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s Torvalds 談工作與生活、Rust 和他的 M2 MacBook Air | Linux 中國

語言: CN / TW / HK

在 LPC 2022 大會上,Torvalds 和我有機會坐下來,再次談論生活、Linux 和潛水。

(本文字數:2707,閱讀時長大約:4 分鐘)

愛爾蘭,都柏林 :我認識 Linus Torvalds 已經幾十年了,但是自從全球疫情爆發以來,我們已經多年沒有機會進行面對面的訪談了。終於,在 2022 年的 Linux Plumbers 大會上,這個世界頂級 Linux 開發者的年度聚會上,我們有機會再次面對面進行了交談。

在這次會議之前,Torvalds 在荷屬西印度群島的博內爾島潛水了六天。如果有選擇的話,他說他"寧願潛水也不願去參加會議"。我們不都是這樣嗎?

Torvalds 還說,儘管他在 Linux 核心上工作了很多,但他不是工作狂。

真的,我之所以還能年復一年地為之工作,是因為我可以離開它。但我不會離開很久,因為我會感到無聊。唯一讓我覺得日子漫長,而且精疲力盡的時候是在一個合併週期開始的時候。即使如此,我還是儘量在我可以集中精力的合併的第一週做完所有主要的事情。

如果你想知道誰是 Linux 核心真正的工作狂,Torvalds 建議你看看 Greg Kroah-Hartmann(GKH),他是Linux 穩定版核心 的維護者。“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Torvalds 坦承,“我想他把很多事情都自動化了,但這是無休無止的,而且每週都要做。”

然而,全球疫情對 Linux 核心的開發幾乎沒有任何影響。當然,Torvalds 和許多頂級核心維護者一樣,多年來一直在家裡工作。一個大的變化是,“多年來,我們第一次召開了一場面對面的 Plumbers 和Linux 核心維護者峰會”,這是一個由前 20 名核心維護者組成的圓桌會議。

Torvalds 說,另一個很大的不同是,那些以前沒有在家工作的開發者發現,他們很大程度上喜歡在家工作。Torvalds 希望他們中的許多人能夠繼續這樣做。

這並不是說沒有任何變化。Torvalds 同意 Linux 核心開發者 Jonathan Corbet 的觀點,他在當天早些時候在附近召開的歐洲開源峰會上說:“現在不再是孤獨的 Linux 子系統維護者,而是團隊在管理子系統,而且效果很好。” Torvalds 補充說:“有些子系統仍然由一個人管理,但這種情況越來越少。與其說是委員會,不如說是由三個人輪流組成的小組”。這就減輕了維護者的負擔,正如 Corbet 所說,這有助於程式碼維護者“快樂更多,暴躁更少”。沒有人願意在試圖讓程式碼補丁通過時面對一個暴躁的程式碼維護者。

說到脾氣暴躁,Torvalds 雖然不是 Rust 的超級粉絲,但他已經準備好看到 Rust 進入 Linux 核心了。

我已經覺得我們會在這個版本(Linux 核心 6.0)中擁有它,但顯然,這並沒有發生。我不會打包票說它會進入 6.1 版本(10 月釋出)。但是,它已經進行了足夠長的時間,我們所差的就是臨門一腳了,因為不合並它並沒有什麼好處。而且肯定會合並。當然,有些人仍然認為我們可能會遇到一些麻煩,但如果兩年後有問題,我們可以在那時再解決。

Rust 還沒有完全進入的一個原因是,一些開發者擔心需要讓所有非標準的 Rust 擴充套件在 Linux 中工作。例如,在新的Rust Linux NVMe 驅動中,需要對 Rust 進行 70 多項擴展才能使其工作。

但是,Torvalds 說,幾十年來,我們一直在使用標準 C 的例外用法。“我一直很堅定地表示,這個領域的標準是垃圾。而我們要忽略這個標準,因為這個標準是錯誤的。因此,在 Rust 方面也將是如此。”

在他看來,更重要的部分是 Rust 編譯器需要可靠和穩定。人們的一個問題是, GCC Rust 肯定還不夠可靠或穩定。所以實際上,現在要做 Linux Rust 的開發,你必須使用 Clang。但是,Torvalds 補充說,“Clang 確實可以工作,所以合併 Rust 應該對核心有好處,而不是傷害。”

這些天,當他在路上的時候,Torvalds 正在使用一臺帶有 M2 處理器的蘋果 MacBook Air。在這臺嶄新的機器上,他執行的是 Fedora Workstation 36 。他還不能向普通人推薦這個。因為沒有針對ARM-64 M2 處理器 的 Fedora 移植版,所以他自己做了這些改造。目前,支援 M2 處理器的主要 Linux 發行版是Asahi Linux for Mac,但它使用了晦澀的Pacman 軟體包管理器。或者,正如 Torvalds 所說,“Pacman!?什麼鬼!”但是,他能夠迅速地搞定它,讓 Fedora 出現在它上面。

當然,它還不完美。例如,這些程式碼還不支援 M2 FPU,所以 Torvalds 不能使用 3D 圖形功能,但“我不需要遊戲”。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也意味著 GNOME 40 的一些圖形效果,如螢幕調光,不能工作,但“我喜歡這種方式,它使顯示更敏捷。我可能也會在我的其他機器上關閉這些效果”。

更加惱人的是,Chrome 還不能在這個平臺上的 Linux 上執行。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 Chromium 瀏覽器在上面執行得很好。除了,“我把瑣碎的密碼儲存在 Chrome 密碼管理器上,所以我必須用我的智慧手機把它們轉移過來。”

然而,對於他真正從事的工作,修補和編譯 Linux 核心,M2 Air 工作得很好。即使只有 16GB 的記憶體和 256GB 的固態硬碟,它也能很好地工作。當然,它在他自制的 Linux 工作站 上執行得更快,但 “我這次旅行只帶了我的 Mac Air。這就是我需要的一切”。

Linux 軟體和 Mac 硬體是天作之合。或者說,Torvalds 所做的搭配使他很高興。

via: https://www. zdnet.com/article/linus -torvalds-rust-may-make-it-into-the-next-linux-kernel-after-all/

作者: Steven Vaughan-Nichols 譯者: wxy 校對: wxy

本文由 LCTT 原創編譯,Linux中國 榮譽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