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京东云:刘强东的野心距离AWS和阿里云有多远?

语言: CN / TW / HK

◎懂财帝 (ID:znfinance) | 嘉逸

刘强东从来不会掩饰他对亚马逊的崇拜,以及对“宿敌”阿里的警惕。

京东高管们都知道,在多次京东SEC(战略执行委员会)上,东哥都会对比,亚马逊有什么,阿里有什么,我们有什么。

移动互联网时代,从零售电商到金融支付,再到互联网健康、物流供应链等领域,京东一直都是佼佼者。

截至6月24日美股收盘,京东美股市值为996.9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67.44亿元,是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

同日,京东旗下京东健康、京东物流、达达总市值分别为人民币1613.2亿元、955.77亿元、153.88亿元。

然而,进入到产业数字化新阶段,刘强东与京东的跟随式策略却逐渐失效。

2021年,亚马逊旗下AWS云计算业务营业收入高达622.02亿美元,同比增长37.1%。2022财年(截至2022年3月31日),阿里旗下阿里云业务营收为1001.8亿元,同比增长21%。

而目前,京东尚未在财报中披露过京东云的相关业绩数据。

市场份额方面,IDC咨询与Gartner统计数据均显示,2021年,亚马逊在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中稳居第一位,阿里云依然是国内云计算IaaS市场中的绝对王者。

与两大云巨头相比,京东云明显处于国内第二梯队。

据Gartner相关研究报告,去年,京东云在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中的市占率为6.6%,排在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之后,位居行业第四。

不过,按照IDC咨询的统计口径,京东云在中国公有云IaaS与IaaS+PaaS领域均被列为“其他玩家”。

“云”流涌动,产业变革风暴加速聚集,云计算或将是互联网公司通向数字中国新时代的最后一张“站台票”。

尽管京东云已经是“迟到者”,但仍在掌控大局的刘强东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能登上数字列车的机遇。

向死而生,刘强东与京东云正奋力突出重围。

京东云的坎坷身世

“我们做电商这么多年还不赚钱,这个网盘业务又受欢迎、增长又快,我们试试好不好?”2011年,刘强东在福布斯杂志上看到创办仅4年的Dropbox已狂揽5000万用户,估值极高,随即冒出了做个人云盘的想法。

个人云盘,其实就是京东云的雏形,何刚是首任掌舵者。

有意思的是,何刚曾是亚马逊云计算项目的负责人,与刘强东的“亚马逊情结”正好契合。

但何刚并不想把自己局限在云盘这项小业务上。恰好当时,京东的技术架构体系已极为臃肿,每逢购物节大促几乎都处于崩溃边缘。

一位京东高管在接受雷锋网采访时透露,刘强东本人也希望何刚能承担更重要的职责,“他这时候已经是过河卒子,想不做也不行了。”

据悉,何刚对于京东云的发展是非常清晰、超前的。他早在2014年就提出了“三步走方针”:第一步是内部私有云化,第二步是当云计算具有商业价值后,卖公有云,第三步是整合社会、企业资源,形成大社会化平台。

按照今天的话来概括,这就是“私有云+公有云+云计算技术与商业生态”的模式。可以说,在战略规划层面上,当时的京东云甚至超过了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

但令人惋惜,情商不高、崇尚高压式管理、在刘强东面前不得势的何刚终究没能成为“王坚式”的奠基性人物,只能黯然离开京东云。

外圆内方性格的申元庆是京东云第二任舰长,于2017年9月上任。公开显示,他曾担任微软亚太研发集团首席运营官、微软云计算与企业事业部总经理等职务,是一位既懂技术又懂商业化的“内行”。

在他带领下,不到一年时间,京东云便攻城略地,迎来了第一段高光时刻。

调研机构Forrester在2018年7月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全栈公有云开发平台厂商评测》报告中,将京东云被评为“卓越表现者”。而在2016Q4,京东云还只是“挑战者”。

但京东云迅猛崛起的同时,中国云计算行业也在发生着惊天巨变。

大环境方面,产业数字化转型浪潮激荡向前,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三大云巨头都纷纷all in产业互联网。

阿里云方面,张建锋正式担任阿里智能云事业群总裁,开始酝酿云钉一体战略与开放式云计算生态。

腾讯掀起“930变革”,首次组建大的To B业务单元——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

华为旗下通信业务、消费者业务持续遭遇美国制裁,以华为云为核心的企业服务板块开始成为“全村的希望”。

刘强东深知,京东云无论在技术研发还是商业化等领域,都难以与之抗衡对垒。

为了实现弯道超车,刘强东“暗度陈仓”,联合雷军、李彦宏悄悄制定了一项极为隐秘的计划,即谋划将京东云、金山云、百度云合并。

据报道,彼时,刘强东与雷军已经沟通过多次,京东云与金山云的谈判进度甚至已经到了签约前夜,并且,在此期间已经得到了百度云的积极回应。

然而,掌控欲极强的刘强东却一直踌躇徘徊,最终未能在文件上签下名字,中国云计算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资源整合就此告吹。

主导京东云独立分拆以及与金山云、百度云合并的申元庆也因此失去了刘强东的信任,于2020年5月毅然离开了京东云。

当然,精明的刘强东手里还握着“B计划”底牌——打包上市。

2020年12月30日,京东集团宣布将旗下云与AI业务整合到已递交IPO招股书的京东数科。3个月后,京东又将京东智联云业务以及部分资产,以157亿元的对价转让给京东数科。

但后来由于政策因素,京东数科撤回了IPO申请,并更名为京东科技,陈生强的CEO职位也由原京东首席合规官李娅云接任。

作为京东科技的“子集”,京东云上市亦就此搁置了下来。

“成败”刘强东

从京东个人云盘诞生到京东云蝶变崛起,再到与金山云、百度云合并失败、IPO搁浅,京东云的每一次重大决策都带着浓厚的“刘强东烙印”。

这无疑是一把“双刃剑”。

好的一面,例如刘强东喜欢对标亚马逊,对比阿里,“后起之秀”京东云当然也会参考借鉴学习AWS与阿里云的成功经验。

据懂财帝观察,京东云目前已经具备包含IaaS、PaaS、SaaS在内的全栈式云计算服务能力。

在IaaS云计算底层,京东云已能提供弹性计算、存储、数据库、网络与CDN等相关产品与服务。

PaaS方面,京东云雄心壮志,于去年7月发布了PaaS生态“云筑计划”,希望打造出一个云计算领域的“安卓系统”。

在SaaS前端领域,京东云基于零售、交通物流、金融、制造、能源、智慧城市等行业已经推出了多款SaaS产品及解决方案。

据此,我们能清晰地看到,京东云的落地、应用场景与京东商业生态体系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

京东商业生态以零售为底座,零售的上游是能源与制造,下游是金融,中间的桥梁是交通物流,而如今,所有的行业都值得用数字化重做一遍。

这不仅符合刘强东“十节甘蔗理论”的商业逻辑,与AWS、阿里云的成长逻辑也有着相似之处。

令人担忧的一面, 基于业绩、市场份额等数据结果来看,刘强东的个人商业思维与极强的控制欲却也成为了京东云冲击头部云厂商难以逾越的障碍。

据媒体报道,成立之初的几年间,京东在科技研发领域就一直处于欠费状态。直到上市之后,“弹药充足”的京东才开始在云技术上大笔烧钱。

但技术上的滞后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填补。反映在IaaS层,目前,京东云的产品、解决方案丰富度远逊于头部云厂商。

另外,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均已对外发布了云计算芯片,而京东云在这一方面尚处于空白状态。

还值得注意的是,刘强东最开始做云计算还有着提升公司业绩与估值的考量——后来京东把京东云与AI整合进入京东数科体现得最为直接。

而现实中,管理层的思维往往会迅速传导至销售端,导致京东云更倾向于布局集团内部的商业资源,因为这样业绩提升最快。

京东云官网显示,京东产业云目前主要聚焦零售、交通物流、金融、制造、能源、智慧城市六大领域。

与之对比,去年,阿里云已经模仿ICT企业组建了18个行业部门。华为云CEO张平安更是直接表示,华为每成立一个行业军团,华为云就会成立一个专项小组……头部玩家们都在新赛道开辟更大的商业增量。

除了上述因素之外,可以说,刘强东的强势性格与控制欲望对京东云造成的影响最大。

其一是管理者,从何刚到申元庆,再到如今的新掌舵者高礼强,京东云仍然未能涌现出像阿里云张建锋、腾讯云汤道生那样的“灵魂人物”。

其二则是上文提到的京东云与金山云、百度云的合并事件。

简单来看,若京东云与二者成功合并,便能轻松打通金山云在协同办公、游戏领域的能力,同时还能顺势打通百度云在搜索、智能驾驶等领域的能力。

并且据悉,彼时,雷军甚至已经默认京东云与金山云合并后,刘强东将拥有更强的话事权。

对此,雷锋网援引相关人士的表述称,如果三家云厂商能合并成功,这将是一次1+1+1>3的合作,新合并的“百京金”将立刻成为中国公有云的前三甚至可以挑战市场规模第二位。

但这终究只是假设,刘强东最终还是没能迈过自己心里的那一道关,屡次错过机遇的京东云也只能暂居国内云计算第二梯队。

“迟到者”能否逆袭?

高礼强曾担任甲骨文中国区销售副总裁,他知道,技术与商业生态稍逊一筹的京东云如果要完成逆袭,进而跻身国内云计算第一梯队,就必须实行差异化竞争的策略。

因此,2020年末,京东云内部召开了一次讨论会,核心议题是:京东云和其他云有何不同?

最后的结论是,京东云应该在产业服务上做文章——“如果说中国要有懂产业的云,那京东就要去做那朵最懂产业的、最开放的云。”

对于这一目标,高礼强在去年的京东云峰会上表示,“我们希望用三年时间,打造最经得起考验的产业云。”

高礼强的底气在于京东云正在做的混合云模式。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阿里云、腾讯云、电信天翼云等厂商主要聚焦公有云模式,华为云此前依靠私有云模式起家,如今也正在发力公有云模式。

而艾媒咨询在研究报告中认为,未来,混合云模式将更好地适应企业、政府对IT的多元化需求。

独立云科技分析机构Futuriom表示,我们正迈入一个混合、多云的时代。 截至目前,可口可乐、宝马集团、沃尔玛等全球数字化领先企业已成功转向混合云和多云架构。

除了踩对云计算产业发展趋势,京东云还在技术与产品层面加速进击,于去年正式发布了行业首个混合云操作系统“云舰”与行业首个全面开放的PaaS生态“云筑计划”。

京东云豪言,将致力于打造云计算领域的“安卓系统”。

对此,有合作伙伴认为,京东云未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能否真的打造出一个混合云生态,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不可否认,京东云如今正航行在最具有发展潜力的云计算蓝海,但商战永远暗潮汹涌。据悉,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厂商均在加码布局混合云模式与解决方案。

可以预见,继电商赛道之后,京东、阿里、腾讯三位“老冤家”或将围绕云计算战场再度激战。

而这一次的产业互联网战争,位于云计算第二梯队的京东云势必将面临更为严峻、更多维度的挑战。

毕竟后来者逆袭的故事大多只会出现在理想状态,现实中,后发先至、弯道超车者永远都是少数。

参考资料:

1 | 财新网,《京东集团拆分云及AI业务 作价157亿元注入京东数科》

2 | AI财经社,郑亚红、牛耕,《京东云敞开“朋友圈”,最懂产业的云长啥样?》

3 | 雷锋网,胡喆,《截杀阿里腾讯的「云」巨头们:密谋合并、艰难蜕变》

说明:数据源于公开披露,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BATH「云」暗流涌动:增速减缓、遭遇劲敌、易帅重整

云计算大厂的无限战争:华为云「狼性」进攻,字节云「补课」

手握AT半条命:张建锋与汤道生穿越云计算风暴

HAT十年暗战云梦

- F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