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抽湖抓捕的鱷雀鱔,入侵真的很嚴重嗎?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為「三聯生活週刊」原創內容

8月下旬,河南汝州直播抽湖水抓“怪魚”後,鱷雀鱔這個拗口的名字變得家喻戶曉,隨即在全國各地引發了一場抓捕鱷雀鱔的熱潮。但在相關專家看來,鱷雀鱔在我國雖已形成入侵,但總體是可控的,一些人對其凶猛食性也認知過激。相比之下,另外一些不引人注意的溫順水生動物,如“清道夫”和巴西龜,造成的入侵問題遠更嚴重。

記者|印柏同

鱷雀鱔餘波

8月29號一早,家住江西九江市區的蔣女士像往常一樣,和老公帶著孩子在小區景觀湖邊看魚賞花。蔣女士的老公在拍照時發現,睡蓮葉子下躲著一隻“怪魚”,體型不小,正靠近水面張嘴,不是常見的魚類品種。

回到家再次翻出照片,蔣女士越看越覺得,這條“怪魚”很像最近頻頻被報道的鱷雀鱔,在網上搜索圖片一對比,還真是。 蔣女士平時對生態話題關注不多,但通過最近的新聞,知道鱷雀鱔是外來入侵物種,想到前幾天河南汝州市抽乾雲禪湖捉“怪魚”的事,她立馬把照片發到了小區微信群,還給當地農業局打了電話。

《河中巨怪》劇照

群裡的鄰居和蔣女士反應差不多,一聽是鱷雀鱔,都警惕起來,物業也立刻決定效仿新聞裡的做法,抽水捉魚。從第二天和第三天,水塘的水抽了一下午加半個早上,終於只剩底部一點水了。在農業農村局相關人員的配合下,小區物業工作人員順利捉住湖裡的鱷雀鱔。

蔣女士還有不少鄰居當時還特意跑去圍觀,發現這隻鱷雀鱔通體黑色,在半米左右長的塑料筐裡,蜷縮著身子才放得下。在那之前,有人還建議把景觀湖圍起來,防止孩子靠近水池被攻擊。

在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珠江水產研究所副研究員顧黨恩看來,小區物業的反應很及時,但蔣女士和鄰居們對鱷雀鱔的“破壞力”認知也有些過激。 大眾對鱷雀鱔的認知有一定的事實基礎,作為北美特有的淡水巨型食肉魚,鱷雀鱔成魚不光體長可達3米,且生性凶猛,“不挑食”,只要是水裡的活物,幾乎都能吃。同時,鱷雀鱔自身則長著極為堅硬的琺琅質魚鱗,其硬度與人體牙齒相當,可以幫助它們逃過更凶猛的食肉動物捕食。

《水中巨怪》劇照

因此,在一些淡水生態中,鱷雀鱔的確處在食物鏈頂端,如人為放生或養殖逃逸,的確有可能造成生態系統失衡。但顧黨恩也強調,鱷雀鱔長到1米多要3-4年時間,此後體長增長放緩,在自然界中,至少要10年以上,才能長到3米或更長。並且, 鱷雀鱔幾乎不會攻擊比自己體型大的生物,因此不但不會攻擊人類,進入較大的人工或自然水域,也不一定會對當地水域生態造成毀滅性影響,只在一些小型的封閉水體內,才容易造成很大幹擾。

顧黨恩最早在2019年2月就參與過鱷雀鱔的抓捕,地點是在廣州第一個人工湖,面積約3000畝的白雲湖裡。也是湖裡出現“怪魚”,後被確認為鱷雀鱔。顧黨恩當時在珠江水產研究所的外來水生生物防控團隊工作,那次抓捕中,採用的是圍網和拖網為主,拋網為輔的網捕方案,最終捉到兩條鱷雀鱔,大的一條長1.2米,重10kg。

鱷雀鱔的入侵很嚴重嗎?

顧黨恩說,2019年,在他們對入侵物種的常態化監測中,已經發現鱷雀鱔可以在少部分的自然水域進行繁殖。而在廣東的自然水域,鱷雀鱔的性成熟時間約在3-5年,性成熟後一條雌魚的懷卵量在數萬以上,因此像白雲湖裡的鱷雀鱔,如果不捕捉,是有可能對本地魚類群落造成滅頂之災的。

雀鱔科一共7種,其中鱷雀鱔是最大的一種,能長到3米,主要分佈在中北美,目前我國常見的雀鱔科有兩種,分別是鱷雀鱔和眼斑雀鱔。 根據顧黨恩的瞭解,早從十年前,鱷雀鱔就作為觀賞魚引入中國了,因嘴部像鱷魚,屬於觀賞魚市場中的稀有品種,最早出現在南方發達城市,如今則在各個城市的水族市場上都有。

2014年6月24日,四川自貢,釣友釣起來的鱷雀鱔。(圖|視覺中國 成都商報)

實際上,在今年之前,國內就有不少發現鱷雀鱔的訊息。不過,這些鱷雀鱔大多出現在珠三角地區的城市公園或小區裡的人工水域,呈點狀分佈,是人為零散丟棄或放生導致的,基本上規模都不大。顧黨恩說,根據他們的監測,目前還沒有在江河等自然水域發現明顯的鱷雀鱔入侵跡象,因此總體而言還是可控的。

顧黨恩解釋,實際上外來物種並不一定都對當地環境造成入侵,甚至外來入侵生物只是外來生物的很小一部分。 因為外來水生物種形成入侵,一般要經歷4個階段:首先是種群引進,其次是種群定居,而後是種群傳播擴散,最後才是入侵。這個過程中,每越過一個階段,就有大約90%的物種被淘汰,所以最後真正能夠形成入侵的種類並不多。顧黨恩說,以廣東為例,引進的外來水生動物雖有數百種,包括養殖種和觀賞種類,但是能在自然水域中建立種群的只有數十種,而真正形成入侵的種類則更少。

《藍色海洋》劇照

形成入侵的四階段中,最關鍵的就是,一個外來物種能否在本地建立自然種群。而這一過程,主要取決於一個物種能否在當地自然環境條件下,經歷越冬和繁殖 ,因為對魚類的繁衍來說,溫度是最敏感的指標之一。鱷雀鱔屬於熱帶或亞熱帶魚種,在我國南方比較適宜生存,在北方溫泉帶附近水域,雖有建立自然種群的可能性,但要在更多地方的北方地區完成越冬和自我繁殖,可能性較低。

魚缸裡的入侵者

經過近期的媒體報道,鱷雀鱔因為食肉凶殘,體型較大而引人關注。但顧黨恩提醒, 實際上,在常見的觀賞水生生物中,以溫柔形象示人的“清道夫”和巴西龜,放生對自然環境的危害,甚至比鱷雀鱔還要更大,並已經對自然環境造成了較嚴重的破壞,更值得關注。 和入侵人工水域的鱷雀鱔相比,“清道夫”和巴西龜已經入侵到自然水域。

“清道夫”學名豹紋翼甲鯰,原本分佈於南美洲 亞馬遜河中游流域,因雜食特點,被商家宣稱能食用魚缸殘餌、汙物等,能起到清潔魚缸的作用,得名“清道夫”。 目前,“清道夫”已經大量入侵我國自然河流水域,尤其是南方地區,廣東湛江雷州曾曝出在當地水庫發現超過10萬斤“清道夫”。 們的食物特性,決定了它們會大量吃掉其他魚類物種的卵,從而對生物多樣性造成嚴重傷害,甚至可能會導致某些魚種在當地滅絕。

而巴西龜這種看似乖巧溫順的動物,因其自身強大的環境適應能力和繁殖力,在自然環境中的生存優勢遠超我們本土物種,會對我國本土生物造成嚴重擠兌,從而破壞生態平衡。 但巴西龜還在國內大量養殖、售賣,而且因市場和宗教文化的影響,很多人更願意放生烏龜,不少巴西龜也是這樣進入我國自然生態中的。

《生命的極限·水旱之間》劇照

此外,在物種入侵宣傳中,顧黨恩還發現了不少妖魔化的言論。例如,福壽螺和非洲大蝸牛都屬入侵物種,但因為兩者攜帶大量寄生蟲的資訊,很多人摸都不敢摸,更別說隨手撿起來扔進垃圾箱了。但實際上,福壽螺和非洲大蝸牛當初都是作為食材引入國內的,其攜帶寄生蟲的程度,在人們接觸後正常洗手,是可以保障自身衛生安全的。顧黨恩說到:“如果我們每個人看到非洲大蝸牛,都能及時出一份力,限制它們的傳播。那阻止物種入侵就會變得簡單許多。”

(實習記者張仟煜對本文亦有貢獻)

排版:南溪/  稽核:然寧

本文為原創內容,版權歸「三聯生活週刊」所有。 歡迎文末分享、點贊、在看三連! 轉載請聯絡後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