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納克!使用史上最少DNA樣本,拉斯維加斯警方偵破“冷藏”32年的舊案

語言: CN / TW / HK

大資料文摘出品

作者:Caleb

前有金州殺人案,後有《殺人回憶》原型案,DNA技術逐漸成為偵破刑事案件的中堅力量。

不過近日,拉斯維加斯警方仍然打破了一項記錄。

根據官方通報,他們在僅使用了 0.12納克 DNA樣本、約 15個細胞 的情況下,偵破了一件32年來始終未解的舊案。

官方報道:

https://www.lvmpd.com/en-us/Press%20Releases/PO%20157%2007-21-21.pdf

就常規而言,DNA檢測試劑盒至少需要採集 750納克 DNA樣本。

在本案中,年僅14歲的被害人Stephanie Isaacson於1989年被實施性侵後勒死。在大家都關心的凶手問題上,警方把目標鎖定到嫌疑人的堂兄身上,並最終確定Darren Roy Marchand為凶手本人,但Marchand於1995年去世,生前 未因本案被定罪

Isaacson的母親在新聞釋出會上表示,“我很高興警方找到了謀殺我女兒的人”,“我沒想到這個案件會最終被解決”。

對此有網友就表示,“不是所有案件都能最終被偵破,很高興本案能夠結案”。

也有網友留言寫到, “正義永存”

採集到的DNA不足,導致本案被“冷藏”32年

讓我們先簡單回顧一下本案。

1989年6月1日,年僅14歲的Stephanie Isaacson在早上6點左右離開家去上學,當天下午放學後Isaacson沒有回家,家人隨即向警方報告失蹤。

當晚晚些時候,她的屍體在Stewart和Nellis附近的一塊空地上被找到,並且在檢查屍體後發現,Isaacson是被性侵後被勒死的。

由於在案發現場採集到的的DNA量十分小,僅有數十到數百納克,該案便因為缺少決定性證據 被“冷藏”了32年

直到2020年11月,拉斯維加斯警方收到了當地居民Justin Woo的捐贈,主要用於處理DNA樣本極少的凶殺懸案。

2021年1月19日,Isaacson案被選中,樣本被送往Othram實驗室。7月12日,Othram實驗室表示,由於DNA不足120皮克,人體細胞不足15個,他們只能通過 基因組測序 的測試程式確定嫌疑人。


通過家譜研究,嫌疑人被確認為拉斯維加斯居民Darren Roy Marchand,但本人已於1995年自殺。

根據警方後續調查,Marchand曾在艾薩克森因另一起案件被捕,但此案被駁回。在Isaacson案中發現的DNA與精液樣本,能與在本案發現的DNA匹配。 

“基因家譜刑偵學” 成為 法醫學領域最強大 工具之

那屢建奇功的DNA技術到底是怎麼回事?

2018年 ,“基因家譜刑偵學”就被Science列為一大技術突破。這項技術的最大的貢獻,就在於它做到了“模糊匹配”。

過去警方從犯罪現場蒐集到DNA之後,想要找到嫌疑犯,必須精準匹配,也就是說,必須匹配到犯人本人的DNA。但基因家譜技術能讓警方可以通過找到嫌疑犯的 遠親 ,從而順藤摸瓜鎖定犯人。

當然, 基因家譜技術背後還有兩個非常重要的突破。

首先是 公共基因資料庫的興起。 過去警方的DNA資料庫裡,一般只包含有前科的罪犯的DNA,而如今因為普通人只要花一點錢,用棉籤刮一下口腔黏膜,寄給專業的公司,就可以對自己的DNA進行檢測。這些資料逐漸累積,出現了龐大的公共基因資料庫。

另外是一種叫做 “長線家族搜尋”的方法 ,這也是基因家譜能實現模糊匹配的關鍵。過去通過DNA比對進行的家族搜尋,只能匹配到近親,而“長線家族搜尋”可以實現個體DNA一直到第三代表親的匹配。這種方法的使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一些退休的家族歷史愛好者的倡導,他們多年來一直試圖說服執法官員,他們的技術不僅可以用於尋找被收養者的親生父母,還可以有更廣泛的用途。

在金州殺手案之後,相關技術獲得了外界的廣泛關注,並 被證明是法醫學領域最強大的工具之一。

此後的幾個月裡,Parabon NanoLabs和DNA Doe專案等團體通過這種方法確定了至少 19個 不同的懸案樣本,稱為公共資料庫的家族性DNA檢測,為以前無法解決的案件提供了至關重要的新線索。

生物技術創新正在影響我們生活

但對此我們不免仍有一些擔憂。

比如,警方利用基因家譜刑偵學破案的做法引發了對隱私和安全的質疑。

有網友表示,家譜網站的使用者沒有意識到他們會被捲入刑事調查,儘管GEDmatch等網站透露可以使用檔案來調查暴力犯罪,但與FBI合作的 FamilyTreeDNA直接將自身定位為追捕殺手的手段,這無疑是為許多人敲響警鐘: 政府和公司是否應該獲取我們的遺傳資訊? 如果可以,他們應該怎麼處理這些資料呢?

除了法律之外,個人幾乎沒有辦法保護他們的基因資料。即使一個美國人從未進行DNA測試,在一個先進的家譜偵探的手中,通常只需要從一滴唾液、血液或精液中識別出的他的兩個三代內表兄弟的DNA資料,就可以被獲知名字。

也就是說,如果16位曾曾祖父母中的一個後代,至少有800個人分散在世界的不同角落,而這其中很可能一些人就曾經在GEDmatch上傳過基因資料——GEDmatch擁有大約 100萬 使用者。

根據最近的一項研究, 90% 的歐洲裔美國人的DNA都將通過遺傳譜系得到識別。

不同的律師也有不同的看法,與GEDMatch合作的智慧財產權律師Blaine Bettinger認為,法官可以決定從家譜網站處理線索,就像處理來自Codis或Instagram的證據一樣。

而來自The DNAGeek的DNA分析服務中心的Leah Larkin博士認為,該技術違反了第四修正案對非法搜查和扣押的保護:“既然警察不能在沒有逮捕令的情況下闖入住宅進行調查,那也不該使用這些資料——我DNA中的私人資訊比我的內衣抽屜裡的資訊要多得多。”

薩克拉門托地區檢察官Anne Marie Schubert在金州殺人案中取得成功之後建立了一個遺傳家譜單位,則認為這些擔憂是多餘的。“我們不會在這些家譜資料庫中得到人們的DNA,”她保證只會獲取網站使用者與嫌疑人關係的資訊。

一邊是成千上萬的刑事案件,一邊是整個基因隱私的未來,這兩者究竟孰輕孰重,可能永遠都無法得出答案。

相關報道:

https://www.engadget.com/las-vegas-cold-murder-case-solved-with-dna-153714181.html

https://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57947785

https://www.nytimes.com/2019/02/04/business/family-tree-dna-fbi.html?module=inline

點「在看」的人都變好看了哦!

「其他文章」