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攤經濟火了,是疫情點燃了自由職業嗎?

語言: CN / TW / HK

如果要給自由職業者分層,頭部的自由職業者應該是懂得做“復業”而不是做“副業”的。

其實我很久沒提自己自由職業的標籤了。但是隨著疫情發展,我們建了一個”高質量家裡蹲“的群,沒想到裡面常常聊到自由職業。

為什麼危機關頭大家還會想著自由職業這個理想狀態呢?而不是想著幸好自己在體制內,幸好在揭得開鍋的大樹下,即便這段時間停工、效益降低,也不影響收入。

如果說我是三分焦慮,那麼大樹下的人可能是七八分焦慮。為什麼呢?

我想是因為無常帶來的深省。

災難帶來無常,無常帶來虛空,人們反而會在這個原有狀態被打破的縫隙期,放棄掉很多慣性的思考桎梏,真正去思考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有價值的,什麼是值得的。

就像科比與愛女突然之間墜機身亡,會對你產生什麼衝擊呢?我想一定會有新思考在一錘錘敲打著你。你的教育方式?你的親子關係?你的遺願清單……

我之前寫過很多自由職業的文章,可以關注公眾號在選單欄看到往期文章。今天要和大家聊聊這次疫情對自由職業的發展影響。

疫情加速自由職業群體崛起

混沌大學上有個分享取了一個大膽的標題《未來世界除了老闆,就是自由職業者》,竟然有14萬次人觀看。大家知道,混沌上很多都是老闆,他們竟然也關注這個話題。

分享人是兼職貓的創始人,是行業領軍企業,他們公司自己就是這樣踐行的,有70%的兼職員工,多達600人。據他所說,因為輕盈低成本的人力結構,他們的擴張非常快,增速非常快。

另外,在疫情之前,我曾看到資料。阿里研究院報告顯示,到2036年中國可能有多達4億人屬於零工經濟的自由職業者!

我認為,這次災難將加速自由職業群體的崛起。

一方面是主動選擇,一方面是被動選擇。

主動選擇來自於這次大家在家蹲也感受到了,哪些崗位不受影響,哪些受影響大。很明顯能感受到自媒體(做公眾號、抖音那些KOL)、主播、網遊、電商、線上教育、微商、保險受影響小。而其中就是可以容納很多自由職業者生存的。

將來大學畢業生有更多樣性的選擇。有報道稱00後有40%的人畢業後不想去公司上班。在美國有近50%的人是自由職業。

而已經在職場練就一身本領的人,也會想試試不一樣的人生,不然就等到退休了。還有一些人把35歲做自由職業當**生目標,從現在開始積累到時候會用到的積蓄和技能,也是蠻好的。

另外一部分人,被動選擇自由職業又是指什麼呢?

因為沒有那麼多大樹給你乘涼了!這次那些沒有很好現金流,無法降本提效的公司將會遭受重創,很有可能會裁員甚至破產。活著的公司也給自己提了個醒,開了個腦洞,為什麼我不能啟用多些靈活僱傭的員工呢?大家一起風險共擔,不再是誰養誰的狀態了。

下圖就是如此,公司裡都有淡旺季、工作量都有波動,如果我們採用左邊傳統用工的模式,就會造成累的時候累死,閒的時候閒死,而且人工成本居高不下。而右邊這種,固定員工能滿足最低工作量的月份需求即可,其他時候加僱靈活員工。成本顯然更低一些。

只不過以前,在公司不缺錢時,會覺得靈活用工好麻煩呀,增加溝通成本,也沒省多少錢,所以比較排斥。但是這次的衝擊之後,大家會發現控制成本的重要性,活下去熬過去就是勝利。而且一部分好的人才會主動選擇自由職業,你不開放的話,你僱不到很好的人才了。

所以因為企業端的這種轉變,哪怕每個企業砍掉10%的固定員工,在旺季或者要變革的時期新增10%的靈活用工,這個釋放出來的自由職業者的需求量也是很可怕的。就會有一些本身還想在大樹下乘涼的人不得不考慮自由職業了。

父輩以為的那種穩定在我們這個時代越來越沒有了。而我們的穩定,與以前好死賴活恰恰相反,線下能活,線上也能活,平臺內能活,離開平臺也能活。

自由職業的更新迭代

自由職業者會增加,但是不一定都能活得好。有的只不過是換成在家裡打零工罷了。靠多重收入管道降低風險。

如果要給自由職業者分層,頭部的自由職業者應該是懂得做“復業”而不是做“副業”的。

如下圖復業實驗室出品的兩者對比。

寫這篇文章前也給復業實驗室的創始人,騰訊出來的朋友聊了很久。給我了一些新認識。

三四年前,我做自由職業者的聯盟“分子集”時,裡面還是小公司中等收入者居多,而如今她的社群內有很多BAT的高收入人群並且在一線城市。我原先以為他們本職收入那麼高了,又在高消費的地區,是不屑做自由職業者的。壓力太大,沒有喘息的機會,對多帶來的一點收入也不在乎。

然而精英人群,對於“復業”,也就是收入、技能、新知、人脈的多重提升是有相當大需求的。

的確,時代需要自由職業者更快的更新迭代自己。你選擇的自由職業的切入口應該是和你原有技能強相關的,拿時間做乘法的事情,不是擠出時間做兼職。

比如同樣是月嫂這件事。你可以做成低維的自由職業,也可以做成高維的。低維的就是你自己去當月嫂,月薪上萬,想做就做,不做就不做,時間自由。高維的做法就是你成為孕婦中的KOL,為他們推薦月嫂,你賺其中的服務費。或者你成為月嫂中的KOL,教月嫂成為更好的月嫂,賺知識付費的錢。

總的來說,我推崇的是賦能型的自由職業。

這樣的單位時間價值會更大,對社會的影響也會更大。上面那個案例裡,要麼是賦能孕婦去找到適合自己的月嫂,要麼是賦能月嫂成為更好的月嫂。而不是簡單的吃資訊不對稱的錢或者出賣勞動力的錢。培訓、諮詢是典型的屬於賦能型的,還有社群、KOL。而外包就不一定是。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