲規模最大的基礎設施,併為全球400多萬客戶提供服務。同時,阿里雲擁有亞洲領先的合規服務能力,截至目前已獲得超過120項安全合規資質,成為亞洲權威安全合規資質最全的雲服務商之一。

在阿里雲大局進攻佈局的同時,騰訊雲也在外海市場進行嘗試。

2016年,騰訊雲才逐漸釋放出海的訊號。這一年騰訊雲峰會上,馬化騰首次出現在會場給雲站臺,騰訊雲正式釋出出海計劃。事實上,當時,騰訊雲的家底屈指可數,整個資料中心只覆蓋了7個地理區域,11個可用區,這被內部一度戲稱為“711”。而在海外佈局則更為有限,只有香港、多倫多和新加坡三個節點。

事實上,當時考驗公有云服務商一個重要指標就是資料中心覆蓋的廣度、以及地理區域。

沒有領地,何談服務?

騰訊也顯然意識到這個問題。一年後,騰訊雲佈局的地理區域迅速從7個攀升為21個,境外合作服務節點從3個變成11個,包括矽谷、法蘭克福、首爾等。當時負責人徐勇指出,“還不夠快。”他表示,要在三四個月時間內,開放7個數據中心,包括孟買、東京、莫斯科。

去年12年,騰訊雲釋出出海3+1戰略和解決方案,其中數字“3”代表聚焦的三個賽道:文娛工具、技術創新、數字營銷,“+1”則是指跨境生態。垂直打造行業優勢,橫向打造打造生態的方式,讓騰訊雲的出海速度非常快。同年,騰訊雲位於巴西聖保羅,在南美洲首個數據中心正式開服。公開訊息顯示,截至目前,騰訊雲在全球範圍內運營的可用區達到71個,覆蓋27個地理區域。

相比於上述兩家雲服務商,華為雲的出海,是一以貫之的。

“其實華為雲沒有出海戰略,只有全球佈局戰略。因為從第一天開始定義時,華為雲的目標就是做世界‘五朵雲’之一,做全球雲是我們從始至終非常明確的戰略定位。” 在今年的華為全球分析師大會上,華為雲全球Marketing與銷售服務總裁石冀琳提到。

華為去年財報顯示,截止到去年年底,華為雲與夥伴在全球27個地理區域運營了65個可用區,覆蓋全球170多個國家和地區。

華為雲高管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華為雲擁有20多年海外運營經驗,也正在加碼出海市場,希望為中國出海企業提供在技術、資源、產品等方面全方位支援。

國內“三朵雲”廠商過往在國際業務拓展的投入,也獲得了不錯的增長和回報。Gartner釋出的2021年全球雲端計算IaaS市場資料份額資料顯示,阿里雲全球市場份額第三,市場份額達到9.55%,華為雲、騰訊雲位居第五、第六位。

除了幾家頭部廠商,其他雲服務商的出海腳步也在加快。近期,白山雲宣佈對伊拉克的佈局,這是白山雲完善全球部署計劃的一部分。據悉,通過與伊拉克頭部電信運營商的全面合作,白山雲伊拉克節點頻寬資源已超數百Gbps。目前,白山雲已完成對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土耳其、巴林等國家的自建節點佈局,它的服務已經覆蓋了超過250個城市,尤其在中東市場裡,白山雲的佈局更加廣泛。

此外,金山雲亦早早邁開了出海腳步,金山雲美股上市之際,就已經完成了對俄羅斯、新加坡、美國等國際區域設立綠色節能資料中心及運營機構。

為了抓住新市場的機會,Ucloud早在2013年就分別在中國香港和新加坡開展雲端計算服務,服務中國出海企業,成為第一批“出海”的國內雲端計算廠商。如今,伴隨各家雲服務商技術能力更加穩定,出海無疑將成為新的分水嶺——能否具備出海能力,將是一道新的競標準則。

出海浪大:從文化到價格的水土不服

海外市場空間雖大,但是想要分一杯羹,也並不容易。

在全球的雲市場上,亞馬遜、微軟、阿里巴巴和谷歌一直是市場的領先者。尤其是在相對標品化的IaaS市場上,四家公司的份額合計可以達到整個市場總規模的四分之三左右。其中,亞馬遜的AWS雲、微軟的Azure雲,以及阿里雲曾一度被稱為雲市場上的“3A”。不過,近年來阿里雲在全球市場的增速放緩,而谷歌雲則強勢崛起,因此在一些機構的統計中,谷歌已經取代阿里巴巴成為了國際雲市場上的老三。

要出海,中國雲服務商需要面對的挑戰不小,比如:

1.  政策不同、付費模式不同;

2.  使用者使用體驗不同;

3.  技術能力跟不上使用者需求;

4.  合規問題……

必須直視的是,當前國際形勢和地緣政治等問題,都是雲服務出海較大的挑戰。

中國雲端計算廠商出海挑戰很多,但海外雲端計算服務商進入中國市場同樣不容易。以全球頭部雲端計算商AWS為例,他進入中國之路,或許可以為當前想要出海的中國雲端計算服務商提供一些思路。

在宣佈進入中國市場時,AWS採取了打價格戰。 與之相對的是,在AWS落地中國市場的當天,阿里雲主動降價50%、騰訊雲推出6折促銷活動,隨後金山雲的廠商都紛紛跟進打起來價格戰。

從常理看,toB服務靠低價競爭是不現實的,但是在雲服務方面,有一點例外。因為 雲端計算賣的是算力和儲存。某種角度看,這種租賃模式具有典型的規模效應——客戶越多、邊際成本越低。

所以降價吸引客戶, 只要撐過最開始的盈虧平衡點,就能實現賣的多、賺的多。AWS打價格戰,優勢在於其在全球的份額最高,使用者規模最大,邊際成本最低。

但如果沒有這個前提,其他廠商很難把價格降到同等水平。體量小的雲服務廠商,是玩不起價格戰的。近幾年,中國市場上,阿里雲等頭部專案已經奠定了一定的規模效應,可以通過在本土降價實現優勢最大化,但是出海的路上,還能否打價格戰存疑。尤其是,雲廠商需要花費鉅額資金購買伺服器等硬體裝置。

當然, 價格只是雲服務廠商一個“霹靂手段”,重要的還是在技術能力上“秀肌肉”。 比如,雲市場流行的容器、Serverless無伺服器概念上,以及機器學習等技術上,谷歌都相對領先。

價格、技術之外,生態也同樣重要。有業內人士曾直言, 雲之戰的終局就是生態之戰。只有建立一個龐大的雲生態,才能通過龐大的技術社群和使用場景,幫助雲廠商提高技術能力與產品體驗,讓雲端計算服務標準化。

眾所周知,美國的雲端計算起步早。也正是因為起步早,讓其積累了領先世界其他各國的優勢,也雲集了大量的優質雲端計算科技公司。通過先發優勢,AWS為首的雲端計算廠商點奠定了技術優勢。

AWS的優勢在於強大的技術能力和運維能力。 百萬臺伺服器需要大規模運維能力,也需要全球化的運營能力。

雖然技術能力強勁、運維能力龐大,還擁有打價格戰的資本, 但走入中國市場多年,但AWS還沒有壓過阿里雲的風頭,主要原因就是資料合規以及敏感問題。 全球不同的文化環境帶來的阻礙,讓雲出海受到不小的影響。

與單純的商品出海不同,雲端計算涉及關鍵的底層資訊基礎設施建設,大資料整合和安全等問題也將是國內雲服務商出海時,將遇到的問題。

節點財經宣告:文章內容僅供參考,文章中的資訊或所表述的意見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節點財經不對因使用本文章所採取的任何行動承擔任何責任。

內容對你有所幫助,戳 關注、點贊、在看 三連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