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明明出道十幾年還能在這裏體驗養成系的快樂?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 袁佳琦

“誰能想到,中國第二部成功的科幻片居然是鄧紫棋的劇情MV?”

近段時間,鄧紫棋新專輯《啟示錄》相關內容上線B站,鄧紫棋也以“Gloria歌莉雅”身份成為B站UP主,連載自己的音樂連續劇,一眾網友趕來評論區書寫小作文。同月,周杰倫限定珍藏Demo獨家訪談VCR在B站獨家首發,並首次公佈了一首18年前未發佈的《紐約地鐵》Demo(小樣),引燃相關話題。

得頭部資源者得天下的論調遍佈各行各業,但顯然頭部音樂人不是B站的唯一訴求。作為平台最早的分區之一,B站為音樂生態的長足發展鋪墊已久。除了整體UGC內容品質的優化,對平台UP主與用户的持續激勵外,不同類型的音樂內容也在平台獨特的社區氛圍下,沉澱出個性化的表達。近幾個月,一批新人音樂類UP主相繼入駐B站,不乏短短3月漲粉百萬者。 音樂內容加速活躍的背後,B站音樂生態規模逐步顯現,也為行業提供了一些新的音樂欣賞思路。

2022年,線下音樂演出道阻且長,線上行業動作不斷,音樂社區這塊蛋糕眾人意欲哄搶,各大內容平台以音樂人、雲演出等各類資源完成社區構建。在此背景下,擁有鮮明社區屬性的B站,能供給這些新人音樂UP主們怎樣的生存土壤?

“新人”音樂UP主的自我修養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音樂UP主們即便並非出道於B站,卻不影響在B站拿上新身份的號碼牌。

新人UP主進駐B站,“養成”是最富吸引力的關鍵詞之一。 出道多年的鄧紫棋以新專輯中的女主“Gloria歌莉雅”身份成為B站UP主,並以音樂連續劇的形式連載歌曲獨立MV,串聯起來構成一個有連續劇情的完整故事。

G.E.M.鄧紫棋《GLORIA》 | 第一章 | 啟示錄REVELATION

主流音樂人與有着獨特社區氛圍的B站將產生怎樣的化學反應?鄧紫棋在評論區的不定期空降;與用户討論劇情/mv女主人設;直播、自己動手剪輯vlog進行階段性劇情覆盤等等一系列動作,對於UP主而言是常規操作, 對於成名多年的音樂人來説,卻別有一番新鮮體驗。對於觀眾而言,這更是一次對其既定形象的重構。

在MV被“恭迎天后”彈幕刷屏的同時,評論區更有用户自行承擔了科普要務,包括“鄧紫棋英文原名是Gloria,是爸爸給取的名字”;“主題曲副歌高能片段出自《出埃及記》第14章”;“專輯在創作期間遇到了很多困難,加上反覆的疫情,鄧紫棋和團隊經歷了一次次拍攝被迫叫停、必須換演員全部重拍”等等。在整個平台更是引發用户對於背景故事解讀、720度深度鑑賞,甚至還有聽歌Reaction等二創內容的發酵。

相較於主流音樂人通過B站重塑個人特質的可能性,新人音樂UP主在平台更多獲得的是多元富有包容性的成長通道。

在B站音樂社區特色之一的Cover類視頻下,熱曲翻唱與經典翻彈,對平台歌迷及樂迷的吸引雙線並行。

新人UP主“王OKOK啦”在今年6月發佈首個翻唱視頻《deca joins 浴室 》,率先圈粉了一眾deca joins樂隊樂迷,迄今已獲得28.2萬的播放。隨後,王OKOK啦翻唱的電影《愛樂之城》主題曲《city of stars》,播放量184萬。憑藉富有磁性的低沉音色與可愛俏皮的反差感形象,這位“故事很多”的新人UP主,從被質疑“聲卡戰士”到被扒出是上過《中國好聲音》的“狠角色”,只用了不到一個月,王OKOK啦也在3個月漲粉45萬。

City Of Stars |吉他彈唱和聲版

是金子總會發光的,已經發着光也無需焦慮, 平台可以為他們提供新的玩法。火遍短視頻平台的熱歌在B站迎來二次發酵。 歌手Zyboy忠宇的原創歌曲《墮》在今年5月20日上線後,引發全網翻唱熱潮,成為各大短視頻平台的耳熟bgm。Zyboy忠宇在8月入駐B站後,投稿《墮》幾十秒試聽內容《即使知道會墮落,卻還是想抓住那片星光》,引來一波非定向受眾羣體的關注,用户在評論區求完整版,並在平台掀起了二創風潮。

《即使知道會墮落,卻還是想抓住那片星光》

素人在B站也擁有“彎道超車”的可能性。 同在8月入駐的UP主“A藍泫兒”,憑藉一人分飾兩角、反串兄妹的形象唱歌的短視頻熱門方式,短短一月視頻播放量從幾千躥升至10萬+,吸粉上萬。

已經八月最後一天了,你還不打算跟我表白的話 #初戀 #日語#聲優

綜上,無論是自身擁有成熟宣發體系的成名音樂人、熱歌製造者,還是實力音樂人、有獨特個性的音樂UP主,他們都能夠在B站擁有一席之地。這得益於 B站充滿親切感與高互動性的生態環境 ,無論是成熟音樂人還是新生代音樂人,都能在初入B站時體驗一番養成系的快樂,而音樂內容也在這樣獨特的社區氛圍下,擁有更多表達形式。

持續深化的交互場景

相較於短視頻平台的音樂工具化傳播,音樂內容在B站擁有更多內容形態與場景,並且通過B站的音樂社區生態萃取出新鮮樣貌。

除了前文鄧紫棋在平台連載的音樂連續劇這一場景外,聯合輸出、二創也一向是過往B站音樂區UP主們的常規操作。近月來, 深夜唱歌羣、夜色唱歌羣等賬號的驟然爆火,則是在此基礎上實現了另一種形式的資源整合。

九月初,賬號“深夜唱歌羣”、“夜色唱歌羣”等賬號相繼入駐B站,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裏,前者漲粉22萬,後者漲粉10.2萬。通過具有強參與屬性的羣聊語音,與彈幕互動,唱歌羣類帳號一舉帶火了虛哥、喘姐、蘿蔔等“羣聊音樂人”,他們有些是來自其他平台的網絡紅人,有些是網絡紅人,如今他們是B站用户“未曾謀面的老熟人”。

虛哥和喘姐 你喜歡哪個

用户們在彈幕調侃虛哥的“全是技巧沒有感情”、“正版氣泡音”;稱讚蘿蔔的聲音元氣滿滿;問詢原曲來源;甚至還有相中後索要羣聊表情包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夜色唱歌羣”《還喜歡聽什麼歌!跟我説》的投稿中,虛哥等“羣聊歌者”演唱的《墮》,與熱歌創作者“Zyboy忠宇”產生了微妙的聯動。在前文提到的《即使知道會墮落,卻還是想抓住那片星光》投稿中,一條調侃虛哥的評論被贊至首位。這得益於平台親切、強互動感的生態環境。

這類深夜唱歌羣的火熱背後,一方面是一線城市娛樂場所復營業遙遙無期,帶有社交屬性的聊天框語音交互具有一定共鳴。另一方面也體現出 大眾對於音樂場景及內容的需求。

顯然,用户在B站的音樂訴求不僅是聆聽,話題共鳴、情緒共振,以音樂為核心延展開來的各類PUGC內容都擁有自己的生存土壤,從視頻製作的特點、演唱發聲方式、甚至彈幕評論或是創作背景,都能夠成為聽者的交互契機,這便是獨屬於B站的平台基因。

在B站,看音樂的一百種可能

作為B站一直以來相當重視的內容版塊,B站一直致力於為各類音樂人提供集中創作與傳播平台,並從最初的以Cover、搬運類視頻為主的音樂內容,通過獨特的平台基因,發展出自己的獨特音樂生態。

自2019年開始, B站就開啟了針對音樂UP主的一系列扶持計劃與活動 ,包括擴音計劃、聚光計劃,挖掘新生代音樂人,為其提供系統化、全方位的“入門指南”,用誠意吸引更多獨立音樂人的進駐與相關合作機構的認可。

今年,2.0版本的擴音計劃將持續以現金獎勵、百億流量、廠牌簽約、音樂live等資源體系扶持原創音樂內容,助力原創音樂人成長。汪蘇瀧、蕭敬騰、龔琳娜、周傳雄等發起人號召音樂人們開啟新一輪音樂作品徵稿,獲勝主題曲徵集的up還有機會擁有live演出的機會。

聚光音樂開放平台則致力於扶持音樂人成長和擴大音樂人生態收益,為音樂人提供作品宣推、版權及發行服務、MCN合作等一體式服務,推廣作品觸及更多樂迷,為音樂人長期成長保駕護航。

全方位扶持平台音樂up的同時,B站以音樂內容帶動站內興趣用户關注的特色,讓其擁有針對音樂內容特點進行個性化宣發的能力。 這幾年來,平台更是強化PUGC內容,對音樂版塊的佈局逐漸加速。推出《説唱新世代》《我的音樂你聽嗎》等多檔原創音綜,與88rising一起推出廠牌“W8AVES”,《夏日畢業歌會》《後浪》以及今年的《校園音樂大賽》等音樂相關活動,為平台音樂版塊帶來更多聲量,也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音樂人加入。

平台較為活躍的音樂社區也為音樂內容生態的發展提供了先決條件。 今年6月23日,B站發佈的首份站內音樂生態報告《bilibili 2022音樂生態報告》顯示:過去一年B站音樂視頻播放量超過343億,總計1.3億人在B站觀看音樂類視頻,1722萬人每天至少觀看一個音樂視頻。如火遍小學生全體的《孤勇者》歌曲相關視頻在站內播放量就超過10億。這也體現出B站作為用户活躍的內容平台,擁有內容共創的鮮明底色。底藴濃厚的創作分享氛圍與相對活躍的創意內容,由內容、UP主、用户三方通力合作,缺少一環都不夠完整。

平台獨特的成長空間與各類音樂內容產生“化學反應”,讓它在承載主流音樂人的同時,也能保有獨特的交互屬性。 既能夠給新人音樂UP主提供彎道超車的可能性,也給成熟音樂人提供了交互多樣性可能。 出道十幾年的鄧紫棋可以與用户交流“小作文”;羣聊歌者也能擁有屬於自己的粉絲擁簇。而以UP主、用户與平台構築的內容傳播閉環,也未嘗不是音樂宣發的新思路。

可以預見的是,越來越多的音樂人與機構將會登陸B站,一同感受與成為B站音樂生態的一部分,B站也將持續孵化平台音樂生態,進一步在音樂行業擁有話語權。

特別聲明:以上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觀點或立場。如有關於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於作品發表後的30日內與新浪網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