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沒有“讓位”!

語言: CN / TW / HK

給馬老師打 call

一個鬧騰,處理不及時,阿里就少了兩員大將,試問阿里還能繼續損失得起嗎?

突如其來的明州事件,讓劉強東不得不蟄伏下來,從結果來看,這一次京東可謂跌得早,但吃得飽,誰都比不過!

張勇這樣的二代可能應對得了複雜的財務關係,但卻無法應付複雜的人事關係。

當前,網際網路公司大佬隱退,二把手向前似已形成一種大趨勢。

2020年之前,誰也不會想到黃崢和張一鳴會選擇退休。畢竟,兩人不過40歲上下;特別是張一鳴,選擇退休時,抖音國際化正處於關鍵期。

於是,幾乎是猝不及防,所謂的二把手就被推到了前臺 。在這種情況下,徐雷獲委任為京東集團總裁,進一步起到助推作用,甚至標誌著網際網路企業“二代”明確開啟。

9月6日早,京東釋出公告稱零售執行長徐雷獲委任為集團總裁,即時生效。這是京東首次設立集團總裁職位,因此外界普遍解讀為這是劉強東親自給徐雷作為二把手的“名分”。

同一天,濟南市公安局槐蔭區分局就阿里女員工案發布通報,稱王某文不構成犯罪,不批准逮捕。 因這麼一件本該火速得到處理的事,阿里管理層卻遲遲拖著不解決,最終不僅被捲入輿論狂潮,更是被一下子被幹掉了兩位大將。

除了同城零售事業群總裁李永和和HRG徐昆引咎辭職外,有意思的是,還有一個人也受了處分,她就是阿里首席人力資源官童文紅,那個宣稱阿里良將如潮並自傲的人。

相形之下,不禁讓人感慨,原來那個良將如潮的阿里已後繼無人,繼之而起的甚至是它的對手。 人才良將,對於企業長遠發展來說,始終是關鍵所在,這在進入二代後重要程度有增無減。其中,作為二代的人才儲備是首要標準。

對企業來說,如果無人可用,則必死;反之,“二代”想要繼續扛起大旗,對外就要有開拓進取之心,甚至是再找一個能夠供一代人挖掘的新業務、新市場,對內則要有擺平一切的勇氣和決斷,甚至是不惜從上到下大換血;只有這樣,才能在雲詭波譎的新環境裡穩住陣腳,紮下深根。

由此,企業的命運被人才繫結,二代們更是開始直接影響企業的命運。 對二代們來說,這是風光,也是風險。 君不見雙匯的“太子”已經被廢,父子現反目成仇!不過,二代的酸甜苦辣畢竟擋不住大勢,終有人在鬥爭中落幕,也有人在鬥爭中崛起;相應地,一定有企業沒落,有企業更加輝煌。

跌得早,吃得飽

對這些網際網路頭部來說,充沛的良將資源是衡量企業興盛與否的重要標誌。

張一鳴為什麼敢退,因為有梁汝波接手;黃崢為什麼敢放手,因為有陳磊接手;即便劉強東不過47歲,正值壯年,但是也敢直接退,因為有徐雷接手,且這樣還能讓劉強東騰出手去做其他的重要事情。

因此,良將就是底氣,良將儲備就是企業持續興盛的底蘊和基石。

但是,為什麼是徐雷呢?什麼樣的人可以培養為良將呢? 先來看一個數據:

9月6日,徐雷獲任為京東集團總裁,截至當天,京東、京東物流和京東健康三家上市公司市值總和超過1.2萬億元。

簡單來說,能做事的人可酌情培養為良將。關於這點,還有一個例子作為佐證,就是“京東618”。

最初,京東是把整個6月運作為店慶月,並稱之為“紅六月”。對此,徐雷當時敏銳地發現了問題,“促銷可以做20天,流量也可以用營銷節奏去引導,但一定要讓消費者記住一個符號,那就是京東的618”,因此,“不要再整紅六月了,就直接突出618。”

2019年,在劉強東“放手”的情況下,徐雷交出了一份2015億元成交額的成績單。

由此,徐雷的提議被認為是對的,如今“618”已經成為了行業概念。

不止是能做事,經歷大起大落之後,徐雷更懂得如何做人。 2020年6月18日,京東赴港二次上市,敲鐘的就是時任京東零售集團CEO的徐雷。

他在現場演講中直接對劉強東表忠心,“感謝劉強東賦予了管理團隊最大的信任和舞臺。”由此,贏得劉強東信任,懂得做人,又能做事,徐雷才能在暗黑中成功殺出來。

當然,客觀上講,劉強東並不想放權,自始至終都不想放權。 有一次採訪中,劉強東直言不諱地說,如果喪失對京東的控制權,自己會直接把股份全賣掉,走人!這是一個控制慾極強的人。

但是,突如其來的明州事件,卻讓劉強東不得不選擇蟄伏下來,不期然間不僅躲過了被監管的出頭鳥風險,而且還順手將京東的二代推了出來。正因為京東有良將儲備,劉強東的操作才能這般絲滑。 從結果來看,這一次京東可謂跌得早,但吃得飽,誰都比不過!

阿里已無“人”

這個世界可能就是這樣,有人更好,可能有人就更差。 近期,阿里相對於京東的表現就略微遜色。 這個遜色,不僅體現在市值波動幅度上,更重要的是,還體現在各自二代的相應表現上,具體來說也就是張勇和徐雷的身上。

同樣是二代人物,張勇和徐雷一樣,也是靠著創造出一個“電商節”才脫穎而出。區別在於,張勇可能一路太順了,有些鎮不住場面。

但對二代來說,一個很重要的考驗恰恰就是能不能鎮得住團隊和場子。

前述所謂的阿里女員工事件,之所以被鬧得沸沸揚揚,多少跟高層能不能鎮得住場面有關。

按照阿里價值觀,周某事件發生後應該迅速引起上級、人事部門乃至最高管理層的應急和處置。這點跟周某是不是一些網友指責的“綠茶婊”無關,這是企業的管理問題;應對不同的人應該有不同的辦法,而不是“冷處理”。

結果,張勇在內網文章燃爆後的第二天才作出反饋,“震驚、氣憤、羞愧”,又是第二天隨之引得涉事兩名大將辭職。

這是阿里的損失,暴露出來的是阿里官僚習性愈來愈重,不作為之風盛行。 一個鬧騰,處理不及時,阿里就少了兩員大將,試問阿里還能經得起幾次這樣的折騰? 要知道,之前蔣凡出錯的時候,張勇還是把他留下來了。

原因何在,就是阿里已“無人可用”;這種窘迫,讓張勇不敢處置大將。

結果,就這樣,不敢且不想損失的大將,就被毀掉了。

更嚴重的問題在於,由此引發了一場對阿里價值觀的轟轟烈烈的質疑! 在這裡,不得不提一件事情,就是開除10名所謂將內網文章轉發外網的員工。 社會輿論還沒降熱,迫不及待開除員工,有些像小孩賭氣,處理手段明顯不成熟。

這樣的二代可能應對得了複雜的財務關係,但卻無法應付複雜的人事關係。

對阿里來說,撇開投資併購形成的業態鏈,自身的發展速度已經放緩,這時候,一方面誰能保得住甚至創造出利益,誰就重要,因為蔣凡沒被處理;另一方面,內部不患寡患不均,人事關係隱患和衝突增加,稍有不慎,就會爆出一場危機,因為出現了女員工事件。

在這種情況下,一個沒有大起大落,歷盡劫波的二代,是應付不了的。 這不是能力問題,而是成長經驗問題。 因此,阿里受到的影響確實大過京東,但這絕不能成為阿里的藉口。

二代的跌宕境遇

作為二代人物,自身經歷太順的話,對自己是好事,但對企業卻是壞事。而且,類似的還有一些偏向技術型的二代,比如位元組跳動先前是做行政工作的梁汝波以及拼多多的CEO陳磊。

對這些二代來說,他們要面對的還是前述的老問題,能鎮得住場面嗎?

即便是徐雷,也就一定能夠鎮得住場面嗎?

回顧過去兩年,不再站在臺前的劉強東只能算是“鬆手”,並沒有“放手”。 這次儘管選出徐雷擔任京東集團總裁,但同樣不意味著劉強東真正選擇了“放手”。

根據公告內容來看,徐雷升任後,在負責京東集團各業務板塊的日常運營和協同發展的同時,仍需繼續向京東集團董事會主席兼執行長劉強東彙報。

根據AI財經社報道,每天早上劉強東還是會與高管開會。親自主導著京東的發展方向、重要的業務線以及投資交易。 另據京東在港交所最近提交的檔案,劉強東持股達13.9%,佔總投票權76.9%,明確屬於實際控制人。

此外,京東內部信、全員信等重要資訊也仍然由劉強東釋出,比如6月18日的致股東信。

這意味著,劉強東大幅度放權,但是依然是那個真正的大佬,還沒有“讓位” 。對於大佬們來說,選擇二代的標準包括信任,但只有信任並不夠數,還需要“可控”。 畢竟,一旦不可控,萬隆的悲劇就可能上演,哪怕不是真正的“骨肉相殘”。更何況,這是劉強東呢。

結果,對二代來說,這個身份是光榮,同時也是枷鎖。特別是,大佬儘管退居幕後,但仍然遲遲不放權;對於二代人物來說,這樣朝不保夕的處境,有時可能更像是一種折磨。

6月17日,萬洲國際釋出公告罷免萬洪建執行董事一職,一個月後,萬洪建自爆“父親”於家不孝順長輩、於公司不顧股東利益、於人情收割戰友及友人股份。至此,父子恩斷情絕,徹底決裂。

其實,是否選擇二代以及選擇誰為二代,應該以是否有利於企業發展為標準。 對於一些大佬來說,賺到了足夠多的錢,取得了巨大的個人成就,然後急流勇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比如馬雲、張一鳴等人物。

即使對那些家族企業來說,傳承也不止家傳一條路,完全可以選擇職業經理人的路子。這條路子能夠突破家族傳承中的人力資源限制,比如“後繼無人”。當然,這對於非家族企業來說更是如此了。

人才良將始終是企業發展的關鍵所在。對大多數企業來說,為了解決人才難題,不管是大佬幕後實際控制,還是引進職業經理人,都是出路。這兩條路子能最大程度解決二代人物鎮不住場面的問題。

甚至可以說,這可能是唯二具有普遍性的出路。畢竟,二代人物能保得住局面甚至重新創造出利益的可能性太低了。而且, 既能做事,又會做人,既能鎮得住場面,又能讓大佬放心,這樣的二代實在是太少了。

以上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功夫財經無關。如因作品內容存在侵權等問題,請及時與功夫財經聯絡。

功夫財經 “1v1諮詢” 新品上線了!首批入駐了趨勢分析師 肖鋒 、房產投資圈大神 六土 、北京樓市實操專家 周通 、區塊鏈股市投資專家 明風 、大灣區樓市權威專家 李宇嘉 、副業賺錢達人 鹿鹿 和鄭州樓市行家 老貓 等學者。

無論你是有問題想 諮詢 學者,還是想 近距離與學者接觸 ,都可以來“1v1諮詢”欄目預約,功夫財經會有專人為你全流程服務,快來體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