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銀行大額存單額度告急,客戶購買“得靠搶”

語言: CN / TW / HK

財經原創出品

記者 姜樊

編輯 陳莉

“我行上週四就已經明確今年不再發售大額存單產品了。”北京地區某股份制銀行理財客戶經理今日告訴新京報貝 財經記者,今年以來客戶對存款的熱度極高,因此現在銀行發售大額存單的規模已經達到了監管要求的上限。

新京報貝 財經記者還從多個銀行了解到,當前大額存單額度普遍告急。部分銀行的大額存單雖有額度,但不多,客戶是否能夠買上,要“碰運氣”、“拼手氣”。不僅如此,銀行普通存款的利率同時出現了下行,部分股份制銀行已較1個月前下調了存款利率,另有股份制銀行表示利率仍將持續下行。

有業內人士預計,銀行存款利率在未來一段時間仍將持續下行。今年以來,由於市場波動不斷,理財和基金產品收益率出現了大幅回撤,存款成了銀行理財客戶的“香餑餑”,不愁存款成了普遍現象。但今年金融監管部門曾多次要求金融機構減費讓利,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亦讓銀行淨息差進一步收窄,因此銀行控制負債端的成本成了當務之急,利率下行已成大勢所趨。

01

多家銀行大額存單額度告急  

客戶購買“得靠搶”

圖/IC

新京報貝 財經記者瞭解到,目前工行、建行等多家銀行均已無大額存單產品發放。而部分銀行雖仍會發放部分期限的大額存單產品,但額度極少。

“雖然我行還有大額存單,但基本上客戶搶不到,跟沒有沒太大區別。”北京地區農業銀行某支行網點相關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該行每天都會發放大額存單額度,但往往是全國所有客戶搶奪不超過300萬元的額度,“最近我們(幫客戶)搶就沒成功過。”

中行相關工作人員表示,該行週二、週五兩天會發放部分大額存單產品,但客戶購買“得靠搶”。光大銀行某網點工作人員亦表示,現在雖然該行在每週三早上發放大額存單的額度,但由於額度極少,因此需要客戶自己“碰運氣”。

相較於上述銀行,部分銀行大額存單發放的時間亦不固定。中信銀行相關理財客戶經理表示,現在說不準何時會有大額存單額度,因此客戶如需購買大額存單產品,還需要隨時關注銀行動態。同時,在該行購買大額存單還需要新進入該行的資金才能預約上。

從利率方面來看,當前國有銀行大額存單利率保持一致,其中3年期最高位3.15%。而股份制銀行則有所不同,據新京報記者瞭解到,目前3年期大額存單利率最高為3.4%,最低為2.9%,其他股份制銀行普遍維持在3.3%-3.35%之間。

“雖然大額存單利率已經較上半年有所下降,但預計這樣的利率水平還將持續下行。”有銀行工作人員直言,其所在的支行已接到通知,下週起大額存單利率將再度下調。

02

定期存款利率跟隨下調  

1年期2.0%

圖/IC

多位銀行理財人士直言,當前大額存單的利率比銀行定期存款依然略高,但與其等待不確定能否搶上額度的大額存單,不如直接入手定期存款。但當前部分銀行的定期存款利率亦跟隨大額存單利率出現了下行。

新京報貝 財經記者瞭解到,當前國有大行定期存款利率較4月底下調10個基點後暫未有變化,目前建行、工行、中行、農行定期存款利率普遍維持在1年期2.0%、2年期2.5%和3年期3.15%的水平。

股份制銀行雖然利率不盡相同,但普遍偏高。以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為例,新京報貝 財經記者瞭解到,股份制銀行普遍在3.25%到3.35%左右,最高可達3.4%,但最低為2.9%。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股份制銀行的定期存款利率出現了下行。某銀行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貝 財經記者,該行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為3.3%,較一個月前下調了10個基點。另有股份制銀行工作人員表示,當前該行3年期定期存款仍有3.4%的額度,已是當前主流銀行中最高的利率水平,但預計近期將會下調。

03

淨息差持續承壓  

存款利率持續下行已成趨勢

無論是 大額存單還是普通的定期存款,現在的利率水平依然太高了。 一位銀行業內人士直言,不少銀行 3 年期存款利率已幾乎與貸款利率相近,若算上人員成本等甚至已現倒掛,因此存款利率進一步下行已成大勢所趨。

今年以來,金融監管部門多次引導銀行等金融機構引導貸款利率下行,這讓銀行的淨息差持續承壓。根據上市銀行半年報顯示,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的淨息差均出現了下行。多位銀行高管在業績釋出會上表示,貸款端利率持續下降、負債端成本的上行亦是導致淨息差進一步承壓的主要原因。

多家銀行在今年上半年已多次進行了負債管理,不僅降低了大額存單、定期存款等成本較高的存款品種利率,還加大力度轉向以活期存款、公司結算資金等低成本負債為主的負債結構,但由於存款增長創新高,負債成本依然持續走高。

根據銀行半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上市銀行活期與定期存款分別增加3.3萬億和10.3萬億,其中定期存款同比多增4.3萬億,貢獻了上半年存款93%的多增規模。定期存款佔總存款的比重為52.8%,佔比較年初提升2.0百分點,呈現明顯的存款定期化特徵。

“銀行淨息差收窄的趨勢仍然存在,在貸款利率下降的過程中,必須引導作為成本的存款利率下調才能給貸款利率下降騰挪出空間。”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表示,而當前以及未來市場流動性保持寬鬆,亦為存款利率下降提供了條件。

另亦有知情人士指出,當前金融監管層要求銀行的主動負債利率要參考10年期國債利率和1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情況,雖然當前存款利率仍是市場競爭的結果,但當前國債利率和LPR利率均持續下降,因此存款利率亦將跟隨下降。資料顯示,2022年09月,10年期國債收益率為2.63%,同比增長率為-8.43%。而最新的1年期LPR利率於8月22日下行5個基點至3.65%。

對於降低負債成本,交通銀行副行長郭莽表示,在加大活期存款的拓展力度,以提升活期存款佔比的同時,也要繼續對高成本存款進行壓降,包括設定大額存單佔比上限、壓降結構性存款規模等措施。

另有銀行業內人士表示,銀行除了進一步降低存款利率之外,預計還將調整負債結構,降低負債成本。特別是要提高活期佔比,同時繼續壓降中長期存款規模和利率。銀行還可以用金融債等替代成本較高的定期存款或大額存單,減少銀行高成本負債,以達到穩息差的目的。

此外,光大證券金融業首席分析師王一峰還預計,當前銀行進一步管控負債成本勢在必行,考慮到1年期中期借款便利(MLF)利率已基本失去中期利率錨的作用,加之9-10月專項債增發超5000億,年內MLF到期2.6萬億,不排除央行會再度降準置換一部分高成本MLF,既不過度投放基礎貨幣,又能夠改善銀行負債成本。如果降準的再度推出,將使得銀行同業存單等利率易下難上,這亦可能傳導至存款端,使得利率水平下行。

往期精彩

點選閱讀原文,即可購買書市門票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