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測序行業專題報告——NGS引領測序行業黃金十年,納米孔突破未知更進一步

語言: CN / TW / HK

  

  將未見之物視覺化或探測不可探測之物的技術的每一次突破,都能掀起新一波科學新發現的狂潮。而高通量和可負擔得起的 DNA 測序技術的迅速出現,無疑是過去十年生命科學發展的關鍵推動力。在此中,基因測序儀可以被認為是人類族群在向生物世代強力探索與推進程序中的“核能發動機”。

  全球基因測序行業巨集觀市場長期向好

  2020 年全球基因測序市場規模預計將達 138 億美元。根據 BCC Research 的資料,2018 年全球基因測序市場規模為 117 億美元,預計從 2010 年到 2018 年,全球市場的複合年增長率將保持在 10-30% 之間,預計 2020 年全球市場規模可達 138 億美元。

  測序技術和生物資訊學的迅速發展已使人們能夠鑑定與疾病風險增加相關的基因變異,隨著 NGS、納米孔測序等測序技術的廣泛應用,人類已經可以在單個診斷平臺上同時測試多種基因,從而進一步擴大了基因測序在臨床診斷應用中的效用。和個人生活最為貼近的例子是,更快、更成熟的突變鑑定已經可以為腫瘤的個性化診療提供更高效準確的參考資訊,並可進一步鑑定針對其進行藥理治療的癌症靶標或途徑。此外,以 NGS 為共同基礎的全球規模的基因測序專案的出現也為腫瘤學精確醫學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更新、更全面的知識基礎。

  

  圖 | 全球基因測序市場規模(單位:億美元)及同比增速走勢(來源:BCC Research,CB Insights 中國)

  每一代測序技術均脫胎於科研需求。到目前為止的 4 代測序技術均誕生於科學研究的工具及方法論,其後再逐步發展完善演進成為成熟的產品或者研究體系,進而實現商業化並在各種實際應用場景中落地生根、開花結果。

  目前科學研究仍是基因測序的主流應用場景,脫胎於科研而反哺科研。由於 Sanger 測序技術和 NGS 在全球科研機構中極高的接受度,2019 年基因測序在科學研究板塊的應用佔據了全球基因測序市場超過一半的份額。此外,在測序行業前沿科學領域資金和投資專案的增加也反過來促進了些科研實體對 DNA 測序產品的需求,從而造就了更大的市場份額。

  應用層面的市場份額佔比也已超過 1/3,商業應用落地持續發展推進。臨床研究、醫院診所及生物醫藥公司這三個應用層面的終端使用客戶在全球基因測序終端份額中的佔比分別為 16%、13% 和 9%,三者相加佔到了 38% 的市場份額,超過了 1/3。這也意味著測序技術在商業應用領域的落地也取得了相當的進展,隨著測序技術的不斷成熟完善、更多的使用場景被開發,預計這一趨勢在未來將會持續上揚。

  
圖 | 全球測序行業終端使用者分佈佔比(來源:Grand View Research,CB Insights 中國)

  人口紅利推動下,2020 年中國基因測序行業市場規模有望達到 138 億人民幣。根據賽迪顧問的資料,從 2010 年開始至今,中國整個基因測序行業的市場規模一直處在高速發展的階段,中位同比增速超過 40%,考慮到中國的人口數量帶來的巨大紅利,基因測序產業在中國潛力巨大,預計在 2020 年市場規模可以達 138 億人民幣。

  
圖 | 中國基因測序市場規模(單位:億人民幣)及同比增速走勢(來源:賽迪顧問,CB Insights 中國)

  政策支援方面,十三五規劃以來,中國政府為加快推進生物技術與生物技術產業發展,打造國家科技核心競爭力和產業優勢,對於生物產業,尤其是基因測序領域,加大了產業扶持力度,先後推出了多項相關政策、規劃等產業指導,重點相關政策列舉如下:

  

  圖 | 2020 年中國基 因測序行業相關重大政策一覽(來源:公開資料整理,CB Insights 中國)

  面對基因測序更為成熟的資本市場

  巨量資本的注入給整個基因測序行業的發展帶來了強大的推動力。自 2013 年以來,面向基因測序初創公司的全球融資經歷了快速、持續的增長。在過去的 7 年中,全球資本對初創基因測序公司的投資資金增長迅猛,2019 年的投資金額相比於 2013 年增長了 6 倍。

  

  圖 | 全球基 因測序領域投融資額及投融資交易數量走勢統計,統計資料截至 2020 年 8 月 10 號(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全球基因測序領域公司的融資交易數量正在減少,但在創紀錄的大輪融資中資金依然保持強勁。從 2013 年到 2017 年,基因測序領域公司每年獲得的資金增長了 6 倍多。在隨後的 2017 年、2018 年裡雖然交易數量持續增加,但總融資自此穩定在每年 40 億美元左右。儘管 2020 年的融資總額有望超過 2019 年,但今年迄今為止(YTD)的資料表明,投資成交量正在放緩,預計將降至 2016 年的水平。

  

  圖 | 基因測序行業融資額最大融資數量最多的應用領域是無可爭議的 Healthcare,資料統計時間區間為 2015 年 1 月至 2020 年 10 月(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Healthcare 領域 7 筆巨量融資推高 2020 年全球總融資額。根據 CB Insights 中國 的資料,今年預期的總融資額相較於 2019 年仍然會保持超過 4 億美元的增長,預計總量將超過 4.4 億美元,這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今年成交的7筆鉅額融資(單筆交易價值超過 1 億美元),這也是迄今為止巨量融資交易發生頻次最高的一年。

  2020 年迄今為止基因測序領域最大的一輪融資是向中國測序裝置製造商華大智造投資的 10 億美元,主要投資方為 IDG Capital、CPE 和 GoldStone Investment 等,該輪融資使華大智造獲得了 40 億美元的獨角獸估值。

  其餘在 2020 年獲得鉅額融資的企業為:Encoded Therapeutics,這家公司使用計算方法篩選 DNA 以尋找基因治療目標,目前正在進行首次臨床試驗(D 輪融資 1.35 億美元);Sema4,一家生殖健康和腫瘤篩查公司(C 輪融資 1.21 億美元,目前估值 11 億美元);DNAnexus,一家基因組資料分析平臺公司(F 輪融資 1 億美元),其在 2020 年還獲得了 Karius、Kallyope 和 Tempus 的投資;其餘獲得巨量融資的公司還有傳染病液體活檢公司 Karius、精準醫療技術公司 Tempus 等。

  

  圖 | 種子輪和天使輪交易的佔比下降,而中期交易的佔比在上升(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投資者變得更為青睞頭部成熟後期公司。根據 CB Insights 中國 的資料,近五年來基因測序領域種子輪和天使輪的融資交易的佔比總體呈下降趨勢,已經從 2016 年的 44% 下降到 2019 年的 27%,再加上 2020 年預計的總交易數量可能由 2019 年的 238 筆下降至 2020 年預計的 149 筆,以及超大規模單輪融資的增加,表明投資者正在將資金集中在更成熟的後期公司的更大交易上。

  從 2015 年至 2020 年的基因測序領域公司 IPO 或併購退出前的融資總額的走勢來看,前四年維持相對平穩的狀態,而在 2020 年這一數值幾乎是往年平均總額的三倍,併購退出前融資總額達到了驚人的 23.7 億美元。

  

  圖 | 基因測序領域公司 IPO 或 M&A 退出前融資總額(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巨量資本的哺育下基因測序行業的良性生態已在構成。從全球基因測序領域融資總額最高的 10 家公司來看,腫瘤早篩公司 GRAIL 以 20 億美元的融資額一騎絕塵,緊隨其後的二代測序儀制造商華大智造的總融資額超 12 億美元,納米孔測序技術開創者牛津納米孔(Oxford Nanopore Technologies,ONT)位居第三。融資額前 10 的企業中有上游測序儀制造商,也有類似於 23andMe 這樣直接面向消費者提供基因測試的中下游應用商,整個基因測序行業的良性生態已在逐步構成。

  

  圖 | 全球基因測序領域 10 家融資額最高的公司(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中國已成為美國之外最大的基因測序投資目的地

  過去的幾年中,美國是基因測序領域最大的投資熱土,但隨著初創公司尋求改善遺傳資料的多樣性,資本開始對位於美國之外的基因組測序公司的投資有了顯著增長。而對 Covid-19 基因測試的需求則進一步加快了資本流動趨勢,目前中國為除美國之外在基因測序領域融資交易成交數量最多的國家。

  對基因資料多樣性的需求開始推動資本望向美國之外。精準醫療的實現依賴於基因組學技術,但到目前為止,距離實現真正的精準醫療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在某種程度上這是由於基因組資料集缺乏多樣性,目前的資料組成嚴重偏向來自於歐洲的樣本,但是整個歐洲的人口卻整體開始走上負增長的道路,因此收集和分析來源更多、更多樣的基因組學資料將是精確醫療真正落地的關鍵因素。在美國以外(Outside the United States,OUS)的其他國家,出現了許多初創基因組公司有望促成基因資料多樣性的最後閉環,嗅到了趨勢的資本紛紛跟進。

  

  圖 | 除美國之外(OUS)其餘國家基因組學相關投融資交易數量佔比分佈,統計資料截至 2020 年 8 月 10 號(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中國是除美國之外基因組學市場最成熟的國家。全球流向 OUS 基因組學初創公司提供的總資金增長迅速,自 2015 年以來增長了近 7.5 倍,預計今年將達到 2.4 億美元。自 2020 年初迄今,OUS 公司已佔全球總交易量的 60%,而 2017 年這一數值僅為 39%。而中國則是 OUS 基因組學最成熟的市場,根據 CB Insights 中國 的資料,在過去 5 年內基因測序領域 OUS 最大的 10 次融資中,中國公司佔了 9 次。

  頂級 VC 們在基因測序領域的新關注點

  為了更好的分析與把握 Healthcare 領域的投資趨勢,CB Insights 根據投資組合估值和投資結果在全球範圍內選擇了 25* 家頂級 Healthcare 健領域的風投公司,即“25 Healthcare Smart Money investors”。以下為這 25 家 VC 在基因測序行業的佈局及他們所關注的新興主題的簡要分析。

  * 25 家 Healthcare 領域全球頂級 VC(來自 CB Insights 資料庫):

  Abingworth

  Alta Partners

  ARCH Venture Partners

  Atlas Ventures

  Casdin Capital

  Deerfield Management

  F-Prime Capital

  Flagship Pioneering

  Forbion Capital Partners

  Foresite Capital

  Founders Fund

  General Catalyst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New Leaf Venture Partners

  Omega Fund Management

  OrbiMed Advisors

  Polaris Partners

  Qiming Venture Partners

  Sequoia Capital

  Sequoia Capital China

  The Column Group

  Third Rock Ventures

  Venbio

  Venrock

  COVID-19 大流行背景下頂級 VC 們對基因測序領域投資仍保持強勁態勢

  2016 年至 2017 年,隨著基因組學的精準醫療應用開始出現勢頭,這 25 家 Healthcare 風投向基因組公司投入的資金暴增超過 400%。在此之前,2015 年與基因泰克(Genentech)合作的 23andMe 以及 2015-2016 年與 Illumina 合作的 Helix 這兩家著名的基因測序領域初創公司都獲得了巨大的商業關注。在此之後,在 2017 年液體活檢公司 GRAIL 在 B 輪融資中獲得了史無前例的 9.14 億美元以繼續支撐其對腫瘤早篩產品的開發,此輪融資由 ARCH Venture Partners 領投、強生跟投。

  

  圖 | 全球 Healthcare 領域 25* 家頂級 VC 自 2016 年以來在基因組學領域的投資佈局,統計資料截至 2020 年 9 月 21 號(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在 2017 年之後的 2018 年、2019 年以及 2020 年迄今為止,儘管這些頂級 VC 們在基因組學領域的投資總額沒有超過 2017 年的水平(當然 2017 年 GRAIL 一家便貢獻了當年基因組學領域融資總額的近 40%),但出手數量一直保持在較高水平,預計 2020 年可與歷史峰值持平。

  儘管 COVID-19 全球大流行帶來了巨大的不確定性,但預計到 2020 年,基因學公司獲得頂級 VC 的資金支援將逐年增長。並且隨著融資規模的中位值從兩年的 6000 萬美元躍升至如今的 1 億美元,聰明的頂級 VC 們正在這個領域增加籌碼。

  頂級 VC 們開始關注人類基因組測序之外的新方向

  自人類基因組計劃啟動以來,人類基因組學與基因測序一直是基因組學領域的研究熱點。但隨著測序成本的持續下降以及測序能力的不斷提升,Healthcare 領域頂級 VC 們也開始將部分目光投向單純基因測序以外的領域。包括從事非人類基因組研究的公司,以及利用基因組資料進行診斷和精準醫療等應用的公司。

  

  圖 | 全球 Healthcare 領域 25* 家頂級 VC 在基因測序各細分領域投資數量佔比,統計資料截至 2020 年 9 月 21 號(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非人類基因組測序

  自 2018 年以來,頂級 VC 們在基因組學大領域的總投資額中 29% 投向了基因測序公司。最近部分這些資金開始向非人類基因組測序領域流動。General Catalyst 投資了一家分析微生物細胞遊離 DNA 的初創公司 Karius,他們可以直接從血液樣本中識別出 1000 多種病原體以為醫生的臨床判斷提供參考。

  此外,測序技術在人類醫療保健領域之外的應用也受到了關注。F-Prime Capital 牽頭為 Embark Veterinary 注入了 100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該公司正在針對狗開發一種可以追蹤 20 萬種基因標記的全面 DNA 測序,可以為祖源分析以及對遺傳疾病風險和遺傳特性分析提供關鍵參考。

  診斷領域新機會

  自 2018 年以來,對診斷技術的投資佔去了頂級 VC 們在基因組學大領域中總投資額的 25%。該領域的公司可以快速輕鬆地幫助使用者評估遺傳風險因素和疾病亞型,為醫生和患者提供參考金標準。由 Casdin Capital 投資的 Singular Bio 在2019年被 Invitae 收購,Singular Bio 開發了非侵入性產前篩查技術,可以為女性提供胎兒的遺傳資訊以提前預判風險。

  “下注”精準醫學

  精準醫學旨在利用基因組學為患者提供量身定製的治療方法,即在合適的時間點為合適的患者提供合適的藥物。頂級 VC 們已經開始投資那些根據遺傳資料來為病患提供精準醫學服務的公司。Polaris Partners 和 Casdin Capital 投資的 Kallyope 已經完成了 2.43 億美元的總融資,Kallyope 通過整合測序、生物資訊學、神經影像學、細胞和分子生物學以及人類遺傳學領域的技術以釋放腸腦軸的治療潛力。

  更為“使用者友好”的基因組學

  隨著基因組資料變得越來越豐富,能夠使終端使用者(通常是測序、診斷或醫療服務提供商)能夠輕鬆整合、分析這些資料的分析平臺正越來越受到青睞。頂級 VC 們已經向從事基因組分析或開發相關分析軟體的初創公司投入了大量資金。

  Tempus 已經從包括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在內的資本方籌集了 6.2 億美元資金,用於建立分子資料庫、臨床資料庫及演算法庫以最終實現對癌症的個性化護理。通過結合資料分析軟體提供測序服務,Tempus 可以通過對基因組資料的分析實時協助醫生做出決策,為醫生創造價值。

  NGS 引領基因測序黃金十年

  基因測序技術已經發展迭代至第四代。

  第一代基因測序法即 Sanger 法測序,是根據核苷酸在某一固定的點開始,隨機在某一個特定鹼基處終止,並且在每個鹼基後面進行熒游標記產生以 A、T、C、G 結束的四組不同長度一系列核苷酸,然後在尿素變性 PAGE 膠上電泳進行檢測,從而獲得可見的 DNA 鹼基序列。

  第二代基因測序技術即目前應用最廣泛的 NGS 測序,核心思想是邊合成邊測序或邊連線邊測序,通過物理或化學的方式將模板 DNA 隨機打斷成小片段並通過 PCR 對文庫進行擴增,同時對幾十萬到幾百萬條 DNA 模板進行測序,最後通過生物資訊學分析將小片段拼接成長片段。

  第三代基因測序技術為單分子熒光測序技術,應用了邊合成邊測序的思想,並以 SMRT 晶片為測序載體,晶片上有很多小孔,每個孔中均有 DNA 聚合酶。測序基本原理是:DNA 聚合酶和模板結合,4 色熒游標記 4 種鹼基 (即是dNTP),在鹼基配對階段,不同鹼基的加入,會發出不同光,根據光的波長與峰值可判斷進入的鹼基型別。

  第四代基因測序技術為納米孔單分子測序技術,其基於電訊號的納米孔單分子測序技術,在多聚合物膜上佈滿穿膜孔的跨膜通道蛋白(納米孔)的基礎上,由DNA馬達蛋白牽引,解旋成單鏈的核酸勻速通過納米級的孔蛋白。在孔蛋白兩側施加的電壓作用下,不同的鹼基會形成特徵性離子電流變化訊號,經過後期對電訊號的採集、處理、分析來識別鹼基。

  

  圖 | 歷代基因測序儀代表廠商及其各平臺產品面世編年表(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NGS 引領基因測序黃金十年。過去十年來,在基因組學研究中占主導地位的 DNA 測序技術無疑是 NGS,NGS 利用逐個合成方法來確定 DNA 中核苷酸的順序。NGS 測序技術可以較低的批量生產成本產生高度準確(大於99.9%)的測序讀段,已經成為了當前臨床和研究測序的金標準。在過去的十年中,NGS 已經助力了無數的科學發現,通過發現病原體變體,包括單核苷酸變體,拷貝數變體以及插入或缺失,增強了人類對進化、適應性和疾病的理解。更為重要的是,NGS 的高通量使其可以用作數字讀出的一種分析方法來研究多種生物現象,包括染色質可及性、轉錄因子佔用、基因表達和 RNA 結合等諸多應用場景。

  目前全球基因測序行業的基石依然還是 NGS 測序儀。通過 NGS 這一平臺基礎,眾多面向終端使用者的臨床、醫療類的基因檢測服務提供商紛紛湧現,服務內容涵蓋無創產前基因檢測、腫瘤液體活檢(伴隨診斷、早篩)、遺傳缺陷基因檢測、病原微生物檢測、疾病風險評估等。

  腫瘤液體活檢是當下 NGS 最火的應用賽道

  相對於醫學影像、穿刺活檢、腫瘤標誌物檢測等傳統腫瘤診斷技術,液體活檢的取樣更為方便、可檢測型別多。液體活檢技術僅需採集患者 5-10ml 血液,通過檢測血液中遺傳資訊,即可覆蓋癌症診斷與治療的全部領域。與傳統的檢測方式相比,液體活檢在 NGS 平臺的支撐下把腫瘤發現的時間點從“發病期”提前到了“潛伏期”,可達到早發現、早預防、早治療的目的。在 2015 年,液態活檢技術入選《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年度十大科技突破。

  

  圖 | 四種常用腫瘤診斷技術對比(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液體活檢之於早篩:多數癌症的早期治癒率可達到 90% 以上,發展惡化到了中晚期時治癒率則會急劇下降。目前常規的醫學影像學和腫瘤標記物檢測的特異性、敏感性以及標準化程度幾乎無法在人體內探測到極早期數量極少的腫瘤細胞,通常癌症在發展至中晚期時才會在常規體檢中顯示出異常資訊。所以精確的早篩將對癌症治癒率的提高至關重要。

  液體活檢之於伴診(診斷、用藥指導、後期監控)在腫瘤治療過程中,也存在藥物的選擇和實時調整的需求。相同癌症具有的不同突變可能對不同的藥物產生耐受,並且病人在開始接受治療後也會有相當比例會出現耐藥的情況。而液體活檢分析則可幫助醫生判斷病人腫瘤的突變型別及其在治療過程中的變化,以有針對性地制定用藥方案,從而有效提高療效。

  

  圖 | 以 ctDNA 為例展示液體活檢在腫瘤發病全週期內作用節點,非實際診療過程(來源:CB Insights 中國)

  腫瘤早篩是增速最大的 NGS 應用場景。CB Insights 中國 預計到 2023 年液體活檢應用於早篩的市場規模將達到 3.44 億美元,15 倍於 2018 年 2300 萬美元的市場規模,是 NGS 增長速率最大的應用場景。目前專注於此領域的公司包括 GRAIL、Freenome、Thrive Early Detection、Guardant Health 等。

  NGS 治療指導是當下市場規模最大、液體活檢企業最為聚集的細分場景。CB Insights 中國 預計到 2023 年,該領域全球市場規模將達到 11 億美元。治療指導的主要作用是使用 NGS 幫助醫生實現對患者的精準用藥,當然還可進行檢測療效反應、發現耐藥機制、追蹤腫瘤演繹過程等工作。該領域中國公司已有燃石醫學和泛生子先後登入納斯達克,泛生子更是實現了史上最大癌症精準醫學 IPO。

  

  圖 | 不同應用場景下,全球癌症液體活檢的市場規模,單位百萬美元(來源:CB Insights China)

  除腫瘤液體活檢之外,NGS 在單細胞分析、病原微生物檢測等領域也大放異彩,更多相關的應用領域及優秀企業分析可參考 CB Insights 中國此前釋出的《中國最具前景的 41 家分子診斷公司》榜單報告及《引領腫瘤液體活檢的 28 家中國企業》榜單報告。

  亟待越過的 NGS 壟斷大山

  長期以來,中國的上游基因測序裝置及耗材供應基本為外資企業所壟斷,NGS 關鍵技術掌握在包括 Illumina 在內的歐美生產商手裡。整個 NGS 液體活檢行業對 Illumina 的測序儀及配套試劑依賴嚴重,從而導致了居高不下的檢測成本。

  Illumina 幾乎壟斷全球二代測序儀市場。根據中國產業資訊網的統計資料,目前全球範圍內的 NGS 基因測序儀不足 8000 臺,分佈於 60 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 Illumina 公司的 HiSeq 2000、Genome Analyser 2x、MiSeq 和 NextSeq 等測序平臺市場份額佔比高達 83.9%;賽默飛的 SOLiD、Ion Torrent 和 Ion Proton 等測序平臺市場份額佔到 9.9%;Roche 公司的 454 平臺市場份額佔比 5.3%。Illumina 和 Thermo Fisher 裝置佔比超過 90%,上游基因測序裝置製造已形成壟斷。

  

  圖 | 全球二代測序儀市場構成(來源:中國產業資訊網,CB Insights 中國)

  雖然華大智造發展迅猛,但下游應用企業平臺遷移成本巨大。在 NGS 測序儀器幾乎被寡頭壟斷的環境下,NGS 下游應用企業購買儀器執行所需的耗材和試劑時基本上不具有議價能力。儘管目前華大智造勢頭迅猛,但由於更換全套體系存在巨大的遷移成本,對於使用 NGS 的液體活檢廠商來說,換用測序裝置需要將整個已經建成的核酸 NGS 體系全部推倒,然後在新的 NGS 平臺上進行重新構建,所以目前國產二代測序儀的發展依然面臨著巨大的壓力。

  新的選項——第四代納米孔測序

  將如 NGS 這樣的短讀長測序技術更廣泛地應用在結構變異檢測和基因組組裝中時,它的缺點就開始逐步顯現:基因讀取長度有限。短讀長測序儀如 Illumina 的 NovaSeq、HiSeq、NextSeq 和 MiSeq 測序儀;華大智造的 MGISEQ 和 BGISEQ 測序儀或者 Thermo Fisher 的 Ion Torrent 測序儀讀取長度為 600 個鹼基,這就意味著有超過 70% 的人類基因組結構變異(即影響序列長於 50bp 的變異)無法在 NGS 平臺上被檢測到。

  此外,人類超過 15% 的基因組仍然無法實現裝配或發現變異,因為這些基因組上有著重複序列或非典型的 GC 含量。例如,當某段基因的 GC 含量超過 45% 時,即使沒有經過 PCR 擴增,短讀基因組文庫的序列覆蓋率也會下降兩倍,這極大的限制了對基因組中一些最重要的功能區域進行研究從而發現遺傳變異的機會。

  基因組中這些難以探測的、大量的串聯重複序列佔主導的區域包括著絲粒、端粒和頂體基因組,並且更值得關注的是,這些區域不管是在生殖細胞還是體細胞中都有著最高的突變率。然而這些最易變的區域在此前並未能被充分研究,這些 NGS 現有的侷限性也使得開發能夠檢測基因組中這些更復雜和動態區域的方法變得更有必要且更為急迫。

  “長讀長測序技術的出現照亮了過去從未看到的基因組的黑暗角落”。理想的測序方式應該是對原始的 DNA 模板進行直接、準確測序且不受讀長的限制。早在 20 世紀 80 年代,研究人員已經開始為實現這個目標而努力,雖然其中的很多嘗試都失敗了,但是第三代單分子實時測序技術和第四代納米孔測序技術最終實現了長讀長、單分子測序,再次顛覆了測序領域。這些技術一次可讀取長達數萬鹼基的片段,大大降低了拼接難度,更重要的是大大減少了過去無法定位的漏洞。有學者稱“長讀長測序技術的出現照亮了過去從未看到的基因組的黑暗角落”。

  長讀長測序技術可輕鬆完**類基因組最重複區域的讀取。與短讀長方法相比,長讀長技術可以直接讀取長度在 10kb 到數兆鹼基之間的天然 DNA 連續序列,近年來在通量和準確性上的新進展也大大提高了其實用性和可用度。PacBio 和 ONT 的測序技術均產生可輕鬆完**類基因組最重複區域的讀段,但兩者之間在測序原理上的根本差異會影響其讀長、鹼基準確度和通量。

  長讀長測序可以改善從頭測序、鑑定的準確性、轉錄亞型鑑定以及結構變異的檢測。此外,對 DNA 和 RNA 的長讀長測序可消除 PCR 擴增所導致的偏差,同時保留對鹼基修飾的檢測。長讀長測序這些優勢能力,以及其在測序準確性、通量和降低成本方面的不斷迭代進步,已經使其開始成為對模式和非模式生物在廣泛的基因組學研究中的新選擇。

  未來十年,全球長讀長測序市場將以 24% 的年複合增長率持續增長。根據 Straits Research 的資料,2019 年長讀長測序市場規模估計為 9.74 億美元,預計在 2020 年到 2029 年之間將會以 24% 的年複合增長率增長。市場規模的預期增長可以歸因於長讀長測序技術包括 SMRT 和納米孔測序技術的快速進步以及順利的商業化落地程序。

  

  圖 | 全球長讀長測序(三代/四代測序)市場規模(來源:Straits Research,CB Insights 中國)

  遺傳性和代謝性疾病篩查為主要增長動力之一。全球範圍內遺傳性疾病的日益增多使基因組學領域的研發支出激增。根據 WHO 的資料,鐮狀細胞貧血是一種嚴重的遺傳性疾病,每年超過 72000 名新生嬰兒患有此病;在英國每年超過 6000 人診斷出遺傳性血友病。隨著基因治療的發展和人們對產前診斷意識的不斷提高,新生兒篩查的普及率在不斷提高、改善患者生活質量的意願在不斷加強,這些因素一併為市場增長提供了動力。

  對人類基因組的科研活動的鉅額投資也在催化市場增長。根據 Battelle 的資料,從 2009 年到 2014 年間亞洲地區在基因組測序領域的研發投資增加了 7%。此外,全球測序行業巨頭也在開展廣泛的研究,以開發更為創新的長讀長測序技術,從而獲得競爭優勢,MinION、GridION、PromethION、PacBio RS System、Sequel System 等測序儀器推陳出新,廣泛應用於人類基因組學、癌症、表觀遺傳學、轉錄組分析中的基因測序過程,進一推動了該領域的發展。

  

  圖 | 中國長讀長測序(三代/四代測序)市場規模及應用領域分佈走勢(來源:Grand View Research,CB Insights 中國)

  單分子實時測序和納米孔測序這兩種技術在當下長讀長測序領域佔據主導地位。SMRT 和納米孔測序技術分別於 2011 年和 2014 年商業化釋出,目前 SMRT 技術的主要擁有者及實踐者為 Pacific Biosciences,納米孔測序技術則由牛津納米孔領銜,中國的齊碳科技也於 2020 年 9 月釋出了首款自主研發的納米孔測序儀 QNome-9604。

  

  圖 | 長讀長和短讀長技術和平臺的資料型別、讀長、精度、測序通量和成本(來源:Nature,CB Insights 中國)

  在普通模式下,四代納米孔測序儀的讀長和精度均優於 PacBio 三代測序儀。通過產生數百至數千鹼基的連續序列,ONT 讀長度可以超過 PacBio 讀長度至少一個數量級。通過 ONT 測序產生的最常見的 read 型別是標準的 ONT long read,Nature 的分析表明,這一模式下 ONT 讀取的長度一般為 10-100kb,平均準確率為 87-98%,在 raw ONT long reads 中,約有 91% 的均聚物被準確地稱為至少5個鹼基長的均聚物,比 PacBio 常用的 CLRs 模式高 3 個百分點。

  

  圖 | SMRT 及納米孔測序原理對比(來源:Nature,CB Insights 中國)

  相對於 NGS,納米孔測序儀仍有頗多亮點。納米孔測序儀讀長更長,更適合檢測基因組結構變異,進行巨集基因組測序;可以實時輸出測序結果,因而可用於即時檢測和快速診斷;可直接檢測過孔核酸,所以能檢測 DNA 甲基化、RNA 及其修飾;文庫製備簡單,便於提供一站式解決方案;同時,它的儀器本身小巧便攜,能把基因測序從專業實驗室裡解放出來,走進基層、社群,隨時隨地現場檢測,極具消費級應用的潛力。

  實時和便攜

  納米孔測序不需要成像裝置來檢測核苷酸,從而可以將系統縮小到行動式水平。例如牛津納米孔的 MinION Mk1B 裝置僅重 90 克,尺寸僅為 3.3×10.5×2.3 釐米,可實現單手握持。與其他大規模並行測序儀相比該裝置的成本也低得多,包括裝置和試劑在內的初始成本僅為 1000 美元左右。

  可以通過移動 PC 匯流排供電的納米孔測序儀的出色便攜性彌補了現場測序的空缺,它的便攜性已經在諸如煤田、北極、南極洲甚至國際空間站這樣的極端地方得到了驗證。在太空飛行中發掘細菌和病毒是很困難的事情,所以大部分研究是將樣品帶回地球進行測序鑑定,但得益於納米孔測序儀的便攜性,目前 NASA 已經開始利用納米孔測序儀在國際空間站進行病菌的實時測序。

  納米孔測序儀也被用於監視醫療資源有限的地區的病毒暴發。WHO 於 2016 年宣佈寨卡病毒爆發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並建立了巴西寨卡病毒實時分析(ZiBRA)專案,使用 MinION 測序儀從臨床樣品中快速獲得寨卡病毒的完整基因組以對來自巴西的一千個基因組進行測序以監測流行病學資訊;該專案組還開發了一種利用納米孔測序儀的基因組監測系統,用於西非埃博拉疫情的監控,該系統在接收血樣後只需 15-60 分鐘的測序時間就可以出檢測結果,無需承擔運送危險標本的風險即可實現現場病毒檢測。

  實時分析 DNA/RNA 序列。對於臨床實踐,實時獲取和分析 DNA/RNA 序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對於傳統的 NGS 測序,做到這一點非常不易。但對於納米孔測序儀,實現起來相對容易。這不僅是因為納米孔測序儀體積小,易操作等,更是因為在測序過程中單分子穿過納米孔時電流變化可以被檢測並識別的,這一設計允許使用者在測序過程中根據實時結果做出一些及時的判斷。

  檢測結構變異

  NGS 對與人類健康密切相關 DNA 結構變異的檢測束手無策。雖然 NGS 在識別單核苷酸變體(SNV)和小的插入和缺失(indels)方面表現良好,但其並不適合檢測較大的序列變化,類似於插入,缺失,重複,倒位或易位這些影響 ≥50bp 的結構變異(SV)更適合於長讀長測序。儘管結構變異是基因組之間多樣性的重要來源並且與人類健康密切相關,但是由於過去 NGS 的技術侷限性,對這種結構變異的研究仍很少。

  適當的長讀長測序深度便足以檢測出人類的致病 SV。納米孔測序跨重複元素或重複區域的能力提供了獨特的定位點,從而有利於從頭測序和結構變異檢測。甚至相較於納米孔測序讀長相對較短 SMRT 測序的讀數也可以鑑定人類基因組中之前 NGS 技術所無法檢出的結構變異。目前長讀長測序對哺乳動物基因組的深度測序成本仍然較高,但是對於人類一般的致病病變適度的測序深度可能就足夠了:根據 2019 年一份釋出於 Nature 的研究資料,8.6 乘 SMRT 測序深度或者 15 到 17 乘納米孔測序深度就已經足夠可以檢測出人類的致病變異。

  檢測鹼基修飾

  在 NGS 觸不可及的核酸鹼基修飾檢測領域,納米孔測序的識別精度已最高可達 98%。核酸鹼基修飾在真核生物的一系列細胞過程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關鍵作用,尤其是在基因表達調控方面。NGS 技術無法直接檢測天然 DNA 中的鹼基修飾,而納米孔測序對天然 DNA 和 RNA 進行單分子測序則可以檢測單個核苷酸的修飾。根據釋出於 Nature 的最新研究資料,目前在已知序列的背景下,納米孔測序對目標鹼基修飾的鑑別精度範圍已經可以達到 92% 至 98% 。

  檢測鹼基修飾可助力洞察 DNA 損傷。除了典型的 A、T、C 和 G 鹼基,DNA 還可以包含在不同生物和組織中性質和出現概率不同的修飾鹼基。比如在細菌中常見的 N 6-甲基ladenine(6mA)、4-甲基胞嘧啶(4mC)和 5-甲基胞嘧啶(5mC)。而 5mC 也是真核生物中最常見的鹼基修飾,其氧化衍生物 5-羥甲基胞嘧啶(5hmC)、5-甲醯胞嘧啶(5fC)和5-羧基胞嘧啶(5caC)在某些哺乳動物細胞型別中被檢測到。並且更多的鹼基修飾是由 DNA 損傷導致的,所以對鹼基修飾的檢測意義重大。

  RNA 鹼基修飾檢測仍可深挖。組成 RNA 的核苷酸甚至更多, 迄今為止已有超過 150 個在 RNA 上的鹼基修飾被發現,這些修飾也具有對應的功能性作用,如影響 mRNA 穩定性、轉錄抑制以及影響翻譯效率等。然而,由於現有測序技術的限制,大多數 RNA 修飾仍然無法被表徵,但是隨著納米孔測序技術的不斷迭代推進,對 RNA 鹼基修飾的探測也將進一步深入,這在某種意義上也將為生命科學的發展帶來新的深刻影響。

  

  圖 | 納米孔測序不需要擴增、鏈合成或亞硫酸氫鹽轉化,可減少偏差,並允許檢測核苷酸序列旁的修飾鹼基(來源:Oxford Nanopore Technologies,CB Insights 中國)

  納米孔測序為探索表觀遺傳異質性提供了機會。傳統的核酸修飾檢測依賴於對核酸進行特定的化學處理(例如,亞硫酸氫鹽轉化將未甲基化的胞嘧啶變為尿嘧啶)或免疫沉澱,然後再進行測序,但這一過程可能會對 DNA 產生損壞。納米孔測序平臺的出現顛覆了這一流程,其可以幫助實現在無需損壞 DNA 前提下以單分子的解析度對更多的鹼基修飾進行檢測,為探索表觀遺傳異質性提供了機會。

  全長轉錄組測序分析

  克服 NGS 讀長短導致轉錄本結構不完整的缺陷,納米孔測序可無需組裝直接識別轉錄本。轉錄本非常多樣和複雜,絕大多數哺乳動物的基因不符合“一基因一轉錄本”的模式,這些基因往往存在多種剪下形式。雖然 NGS 可以很準確地進行基因的表達及定量的研究,但是由於其讀長的限制,基於短讀長測序平臺的轉錄組在組裝的過程中存在較多的嵌合體,所以無法準確地得到完整轉錄本的資訊,從而對後面的表達量分析、可變剪接、基因融合等分析造成了較大的影響。而納米孔測序技術實現的全長轉錄組測序可克服傳統二代轉錄組 Unigene 拼接較短、轉錄本結構不完整的缺陷,可直接獲得單個 RNA 分子從 5’ 端到 3’ 端的高質量全部轉錄組資訊。

  

  圖 | 納米孔長讀長可以跨越全長轉錄本,簡化其鑑定(來源:Oxford Nanopore Technologies,CB Insights 中國)

  正不斷得到提升的準確率

  通過增加測序深度可將納米孔測序錯誤率降至與 NGS 同一水平較高的測序錯誤率是所有長讀長測序平臺的通病,但是這類錯誤都屬於隨機錯誤,而隨機錯誤通常可以通過增加測序深度來解決,分子測序的次數越多,最終的錯誤率就越低。增加測序深度已經被證明可以將錯誤率降低到與短讀長相當的水平,甚至更低。新加坡基因組研究院通過環化模板 DNA 分子、然後利用滾環擴增來擴增分子、生成由多個重複單元組成的環狀分子、將這些環狀分子在測序前被打斷成線性 DNA 鏈、然後再進行反覆測序,從而計算出一致性序列,進而提高準確性。此外,也可以結合短讀長序列資料來獲取序列全貌。另一方面,用於鹼基檢出和糾錯的生物資訊學的迅速發展以及文庫製備步驟的優化,這一問題正在迅速改善。

  同時納米孔測序的系統通量也在得到大幅提高,例如牛津納米孔最新的 PromethION 系統,單個流通池可以產生 50–100Gbp 資料(MinION 系統的典型產出是 5–10 Gbp),且可以並行執行 24 個流通池。

  

  圖 | 納米孔測序儀優勢特性(來源:公開資料,CB Insights 中國)

  四代測序是中國企業在測序儀領域彎道超車的機會。在中國,位於基因測序產業鏈上游的公司屈指可數。測序儀及其耗材的高價壟斷嚴重限制了中下游的發展,對於市場議價極不利好。隨著基因測序行業的發展,中下游提供各種基因測序產品和服務的公司層出不窮,全球基因測序市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發展,引領技術革新是走出基因測序下游產業競爭紅海的關鍵,國產替代已成一大趨勢。而四代測序則是中國企業彎道超車歐美傳統巨頭的一大機會。

  首款中國國產納米孔測序儀將會為中國測序行業帶來正向蝴蝶效應。目前國內納米孔測序儀行業的發展仍處於早期階段,但也已有部分企業比如齊碳科技已經推出相關測序儀產品,這將對中國測序行業企業在保證業務安全可持續、爭取更佳的價格談判權等方面帶來微妙而重要的變化。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一變化將會隨著中國納米孔測序行業的不斷髮展而不斷髮酵放大,對行業發展起到正向協同作用。

  基因測序行業頭部公司介紹

  Illumina:基因測序行業的全球龍頭

  Illumina(Nasdaq:ILMN)是全球測序公司龍頭,目前市值 464 億美元。 業務模式優異,屬於基因測序行業中的“刀片模式”。通過儀器投放帶動試劑消費,其中測序試劑佔公司營收約三分之二。

  創新能力強,產品覆蓋面廣。公司在基因測序行業上游優勢明顯,所產測序儀可滿足各種規模的機構。包括適用於低通量環境下的小型測序儀 MiniSeq、MiSeq 和 NextSeq,工業級用途的大型測序儀 HiSeq 和 HiSeqX 和現在市面上最強大的測序系統 NovaSeq。最新的 NovaSeq 6000 V1.5 版本的測序試劑盒,預計可將測序成本降低至 600 美元/WGS,極大的推動了大資料量需求的應用如單細胞基因組、人全基因組、液體活檢的研究進展。後續 NovaSeq Dx 有望成為 NIPT 領域的主力機型,按照 10M reads /樣本計算,NovaSeq 一輪最多可完成約 2000 個 NIPT 樣本的檢測工作。

  

  圖 | IIIumina 2018/2019 年全球儀器裝機量統計(來源:J.P.Morgan,CB Insights 中國)

  2020 年上半年,Illumina 釋出了 TruSight 軟體套裝、DNA PCR-free Prep 建庫試劑盒等產品,並收購了兩家資料處理公司 BlueBee 和 Enancio,積極佈局測序行業中下游檢測領域。

  華大智造:中國基因測序上游裝置研發龍頭

  華大基因在 2013 年耗資 7.2 億元收購美國測序儀生產商 Complete Genomics(CG),開始佈局上游裝置研發,之後華大智造從華大基因中獨立。其產品 BGISEQ-500、BGISEQ-50、MGISEQ-2000、MGI-200 四款測序儀均獲得 CFDA 認證且實現規模化量產。具有自主智慧財產權的 DNBSEQ 核心測序技術和全新的鹼基識別技術 CoolMPSTM 等將基因組測序帶入“全高清”時代,對於更全面和準確地獲取遺傳資訊具有里程碑式的突破意義。

  

  圖 | 華大智造基因測序儀主力機型介紹(來源:華大智造,CB Insights 中國)

  根據公開資料,公司三年來收入複合增長率超過 200%,在中國基因測序儀市場佔據約 1/3 的市場份額,全球裝機量超 1100 臺,涵蓋 16 個國家及地區,使用者超過 300 家。2020 年華大智造相關儀器產能增長超過 400%,8 月成功上市其自主研發的全球首款全自動分杯處理系統 MGISTP-7000,15 秒即可完成單個樣本分裝。實現了基於 MGISTP-7000 分杯處理系統 + MGISP 系列自動化核酸提取裝置 + ZLIMS 自動化實驗室資訊管理系統的全套自動化解決方案。

  牛津納米孔:全球四代測序引領者

  Oxford Nanopore 公司是四代測序技術最具代表性的龍頭企業,旗下產品包括 Flongle、MinION、GridIONMk1、PrometnION 以及在研產品 SmidgION 和 Plongle。

  2020年10月 Oxford Nanopore 的 LamPORE 測試已獲 CE-IVD 標記,該測試可檢測出導致Covid-19 疾病的病毒 SARS-CoV-2, 臨床資料顯示 99.1% 的靈敏性和 99.6% 的特異性,該資料展現出了四代測序技術在臨床應用上的巨大潛力。

  

  圖 | Oxford Nanopore 主要產品介紹(來源:牛津納米孔,CB Insights 中國)

  齊碳科技:中國四代測序開拓者

  齊碳科技自主研發的四代納米孔單分子基因測序儀 QNome-9604 填補了中國四代測序儀器市場的空白。QNome-9604 與測序晶片 QCell-3841 和測序試劑盒 Qeagen-8 三者配合,可以達到 150k 以上的超長讀長,8 小時穩定產出 500M。作為中國首款自研納米孔基因測序儀的 QNome-9604 不僅具備超長讀長的單分子基因測序能力,並且可以實時輸出測序結果,單次執行成本低,且儀器小型便捷,可以與 NGS 互補提供高性價比的基因測序解決方案,有望在納米孔基因測序儀賽道實現對傳統歐美測序儀領域巨頭的追趕與超越。公司於 2020 年 5 月 8 日宣佈完成 A 輪融資,融資金額超 1 億元人民幣,由高榕資本領投、銀杏谷資本與雅惠投資等老股東跟投完成。

  

  圖 | 齊碳科技主要產品介紹(來源:齊碳科技,CB Insights 中國)

  PacBio:三代測序技術代表

  Pacific Biosciences of California 於 2004 年成立,目前市值 22.7 億美元。公司是第三代基因測序技術領域的代表,專注於單分子實時測序技術。產品 Sequel II 和 IIe 系統具有高讀長(10kb 到數百 kb),99.999% 的準確度,無 GC 含量偏差,無需 PCR 擴增便可在測序過程中直接檢測鹼基修飾等優勢。在基因組結構變異,全長 mRNA 可變剪接體檢測,表觀甲基化直接檢測等二代測序難以涉獵的應用領域,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依賴其在三代測序領域的絕對實力,公司與多家企業和機構開展合作研究。2020 年 10 月國際著名遺傳公司 Invitae Corporation (NYSE:NVTA) 與 Pacific Biosciences 展開了癲癇病檢測領域的合作,也促進了 Pacific Biosciences 在大規模全基因組測序計劃中加速使用高精確度長讀測序平臺的戰略佈局。

  Grail:癌症早篩獨角獸與 NGS 龍頭強強聯合

  Grail 是全球癌症早篩領域獨角獸,其癌症及非癌症甲基化特徵測序資料被認為是同類資料庫中規模最大的,涵蓋了整個基因組中約 3000 萬個甲基化位點,涉及超過 20 種不同階段的癌症型別。預計產品 Galleri 會在 2021 年投入商用,據循環遊離基因組圖譜研究結果顯示,Galleri 的早期版本可以識別出 50 多種癌症,定位 96% 的樣本中的癌症訊號且正確率達 93%。

  2020年9月21日,癌症早篩公司 Grail 被基因測序巨頭 Illumina 以 80 億美元的現金和股票對價收購。Illumina 將利用其全球市場、製造和臨床等業務能力,加速 Grail 實現產品商業化,推動其臨床價值的增長。Grail 也可將 Illumina 的二代測序產品組合擴充套件到癌症篩查、診斷和癌症監測等各領域。腫瘤早篩催生了千億市場,NGS 早篩產品的商業化勢在必行,此次 Grail 和 IIIumina 的強強聯合勢必會在此掀起一番波瀾。

  泛生子:基因檢測服務癌症早篩

  泛生子 2020 年赴美上市,目前市值 10.25 億美金。業務模式為“LDT+IVD”雙軌並行,服務及產品涉及中國前 10 大高發癌症中的 8 種。擁有中美雙研發中心,兩家通過 CAP、CLIA 雙認證的醫療器械生產基地和位於北京、上海、杭州、重慶和廣州的醫學檢驗實驗室。招股書顯示,泛生子 2017 年、2018 年、2019 年營收分別為 1.01 億元、2.25 億元、3.23 億元。

  目前公司的主力基因測序產品為 GENETRON S5 全新一代半導體測序儀,GENETRON S2000基於聯合探針錨定聚合(cPAS)技術開發的中高通量測序平臺,以及基於泛生子獨創的“一步法”專利技術(發明專利, ZL 201710218529.4)的人類 8 基因突變聯合檢測試劑盒。該試劑盒只需要 20ngDNA 和 50ng RNA,便可一次性檢測與非小細胞肺癌靶向治療密切相關的 8 個基因:EGFR / ALK / ROS1 / BRAF / KRAS / HER2 / MET / PIK3CA。2020年 9 月 30日,美國 FDA 授予泛生子 (GTH.US) 基於高通量測序技術(NGS)的肝細胞癌早篩液體活檢產品 HCCscreen “突破性醫療器械”(Breakthrough Device Designation)認定。

  希望組:中國首家長讀長測序服務公司

  為中國首家三代/四代測序服務公司。擁有牛津納米孔 PromethION 48 四代測序儀、PacBio Sequel II 三代測序儀、華大智造 MGISEQ2000 二代測序儀、Bionano Saphyr 光學圖譜等全套二代至四代測序儀。構建了華為雲測序高效能運算叢集,提供測序分析和儲存服務。在北京、武漢和蘇州建設了合計超過 7000 平米的科研服務平臺、醫學檢驗實驗室與 GMP 生產廠房。2020年希望組與天津生物晶片聯合首推 Nanopore Ultra-long Reads + PacBio HiFi Reads + Bionano + HiC 的基因組近完成圖解決方案,突破現有基因組技術指標,為後續基因組進化、結構變異、功能研究等奠定基礎。其自主組裝演算法可以針對不同物種的基因組特點進行優化,是實現基因組近完成圖的核心工具。

  Microbes NG:創新型微生物測序服務商

  Microbes NG 是來自英國的微生物基因組測序服務公司,業務包括標準基因組服務和增強基因組服務。其中標準全基因組服務為 Illumina 提供下一代測序資料,最低覆蓋面積為 30 倍 。增強基因組服務則結合了 Illumina 的短讀技術保證高鹼基質量和 Oxford Nanopore 的長讀技術來獲得長序列連線重複區域和支架群。業務涵蓋全球 49 個國家。

  

  圖 | Microbes NG 測序服務簡介(來源:Microbes NG 官網,CB Insights 中國)

  BaseClear:歐洲微生物基因組學服務先鋒

  BaseClear 成立於1993 年,是歐洲領先的微生物基因組學服務商。2018 年獲得資料安全ISO27001 認證,是第一家獲得此證書的基因組學解決方案提供商。服務包括人類腸道、血液、面板等微生物菌群基因組測序分析和動物微生物菌群的研究。測序服務體系完整包含二代、三代和四代測序,利用由 Illumina、PacBio 和 Oxford Nanopore 的測序儀提供下一代測序、巨集基因組學、基因組分析、轉錄組學和桑格測序服務等 。合作機構遍佈全球包括 BaseGene、Future Genomics Technologies、Probase Pharma、Mymicrozoo、Spadix 等。

  

  圖 | BaseClear 業績概況(來源:BaseClear,CB Insights 中國)

  Genexa AG:瑞士長度長測序優質服務商

  Genexa AG 是一家位於瑞士的基因組資料分析提供商,公司依靠提供高特異性的基因組標誌物,實現了個性化的分子檢測服務。Genexa AG 應用長讀長測序儀提供測序服務的同時也幫助使用者定製化建立長讀長測序服務技術。 與 Agroscope、Sefunda、Mabritec AG、Genomsys、Fachhochschule Noedwestschweiz、Monzino Cardiology Center 等多家機構保持合作。已與 Immagina BioTechnology 達成合作 為 CircAID-p-seq 開發資料分析方案,這是牛津納米孔技術平臺上唯一可用的 3 '磷酸核糖核酸測序產品。

  

  圖 | Genexa AG 基因組測序服務流程(來源:Genexa AG,CB Insights 中國)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