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華做僱傭軍那兩年

語言: CN / TW / HK

快手的CEO是原來我們的員工,幫我們幹搜索的 ,他去幹快手,我都沒有投資他,傻吧, 想想我都想跳樓

周鴻禕

無事亂翻書。 《快手是什麼》序一里宿華寫到

去百度驗證過我們的技術能量以後,我就繼續創業了。 我們的小團隊做了很多類似僱傭軍的事,到處去幫別人處理技術問題。

宿華 快手CEO

注意這話兩個詞,「我們」和「僱傭軍」。僱傭軍這個詞我拿來做了標題,本文重點來扒下這個「我們」,即 宿華從百度離開到正式加入快手這段時間,都跟誰在一起工作,做什麼?

抽絲剝繭一下,《快手是什麼》序二快手的天使投資人張斐寫到:

後來我因為張棟(原百度“鳳巢”架構師)的原因認識了宿華,他當時正在做一個社會化電商的項目叫圈圈。

張斐 晨興資本

關鍵角色出來了,張棟。 就是題圖這位。

關於跟張棟的關係,宿華在17年初接受《中國企業家》雜誌翟文婷的採訪時提到過:

2006年在清華讀博士期間,宿華退學進入Google中國研究機器學習在搜索中的應用。 在那裏,他遇到了張棟,倆人不僅成為朋友,後來還一起創業。 當時宿華主要配合張棟做一些算法實現。

兩年後,他們都離開Google,張棟被李彥宏挖去負責鳳巢系統的架構搭建。 第一次創業失敗後,宿華進入百度,還是跟張棟一起做事。他是性能和系統優化專家,張棟則擅長算法,他們兩個配合解決了不少技術難題。

2011年,宿華與張棟合夥成立了一家搜索服務提供商one box。 一些知名搜索引擎最早用的就是他們搭建的技術架構。

翟文婷 中國企業家

張棟是機器學習專家,出生於1976年,2007年博士畢業於瑞士聯邦理工大學和美國麻省理工大學聯合培養學位。

  • 2007年4月至2009年4月,任Google研究員,從事推薦算法研發,其推薦引擎成功應用於Google全球十幾個產品中,該項目獲得了2008 Google APEC Innovation Award。

  • 2009年5月至2011年4月,加入百度,任鳳巢系統架構師,負責搜索廣吿核心算法的研究和開發,並獲2009年百度最佳員工。

  • 2011年4月,張棟博士帶領一個工程師團隊為多家互聯網公司提供核心技術服務:

  • 2012年,張棟博士開發的創新搜索架構被360搜索收購。

  • 2014年,張棟創立的萬博科思公司(oneboxtech)被阿里巴巴集團收購,合併成為阿里系的神馬搜索。

張棟自己解釋過 什麼是機器學習?

機器學習這個詞是和大數據連接在一起的: 大數據的作用,從本質上講,是提升各行各業的效率,而機器學習是求解大數據問題最有效的工具。

張棟

有谷歌同事回憶:

2007年,張棟在谷歌的工作涉及pLSA模型的並行化,這是用户行為分析和文本語義理解的共同基礎,也是搜索、推薦和廣吿這三大互聯網平台產品的基礎。 當時的思路是用MPI來做並行化。張棟和宿華合作,開發一套基於MPI的並行pLSA系統。

王益 分佈式機器學習

2009年,張棟是百度的年度最佳員工。 之前百度的搜索廣吿百度搜索營銷經典版是用規則做的,張棟用機器學習做的鳳巢廣吿系統(應該還有戴文淵等)給百度增加了巨大的收入。

2009年百度完成了向鳳巢系統的過渡,Q4營收同比增長39.8%,年底李彥宏曾總結: “在2009年結束之際,鳳巢系統的表現好於預期,幫助我們在第四季度實現了超出預期的業績。

在張棟從Google到百度,再從百度離職創業剛開始那幾年,他參與攪動了江湖腥風血雨。

張棟11年3月從百度離職帶上宿華一起做的one box,其實就是後來的360搜索開放平台,提供類似百度“框計算”的搜索服務,整合各個垂直頻道以及未納入搜索引擎檢索體系的其他數據。

因為360一直想做搜索,張棟從百度離職後周鴻禕投了兩千萬美金,在五道口做了360搜索。 張棟管業務方向和融資,宿華負責算法和核心技術團隊落地,相當於是CTO的角色。 但那會宿華給人印象還是一個勤奮的碼農,不太引人注意,大部分人都是衝着張棟的光環去的。

那會一週上7天班,因為還要跟360內部做搜索的團隊PK,雙週一次。 那階段宿華經常睡辦公室,“曾經不眠不休連續30個小時醉心於寫代碼”的故事可能就是發生這時候。

當時團隊還有個判斷是,360有大把沒有高效變現的流量,用搜索引擎機器學習加成的流量變現系統,將360的股價從16塊翻到80-90沒問題。   自己可以從中賺到一大筆錢。

360搜索正式上線是2012年8月16號。 在3B搜索大戰開打前的8月8號,張棟跟周鴻禕在談對賭策略,基於他們對周鴻禕和齊向東的瞭解,最後張棟和宿華不加入,是由張棟團隊中一部分產品研發加入360。

當然周鴻禕又給張棟給一大筆錢,張棟也跟大家分了。

2018年有天360開戰略會,周鴻禕又想起了這茬,跟團隊分享了一個百億美金的教訓,他説“想想我都想跳樓”。(他講錯過今日頭條的故事下回再説)

比如今天快手流行的時候,是不是你們都覺得看走眼了,有些人當年就覺得快手能長大? 我吿訴你,我這裏有一個悲痛的例子。 快手的CEO是原來我們的員工,幫我們幹搜索的 ,他去幹快手,我都沒有投資他,傻吧,想想我都想跳樓。

周鴻禕,360董事長

那場戰略會的主題是將要all in IOT 的,他還拿快手距離論證切入點的重要性:

但快手最開始叫什麼? 是一個GIF快手,是一個在視頻帶寬不太夠用的時候,把很多短視頻變成一個GIF圖來亂髮,這樣一個簡單的工具贏得了他第一批工具用户。 細節我不説了,因為還是那句話,諾曼底登陸第一個登陸點很重要。 如果快手當年沒有這個概念,實際上它也不可能成就了後來。

周鴻禕

周鴻禕説宿華之前是360的員工,不知道這裏老周是不是記錯了。

團隊一部分加入360之後,團隊的one box還在做,這時候同在五道口的鄰居UC俞永福找上門來了。

因為做了搜索引擎,360的股票從16塊一度漲到過120塊,作為當年最大的移動瀏覽器UC,也想在自己的產品里加入自己的搜索引擎服務。俞永福就帶着張棟去阿里見了馬雲,最後是UC收購了one box。

宿華沒去阿里,據説張棟去呆過一小段時間,UC跟他籤的協議是他走可以,但之前團隊一個人都不準帶走。

幹完這兩單,宿華財務自由了,時間線就要跟做圈圈時被張棟牽線介紹給張斐的時間線對上了。

13年,交接完360搜索,過了幾個月宿華就與張斐程一笑在街頭喝酒認識了,一夥人邊喝邊聊六七個小時後一拍即合。 應該是到14年初交接完UC的神馬搜索,宿華才正式加入快手,任職CEO。

宿華從張棟那走時誰也沒帶走,但16年過後,快手大成的跡象已經強烈的顯現了出來,之前一起創業的團隊又都選擇加入了快手。 比如現在快手負責商業化的嚴強,早前就是one box的實習生,隨隊加入阿里後來了快手。 另外還有現在負責快手創新中心的鄭穎,17年前是UC的算法架構師,在早幾年是張棟和宿華的創業夥伴。

在搜索這段歷史發現,當年張棟和宿華最初成立這家公司叫卧龍雲,除了分別賣給360和UC的搜索引擎,也還曾做過一些其他方面的嘗試。

之前曾跟熟悉這個團隊的同學閒聊,據説他們 創業時也做信息流信息流產品,叫奇趣,在今日頭條百萬日活時做到了30萬日活,跟酷派合作也有70萬日活的量,但CEO覺得沒前途就沒堅持。 

後來到了2015年,微博意識到跟今日頭條是競爭關係後,就從頭條撤資退出,也曾找過張棟希望投資他藉助推薦的力量來打頭條。最後好像沒了下文。

宿華跟着張棟,是 最早把機器學習技術應用在中國互聯網的一批人。在Google做推薦,在百度做表現,創業做搜索賣給360和UC,他們是吃到搜索和推薦紅利的一小撮人。

在美國和中國最大的流量平台的核心部門工作過,他們見過大量的數據,尤其是創業做搜索的商業化後, 從技術轉型到業務,做用户體系、商業體系,他們是罕見的將搜索引擎核心系統全部都做過一遍的人。他們搭建的就是中國網民的流量入口,看到整個互聯網是怎麼生存、變現,見證過也實操了,流量如何通過個性化來放大,深刻理解數據和技術的力量。

後來宿華覺得自己走了彎路,不該經常做短期的事情沒有長期的事情,最後選擇加入一起做大快手。 張棟這些年嘗試很多變化太快太過頻繁,感覺做事更偏向投資者視角,當然他親自下場做的都還是跟機器學習相關的事情。

從過去6年二者的嘗試來看,宿華和張棟,這對師友的關係有些類似西諺裏的《刺蝟和狐狸》: 狐狸知道很多事情,但是刺蝟知道一件大事。 

收尾引段張棟的話,是他在一次活動上對工程師和做機器學習的同學説的:

我們真的非常幸運,作為技術人,如果早生十年,當時沒有足夠快的運算和足夠大的數據,做機器學習的無用武之地;如果晚生十年,好玩的機器學習難題可能都被前人解完了,會很無聊。

趕上了一個好時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