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窪地的線上教育,依舊要心懷遠大夢想

語言: CN / TW / HK

對於一個新行業而言,泡沫是其繁榮必不可少的序章,是大量創業者和資本基於對某個行業方向的朦朧意識,短期內大量集中湧入而導致的結果。這種繁榮的動力之一,源於對一個不成熟的行業的普遍誤解。行業參與者在各種挫折和打擊中不斷地自我反省和調整,會一點點消除這些誤解,使得前進的方向越來越清晰。

如果只是把風口作為企業和行業發展的驅動力,缺乏對行業本質的思考,就很容易導致我們在之前文章中提到過的“寒武紀悖論”,即在寒武紀大爆發後緊接著迎來寒武紀大滅絕的情況。

線上教育因疫情而快速崛起,在資本的裹挾下走向了一種跑題式競爭。所有參與其中的企業,或主動或被動,都將行業本身的特殊性拋到腦後,向消費品行業看齊,導致各種亂象叢生,最終引來監管出手。

監管的介入對於整個行業來說是一次降溫與打擊,但也是讓行業重新走向健康發展的一個契機。在這種繁榮過後的蕭條當中,那些資本的傀儡,趁著風口濫竽充數的企業很快會被淘汰出局。也就給那些對整個教育行業有深刻思考,也有勇氣和動力去推動行業變革的企業提供了機會,因為他們終於不用再將戰略性資源投入到非戰略性的惡性營銷上去,從而能夠將有限的精力和資源用於解決行業的本質和核心問題。

對於線上教育機構而言,唯有圍繞教育的本質去構建自己的商業模式,才是一種長期主義的心態。

關於教育的本質,孔子很早就以“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做了概括。教育其實是由老師的“教學”和學生自己的“練習”兩部分組成的,不同於我們既有的觀念,孔子認為學生自己的“練習”比“教學”更為重要。

孔子說:“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大意是:不到他努力想弄明白而得不到的程度不要去開導他;不到他心裡明白卻不能完善表達出來的程度不要去啟發他。如果他不能舉一反三,就不要再反覆地給他舉例了。

從中我們能夠看到,孔子對“練習”的重要性的強調。

此外,孔子也提倡因材施教,主張不同的學生用不同的方法施教。所有這些都在提醒我們,要重新看待教育,意識到教育是建立在教育者對受教育者認知基礎上的知識輸出。教學的過程可以是高對低,一對多的,但是練習的過程則是個性化的,同時又不能完全依靠自己的摸索,而是要有一個瞭解受教育者的人適時提供點撥,以提升學習效率,保證學習效果。

在這種視角下,我們能夠看到,教育本質上是一種服務經濟。因此,不能以產品經濟和消費品經濟的思維去理解教育行業。

覆盤一下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線上教育行業的發展過程,我們不難發現,正是忽略了教育行業的服務屬性,使得整個行業以產品邏輯展開競爭,關注短期資料,忽略長期發展,最後對K12教育形成過度依賴(因為K12教育滿足高頻、剛需和痛點三要素)。這導致整個行業面臨與正規校園教育繫結過於緊密,且出現與校園教育間接競爭的情形,也就註定其難免受到監管法規的影響。

而今後線上教育的破局,也要先從解決先前遺留的問題開始,再逐步謀劃新的出路。

對於受市場支配的線上教育而言,最好的方向應該是做那些校園教育想做但是卻沒法做的事情。舉例來說,K12教育的教學部分是校園教育的使命,不需要校外機構過多的參與。但是受限於老師的數量和個人精力,校園教育很難做到針對學生課後練習的個性化輔導,而這就可能成為線上教育的機會點。

而在教學環節,線上教育的方向還是應該重新回到被冷落許久的成人教育賽道上,儘量和校園教育脫綁。這樣,也是重新把自己置入了市場環境中,儘管發展不會像過去一年那麼迅猛,但是起碼會走得很平穩。

除了上述的短期方向外,線上教育還應心懷更為遠大的夢想。其目標不應該僅僅是將自己變成校園教育的周邊業務,撿拾校園教育扔掉的香蕉充飢,而應該充分利用自身的固有優勢,推動教育方式的革新與進步。

我們在前文提到,最好的教育是“建立在教育者對受教育者認知基礎上的知識輸出”。對於每一個受教育者而言,最理想的狀況其實就是有一個獨特的家庭教師,這個家庭教師是其個人的專家,對這個學生有深刻的瞭解,對其知識、智力、情緒和意志力狀況等都有充分的認識,然後在此基礎上給出最具針對性的指導和幫助。

這當然是一種理想化的狀態,卻也是線上教育機構演化的終極方向。因為相對於校園教育和線下培訓機構,線上教育有其自身的技術優勢,在發展過程中能夠最大化利用網際網路技術積累資料、分析資料,最後再反向利用這些資料。也就使得建立在大量資料基礎之上的模式識別、需求識別和意願識別成為可能,也讓教育充分實現個性化成為一種可能。

對於那些立志成為無限遊戲玩家的企業而言,當前的線上教育形態只是教育走向個性化服務的初級階段。他們要做的是將自己鑲嵌在智慧化的浪潮當中,利用智慧技術,無限趨近教育的本質,為每一個受教育者培養獨屬於他們自己的專家,最終顛覆現有的傳統教育模式。

這種顛覆發生的過程註定是漫長的,但是這種顛覆的邏輯是不會改變的。

推薦閱讀:

到底什麼樣的人才算是一個失敗者?

月圓之夜,來認識一下我們的七個亞自我吧

只要有一個輪值CEO,七個亞自我也不嫌多

狂飆一年後,線上教育行業在這個夏天遭遇了寒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