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语言: CN / TW / HK

个人信息的无序使用,不仅会引发信息滥用乱想,损害公民人身财产合法权益,也会阻碍个人信息的良性流通共享,破坏公平有序的社会秩序,影响整体经济的发展节奏。

周末我兴冲冲的寄快递,准备将一瓶好酒从北京快递给杭州的好友。快递小哥让我报身份证号,瞬间我犹豫了。把身份证告诉快递公司,这安全吗?

1|个人信息被滥用,你碰到过吗?

这年头,个人信息被滥用的情况时有发生,就有朋友接到过骗子的电话,对方竟然清楚的知道他的身份证以及各种信息。这些个人信息,到底是如何泄露出去的,我们不得而知。

尽管担心个人信息安全问题,但在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提供包括身份证在内的各类信息,比如办理银行业务、证券登记开户、买机票火车票、买房租房、寄送快递的时候。

因此,我们的个人信息,就被共享了出去,有些经过了我们的允许,有些我们根本一无所知。

2|共享债务信息,有哪些作用?

共享的信息里面,包括债务人的债务信息。而共享这个信息,是征信业务区别于其他信息服务领域的主要特征。

征信机构通过债务信息共享机制,来判断债务人的融资能力。与此同时,信息主体(个人)通过提供自身的部分信息,获得在信贷、就业等领域的相关权益。

征信领域的个人信息,主要体现在两类信息上,一是个人在金融、商品交易等领域的历史负债记录,二是判断其偿债意愿和偿债能力的信息,比如房贷、车贷和贷款担保等金融负债信息。

而一个国家的征信体系,主要有三大作用:一是协助房贷机构对借款人的信用状况进行评估,提升信贷管理决策水平;二是有助于规范借款人行为;三是在宏观政策制定,以及在监管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3|个人信息保护和共享,存在矛盾?

征信领域的个人信息保护和共享,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既对立又统一。个人既有隐私不受侵犯的需求,也有通过让渡和共享信息,来获取信贷机会的诉求。

只有在做好个人信息保护的基础上,对个人信息有条件的限制让渡共享,才能实现这两个需求。

4|个人信息保护,国外怎么做?

在欧洲,个人信息保护采用统一立法方式,强调个人对信息的主要决定权利。采用比较严格的保护标准和信息处理原则。

在美国,对个人信息的保护,以分散立法为主,主要体现信息流动和隐私保护之间的平衡关系。

从全球角度看,征信领域的个人信息保护实践,在个人信息保护机制等方面,已经形成了一定共识,具体主要体现在:

一是公开透明规则。具体包括两个方面,首先是征信机构的透明化,也就是说,信息主体可以了解到本国征信服务机构的基本情况;第二,征信业务透明化,也就是说,征信机构需要披露信息采集的目的、范围、来源、处理规则和流程等情况,让信息主体心中有数。

二是信息限制处理规则。具体包括四个方面,第一,信息采集和使用目的要有明确的限制范围;第二,信息采集要有相关性、必要性,同时要进行最小化处理;第三,信息采集和查询要得到同意授权;第四,负面信息要限制展示。

三是数据质量规则。也就是说,征信系统要采取措施,确保数据的准确性。

四是安全保护规则。征信机构要确保数据安全,避免数据丢失,滥用等情况的发生。

五是责任担当规则。征信机构要担当个人信息保护的主要责任。

六是个人权利保护规则。这主要指的是信息主体对个人信息享有的同意权、查询权、异议权、纠错权、救济权等。

5|征信领域个人信息,我国如何保护?

我国征信领域个人信息采用“双保护模式”。

首先,我国已经形成了以宪法为统领,刑法和民商法为总体框架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律体系。

其次,征信领域目前已建立了以《征信业管理条例》为统领,多部部门规章为辅助的个人信息保护专项制度体系。

即便如此,我国在征信领域个人信息保护方面,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加强、完善。

1. 推动立法建设,完善征信领域个人信息保护举措。

比如,对于信息收集使用的同意和授权要求,实际情况是,信息收集、使用者以格式合同、“霸王条款”的方式,取得用户同意。

通过恶意软件,甚至非法买卖等方式获得信息,这些行为使得个人的“知情同意”原则受到严重弱化,因此有必要修订完善相关授权条款。

2. 建立配套措施,强化征信领域个人信息保护权益力度。

监管机构应在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框架下,出台配套规章,细化个人信息保护权益具体要求。

一是目的特定要求。二是知情权要求。三是同意授权要求。四是查询权要求。五是救济权要求。

3. 加强监管力度,落实征信领域个人信息保护要求。

维护信息主体的权益,是征信监管的核心要义。

一是依法合规开展征信监管业务。二是根据国家即将颁布的《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新规章要求,规范个人信息在征信领域的依法合规使用。三是适时出台《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暂行办法》和《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四是加大处罚力度,对于破坏征信市场信息安全,以及个人信息保护违法行为,依法严惩。

在大数据产业、云计算经济发展蒸蒸日上的同时,健全个人信息保护机制,可以说是迫在眉睫。

本文改编自:《清华金融评论》2021年第2期杂志文章“我国征信领域中的个人信息双保护机制”, 作者:张子红、王晶晶。本文 编辑:王茅

欢 迎 订 阅

深刻|思想|前瞻|实践

专注于经济金融政策解读与建言的

智库型全媒体平台

更多原创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